Actions

Work Header

520那天

Work Text:

今天520,庄森早早起来做饭。许博文在外地拍戏还没回来,习惯了脸贴脸的厌倦日子,他不在身边还真有点适应。

算了算和他在一起已经三年了,庄森从未想过会这么久,竟然这么久了呀。一个人缩在沙发里,寂寞无比,想念他的拥抱,想念他的味道,他的一切都想要。真是的,为什么这么想呀?一点都不像我。拿起枕头蒙住脸,本想坚强一点,结果眼泪不争气哗哗地流。臭许博文,坏许博文,再也不想理你了。

咔哒门开的声音,庄森没有听见,还在一个劲儿的闹别扭。来人轻笑,放轻了脚步来到他的身边,把抖个不停的人打横抱起。庄森感觉自己腾空而起,顺手抱住了此人的身子。熟悉的感觉撞击着感官,庄森往上窜了窜,搂住了他的脖子。“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还在拍戏,你这是当误工作,不务正业!”

“如果我不回来还看不到这一幕呢。”许博文吻掉他的泪,搂着他坐回了沙发。他这是想自己想得狠了。捏了捏他的下巴,温柔的说,“吃过饭了。”

点了点头,庄森一拳打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埋头在他身上乱蹭。这感觉像是做梦,自己还没从睡梦里醒来。

“本来想接你过去的,结果今天没我的戏我就请假回来陪你了。”许博文不紧不慢的说。

庄森点点头,仰头索吻。许博文当然不吝啬的给他。缠绵了一会儿,许博文拍拍他,“走吧,约会去。”

……

晚上回到家,庄森开始心猿意马起来。今天多少次暗示他都没反应,真是不解风情。既然他不动,那就自己主动一点吧。庄森翻箱倒柜地找东西,脸红着把一个包装严实的盒子取出来了。庄森看了眼门外,还好他不在,迅速拆开包装。

许博文洗漱回来,到卧室发现没人,疑惑地想要寻找,结果刚一转身就被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抱住了。许博文愣住了,轻轻推开,中间隔了点空隙定睛观察。我的天,许博文差点没流鼻血。

庄森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兔子耳朵,身后还有一团尾巴。他脸红的要命,低得不能再低,从紧握的双拳中看出他的紧张。都老夫老妻了,还这样爱害羞。许博文轻挑起他的下巴,眼神里尽是诱惑,“这是在勾引我吗?”

庄森咬着唇不说话,只是伸手解他的衣服,许博文手疾眼快地按住他,嘴角向上扬着,“庄森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干什么?”

庄森挣扎着没挣脱开,自从被他征服后就再也打不过他了,明明以前被自己欺负的够呛。有些委屈,扁起嘴想哭。本就娇艳欲滴的脸再加上泪水的滋润更加显得诱人。许博文心想,以前那么风流倜傥的一个人怎么和自己在一块后变成了爱哭鬼撒娇本娇了呢。

“既然是兔子,兔子怎么会穿衣服呢?”许博文继续逗他,“不过果然是兔子,眼睛都哭红了呢。”

庄森踹了他一脚,照着他的下半身就是一下。然后气鼓鼓地转身走了。这么勾他都没反应,果然是自己人老珠黄没什么吸引力了吗?

庄森一生气就爱往桌子上跑,他也不知道怎么养成的毛病,总感觉坐得高脑袋清明。许博文狗腿地跟着他,媳妇生气了,得哄。

许博文站到离他一个身位的距离,庄森伸出大长腿勾他的身子。半推半就,许博文就挤进了庄森的腿间。庄森靠在他身上,脸还是湿漉漉的。

“媳妇呀~”许博文抱住他,轻唤他。然后他听见他说,“我饿了。”

“那喂饱你呀。”许博文笑着看他,庄森的眼睛被情欲支配,开始迷离起来。许博文吻住他的唇,决定直奔主题。手伸到他的后穴,软软的,之前做过扩张了。许博文笑眯眯地看他,“我要提枪上阵了。”

庄森被许博文钉在桌子上,一下一下激烈的撞击,让他很快体力不支,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老公,你慢点呀,疼!”

“刚才是谁勾我的,现在才说,后悔了?”

庄森不说话了,确实是自己想要的。可是,还是生气,“你怎么一点风度也没有,都多久没做了,一点风度也没有!啊!”庄森眼前出现一道白浊,瞬间软了身子。

许博文抬起他的屁股,让他的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双臂上,一步一步走向卧室。庄森感觉自己的后穴在不住地收缩,不想让他的阳器离开自己的体内。许博文也感觉到了,向上掂了掂他。进入的更深了,明显感觉自己的肚子鼓起了一个包,庄森颓然地抱住他的肩,躺在上面喘粗气。

许博文还硬着,庄森不知道泄了几次。许博文不想再折腾他,想自己撸出来。庄森双腿跪在他的腿上,用兔子尾巴蹭他。“我还没饱呢。”

许博文有点痒,身体痒心里更痒。头皮发麻,按住他乱动的身子,“别了,吃不消的。”

“你都喂不饱我了,我要找别人去。”庄森作势要从他身上下去。“你敢!”许博文瞪眼,知道他开玩笑可还是生气。

“求你了~”庄森现在的我们脸皮巨厚,什么骚话都敢说,“老公~”

许博文双手背在头上,“我累了,自己动吧。”

庄森咬牙切齿,可还是听话的扶住他的阴茎,撑开自己粉红色的小穴,将他的大家伙放进去。上上下下吞吐着,庄森的腿有些麻,动作有些慢。许博文还摸他的胸,揉他的细腰,让庄森不断颤抖卸了力。一下子坐下去,“嗯~”比刚才还深,庄森瞬间没了力气,瘫在他的怀里。

许博文放倒他,在他腰下垫了个枕头,将他额头的汗擦了擦,现在的他浑身泛着粉红色的光,性感至极。撩了撩他额前的碎发,轻声说,“小兔子乖乖,把门打开。”

庄森捂住红透了的脸,打开了自己的双腿。许博文毫不费力的就进入了,定在他的敏感处,让他在自己身下绽放。庄森被顶得意乱情迷,娇喘连连,一半是爽的,一半是疼的。在许博文的努力下一起攀上了云端。

……

许博文心疼的给他揉有些红肿的小穴,“怎么不叫我停,你太没了,控制不住。”

“没关系啦。”庄森缩进他的怀里,撒着娇。“我好粘人呀。”

“没关系,我喜欢。”

“以后去拿都带着我吧。”

“嗯,再也不会留你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