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ike/Ben】 死蔭之地

Work Text:

從電梯井裡被拉出來,直到被扶上開往美國的飛機,美國總統看起來都沒有甚麼異樣,除了有些皮肉傷以外,他還能順暢地調侃特勤主任。

班傑明艾許半倚靠著寬敞的座位,一邊讓護理人員為他清洗包紮傷口,一邊說下次應該帶著他出訪俄國之類的地方,那美國可以減少為軍備預算發愁的時間。

麥克大笑著坐在總統旁邊,他現在心裡充滿了滿足與劫後餘生的狂喜,在這麼危急的狀況,他把班的命從那一群窮凶惡極的恐怖份子手裡抓了回來,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能把班傑明艾許從他身邊帶走。

整個航程總統先生都沒有闔眼休息,與副總統和內閣的視頻會議一直沒有間斷,就在抵達美國本土前半小時,總統先生突然緊閉起眼,表情痛苦地說頭痛,接著就神情恍惚地往前倒,機艙裡和參與視頻會議的所有人都嚇懞了,麥克立刻衝到總統身邊扶他躺下,大吼著讓人通知機場準備救護車,白宮方面也迅速行動了起來。

飛機落地剛停穩,已經昏迷總統先生立刻被送往醫院,權威醫生快速而精確地做出判斷,脾臟破裂及顱內出血,不給隨行的人任何反應時間,總統先生已經被推進手術室。

整個美國的核心人物此時都憂心忡忡地待在手術間外,麥克雙拳緊握兩眼放空地盯著醫院慘白的牆,該死,該死,墜機那時候、翻車那時候,還有那群恐怖份子一定有狠狠地毆打班傑明,要是自己再仔細一點,動作再快一點......交握的雙手骨骼相輾壓發出喀喀聲。

他並沒有注意自己在顫抖,直到副總統走到他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讓他去把自己身上的傷也全都處理一下,但是麥克不肯離開,他必須知道班傑明平安無事,或許需要huā很長的時間休養,但至少那雙漂亮的藍眼睛還會看著他,那漂亮的笑容還會對他綻放。

無神論如麥克班寧,此時他把所有知道的神佛名字全都喚了一遍,只希望班傑明艾許,他的總統先生,能夠活著。

經過白宮被毀那一遭,麥克班寧已經知道自己對總統抱有異樣的感情,但他不確定那是甚麼,只是非常好的好哥兒們,或是對上司過度的保護,再或是他一直不敢往那方面想的,他或許喜歡美國總統。而倫敦這次,他確定了對班傑明的佔有慾,想要他全心的信任,全心的依賴。

當他和班傑明兩個人躺在電梯井里等待救援時,他聽著班傑明的笑聲,決定回到美國之後,無論成與不成,都要把這件事對班傑明說出口,無論換來的依照著鼻子一拳或是一個擁抱,他都不會後悔。

現在,他不知道這個願望是否還能實現。

指示燈熄滅的瞬間麥克就衝到手術室門口,滿懷希望地期待醫生脫下口罩後說出口的會是好消息,班不會有事,班不可能會有事,這麼多對常人而言苦痛萬分的經歷他都熬過來了,這一次也不會例外的。不只麥克,手術室外所有等候的人,甚至守在電視機前的,聚集在白宮前的美國國民大約都是這麼想的。

但是醫生面色疲憊地搖了搖頭。

這是舉國哀慟的喪禮,全國人民無一不悲痛地悼念這位堅毅正直卻英年早逝的總統。

告別式中康納站在祖母與叔叔們身邊,面無表情地流淚,對一個十來歲的男孩來說,這些年他承受得太多了。告別儀式如同班傑明一貫的風格,莊嚴簡短乾淨俐落,班傑明安靜地躺在那兒,就像在午後小憩,隨時會睜開眼睛與眾人打招呼,但是他沒有。

穿著黑西裝,身為白宮特勤保安主任的麥克是抬棺人員之一,整個喪禮過程對他來說都彷彿在作夢,直到棺材包上國旗,置入墓穴,麥克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從此之後他再也看不到班傑明艾許那雙閃著光芒的灰藍色眼睛了。

字面意義地,麥克班寧的世界失去了色彩,心因性色盲伴隨了他的餘生。

他離了婚,但是持續做著白宮特勤的工作,依舊高效率,依舊無人能敵,依舊被年輕特勤們奉為神話,但是他知道自己不過是具行屍走肉。

麥克總是作夢,前一刻,他才護著班傑明跳下倫敦廢棄大樓的電梯井,班傑明還對著他笑,他伸手想要摟過他的總統先生,但是卻突然發現身邊沒有人,只有熊熊火焰。

 

 

~~~有點太虐還是放彩蛋好了~~~

“麥克!麥克!醒醒,你怎麼了?”茫然地睜開眼睛,麥克還記得夢裡雙手抓空的絕望,他半側過身緊緊摟住面帶關心的班傑明,用力到能把對方的肋骨弄斷的程度。

“你在這兒,你沒有離開我,班傑明,班......”黑暗中,麥克慌亂地想要看清楚班的眼睛,他要確定那雙眼睛的顏色。

“作惡夢了?”班傑明艱難地拍拍麥克的背脊,一手摸索床頭檯燈,找到開關後啪一聲開啟,昏黃的燈光下,灰藍色眼睛閃爍著。“看著我,麥克,沒事的,我在這兒。”

“你在這兒,你在這兒,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放心吧,我不會離開的,現在行行好,要是你再不把手鬆開,我就要因為呼吸困難離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