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代发】第四章

Work Text:

The Cat(TFP)
4.
“你在刚才我们的婚宴上又喝高纯了?”
威震天垂着头只顾笑,一句话都说不出,任他架着扶走,只是点了点头当做回答。他现在面甲潮红,喘得厉害,光学镜也明明灭灭。终于,在擎天柱帮助 他油浴的时候,他唇角一勾,搭住擎天柱的肩,起身在他的唇上舔了一口,不止如此,威震天的尖牙直接咬破了擎天柱的嘴唇,以软金属舌舐净了渗出的能量液,他得意地躺回浴池里。“哈哈哈哈哈……Optimus~我可咬到你了,我说过会咬你的。”
“你高兴就好。”领袖只是唇角微微浮起。
药的毒力借着高纯的劲头一直在威震天的机体里增强,润滑液不受控制地从他的对接板缝隙溢出来,弥散在浴池里。威震天向下体伸出手去,滑开了自己的对接板同时把双腿张成个M,将汁水淋漓的接口暴露在擎天柱的面前,他毫无惧色,将指探入自己的接口。那尖锐的指爪可不是个善类,哪怕不小心蹭到都会造成伤害,它会一路割开接口,让伤口的能量液一股一股的淌出来。
擎天柱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就已经出手拽住威震天的手腕制住他。
“别这样,威震天,你会伤到自己的。”
“Optimus,”磁性的声音响起,“你在担心我?”
“我每时每刻都得担心你会不会再干出伤害自己身体的事。除干净宇宙大帝留在你体内的黑暗能量可不容易,下次再这么糟践自己我可不帮你。”
“不,你会帮的~”
擎天柱抿着唇角
他又不说话了,威震天想。
“好吧。我会考虑,但你的表现必须使我满意,起码是今天,嗯?”见擎天柱依旧沉默不语,他又道,“没记错,是你向我求婚。Optimus Prime,别让我在今天,在这种事上面求你。”
“抱歉。好吧,你现在去充电床上,等我一阵子,我油浴结束就去找你。”
“哦~我还是自己来好了。”威震天甩开他的手,但马上又被抓住了。
“我只是不想乘人之危。”
威震天闻言,光学镜直向上翻。
“那你是喜欢……看我在你的面前……发情失控到神志不清吗?只要你高兴这样……我也可以……啊……”威震天放任润滑液汩汩涌出接口,神情难耐地捂住面孔,连指尖都开始抑制不住地轻颤。
擎天柱终于看不下去了,把他抱出来转移到充电床上。他挑开保护叶片,将手指一点点探入接口。
“很好擎天柱……现在你试着揉按我的接口里的那些节点……从外到内……然后……然后打开你的对接口外装甲……让你的输出管完全充能……听懂了吗……”魔魅般的声音夹着喘息,指导着擎天柱的行动,擎天柱照他说的做了。
威震天突然翻身把擎天柱压在充电床上,自己跨坐上去,抬起后臀逼近在正在努力进行充能的输出管,接口在一下一下压迫着管端。
引擎在轰鸣,散热片在疯转,喘息加深加快……威震天不需要压抑伏低,他只需要利用自己的条件诱使对方就范就行。
擎天柱进行了几下深置换保持处理器效率,声调低了几度,“威震天……”
“嘘——”威震天的爪尖在擎天柱红色的胸窗上刮出细碎的划痕,“我在指导你……Optimus……”
威震天将右臂的炮卸掉,双臂支在擎天柱的胸窗上,Prime Size的输出管对他的接口来讲是很有挑战性的,但他向来不知餍足。对接口被红蓝色的擎天柱撑到极致,威震天满意地扬头长叹一声。
哐!咣!当!
亮银的护甲被卸下来堆在充电床的角落,威震天舔舔唇缘,俯下身在擎天柱的音频接收器旁低语,“来……Optimus……来挑战我……”
擎天柱的右手被威震天把着覆在他前胸圆润饱满的紫色原生金属上,那原生机体不如外装甲坚硬,但被锻炼得恰到好处,厚实而有十足弹性,再被引到紧窄的侧腰,那里还有一层软甲,但很快也被卸掉了。再到后臀和大腿。擎天柱光镜一敛,战斗面罩不受控制地启动,咔哒一下扣上了。
“你失控了……哈……”
擎天柱没有应话,空出左手圈上了威震天的输出管,反复套弄着……另一只手扶他的腰,配合着威震天上下摆动的腰臀卖力地顶胯。接收器收到的是凌驾身上的战机不加遮掩销魂蚀骨的呻吟,他整个机体都在发烫,冷却液在出来的一瞬被高温蒸掉,飞机引擎和擎天柱自己的引擎轰响乱成一片。
看着威震天的光镜亮得发白,擎天柱料想时机将至,便将威震天后腰上的装甲摸索着拆了一块下来,指尖抵住后腰将弱电流导入机体,直接地促成了威震天的过载。
威震天全身过了电,一阵一阵发麻,他仰起头拔高了声调惊呼,过载的同时,他反射性收紧接口,在擎天柱压抑的闷哼里缴走了他一批货。擎天柱光学镜捕捉着威震天的一举一动,同时完全开放进气阀,置换出灼热的气体,暂时缓解CPU过热,但已经无法冷却。
从过载的余韵中出来的威震天,居高临下睨着的爱人,挑眉,“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再来?”
“好。”领袖好脾气地答应。就连威震天俯下身吻他,他也打开面罩由着去。看了看面甲前银亮的两排利齿,擎天柱选择让威震天主动探舌过来邀请——他不想再一次去救护车那里焊舌头!于是在威震天忙着吻他的时候,他忙着卸威震天的背部装甲……在威震天亲够了他的时候,擎天柱基本把威震天的银色护甲都拆走了,紫色的原生体分布匀称线条优美前凸后翘,领袖屈起手叩了叩威震天的银色头壳,“摘掉吧。”
“这个不行,它跟我的火种一样重要。”威震天连忙抬手抱住头壳。
“……好吧。”好想看看头盔下面……
不能摘头盔,领袖迅速把注意转移到威震天傲人的前胸,想想又面甲通红地把目光别开。
“那个……威震天……我们换个姿势?”
“哦?”
“我不能就这么一直看着你的胸脯,挺……不礼貌的。”
“你刚才摸过……好吧Optimus,既然你像一个刚成年的机一样控制不住,我就委屈一次让你在背后拆我,你可要好好表现。”
“我会全力以赴……所以你能暂时放开我的输出管吗,Megatron?已经过载很久了,你不能总是关着它。”
“如你所愿咯。”威震天抬抬胯把擎天柱的擎天柱从接口里放出来。

让擎天柱从背后抱着的时候威震天就芯有悔意,擎天柱动起来的时候,威震天连油箱都在后悔。擎天柱像是故意报复他,动作慢悠悠的,但抱着他的双手一点都不含糊:一只死死箍着他的腰,另一只紧紧环着他的胸,并且力度很重地揉捏着……
盯着看不礼貌,上手盘就没问题了是吧……威震天在火种里问候了一遍普神。
挣脱不了,威震天感觉这个姿势让他使不上劲,尽力只能挣动一下,“快点。”
“你不需要适应一下吗?”
“不需要!你快点!”
磨磨蹭蹭的关芯还不如给他个痛快……
“好。”
所幸领导模块那个万恶之源还有那么唯一一个好处,它的力量总算有一次用在正确的地方,普神祝福过的柱子他威震天很满意。
威震天满意地自己爽完就睡了,下线前还告知领袖他明天自己清理即可。
这怎么可以!他们已经是火伴了,这就不再是一个机的事,事关两个领袖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他可以帮清理的!
擎天柱把威震天搬去油浴池,拿打磨器把威震天满是锈迹沟壑的面甲蹭了个干干净净平平整整,再抛光一遍。
好了,这下就是让他们那个爱美挑剔的医官见了也会甘拜下风的,领袖这么想着,把威震天又搬了回去。

要是再送个什么给他就更完美了。
擎天柱打理干净回到宴会后的通宵Party上找到了声波,“威震天最近喜欢点什么?除了高纯。”
情报官一言不发,擎天柱觉得他在打量自己,不,擎天柱马上发现更多的机在打量他,还有他的人类朋友。
擎天柱低头打量自己,“我身上有什么……”好吧他的车窗被刮花了,机体还有密密麻麻的刮痕,有几条深的还有能量液渗出,转头,背后也有。
“啊!擎天柱我才给你补的漆!”击倒第一个大叫起来,“你就这么对待我的艺术品?!”
“擎天柱,你刚才背着我们去撸猫了吗?”神子问道。
“猫?”擎天柱眨眨他蔚蓝色的光学镜,“是什么?我刚才一直和威震天在一起。哪都没去。”
“他就是去撸猫了。”救护车过来道,“虎也是猫科动物,霸天虎当然算猫。”
声波面罩转向救护车。
“不要瞪我,我说的是事实。有瞪我的功夫不如去劝一下你们的陛下,他上次咬断了我们领袖的舌头,接吻的时候。”
声波不理他,转身用面罩给擎天柱放了段小马宝莉。
“……谢谢。”
他怎么还在看这番……
声波点点头,转身离开。
擎天柱的充电床上今天躺的是架赛博坦大战机,熟睡正酣,领袖爬上充电床抱住爱人的腰,把面甲埋在紫色胸脯里,也进入充电的状态。旁边紧挨着他们的,是个高级定制的等身云宝玩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