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ug

Work Text:

“范导,我喜欢的人一直是桐清。”

 

男孩子挺括的西装门襟上一枚白色贝壳扣,飞了两片绒羽,很衬他瓷白的皮肤,他的眼眶着了红,泫然欲泣,无垢又无尘:“谢谢您一直以来的提携,我真的很抱歉。”

 

我见犹怜。

 

范丞丞有点犯恶心,但他举起高脚杯,将下了药的红酒在男孩子面前晃了晃,叹了一口气:“良秋,你想到哪儿去了呢?”

 

“我的确挺喜欢你的,可我范某为人,绝对不会强人所难。”

 

什么狗屁台词。

 

他眉眼之中有些沮丧,却诚挚一笑,将酒杯推到施良秋手边,仿佛雅正端清:“我追你是真的,欣赏你在演员事业上的天赋和努力也是真的。今天庆功宴,大家高兴,我敬你一杯,希望以后还能合作。”

 

施良秋动容。

 

范丞丞是个大人物。他被誉为镜头表达力最强的商业片导演,也是圈内最佳的票房保障。只要是他导的片儿,无一不是票房口碑双爆,主角也都会沾光走上一线。据说他家世显赫,本该继承家族财团,却酷爱影视创作,执意要进入娱乐圈,这一进,就将内娱翻了一个天儿。

 

像这样得天独厚的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会发光的。上天那样垂爱范丞丞,可是他偏偏属意他,养着他的莽撞与自矜,为他铺平道路,为他系好绳索,陪他攀上天梯。

 

如果不是有方桐清在,有竹马之谊,患难之情,恐怕真的会心动吧?

 

施良秋按住跳动的心脏,接下酒杯,刚要仰头饮尽,却被忽然闯入的男人一把夺去。几个宴会的保安跟在他后面,可怜巴巴地垂手立在一旁负荆请罪,一副实在拦不住的样子。

 

庆功宴上的其他人纷纷投来目光。

 

范丞丞内心吐槽:这些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拦不住一个单枪匹马的方桐清,谁信啊?

 

方桐清汗涔涔的,显然是急忙赶来。他把酒杯往旁边重重地一搁,将施良秋护在身后,上前揪起范丞丞的西装领口,差点儿没忍住一记拳头呼在男人脸上:“你这个伪君子!”

 

还好他的兄弟不小心听到范丞丞喝醉了之后和手下的人说话,说什么一定要得到良秋,吩咐他们准备好药之类的。要不然,他天真善良的宝贝儿就要羊入虎口了。

 

唉。

 

我也觉得我是伪君子。范丞丞心道。

 

其实他哪儿会喜欢施良秋那个型的?长了一张白莲花的脸,享受着男人给他的荣宠,以为自己高人一等,既当婊子又立牌坊,其实双商都上不了台面,除了哭什么都不会,一遇事就慌了手脚,等着他或者方桐清来收拾烂摊子。被捧在手心太久,找不着北了。

 

打我吧打我吧。然后揭穿我。我就解放了,领盒饭了。你们两位接下来就可以比翼双飞,共同发展,逐梦演艺圈了。

 

双赢。

 

范丞丞看着男主角方桐清怒极攻心的样子,心如止水,甚至有点儿想笑。

 

 

就在这时,变数又生:“谁敢骂我的未婚夫?”

 

剧本上好像没有这段吧?盒饭领不成了吗?

 

范丞丞眼睁睁地看着方桐清疑惑地放下他的衣领,回过头。他顺从人设地嘁了一声,理了理弄皱的高级西装,抱起手臂,装了两三秒,实在没有压下好奇心,也跟着看过去。

 

来者是一个穿着蓝色牛仔小外套的人,金色的头发烫得有点儿卷,整个人剔透又明亮。即使穿得如此随性,也仿佛骨子里带来了一派贵胄之气,眉宇之间的高傲矜贵与生俱来,绝非施良秋那种依靠他人撑起来的任性可以比拟。

 

是他。

 

范丞丞的小腹忽然蹿起一团火苗,一直烧到他的胸口。

 

自从被男二系统吞噬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刻骨铭心的感觉了。他被迫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世界里面,受着系统的支配,爱上世界观钦定的男主角,成为男主角魅力的有力证明。

 

当竹马被天降打败,当天降被竹马反杀,要么苦哈哈地默默付出成全旷世奇缘,要么爱得走火入魔搞点儿事情让情节更加曲折,总归是永远为主角们服务的。

 

天知道他对那些主角提不起一丁点儿兴趣,还要情深似海一般,为他们如痴如魔。

 

有一次他饰演一个病娇的疯子,把男主囚禁在自己的身边,系统给他安排的设定是,男主一个眼神就能让他硬起来,每时每刻都像在发情期。

 

对方哭哭啼啼,绝望地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范丞丞也心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只是他哭不出来。他犯恶心,却没办法,只能伏在对方身上,程式化地挺动腰身,等待对方的真命天子来救赎他。其实也是救赎范丞丞。

 

不是没有反抗过的,只是每次想要从心地做些什么事情时,就会被系统制裁,发现自己的手脚不听使唤,唯一的选择便是跟着剧本走。

 

久而久之,他就认了。

 

只是——

 

 

周边的人都噤了声,似是畏惧得很。小少爷径直走到他面前,视两位男主为无物,嘟着小嘴唇朝他撒了撒娇,然后攀上他的脖子跳了起来,两只修长的腿盘在他的腰上,坦率又直接:“丞丞,我想你想得快要病了。”

 

范丞丞托住他浑圆的屁股,难得能受自己的欲望驱使一次,眼圈有点儿红,手上忍不住使力揉搓着,像是要把被系统禁锢多年的爱火却都发泄出来。

 

他的声音沾了积久的尘埃,沙哑却动听:“怎么了?”

 

该死地想哭。这分明一点儿也不是范导人设。

 

“你能不能原谅我呀?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小少爷的双腿收得更紧了些,把脑袋埋在他的颈窝,用气声道,“你别气我了,我们回去结婚好不好,你不能喜欢别人。”

 

范丞丞根本不知道他又在玩哪一出,甚至不知道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什么,只能揉着他的头发,哄道:“好,好,都听你的。”

 

小白兔施良秋此时已经呆住了。方桐清忽然出现,为了他要跟范丞丞拼命的时候,他其实挺开心的。毕竟么,两个喜欢自己的男人要大打出手,谁不会虚荣过剩、自我满足呢?没想到半路又杀出来一个黄明昊,一上来就叫范导未婚夫,还不知羞耻地直接蹦上到了人家身上。

 

最可气的是,范丞丞看黄明昊的眼神,温柔得能掐得出水,说他对黄明昊无意,傻子都不信。

 

他本以为范丞丞爱自己爱得深重,眼下发现不然,竟然得失心作祟,对他生出许多占有欲来,虽然忌惮黄明昊的身份,但还是鼓起勇气走出方桐清的庇护,脆生生问道:“黄小少爷和范导是什么关系?”

 

“回去再处理你。”黄明昊恶趣味地在范丞丞敏感的颈侧蹭了蹭,呵了一口暖气儿,贴着他的耳垂恶声恶气道,张牙舞爪的小野猫做派让范丞丞爱不释手。

 

可是小野猫不听话,他轻盈地跳下来,逃出范丞丞的怀抱,君临天下般睥睨着施良秋,嗤笑一声,歪头道:“你非要打扰我们吗?”

 

“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们丞丞了吧?”黄明昊托着自己的下巴,“我还以为你对你的相好有多忠贞不渝,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嘛。”

 

施良秋的脸都青了,他紧张地拽住方桐清的衣袖:“你不要胡说八道。”

 

“最好是我胡说八道哦,你们走你们的独木桥去。”

 

“我告诉你吧施良秋,黄家和范家交好多年,我和丞丞有婚约在先,我们天生一对,情投意合,能有你什么事?只不过怪我作,趁着年轻想多出去玩玩儿,不乐意那么快结婚,把我家这位惹恼啦,”黄明昊说到这儿,又跑回到范丞丞身边,拖着他的臂膀晃了晃,仰头朝他朗朗然一笑,皎如明月,“臭橙子,大醋坛子,为了激我,连这种人都能追得下去吗?”

 

周遭一片哗然。都说原本以为范导栽在了一个新人演员手里,屈尊纡贵,不顾对方青梅竹马的男友,追人追到把好本子上赶着往人家怀里推,没想到背后竟然是这么一桩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潜规则戏码忽然摇身一变,成了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吃醋。

 

他听见有几个年轻女演员暗地惊叹道:“没想到范导竟然这么可爱。”

 

“怪不得之前总觉得范导和小秋站在一起少了些什么,原来他和黄小少爷才是真的般配啊。”

 

范丞丞差点拊掌大笑。

 

这个剧本,写得比原来的世界观自然流畅多了。

 

他宠溺地刮了刮小少爷的鼻尖,弯了眼睛,配合演出,乐在其中:“现在知道回来了?一定要我去宠别人给你看,你才知道好歹,才肯好好听话嫁给我,是不是?”

 

黄明昊像被顺了毛的小猫,仰着头朝范丞丞索了一个黏乎乎的吻,心满意足地想:这才是范丞丞嘛。什么范导。

 

这才是他的丞丞,有血有肉,有爱有憎,完完整整的,有自我意识的范丞丞,他最好的爱人。哪怕是被男二系统吞噬,被删除了关于感情的所有记忆,被迫去爱别人,只要一见到黄明昊,他仍然能够马上唤醒自己久违的心跳。

 

真实的心跳。

 

不是剧本里轻飘飘的一个爱字。

 

方桐清的脸上风云变幻。他比施良秋多长了几个心眼儿,这当口,冷静下来,心下立马打起了算盘。事情是他生出来的,他不管不顾地闯到范丞丞的庆功宴上,一来就把范丞丞给骂了,此时发现人家根本没有要和自己抢的意思,面子上自然挂不住。

 

如果事实真相的确如他现在所见,那么范丞丞不仅不是什么利用权力夺人所爱的伪君子,还对小秋有知遇之恩,刚好借着让爱人吃醋的机会,发掘了小秋,让他成为了一线明星。

 

可是这酒——

 

难道是他的兄弟听错了?

 

又或者,是范丞丞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既想要鱼,也不想放过熊掌?

 

“原来都是误会。方某一时冲动,在这里给范导赔罪了,祝您和黄小少爷百年好合,”他把刚才夺下的红酒杯递给范丞丞,又从旁边重新拿了一杯自己端了,“敬您一杯。”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如果范丞丞喝了,就是酒里没问题,他当着众人的面喝了这杯酒,以后自然没有道理再借题发挥与他为难;如果范丞丞不喝,一再推诿,他便能当场发难,不管酒是否当真有问题,他来这一遭也是事出有因,是谗言所害。

 

要是范丞丞真的打了小秋的主意,不信黄明昊和他背后的黄家不和范丞丞决裂。

 

“我来喝,我最喜欢喝红酒啦,”没想到黄明昊又来搅局,“丞丞,让我喝好不好?”

 

这黄小少爷怎么傻乎乎的!方桐清暗想。

 

范丞丞拗不过他,心想一看他编的故事就是对剧本烂熟于心,想是知道下药的剧情的。况且这家伙在上个世界那么神通广大,在这个世界又能瞒过系统的眼睛变出这么一个条件好到超过初始主角的原创角色,让自己都逃脱了系统的钳制,应该是有几分成算的,也就应了下来。

 

黄明昊得了允许,托起高脚杯,小口小口地抿起来,脸上抹着惬意餍足的神色,活脱脱是晒了太阳伸着懒腰的猫:“好喝,丞丞的酒就是好喝,还好没给人家喝了去。”

 

他朝方桐清抬了抬下巴尖儿,却没正眼瞧他:“丞丞,你看看你,好剧本也给了,该捧的也捧了,还说什么下次合作,可是人家和人家的男朋友根本不领你的情,只觉得你是好色之徒,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把人家小秋骗上床。”

 

范丞丞心想,剧本里说这药生效很快,但看他这条理清晰的模样,大略是对他没有作用了。也是,连系统也奈何不了他。

 

“好心当成驴肝肺。就是你当真喜欢他,真想pk了这位男朋友,你也在这个圈子帮他帮得足够多了,最起码该得到些感恩吧。”

 

“虽然口口声声说喜欢,可是难道就没有人看看,你到底有对他做过什么出格事儿吗?”

 

的确是没有的。男二号范丞丞的前期人设一直是深情不悔,发掘了男主施良秋这个好苗子,爱他爱得死心塌地,尽心尽力给他资源,想以此感动他赢取芳心,最后实在苦于得不到他,这才想出来了下药的把戏。

 

如果有了故意让黄明昊吃醋这一逻辑基点,再加上前期他树立的正人君子形象,那么他对施良秋就完全是欣赏提拔,无可置喙了。

 

黄明昊这是要给他洗白啊。

 

经他点拨,众人回味一会儿,这才替范丞丞委屈起来。怪不得施良秋庆功宴上不顾他的面子当众拒绝,他还能心平气和地说希望以后合作,如果真的是费尽心机要得到施良秋,未免偃旗息鼓得太快了。

 

黄明昊噘起嘴巴,装作吃味儿的样子,总结陈词:“丞丞你真没出息,离开了我,就受人家欺负。人家就是想一边受着你给的宠爱,什么资源都照单全收,一边以此自抬身价,不惜大庭广众拒绝你,还给自己立了一个忠贞深情的好人设。”

 

庆功宴上议论纷纷。我靠,说得对啊,原来施良秋是这样的人,以前怎么没有意识到?

 

范丞丞这回是真的笑出来了。

 

小家伙说得还挺有逻辑,要不是他谙熟原世界观的剧本,差点儿就要相信了。他怎么会这么喜欢黄明昊颠倒黑白的一张小嘴?

 

他的心烫得很。他想,原本的范丞丞经了这么一遭之后,声名狼藉,一切成就灰飞烟灭,施良秋和方桐清倒是一路顺风顺水走上人生巅峰,爱情事业双丰收。他本来习惯了不被人在意,习惯了得不到回馈,习惯了被世人白眼,但黄明昊从天而降。

 

他用带点儿小性子的爱意浓浓地包裹住他,站在他面前,击溃系统早就为他预设好的天命,让他重新为自己而活,坦荡,明亮,而骄傲。

 

爱重他,也要让全天下爱重他。

 

“要不是这样,我的小宝贝儿怎么会站出来帮我出头?”他把气鼓鼓的黄明昊捞回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腰,下巴放在对方瘦削的肩膀上,“我们回家吧,我想吃你做的糖醋排骨了。”

 

 

“要怎么处理我?”

 

范丞丞用力甩上门,把黄明昊抵在门板上,凑过去舔舐他的耳垂:“怎么处理都可以。”

 

“——我终于等到你了。”

 

“你是不是想我了?”黄明昊艳生生地一笑,“陛下?”

 

黄明昊第一次出现,是在上一个世界。那时的剧本里面,他是一国之君,爱上邻国的少年男主,为救其国难,倾举国之力派兵相助,最后落了一个殉国的下场,男主倒是活得好好的。

 

当时黄明昊也是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神兵天降,助他撑过围剿,并且心甘情愿归于他的麾下,成为他的将领。从此之后,他竟然不再受到天道辖制,不必再为了男主赴汤蹈火,能够好好地做他的明君,明思决断,恤众亲民,受到百姓景仰。

 

世人皆道,陛下自得黄将军后,日并明月,君圣臣贤,创万世之太平。

 

沙场之上,黄明昊明艳双瞳朗胜星子,一身寒甲,挺拔过了苍松,占尽天下风流。而内殿之中,他的青丝放了下来,在榻上流淌成瀑布,双臂勾在年轻君王的颈上,比巫女洛神还要教人心荡。

 

黄明昊是奇迹。

 

他以为他只能享有一个世界的好运,没想到奇迹竟然赖上了他。

 

范丞丞听他这么一唤,眼泪忍不住地向外淌:“明昊,明昊。”

 

“怎么还哭上鼻子了?”黄明昊心疼地用指腹抹开男人脸上的眼泪,他想他的丞丞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他是天之骄子,却被系统暗算,拖到这无边的轮回里面,做别人的陪衬。

 

他该有多孤独,多无助?

 

范丞丞摇了摇头,身上负荷的人设尽都去了,吸着鼻子,像个懂事的小男孩:“我只要想到你会来,就觉得前面受过的委屈都不算什么。”

 

他这么说,黄明昊更鼻酸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丞丞。”

 

“被我这么一搅和,施良秋成不了气候,主角没有了主角光环,这个世界很快就会崩溃,你会被强制传送到下一个世界。”

 

“你要等我。”

 

他就是要跟系统对着干,拼一个你死我活,毁掉它的剧本,就算让为它供能的世界整个崩塌也在所不惜。

 

谁让它动我的丞丞?

 

范丞丞闷闷地嗯了一声,心中翻涌着滔天的渴望,他忽然按住黄明昊的双手,如痴如癫地吻了上去。天地之间,他仿佛只晓得这一个人的存在,他在柔软的唇瓣上燃烧着自我。

 

“丞丞,我、我要……喘不过气儿了……”黄明昊的小嘴勾出银丝,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范丞丞终于是不舍地分开:“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可以颠覆剧本,为什么可以救我,又为什么要救我。

 

“我是系统的bug哦。”黄明昊勾唇一笑,露出小兔牙,脸却蓦地红了,身子一软,醉醺醺地躺倒在他的怀里,显然是有些神智不清了。

 

糟了。

 

“药不是对你没用吗?”范丞丞感受到怀中的温度,身下大有要抬头的趋势,他刚问完,就被小家伙呼出来的酒气给掀了掀,终于明白他原来是醉了,心下无奈又好笑,用外套将他裹住,牢牢地套在怀抱里面,“以后不准喝酒了,只准喝奶。”

 

先前看起来明明还正常得要命。

 

果然再怎么神通广大,也还是一个小朋友啊。

 

“喝……喝谁的奶?”黄明昊不安分了,小肉手在他胸口爬着,“喝丞丞的吗?”

 

范丞丞脸上的泪早已干了,哭笑不得地按住他的手:“你想喝吗?”

 

“……想。”

 

黄明昊乖巧地点了点头。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