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黎申】【双Leo】新郎18岁(六)B站同名视频改编

Work Text:

【我是个危险的男人,为了孩子着想,你能不能别闹,我是不会……】
【真香】

Omega是一个很麻烦的体质,申赫一直都很清楚这一点。当初上学的时候,申赫就把生理书背得滚瓜烂熟;更何况现在身为医生,而且是儿科医生,和妇产科联系比较多,也见过不少孕期中的Omega。
申赫自认为做好了怀孕的准备,也做好了面对孕期中的一切困难,但直到他自己怀孕,他才发现,自己把孕期想的太简单了。

孕期前三个月,申赫的孕吐反应及其剧烈,但是他能忍;孕期第四个月,申赫食不知味,什么饭菜都不想吃,但他也强迫自己吃了饭菜,补充营养;孕期第五个月,申赫的下肢偶有浮肿,有时半夜小腿抽筋,能把他疼醒,他也忍了。
申赫本以为自己已经把孕期里能遭的罪都遭了,但他忘了一点:孕期中的Omega不是每天都发情,但他是每天都处在发情边缘反复横跳。 Omega离自己的Alpha越近,发情期就越容易到来,偏偏孕期中的Omega急需自己的Alpha信息素的安抚。
黎簇因为申赫的孕期,选择了休学一年,在家自习,陪自己的Omega,随叫随到的那种。因为黎簇的贴身看护,申赫时时都浸泡在自家Alpha的信息素里,Omega孕期本性一本满足。但是同样的,申赫也更加渴求黎簇的爱抚。

申赫就算再怎么意志力坚定,到底还是扛不住本能——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打算在这件事上违抗自己的本能。
于是就出现了下面这一幕: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看你看书的是吧。”黎簇站在床边,一脸无奈。
“当然不是,你站的离我那么远干嘛,过来点嘛。”申赫把手里的书放在了一边,“我想跟你一起睡。”
“哎呀,你别闹了,很危险的。”黎簇转身欲走,“我去给你倒杯水,放在床边柜上,半夜的时候好拿,我就睡在隔壁,有什么事了你就叫我……”
“我想和你一起睡。”申赫撒娇。
“还不是时候,到时候我就和你一起睡了。”
“那到底什么时候才算是个时候嘛”
“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黎簇一脸纠结。
申赫看他的样子,不由得哑然失笑:“我又不吃你,你怕什么呀。再说,现在都怀孕这么长时间了,注意一点,不会伤到孩子的。虽然我是儿科医生,妇产科我还是懂一些的。”
黎簇听这话也就蹭上了床:“那就亲你一口?”说着,就倾身向申赫吻过去。
申赫嘴上说了句讨厌,可却还是放软了身子,靠在了黎簇怀里。

本来,申赫只是想要黎簇给他一个吻,黎簇本来也只想给申赫一个亲亲,结果这一亲就亲出问题来了:申赫发情了。
孕期的Omega信息素都会有一点变化,比如此刻,申赫的信息素由原来的草木清香变成了馥郁的果香,弥漫在卧室里,硬生生使原本挺大的卧室给人一种逼仄的感觉。
黎簇几乎是在嗅到申赫信息素的瞬间就硬了,但他僵在那里,不敢乱动。
“黎簇……”申赫浑身发烫,眼角一尾红诱得黎簇吞了口口水,“黎簇,我想要你……”

“孩子……”黎簇不等申赫再说什么,就接着说道,“我知道注意是没事的,那不如……”
黎簇脱了衣服,顺便解起了申赫的衣带:“不如你在上面,免得我们不小心碰到你的肚子。”

黎簇靠着床头坐在床上,申赫跪在他身上。
黎簇伸手扶着申赫的腰,半撑着申赫的体重,一只手撑开了申赫的穴口,一边做着扩张,一边引着申赫往下坐。申赫都湿透了,早做好了容纳的准备。
申赫双手扶着黎簇的肩膀,顺着黎簇的引导往下坐去,几乎是浑身发颤地把黎簇整个吞咽进去。
只这个过程,申赫就差点浑身一软瘫在黎簇的身上。可是黎簇偏偏放开了手:“申赫,你来……我怕碰到你。”
申赫咬着唇,撑起身体,又慢慢往下坐,他实在没力气加快速度,可这样慢慢悠悠的磨蹭,更让他觉得难过。Omega的本能不再叫嚣催促,但是自身后上升的酥痒更深入骨髓,令他非但没感受到舒爽,反而更有种难耐。
难受的不仅是他,黎簇也被这速度磨得心痒痒,鼻尖嗅着申赫果香的信息素,终于忍不住抬腰向上顶去。
“啊嗯……”申赫惊喘一声,腰一软,整个人趴在了黎簇身上,眼前一阵恍惚。这个体位本来就连带着重力,黎簇这样一顶,就像进到了从未达到的深处,申赫几乎难以抵抗地沉浸在这片刻的舒爽里。
“还……还要……”申赫模模糊糊地在黎簇耳边呵出这句话,黎簇也再抵不住,难分出心神去管孩子,直接挺腰向上顶去。申赫全仰仗黎簇扶在他后腰上的手保持着向上抬腰的体力。黎簇的体力比孕期中的申赫不知好了多少,申赫跟着黎簇的顶弄上下起伏着,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浸在黎簇的酒香里,神智仿佛也跟着起起伏伏,再难保持清醒。
申赫余下的力气都用在了喘息上,黎簇凑上去亲吻着申赫,身下动作温柔依旧,可亲吻间颇有一种要把申赫吞吃入腹的狠厉,连喘息的力气都不想给申赫留下。

“等!啊……停!黎簇!”申赫推拒着黎簇,“孩子!嗯……”
黎簇停了下来。
“孩子刚刚……动了……”申赫手摸在肚子上,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胎动,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黎簇也摸了摸申赫的肚子:“他一定是感受到了他爸爸在他身边,才过来跟我打招呼的。”说着还往里又顶了一下申赫:“来,跟爸爸打个招呼。”
“……你!”申赫缓了口气,羞耻得连责骂的言语都吐不出来。黎簇平日里也并不是没脸没皮到这份上,但在床上,黎簇仿佛就像打开了什么奇怪的技能一样,就算申赫被锻炼得脸皮不断加厚,可面对黎簇的荤话,还是觉得招架不住。这让申赫忍不住地想,是不是Alpha都这么……嗯,不知廉耻。

黎簇本来也不打算听他说什么,就把手放在申赫的肚皮上,同时一味地顶弄,直顶的申赫连呻吟都压在喉咙里,只能听到破碎的气音。
“不行了,黎簇……”申赫眼里闪着泪光,强挤出几个字求饶,“我不行……忍不住……啊……”
黎簇盯着申赫,低下头去亲吻申赫的胸膛,拉过申赫摸向他自己前面的手,一只手攥着对方两手手腕,禁锢在对方腰后。
申赫的胸部自怀孕以来就变得越来越软,现在更是略有丰满。
“你说,我要是一直这样吸它,会不会吸出奶来?”黎簇含着申赫的乳头,故意逼问他。
申赫明知道一般怀孕的Omega会在八九个月产乳,可感受着黎簇吮吸他前胸的动作,偏偏生出了一种饱胀感,好像真的要被吸出奶来。本来脸皮就薄,在这种情况下被这么一问,申赫羞得都快哭了。
“别……”申赫声音直抖,带着哭腔,“别作弄我了……黎簇……”
黎簇听着申赫用发抖的声线喊出他的名字,整个人都烧了起来,随着他的顶弄,信息素疯狂外泄。申赫彻底软在了黎簇怀里,过强的快感和满足感让他整个人都迷糊着,生理性的泪水忍不住地下流。
“叫我的名字,申赫,叫我的名字……”黎簇亲吻着申赫的后颈,嗓音沙哑,低低说道。
“黎簇,黎簇……黎簇……”申赫条件反射一样听从着黎簇的话,就算最后只能喘息,还尽量用气音叫黎簇的名字。

两个人的动作越来越快,然后戛然停止。
黎簇咬住了申赫的腺体,申赫一口咬住了黎簇的肩膀。
快感同时达到了顶峰,信息素又一次交融在了一起。

许久之后,室内恢复一片平静,申赫处于一种被喂饱后的昏沉状态。
“睡吧,有我呢。”
申赫听到耳边黎簇的声音,放任意识滑向一片宁静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