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光天化日,乾坤朗朗。

 脸上带伤的清秀少年笑得无奈,身边是高自己大半个头的黑道东家,后面是手提棍棒的帮派众人。

 

白原觉得今天自己是回不去了,面前就是银龙会,想着待会儿可能就得交待在这,他说他想再晒一会太阳,却被人毫不留情地拖走,进屋就是一个趔趄幸亏月川拉着才没摔地上。

 算了,还是想想怎么活着出来吧。

 借力站稳,屋子里过暗的布置让眼睛一时难以适应。明明走过一回,怎么现在才觉得这屋子压抑得可怕。

 月川径直把人带进办公室。

 “盯着外面。” 

言下之意,不许打扰。

 门上了锁,一众小弟再是不甘也只能离开,少东家的真正意图从没人搞得明白。

 

 办公室里更是压抑,眼下已无处可躲,白原索性一屁股坐上沙发,放松下坐车僵了的腿。

 “呐呐,大叔,我都认过错了,您又何必抓着我不放呢,那些人的医药费我可以付的呀。” 白原玩着手指头也不抬,面上一副无畏无惧的样子其实心里慌得要死,心脏狂跳得像长跑最后一百米,根本不敢与人对视。

“再说您也惩罚过我了不是吗,您要是还不解气就再打我一顿,别打脸就行。” 可别真打啊!!!刚才拽我力气那么大这要几拳下去我怕是要残废.....

此时满脸是笑的白原不知道自己惹了事现在还能坐在这跟月川说话已经是走了大运。

 惩罚?这个词跳进月川的脑子,一把扯掉少年颈上的纱布,点点淡去的青痕再无法遮掩,白原闪躲,月川却伸手抚上那些自己留下的印记。

 

“大叔,你把我抓来到底想干嘛?”白原退一步拉紧衣领。完了完了要动手了。

想干嘛?

月川说不上来。其实那天看着白原走出银龙会的时候他就后悔了,他突然很想再见到这个总是脸上带笑的少年,想再听一次那个软糯的声音,哪怕是叫他大叔。

 

突如其来的沉默让白原愈发心慌,最终还是那人先开口。

 “你叫什么?”

 “诶?我叫红野啊,我不是告诉过您了吗?” 他知道我骗他的了!??应该不知道吧!??

月川闻言突然加重力道,俯下身凑近,紧盯着白原“再说一遍,你叫什么?” 

“红野,我叫红野。”白原抬头对上那人双目,脸上笑得动人,眼里却是丝丝肯定。

 不肯说?月川皱起眉,还想再问下去却被敲门声打断。

 

 暴力打开门,月川一脚把来人踹翻在地,

 “不是让你们好好看着外面.....” 

地上的人惊慌回话“不是...东...东家,月...月川先生要见您,让您过去。”

 月川绞紧了眉头。那个老家伙,上次还说得不够清楚吗。

 

 不肯说实话的小鬼,就先饶过他。

 

 “咦?您有事要离开吗,不如我也....”白原探到门框,话没说完又被敲晕,月川将人扔回沙发上,锁门离开。

 “守着。”走出两步又一顿,

 “不许动手。” 

 

少东家的命令真是让人迷惑,就算要弄上床也用不着这么上心吧,还怕伤了人是怎么着......

可惜这些话都只能在心里讲讲。

“唉.....真难......”一众小弟守在门边发呆。

 

月川没下重手,不过多久白原醒了,揉了揉酸痛的颈侧,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不会真要死在这吧,长叹一口气,瘫在沙发上陷入回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种两面的人生。

从懂事起就有这种想法了吧,从能感知到“不快乐”开始,就想逃开这里的世界。

想到这里白原一笑,那时候真是蠢,以为凭自己一个人就能反抗这一切,曾经无数次被关在房间里好几天,放出来仍是不知悔改,白白受了那么多罪。

倔强?有什么用。

 

又一次被从房间里揪出来去上学,白原揉着脸上的瘀青问大他一级的表哥,为什么你每天都这么开心?

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只要他们开心,我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原来只要让他们满意就可以了。

 

白原从此像换了一个人,脸上每天都带着乖巧的笑,好好学习好好交朋友,他变成了一个像他的家世一样值得人们夸赞的人。

真的像表哥说的那样呢,身上的约束越来越少。他想起小时候关在房子里做的梦,他想长出羽翼冲破牢笼,站在最高的树上,好好看看这无际的天空。

当白原可以放肆做回自己的时候,他却忘了那个自己,是谁了。

 

然后有一天白原站在街头,望着热闹的人群,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他走着,向每个人投以礼貌的微笑,他依然觉得无趣,觉得眼前的世界好假。

路过一个巷口时他看到一群人在打架,双方实力完全不等,赤裸裸的以多欺少。白原什么也没做,只是站在巷口,看着弱势的一方被揍出血,有人开始求饶。他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叫嚣,就要冲破这副躯壳。

他捡起一根棍子,上前砸向一个还站着的人,那人应声倒下,剩下的几个人纷纷按向他。白原从没打过架,但是体内释放的野兽支配着他还击,每一记重拳落在肉体上的闷响都让他更加兴奋。刚打过架耗了体力的几人竟敌不过白原,纷纷倒地。

像是有血抹到了眼里,白原的眼睛也染上猩红。

 

他找了个地方洗好手,整理衣服,干干净净地站在街上,走过的人们依旧欢笑,但是他能看出他们笑脸下的隐瞒,那些悲伤的,恐惧的,沾着血迹的面孔,才是人们。

白原已经忘了那片无际的天空,他被困在这个冰冷荒原,无休止地制造着流血与痛苦,他要叫所有人补偿点什么。

但是还不够。

人们在他眼前展现这个物种最低劣的一面,脸上的恐慌都如出一辙。

无趣,这世界太无趣。

 

痛苦只会与别人相关,他还是白原富夫,只需要待在漂亮的房子里考虑明天的天气和试题。

他不喜欢受伤,讨厌沾到血迹,白原富夫是个精致的摆件,有一丝瑕疵都会大大贬值。

那些脏污的血迹,那些伤痕,那个念作红野的名字,不过是他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媒介罢了。

他只想看人们痛苦的样子。

 

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风水轮流转。

脸上伤口灼烧般地疼,提醒着白原现在的处境,他如今被困在阴沉的办公室,这个地方,不在他能力范围之内。

他以前那么热衷于打架,不断向强大的人发起挑战,即使是上次被千叶那个家伙打翻在地时他也没有过这么无力的感觉。这个男人,太强了,根本没可能打败,连站在旁边都能感觉到压迫。他从一开始就想要逃,这也是从没有过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笑笑,嘴角却是向下撇。原来自己一直是虚有其表还习惯自欺欺人。

“好安静啊....”白原看了下门,虽然知道无意义但还是这么做了。

还没回来......

 

真要是死的话,也算了。

不过这世上竟然有那样的人,那么漂亮,那么强,要是......能变成他就好了。

死了好了,说不定下辈子还能投个好胎。

不想逃了,好累啊....还是睡一觉吧。

 

几个小时后月川黑着脸回来了,大长腿刚迈进银龙会就有电话铃响,月川拿起电话听了两句之后面部开始扭曲。

旁边的小弟见状默默背过脑袋。

“哐!!!”

果不其然,银龙会又要买新电话了。

十几秒钟的沉默之后,一个不怕死的小弟上前

“东家,那个....那小子还.....”

话没说完月川已经迈开快步走向办公室。

 

差点忘了这个。

 

“砰!!!”白原被暴力开(踢)门的声音震醒,半睁开眼,一时有些无措。

被黑帮绑了还有心思睡觉?!!!月川看着眼前躺得安逸的人,莫名冒火,上前掀掉那人身上盖着的外衣,一把将人拎起。

白原失掉平衡,手不知道往哪放,只能睁大眼睛尽量露出无辜的表情。

“咔哒。”无关人员识趣地退了出去,轻轻关上门,对门外几人做了个小声的动作,一并走开。

 

月川眸子里看不出情绪,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揪着那人的衣领逼他和自己对视。

盯得白原心里直发毛。殊不知自己无意识眼神飘忽,嘴唇微启,颤抖着睫毛小心翼翼呼吸的样子印在对方眼里简直犹如一针催情剂

“那个....您怎么了?您先放唔!!!.....”嘴唇被一片温热覆上,白原猛地倒吸一口气,双手慌乱动作想要推开,但任何抵抗在对方面前都是欲拒还迎。

月川将人抵在柜子上,捉住双手扣在头顶,将两人身体贴近,“唔放......”张口的间隙齿关被撬开,烟草的味道袭入口腔,另一条舌头刮过上颚,肆意侵略,“嗯唔...”白原嘴被堵住,只能发出一些模糊的音节,惹得男人攻势更猛。

白原只觉得腿软。
逃不掉了,没力气了。

连女生手都没正大光明牵过的优等生白原怎么受得了这种刺激,立刻有了感觉,浑身发热,更羞耻的是由于两人身体紧贴,白原明显感受到小腹被什么硬物抵住。

“嗯!!!”突然少年一阵颤栗,声音变调,一只大手探入单衣摸上精瘦的腰,月川用膝盖分开那人双腿,挤进中间摩擦,手在少年身上游走,擦过胸前,停在那处用力揉按,惹得少年连声叫痛。

白原被迫抬起头受着那人的吻,腰被箍住,反抗不得。

“哈啊......”白原彻底兴奋了,下身被抵得难受,口里不受控制发出令人难堪的声音,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什么,脸颊染上大片潮红。

 

月川解开牛仔裤扣,隔着最后一层布料揉弄,“!!!不要!!!啊嗯!!”少年眼里雾气更深,抬手捂住嘴还是挡不住声音流出。被快感冲昏头脑的白原一时忘记了反抗。内裤随即也被脱掉,下身被握住的一瞬白原忍不住仰起头,没几下就缴械在了月川手里。

 

白原没了力气,趴在男人肩头大口喘气,突然感觉后缝被分开,两根黏腻的手指直接挤入了隐秘处。

“!!!别....”后面强烈不适让白原叫出声,知道要发生什么,白原惊恐地抬头,慌忙抓住那人的手,猛地逃开。白原脸色渐渐变白,适才的情欲褪去,眼里只剩下恐惧。

白原知道自己敌不过,只是此时可怕的命运将他钉在原地,他不敢想.....

会被赶走的,一定会......如果在这里被男人.......那个世界便再也容不下他......

不....他才不是街边那些卑劣下贱的生命,他不接受那样的人生。

白原想到这些不住地发抖,指甲快要将墙皮扣破。

 

月川倒没料到对方会这么大反应,许是平日里投怀送抱的见多了,他觉得接下来的事情都应该顺理成章。不过月川只是一时诧异,忍耐许久的欲念压过理智。

男人只一下便把白原拉回身边,摁着后颈让人背对自己,继续刚才的动作,任白原怎么挣扎,也难敌那人的怪力。白原忍着疼,都快急哭了,突然压着他的人开了口。

“我再问一遍,你叫什么?”

“...红野....”白原低着头小声回答,吐字之间尽是心虚。

还不肯说?

“是嘛?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月川阴下脸,又加进一根手指,动作也粗暴了些。

“啊!!!痛!!!别.....”白原挣扎不开,疼痛和羞耻心快要让眼泪溢出来。

“怕痛?那就快说实话!!!”月川本就心情不好,现在几乎是吼了出来。

“红野!!!我说了我叫红野啊!!!”白原红着眼吼回去。凭什么啊?!!从没人这么吼过我啊!!!

凭什么告诉你啊!!!

 

月川不喜欢任何东西脱离他的控制,这个小鬼真的让他气得牙痒。

怒气上头,月川将人重重扔上办公桌,欺身压上。

 

“刺啦——”

白原身上最后一件单衣被撕破,双腿被强行掰开,一个巨物随即闯入身体。剧烈的痛感袭来,白原张着嘴发不出声,缓过来后还想挣扎,一阵乱动,乱了男人的节奏

下体被绞得生疼,现在月川彻底怒了,猛地扯回正想往前爬的人,抓着肩膀狠咬了下去。

“不要......求您....”少年的声音带有哭腔,但是压着他的人并不理会,大力抽动起来。

白原初经人事,又没好好扩张,此时已经见了血,但月川全然不顾,狠狠咬在少年肩上,下身更加粗莽地动作。

“不要.....”白原声音有些虚弱,双手还在做无意义的反抗,满布绝望的眼里溢出泪。

快要受不住了。

 

月川却突然退出来,将人翻了个面,硬掰过那人的下巴“说,说你是谁。”

“红野......”少年咬着牙,眼里血丝暴涨,过于剧烈的疼痛让泪水越积越多,可他始终不肯改口。

换来的是满含怒火的大力顶弄,月川此时像极了一头暴躁的野兽,一个劲地埋在少年颈肩啃咬,拼命留下痕迹,宣泄怒气。

 

他是谁?

白原富夫?不!白原富夫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被陌生的男人操到说不出话。他是红野,是一个死了都不会有人在意的社会渣滓。

好疼.....会死吧?死了也好,反正回不去了。

精致的装饰品上被人留下了刮痕,便永远失去价值了吧,白原万念俱灰,闭上眼任人蹂躏。

 

这场粗暴的性事持续了很久,毫无所谓欢愉可言,月川只顾着宣泄,对白原来说则完全是虐待。

终于发泄出来,月川稍稍恢复理智,看着面前浑身是伤的少年,已经晕过去了,却还在不住地发抖,脸上满是泪痕,下唇死死咬住快要渗血,下半身的惨状更是......

月川眉头紧皱,心里一团乱麻。

怎么弄成这样.....要是换在以前他断然不会有一点感觉,只会觉得脏。只是现在,怎么整颗心都好似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般说不出地难受,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抱起浑身是伤的少年吻去人脸颊上的水渍。

不过他没有,他也不相信自己会产生那样的想法

可他也不是不负责任的人(那只是因为从没人要你负责而产生的错觉罢了大哥.....),再说把人弄成这样他好像有一点,怎么说,歉疚???(心疼就心疼呗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搞成这样是个人都看不下去好么....)

月川叹一口气。

真是个麻烦的小鬼。

简单清理了下现场之后,月川用西装外套将人裹好横抱起,带出门去。

 

虽有衣物包裹,少年颈部触目惊心的痕迹仍是露出许多,看到的人都不禁惋叹。但都不敢说一句话,也不敢再多看一眼。

“你,去开车。我要回去。”

回的是月川在东京的新住处。

 

路上开车的小弟忍不住好奇心和八卦欲,偷偷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看到月川紧锁的眉头和眼里流露出的心疼后迅速转回视线。崩坏的世界观需要一点时间重建 。

 

“停车。”

“诶??东家,还没...”他还沉浸在刚才那个眼神的震惊之中。

这是反悔了要把人扔下去???未免也太残忍了吧??!!

“你去买药。”

“...是!!”被命令的人一脸黑线。 呵,爱情。
我果然还是高估你了,少东家。

“那种....擦.......伤口的药”月川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TM当然知道是擦哪的!!!瞧瞧您那张写满了纠结二字的帅脸,我可求您快别说话了!!!!

————————————————————————

月川:不说?不说是吧?嘿我这暴脾气!!!

得,到头来还是自己心疼。

 

小弟:给我拿两盒治肛裂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