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瀚冰衍生HE】伪温泉play(梁永泰、陈斌×庄森)

Work Text:

 

医院每年的假期都少得可怜,庄森趁着刚回国还没去报到的空闲时间,一个人订了张机票,找了个温泉山庄散散心。

他拖着行李箱顺小路前行,这山庄人很少,从进大门到现在都没见到几个人,四周装潢倒是高端精致,估计跟那高昂的价格也有关系。

没人正好,他刚失去一段恋情,心情不佳,也不想呆在人多的地方。

温泉山庄建在山脚下,从城里开车过来还得两个多小时,庄森一进房间就恨不得立即躺床上睡一会儿,但洁癖不允许他这么做,只能撑着进了浴室。

这山庄可能是带了点儿情欲性质的,庄森来之前订得匆忙,也没仔细看,毕竟其他温泉都已经满员了,只有这家人不多。

他看着几乎全透明的浴室,心想幸好自己是一个人来,不然真是尴尬。

山庄的浴池分了不同的几个区,功能也不一样,庄森睡饱吃足已经是晚上七点,天黑得差不多,正好泡个月光温泉。

他换了浴袍下楼,在服务员的引领下去了最近的汤池,走到门口才看到那儿放了个立牌,上面两个大字——【裸汤】。

庄森没多想,把浴袍脱下递给服务员就打算进去。

“先生,泳裤也不可以穿。”

庄森一抬头,这才隔着雾气隐约看到汤池边走过的都是赤条条的客人,有男有女,还真都没人穿衣服。

他犹豫了会儿,还是果断把裤子也脱了下来,一个大男人,确实没必要太扭扭捏捏。

裸汤区都是露天的,四周雾气弥漫,汤池有一半用草棚搭起来,旁边山石上还积着厚厚的雪。

庄森小心地踏上石板路,他是第一次在野外,也可以说是公共环境不着一缕行走,感觉很奇妙,胯间那物受着雾气的蒸腾,随着步伐微微颤动,说实话还挺舒服的。

这么走着虽然有点羞耻,但看其他人也跟他一样,庄森心里稍微舒坦了点。虽然是在雪山中,不过池水的温度很高,就这么走居然也不是很冷。

整个区域的雾气都很浓,庄森甚至感觉头发已经有点儿湿了,刘海趴下来搭在脑门上,他抬手往后撩了撩,不想让潮湿的头发显得自己气势太弱。

事实证明,虽然是裸汤,但因为过于浓重的白色雾气,除非有人走到面前,否则互相之间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身体,庄森终于放松了心情,打算找个合适的池子泡一泡。

沿着石板走了一段,庄森好不容易找到个角落里没人的温泉池,他从池边架子上取了毛巾,小心翼翼地踩进池中。

水温很高,完全坐进去时庄森没忍住发出一声轻叹,水流倒是很柔和,轻轻拂过赤裸的皮肤,感觉和平时泡的温泉确实不太一样。

庄森仰起头,闭上眼枕在脑后叠好的毛巾上,打算借着泉水好好放松放松。

—————————————————————

梁永泰最近在休假,长达一个月的假期,别的地方他也懒得去,于是就近找了这处看上去还算不错的温泉酒店。

今天下午电话会议,来泡温泉来得晚了些,本来还以为这个点没什么人了,没想到还能在角落捡到这么个美人。

梁永泰轻手轻脚跨进汤池,尽量动作轻地坐到庄森旁边,愣是没让对方发觉。

其实如果放到往常来说,他是绝不会如此主动的,好看的男男女女也没少见过,面前这个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引得他非常想上前探究。

闭着眼睛,嘴角还微微勾起的这人,看上去挺嫩的,估计也就25、6,虽然眼睛没睁开,也能看出颜值很高,而且他睫毛还长,上面沾了点儿水珠,看得人想轻抚上去。

男人身材偏瘦,胳膊上也没什么肌肉,皮肤又白,一看就不是干体力活的。

梁永泰又继续往下看去:这人的肩膀以下都泡在水里,恍恍惚惚看不太清,他粗粗扫了眼,只能大概看到他腿间那团被黑色毛发挡住的地方。

因为热气的原因,庄森身上透出些许红,他不耐地变了变姿势,终于有些受不住,睁开眼打算换个凉点儿的池。

等他站起身时,才发现旁边坐了个人,这人还挨的很近,仔细一看,对方的目光似乎……正落在自己裆部。

庄森有些恼火,没想到来泡个温泉还能被人冒犯,他啧了一声,忍着保持住了笑脸,拎起刚刚当作枕头垫着的毛巾唰一下抖开,迅速系在了腰上。

梁永泰笑了笑,转回头去,继续泡汤。

时间还早,庄森也不想这么早就上楼睡养生觉,他裹着毛巾走了会儿,觉得其他人都坦荡荡裸着,就他一人还在遮遮掩掩,未免有些太矫情,便又把毛巾扯了下来。

这么走走才发现裸汤区挺大的,大大小小的池子里虽然人不多,但或多或少都泡了几个人,只有情侣区那边儿还空着。

庄森犹豫了下,想着反正也没人去,不要浪费资源。

情侣区的汤池相对较小,如果两个人泡的话确实能增添不少暧昧,庄森慢慢走进水里,适应好了后才伸长胳膊享受泉水。

这边每个池子隔得远,人也少,比先前那个角落的池子舒服了不止一点,庄森向前挺了挺胯,换成了双腿微微张开的姿势,让泉水更能触碰到全身每一处。

“帅哥,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头顶的声音吓了庄森一跳,他忙缩回腿,抬头就看到了一个全身赤裸的漂亮女孩儿。

这女孩儿自来熟,看着庄森没回话她也不怒,毫不客气地就进了池子,故意坐到人对面。

“小姐,这是情侣池。”

“我知道啊,这不是……”她抬手撩了撩头发,一对挺拔的胸跟着往前送,离着庄森已经只有一米不到的距离。

“……”真是哪儿哪儿都有烦人的苍蝇。

但是作为半个直男,面对这样一丝不挂,而且身材好脸蛋漂亮的女孩儿送到眼前来的调戏,没有一点反应才不正常。

庄森只能认命地再次迅速起身,拿了毛巾想要换地方。

“怎么了?”刚踏上岸后腰上突然出现一只手,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被人搂紧,这人手还不老实,轻轻搭在自己屁股上面,有一搭没一搭地揉捏着。

庄森看都没看清人就想要挣扎,奈何对方臂力大,将他牢牢固定在怀里,在外人看来就跟小情侣害羞打闹差不多。

“松开。”

“不松,”梁永泰说完,把庄森往后一拽,上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池子里的女孩儿,说道:“小姐,他有主了,你另找人吧。”

女孩儿也算识趣,知道自己没戏后利落起身走了。

现在情侣区又只剩下他们两人,庄森在看清来的是谁后简直一个头两个大,走了一个又无缝衔接下一个,他今天出门就该看看黄历,谁能想到这泡个温泉能遇那么多烂桃花呢?

“先生,可以松手了吧?人都走了。”

梁永泰笑笑,还真听话地松了手,“自我介绍下,我叫梁永泰,今年28,单身,工作稳定,月入过万。”

“......”庄森决定还是回楼上睡觉比较好,这遇到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先生别走啊,”梁永泰一把抓住人手腕,想把他往暖池里引,“那么早回去干嘛?聊聊天呗,我们也别站着说了,边泡边聊多舒服。”

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了,庄森知道自己也不是多矜持的人,况且......他扫了眼梁永泰的身材,腹肌胸肌一整套齐全,皮肤看上去也不错,挺光滑的,是他喜欢的型。

庄森笑了笑,打消了回屋睡觉的想法,有送上来的帅哥为什么不要,正好他也很久没做了。

不过在公共区域约炮好像也不太合适,庄森没跟着下水,他停住脚步,问道:“你要在这儿?”

梁永泰眼睛往他身下看了看,“你还能忍住吗?能忍我们就回去。”

“回去。”

一路上梁永泰眼里都只有正前面那两瓣白花花的屁股蛋,因为蒸汽的缘故,更显得有点粉嫩,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好运,居然能顺利约到这种尤物。

—————————————————————

庄森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什么也没穿,大家都是为排解欲望而来,也没什么好矜持的,他迈着两条长腿走到床边,顺利把床上人的目光吸了过来。

梁永泰的浴袍松松垮垮搭在身上,随着庄森爬上床的动作,他把自己腰间的系带也松了松。

“就这么直接来?”说话间,梁永泰一手摸上了庄森的大腿。

那手感很好,挺滑的,梁永泰一路往上摸,腿根那儿的肉更细嫩,他没忍住,手稍用力把人往怀里一带,在腿间囊袋那儿轻轻吻了吻。

“待会儿我下手可能会有点重,疼就喊出来。”

庄森听到这话一愣,:“你干什么?不应该你疼吗?”

梁永泰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我疼?我艹你为什么是我疼?”

“你艹我??”

庄森突然发力,奈何梁永泰眼疾手快,一个巧力就把他掀翻压住,根本没法动弹。

“怎么?撞号就不想做了?”没等他回答,梁永泰的手已经顺着这两腿大开的姿势,探到了后面某处。

庄森僵笑了下没说话,但身体明显在手指按压上穴口时缩了缩。

梁永泰笑得更开了,他长相本就偏凶,这种时候笑起来更像是什么猛兽对待即将大开杀戒的食草动物。

庄森开始后悔之前为什么脑子一热要答应这种一夜情。

他两手被死死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梁永泰低下头开始在他身上一点点吮吸。

不得不说,其实梁永泰技术挺好,庄森一开始还担心对方太粗暴,他许久没用的后面会惨遭蹂躏。

梁永泰虽然长得凶,动作却是十分温柔,不仅用舌头把庄森抚顺下来,还点了一路火。

庄森已经很久没受过这种待遇,一时间竟迅速红了脸,后面已经又加了一根手指,下身越来越涨痛的感觉让他更加心慌,想找机会赶紧逃脱。

“嗯?”梁永泰察觉到庄森用意,手往下一探,稳稳地把对方那物握在了手里。

“……”

“跑什么?怕了?”

梁永泰感觉到庄森浑身僵了一下,又慢慢缓过来,他把人往怀里搂了搂,低头吻上脖颈,在下面的手也开始慢慢撸动。

前后都被夹击,庄森放弃了,他放松了身体躺好,任由梁永泰忙活。

进去的时候庄森还是猛地缩了一下,梁永泰扩张只扩到三根手指,现在看来明显不够。

“嘶......”庄森没忍住,在梁永泰整根没入顶到底的时候疼得咬紧了牙。

“很疼?”梁永泰有些意外,先前看庄森那么容易就答应,还以为他经常约,应该早就习惯才对。

庄森没答话,他闭上眼仰起头大口呼吸,下面一下下夹得梁永泰生疼。

“宝贝儿,”梁永泰不得不轻拍着身下的人,“别夹那么紧……我给你分分神得了。”

他说完,俯下身吻上了庄森耳垂,舌头飘忽着刮过耳窝,顺着一路往下吸吮。

全身紧绷的人明显放松了些许,下面也不再紧紧咬着。

其实梁永泰特别喜欢庄森的胸部,那乳尖是少见的淡粉色,还特别敏感,随便撩拨两下就能硬起来。

梁永泰吸奶似的含住庄森乳头,下边也开始慢慢顶弄,在庄森憋着不肯叫出声的时候轻轻一咬,悦耳的呻吟立马从嘴角漏出来。

“很敏感啊?”梁永泰直起一点儿身,抬手玩弄着庄森另一边乳尖,看他恼羞成怒地偏过头去。

下身撞击的速度逐渐加快,一下一下,顶得庄森声音都有些不稳,梁永泰见状,也不逗他胸前两点了,改用手握住人的腰,让每一下都能结结实实插到最深。

庄森早已被顶得说不出话来,他想让梁永泰慢点,但是那每一次的顶撞都能准确刮到某处,一阵阵的快感让他根本顾不上提意见,嘴一张,出来的都是断断续续的呻吟。

“你……戴套了吗?”这话是咬着牙说的,梁永泰啧啧两声,心想这小帅哥还挺爱干净。

“戴了戴了。”他说着向一边抬了抬下巴,庄森分神去看,刚瞅见个撕开了口的小方袋子,下面就又被狠狠顶了一下。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梁永泰已经抱着他的腰翻了个身。

后入的姿势来得突然,庄森被迫撅高屁股,腰下垫了个枕头,承受一波又一波的撞击。

梁永泰似乎对他的屁股也有什么执念,手扶在上面还不老实,非得揉捏两下,然后发出满意的叹息声。

梁永泰一看就是老手,角度力度都很恰好,庄森虽然因为在下面不大高兴,但是不得不承认确实舒服。

“怎么憋着?舒服就叫出来啊。”

“嗯……”

“那么乖?”梁永泰有些诧异,俯下身亲了亲庄森的脸,动作却一点儿没耽误,每一下都恨不得顶到最里面。

临到点的时候梁永泰退了出去,摘掉套子尽数射在了庄森腰窝上,还手欠地抹开了一点儿,美其名曰滋润护肤。

对此,庄森只笑了笑,然后果断下床去浴室洗澡。

虽然只做了一次,但梁永泰知道,庄森洗完出来后一定不会拒绝接着做,毕竟刚刚把他艹射的时候那表情绝对是爽到了的。

庄森洗得很快,出来时候看到梁永泰一点也不遮掩的姿势皱了皱眉,扔下一句“你也去洗个澡。”后从另一边爬上了床。

“那么洁癖?”

里面水声响起后,庄森有些惊讶梁永泰居然没把那帘子拉起来,看来这人还有点羞耻心,这么想着他心里稍稍放下心来。

之前答应得太草率,按平常来说他从不会轻易约炮,毕竟在医院里看了太多乱七八糟的案例,并不想也亲身经历一次。

庄森挪了挪腰,好久没做,梁永泰的尺寸还是有点大了,他找了一圈没见到药膏,只能先自己看看后面红肿的程度。

陈斌推门而进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他如天打雷劈一样愣在原地,常常耷拉着的眼皮也睁开了,跟床上还没来得及收回姿势的那个人大眼瞪小眼。

一时间,陈斌觉得自己甚至可以去投个什么稿:酒店开房拿错房卡,开门却发现床上一丝不挂的是自己前男友……这种事试问还有谁能遇到?

果然刚刚前台边玩手机边给他登记的小姑娘不靠谱,等会儿得投诉她,那名字也很奇怪,叫什么来着…?妃……妃子?

不过现在的重点已经不是这个了,既然老天把赤裸裸的前任送到面前,那还有必要拒绝吗?

陈斌咧开嘴角笑了笑,常年熬夜加班导致的差脸色让他看上去有些恐怖,但是庄森除了同样诧异外并没有很害怕,相反……他心底有种隐隐约约的激动。

“好巧。”

陈斌看了看浴室里模模糊糊的影子,扯了扯领带,干脆解下来扔在了一边,他走到床前低沉着声音问道:“介意加我一个吗?”

庄森没说话,他不知道里面那个人介不介意。

陈斌没想那么多,直接脱起了衣服,引得庄森的目光很快就被吸引过来,直勾勾盯着不放。

相对梁永泰古铜色的肌肉,陈斌的肤色更白,甚至可以说有点苍白,要不是那体格,估计会让人感觉下一秒就要猝死。

“腿分开点,或者你转过去?”

庄森回以一个微笑,自己抱着枕头转过了身去。

管他梁永泰同不同意,反正只是约炮。

陈斌挺身进去的时候梁永泰正好冲完澡出来,开门就看到活春宫让他有点晃不过神,愣是盯着床上人看了好一会儿才走上前去。

庄森被顶得不断往前撞,险些磕到床板,被陈斌握着腰往回捞了捞,最后干脆抱进怀里。

他分神瞥向走来的梁永泰,实际上心里说不忐忑是假的,他跟这新炮友才认识没几个钟头,压根不知道对方性格如何,如果这人气急败坏冲过来打架该怎么办。

陈斌注意到怀里人不专心,啧了一声,狠狠往里一顶,终于扭头去看已经在床边站定的男人。

“一起吗?但你得等会儿。”

梁永泰笑了笑点点头,看到一直往这边瞥的庄森突然就觉得有点可爱,他抬手拍了拍陈斌的肩示意对方暂停下:“哥们儿往后挪挪,把他也给我抱下。”

庄森原本以为梁永泰要做什么其他的,在发觉对方真的就是凑上来抱紧他后突然有点茫然,紧接着就感到唇上一片柔软——梁永泰居然抱着他细细舔吻起来。

身后的陈斌出奇地配合,顶撞的幅度小了很多,一手还摸到庄森下身握住了某物,上下撸动着,手指不时挑动一下囊袋。

前后夹击的快感让庄森忍不住呻吟出声,喘息断断续续从嘴角漏出来,又被梁永泰吻去。

陈斌看着两人跟真情侣似的亲吻,突然心生不爽,不想配合了,动作幅度也跟着大了起来。

庄森接不住这架势,不得不躲开梁永泰没完没了的吻,只求找个地方稳住身体。

“你能温柔点吗?”

梁永泰皱了皱眉,但是看到庄森脸上隐忍着享受的表情又感觉心里很复杂,这不同于刚刚他一个人艹庄森,三个人,总觉得不平衡。

陈斌没什么感情的眼神闪了闪,视线聚焦到身前因抵不住动作再次趴下去的人身上。

“我们才分手一个月。”

梁永泰没说话,庄森也不吭声,只是有意忍住了呻吟。

“才分手你就找人3p?”

“一个月了,不是才分手。”庄森忍不住回了一句,紧接着就被悄悄退出一点的陈斌狠狠顶了回去。

梁永泰啧了声,不想看情侣吵架戏码,再这么争下去他感觉自己也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还做不做了?要不你俩就接着吵,我先走?”

“不行!”

这声是庄森叫的,另外两人都有些惊讶,梁永泰欣喜地看过来,眯了眯眼,突然伸手撸了下自己下面,紧接着便把那玩意儿凑到了庄森嘴边。

“不舍得我走就自己让我留下。”

男人的性器虽然还没完全硬起,但是尺寸也已经不小,庄森想起上一轮刚被这玩意儿插过的感觉,本能地想要偏头躲开。

他也不喜欢口交,一股味儿。

陈斌拍了拍庄森屁股:“张嘴,听话。”

“……”

梁永泰低着头,也没有上手强迫人,而是难得有耐心地看着庄森先伸出舌尖碰了碰那物,然后才磨磨蹭蹭不情不愿地张嘴含住一个头。

“深点,你见过谁这么口交的?”

“……我没有看人口交的兴趣。”话说完,他赌气一般张大嘴,尽力把东西含进口中。

“呼……”梁永泰满足地呼了口气,开始教着人该怎么做,什么舔一舔龟头,吸一口气儿之类的话他都能面不改色说出口。

这庄森也是极品,听着这些词脸越来越红,动作却很乖顺,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口的经验,但是学习能力还挺快。

被口腔包裹的感觉很舒服,梁永泰还是没忍住抬手按住了庄森脑袋,迫使他更大幅度为自己吞吐。

后面的陈斌动作也越来越大,穴口甚至被艹出了白色泡沫,仿佛每次都要连着囊袋也深深插进去的样子。

房间里肉体撞击的声音连绵不断,庄森被梁永泰下身的毛发刺得不得不闭上了眼,任由对方按着他挺身。

有几次都戳到了嗓子眼,让庄森难受地快要哭出来,脸也涨得通红,甚至连思绪好像都有些迷糊了。

不知被前后夹着冲撞了多久,庄森自己先忍不住射了出来,紧接着便感觉到身后人一个深顶,精液一股股喷射在了体内。

不知道陈斌什么时候摘掉套的。

他猛地想要回头,却忘了嘴里还含着另一个人的东西。

“等下。”梁永泰强硬地按住庄森脑袋不让他乱动,几个深喉后也射了。

“咳咳咳……”

梁永泰刚把东西抽出来,庄森就支不住趴在床单上猛咳,眼泪也控制不住落了下来,那样子,看得人心生怜悯。

陈斌终于从后穴里退了出来,正扯过几张纸巾擦着下身。

梁永泰居高临下,看见庄森散架似的趴在床上,这会儿终于没咳了,嘴里白色的精液却没弄干净,好些还从嘴角滴下来,身上也满是星星点点的吻痕。

后面更是不能看,原本嫩白微翘的屁股蛋被掐出了指印,小穴因为被艹开太久有些合不拢,一张一合地呼吸着,精液从中淌出来,又被陈斌面无表情用手指塞了回去。

梁永泰坐下,抚摸着庄森光滑的脊背。

“这儿还有私人温泉,宝贝儿,今天就先放过你,明天咱们去那儿玩好不好?”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