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天若有情-忘记他|番外(一)|等一个晚上

Work Text:

“我做过最可怕的梦,不是梦见我死在你怀里,看着你为我痛哭失声,后悔未曾出口的爱意。”
“而是我知道你,却和你天各一方,再无瓜葛。”
“我不害怕死亡,但我害怕忘了你。”

----------------------------------------

时钟敲了十二响,Julian掀开身上的毯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看了看床前——港生正睡在床边的沙发上——为了方便照顾他,这个傻哥哥在卧室里添了一张沙发,每天晚上陪着他,讲完冗长的童话以后,看他睡着,他才会轻手轻脚地回到沙发上。

他并没有睡着。他在失眠,内心拒绝进入梦境。他害怕梦到那些鲜血淋漓的旧事,和千疮百孔的心情。
梦境如同溺水,让他呼吸困难。

但是他不睡,他就会一直陪着他。虽然他那样留恋他——他带着温热气息的怀抱,他眉目之间流转的暖意,他浅浅梨涡中那一点甜——却又不能看他强撑精神整夜陪他消磨。

“晚安。”他总是会先微笑着说。
“晚安。“他带着笑意轻抚他面颊,有时候还会揉一揉他的头发。
“你知不知我多想......你抱住我......直到天亮?”这句话始终没有说出口。
一颗心像悬在半空。

许是这份失而复得的感情太过珍贵,让他患得患失,突然便失去了过去那种不管不顾的劲头。
他并不是听天由命的人。但兜兜转转,终于回到原地,他已耗尽气力。

他默默地看着对面那个人,就像许多年前那样。

“我曾经是个混蛋。”
“你现在还是。“他笑着说。
也许,是吧。可是,我不会再勉强你做任何事情。

月光从窗外洒进来,照着他熟睡的脸。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依然睡得孩子一般,呼吸很轻,很长,很安静。
他忽然想站起来,去更靠近他一点,去呼吸他呼出的每一口气息,那是他迷恋的气息。
他迷恋他的呼吸。

在脚落到地面的一瞬间, 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胫骨的位置直蹿上来,他咬着牙忍住了痛呼,却还是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床上。

沙发上的人忽然惊醒,一翻身就到了他面前:““Julian,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喝水吗?还是,要去洗手间?”
他扬起脸挤出一个笑:“没什么,我只是,我只是想,看看你。”说完这句话,他有种被窥破心事的难堪,便低下了头。
港生弯腰下去,将他腿抬起来在床上轻轻放平,然后坐在他身前,看着他道:“这几天,你睡得好吗?”

该怎么说呢?说我每天晚上都渴望抱着你,偷偷幻想着你?说我是那样的想你,你却为什么要离开我那么远?说我想要的不止是睡前的一个摸摸头和哄孩子的那种吻?
他想说的那么多,最终却变了沉默。

他看着他。
我的阿贵。我的哥哥。我的爱人。
你要我怎么说?
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可以忍受。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很好,就很好,就很好。

“我,”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很想你。”
“我也是。”他笑着摸摸他头,“可是我现在不是就在你面前嘛。”
“不,我想你,就算你在我面前,我还是想你。”他抬起头来,“我睡不着。”

他静静地看着他,眼神温柔得像此时的月光。
屋里很安静,听得见两个人的呼吸声。在长时间的对视里,他克制的呼吸渐渐乱了频率,他羞愧地将视线移开,“我,太晚了,我不该打扰你的。”
港生伸出右手,轻轻抚摸他的脸。
顷刻间,他突然俯身向前,将嘴唇贴到了他的唇上。
他从未见过他这般主动,一时之间竟然僵住了,但港生只是与他嘴唇相接,睫毛也擦着他的睫毛,却没有继续下一步,过了一会,他才将嘴唇错开,低低的问: “这样?”
我的好哥哥,你不会连怎么舌吻都不懂吧?

他还在他耳边继续说:“Julian,其实,我都好挂住你。”
Julian忽然反手搂住了他脖子,把他头压了下来,急急忙忙找到他嘴唇。亲在了一处。
他贪婪地呼吸着他唇齿之间的气息,在他嘴里寻找着他柔滑的舌尖,像个第一次吃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咬住了,便不再松开。
这个吻是如此绵长,以至于他们终于分开嘴唇的时候,都有点喘不过气。
他倚靠在床头,呼吸急促,胸口起伏着,呆呆地看着他,眼睛里也燃起了幽幽的火焰。
却听见港生轻声道:“别动。”
然后轻轻解开了他的睡衣。

身体突然裸露在空气中,皮肤立时起了一阵轻微的战栗。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他已经跪在了他面前,从他的眼睛往下,一路吻了下去。
鼻尖。面颊。如清风拂面。
下颌。喉结。如蜻蜓点水,却又有点麻痒。他忍不住笑起来,“好痒,真的,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
锁骨。心口。缠绵而又细密,带着火烫的温度。 他渐渐感觉失控,身体开始轻轻颤抖。
这不是他熟悉的华港生,他有些不知所措。

等到那灼热的吻过了腰部,还在继续往下时, 他终于有些难以忍受了。他细碎的头发蹭着他,不断摩挲和撩拨着那危险的地带,让他莫名慌乱,又燥热难当——血液已经流得太快,有种要冲出身体的狂热——他害怕自己那似乎要毁灭一切的暴虐力量,不禁伸出手想去推开他,手臂却十分无力,声音也无比虚弱:“不......要。”
他捉住了他双手,将十指与他交叉,抬起头来看着他,温柔而又坚定地说:“要。”

并没有任何机会让他思考——他已经落入了一个温暖,濡湿,柔软的地方,这感觉是那样陌生却又如此亲切,他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口中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叹息般的呻吟。
“阿贵。”
他应该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虽然尽量避免着牙齿不咬到他,却还是难免有些磕磕碰碰,他发觉了他的不适,不想他勉强,便又去推他,“不...不要了。”
他也不说话,只是抓牢了他手——他温柔的哥哥,力气却大得惊人——再轻轻放下,然后,他温软的舌便缠住了他。
他只说出了一个字:“不。”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这么多年,他日复一日地想他,想得快要绝望的时候,才终于有了他的消息。当他终于陪在他身边,他又可以拥有那熟悉的温度与气息,能得来片刻的温暖,他已觉得是上天的垂怜。他从未期待过有一天,这个人会跪在他面前,为他做这种事情。
如此温柔,而又如此激烈。
全世界的阳光都照耀到了他身上,他便在那阳光中融化。快感像潮水般涌来,绵延不绝,他舒展了四肢,缓慢地上升,逐渐接近天堂——那是一个有着明亮光芒的地方——那束光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在一刹那间轰然炸开,蔓延成了一片耀眼的白光。
他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紧绷起来,灵魂也仿佛离开了身体,漂浮在失重的空间。
在无尽的畅快中,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他翻身起来手忙脚乱地拍着他的背,说:“吐出来,快点吐出来,”
他摇摇头。
“没关系,你吐出来,我不会生气,我保证。”他凝视着他小声央求。
他还是摇头。过了一会,才开口说:‘好了。“
Julian双手捧住他的脸,怔怔地看着他。
港生摸了摸他的头:“你怎么哭了。”
Julian道:“吻我。”
我想知道我自己的味道。
他笑了,俯身过来,轻轻亲了亲他眼皮,然后慢慢滑到嘴唇,唇舌相交之间,他发现Julian眼睛红红,似乎在强行隐忍着什么。
他在他耳边轻声问:“钟意吗?“

他突然反身把他扑倒在床上,动作粗暴地扒去了他衣服,两人瞬时间交换了位置。
港生感觉到Julian在身上像只小兽般咬来咬去,便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着笑着,他突然笑不出来了。
Julian红着眼睛,抵住了他,声音沙哑地道;“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了了。”
他伸出手去摸着他的脸,平静而温柔地道:“那就不要忍了 。”
“还有,我们之间,永远不要说对不起。”

他说完这句, Julian便将脸埋在他颈侧,轻轻咬住了他肩膀。他抵着他,炽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耳畔,身体微微颤抖着,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片刻之后,他感觉他修长的手指沿着他腰侧慢慢滑了下去。
然后,好像有什么进入了他。
是一根手指。
他本能地并拢了双腿,心理上觉得应该迎合他,却不知该如何进行,恍惚间,第二根手指也进去了。
加到第三根手指的时候,那种强烈异物感让他有点不能适应,他好像想起来什么,小声在他耳边道:”那个,床头的抽屉里,有……”他咬了咬牙,“有,可以……的。”
Julian突然将头抬起来,瞪大了眼睛直盯着他,他脸便突地红起来,“那个,我,我觉得你可能会用得着,我,我,就……那个,你,你,我,我……”
后面的话被突然截断在嘴里,Julian已经咬住了他下唇,用火热的唇舌堵住了他。

他终于进入了他。脸上带着做梦般的神情。
他全身抖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绷紧了肌肉。
Julian便又停住了动作。两人身体紧紧相贴,他只听他呼吸越发紊乱,胸中心跳如鼓擂,却不敢动作,知他忍得十分辛苦,便一边深呼吸放松一边轻声道:“你感觉怎么样?”
他半压着他,声音暗哑:“要出人命了。”
他既怕伤到他,不敢强来,便无法向前推进,只能不上不下抵在中间,这感觉简直销魂蚀骨,却又迫人欲狂。
他反倒笑了,便去咬他耳朵,道:“我告诉你个秘密,你亲亲我耳朵,可能我就不那么难受了。”
话音未落,他已经咬住了他耳垂,在他无法抑制的呻吟里,温柔而又暴烈地,冲了进去。

像是摩西的手杖分开红海。潮水瑟缩着退却,又起伏着漫上来,将他完全包围。

就在完全进入的一瞬间,那熟悉的紧握感一下抓住了他,抓住了他的身体,也抓住了他的灵魂。他仿佛瞬间失去了意识,闭上眼睛,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这叹息令他莫名地心痛。他紧紧环住了他,小心翼翼地去亲吻他,他转动着头,动作有些笨拙地将舌尖与他相接,安抚着他。
Julian舔了舔他舌尖,突然便感到了安心——他依然是甜的——甜蜜,却又模糊,曾在梦境与记忆中那样刻骨铭心的样貌,近到如此,反倒看不真切了。一切尽是朦胧。触感,温度,嗅觉,味道,声音。他脸颊与身体都一般火烫,泛红的眼中似有晶莹的泪,眼睫随着他的呼吸轻轻颤动,喉咙里压抑的细微颤音,似是欢喜,又似是难耐。
他终是克制了自己,慢了下来,像抵达花心的蜜蜂,轻柔地汲取舌尖上那点甜。
他要慢慢品尝他的糖。一点一点,那样甜。

时间也像是融化了的糖浆,黏稠而又绵软。

他的声音,跟随着他的节奏,温柔起伏,待渐渐适应了那入侵的感觉,一股突如其来的酥麻感便从腰椎一直爬上来,走遍了全身,竟连头皮都像过了电一般,他整个人也随着这冲击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这快感实在过于强烈,令他有片刻的失神,迷迷糊糊中,听见Julian在他耳边低低的呻吟:“阿贵。”

穿过黑暗的隧道与明亮的光线,他极速向前,仿佛没有终点,直到眼前出现了那片颤动的潮湿雾气。
“阿贵?”他凝视着那雾气笼罩的黑色眼睛,目光迷离地念叨出声。

“阿贵,阿贵。”

他想着他,日日夜夜地想着他,夜不能寐,相思成疾。直到了这个时候,他似乎依然不能置信,他已经属于他,他一声一声地唤他,感觉他在身下如此真实地回应着自己,才相信他已经在他深处,那是他向往的极乐之地,幽深而又美妙,带着炙热的温度与柔软的坚持,温柔却又热烈地将他包围;而他用汹涌的热情,用他所有的热望与希冀,用他守候半生的执念,用近乎朝圣的心情取悦着他,或快或慢地研磨着他,要带着他一同,完全沦陷。

他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有听见。不知什么时候起,他竟已泪流满面,意识也渐渐模糊。他的每一下触碰与进出,都惹得他不受控制地颤抖着,灭顶的快感如同火海,将他彻底吞没,他沉溺在炽热的情欲里,身体里仿似被嵌入了火种,那火焰席卷着他,要将他化为灰烬,再灰飞烟灭。

耳边似有个声音在问他:“阿贵,你要什么?”
那声音气若游丝,听起来虽在耳畔,又仿佛远在天边。
“我,要,你。”
“你,要,谁?“
“Jul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