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情儿难自禁

Chapter Text

王子异整理头发重新戴了一下帽子,坐下,抬头看向蔡徐坤。他们两个人坐在方桌的两边,这是个四人包间,空间不大,布置得很漂亮,水墨画挂在白墙上,一侧是仿制雕花门窗做的装饰墙,两边各有一角几,暗绿色细口瓶,插着荷叶和莲蓬,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很淡的香气。
蔡徐坤微笑望过来,把菜单递给他,“你看看你想吃什么?我点了几个了,这里是,都不辣的。”
王子异应该摇头说都好的,他是这样的性格,和蔡徐坤更是没有意见,甚至主动被动地,提升了吃辣的能力。这一次他却接过了菜单,拿到手里合上了。他试图让眼神看起来很平静,但是这样的“约会”是从未有过的。他无法抑制地吞口水,问:“这样见面,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
蔡徐坤拿起水杯抿了一口:“这才叫正常的约会吧。”
“不是吗?”看王子异没回答,蔡徐坤又追着问。王子异只好眨眨眼又看过去,他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

——再见面怎么会是这样?
这样的想法总是出现在蔡徐坤身上,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屈辱,第二次见面睡了过去,第三次见面竟然是车里,第四次见面差点不欢而散。再到第五次,竟然隔了互不联系的三个月。蔡总应该矜持,游刃有余,拿捏有道,可是一次比一次出乎意料。
但是此刻再见,蔡徐坤嘴角的弧度保持地完美又自然,像个胜利者……不,像个已经站在终点的人,他好像已经知道今天这关通过的结果是什么。
王子异的眼神总是最先透漏出他的想法。就比如现在,为什么再见面会是这样的场合?他来之前设想的是在酒店房间,拉上窗帘打开灯,他抱着蔡徐坤坐在沙发上,蔡徐坤可能因为最近的工作很累半梦半醒地预祝他明天的巡演成功,他再把票拿出来给蔡徐坤。总之不是现在这样,他穿着T恤牛仔裤,蔡徐坤西装西裤,两个人面对面地讨论点哪些菜。
这确实是约会,他想要的不是这样的约会,他不习惯这样的约会,他不解不适应,甚至有点害怕,这些情绪全部从眼底漫上来。

但他只好眨眨眼又看过去,抿着嘴笑答:“这样约会也挺好的。”
蔡徐坤也笑得皱了一下鼻子:“哈哈哈,就是在饭店一起吃饭嘛。”

*
美国。
蔡徐坤说明晚要走,王子异早就有心理准备只是在想蔡徐坤什么时候说,此时此刻蔡徐坤撑在上方看着王子异,眼神间没有阻挡,语气里带着一丝抱歉,王子异一时半会概括不了自己听到是什么样的心情。
蔡徐坤没动,还是半坐在床上。王子异没说话,伸胳膊把蔡徐坤搂住拉下来,这个人又降落到他怀里,他蹭他的头发,蔡徐坤头发很多,发旋都不太好分辨,王子异亲上去,发丝间有奇怪的香味,甜但是带着股金属和皮革的凉意。
蔡徐坤在他怀里开口:“其实我不想走。”
他这句话说得慢,没用平时那种轻飘飘的语气,王子异感受到了,蔡徐坤是真的不想走。王子异刚刚的决心又硬又重,这几个字又让他想要确认更多。他鼻尖贴上对方耳背,来回嗅。手又顺着腰侧到对方腿间,听到蔡徐坤问“还要吗”,没回答,伸手握住蔡徐坤的下体。
蔡徐坤用肩膀顶他:“你现在不回去不要紧吗?”
王子异咬他肩膀。
蔡徐坤吃痛,果然说完会格外像小狗,又抱小狗毛茸茸的头:“那你在我这里过夜?”
王子异还是不说话。

也不是所有性爱都因为欲望而起,起码蔡徐坤感觉王子异这次不是。两个人都朝右侧卧在床上,王子异从蔡徐坤背后进来,侧卧让臀缝紧闭,蔡徐坤还得自行扶着左腿的膝窝。王子异手指摁在腰胯骨骼的棱角上,用手臂发力,手指也随之碾磨着薄薄的皮肉。
往常王子异忘情也会更在意蔡徐坤如何,要看他被深入得陶醉才更陶醉,听他声音感受他肢体,这次就是单纯要做,要插入,并没有太在意他的感受和反馈,他也看不出王子异的情绪。
蔡徐坤睁开眼,眼前是一片红黄的光斑,又闭眼,好像能感受到自己的内在因为外界的进入变得潮湿和绵软,快感层层累积,像是台风前闷热粘腻的天气。他的腰侧被捏得有点痛,下身也因为潦草扩张后的第二次交合感到不舒服。
但这些轻薄的疼痛都是生理的,那感觉很遥远。心里毫无来由的奇怪酸涩才最直观,直接变成眼角的泪。
我都说了我不想走的呀,我知道你不想让我走。
他此刻特别想转身抱住王子异。

留下过夜的人入睡前突然钻进房间主人的怀里。
抱着人的蔡徐坤有点无奈,他很久没有这样当一个照顾人的角色,怎么最后还是败给王子异?但是好像水到渠成,蔡徐坤很自然地就摸王子异后脑的头发。
被揉着头发的宝贝其实眼底清明,野心勃勃。他要等等,但他觉得机会已经不远了。

“子异,你们接下来是什么计划?”
“……二十天之后是上海见面会。”

蔡徐坤用另一只手关掉床头灯。
那个时候会怎么样呢?

“那我们有机会上海见吧。我联系你。”
“好的……坤。”

*
上海。
菜上齐了,蔡徐坤又问王子异今天能不能喝一点白酒,王子异当初的决心和包里的票都越来越冷,喝酒,为什么要喝酒?但他还是回答:“一点点可以。”
蔡徐坤说,我也只能一点点。
喝的是梦之蓝,蔡徐坤要给王子异倒,王子异先站起来,蔡徐坤作罢。王子异拿着靛蓝色的瓶子倒酒,蔡徐坤突然说:“这好像你的应援色。”王子异愣住了,看看酒,看看蔡徐坤,过了好一会儿笑了。
“你还知道我应援色?”
蔡徐坤撑着下巴:“你终于笑了,我看你进来整个人就僵住了,老半天都很难受的样子……”
王子异松了一点点,心想这应该怪谁,上次见面还在床上接吻,这次就面对面坐着吃饭,还要“喝一点儿”,谁能轻松下来?
蔡徐坤又问:“你是不想和我吃饭吗,偶像小王?”
王子异放下酒,想起很久以前他给蔡徐坤打电话蔡徐坤在开会就叫他“小王”,又觉得放松了一大半,回答:“当然想,而且这次没有辣的。坤,你每次叫我小王我都觉得很好玩。”
蔡徐坤则是想到自己当时开会在本子上写的供应商小王,也笑起来:“我还是很疼你的呀,我的小王。”
王子异才觉得可能自己想太多。蔡徐坤举杯,王子异也举起来,蔡徐坤语调故意蹦蹦跳跳的:“预祝我的小王明天圆满成功!”
王子异听到这句话觉得那票又活了,马上回答:“谢谢你。”
碰杯,两个人谁都没急着喝,反而是对视,然后哈哈笑。王子异先说话:“就抿一点吧。”
蔡徐坤回答:“行,慢慢喝。”

可能对于酒没什么感情,蔡徐坤一直动筷子,王子异晚上吃得少他也清楚,于是多问王子异一些,王子异简单介绍了从美国回来在忙什么。一些代言和拍摄,九个男孩闹哄哄的,每天都忙碌又快活。很多体验都是第一次,让王子异觉得新奇又有趣,说了不少。
“……拍那本杂志的时候,我是没想到有那么大的棚,而且我们九个人换了四件衣服,还有很多备用衣,应该有上百件衣服。”王子异说得语气夸张,他喜欢时尚对拍摄的衣服总是记得深刻。
“那还有那种大型活动,会有上千件品牌赞助的衣服,但是会有女明星穿不进去,气得半死,对衣服撒气。”蔡徐坤回答他,然后吃了一口小排,酸甜的。
王子异很惊讶:“那真的行吗?品牌方会生气吧?”
“哈哈,或许吧。”蔡徐坤猜他再过两个月就会明白这里面的关系,没有多说,给自己盛第二碗汤。
好像注意到话题告一段落,王子异开口:“那你最近在忙什么呢?前段时间的事情解决了吗?”
蔡徐坤看王子异,没回答,笑了一下,端着汤碗拿起汤匙喝汤。

没见的这段时间他们两个人的微信联系频繁起来了。蔡徐坤落地告诉王子异,王子异起飞告诉蔡徐坤,还拍了机场有多少粉丝送机,把蔡徐坤吓坏了再三说注意安全。再然后还是蔡徐坤主动,发了刚成团给杂志拍的视频给王子异说喜欢,王子异回个害羞表情,蔡徐坤问最近在哪儿,王子异说北京训练和拍摄。
他想问蔡徐坤在哪儿,忍住了。
王子异又拍一些现场有趣的东西给他,蔡徐坤也都有回复,他那天拜托队友拍了跳舞的视频,想发给蔡徐坤,觉得有点奇怪。最后健身的时候又拍了视频,想发。
结果发了微博,粉丝都在啊啊啊啊啊尖叫,一群人说王子异妈妈不允许你这样,王子异也觉得有趣。下午收到蔡徐坤微信。
你怎么回事?什么怎么回事?子异呀,你现在太会了。那你觉得好看吗?
好不好看我最有发言权吧?
那确实是,王子异看着笑,想着距离上海之约越来越近,又把之前的记录看一遍。
其实蔡徐坤也在那边看,尤其看到自己不理人那段觉得很尴尬。
他们两个,王子异和蔡徐坤,看着之前的聊天记录仪都觉得这很像真正的情侣。

蔡徐坤喝了小半碗,让举杯之后就愉快的气氛有了一个沉默的空档。王子异问完就等着,他也没有别的选择。
蔡徐坤放下碗,摸了下额头撅起嘴。这动作像是有魔力,他眉眼脸型都很艳丽,但是嘴唇太饱满,噘嘴会显得特别孩子气。此前他在王子异面前当总裁,当个沉迷性爱的美人,分别之际又是年长又温柔的存在,而现在,他彻底柔软又毫无顾忌地噘嘴靠着椅背,看着比王子异年龄还小。
他说:“哎。”
“之前那个事情没有和你细讲,总结一下就是,我工作那些事让我很堵,不是很舒服。”
王子异缓慢地点头了。
“所以我辞职了。”
“真的吗?”
“真的,这十几天我都是无业游民。”蔡徐坤又笑。
王子异突然有了一种幻觉,蔡徐坤可能会像电影一样问自己会不会养他,但他很快否认自己,蔡徐坤怎么可能说。但是蔡徐坤只是笑也没说话,王子异甚至想自己主动说——我可以养你。

对,现在说,这正好是最好的机会。
自己可以养他。当偶像的人要去养金主,听着多搞笑。但是那对于他和蔡徐坤不一样,因为他要改变现在的关系。养他,不是以明星、小情儿的身份,而是男朋友。
他想当蔡徐坤的男朋友,他想要和他谈恋爱。今天他终于要告诉蔡徐坤,他喜欢他,爱他想要得到他。

“但是我马上就有工作了。”
蔡徐坤身体贴近桌子。
“我换了一家公司,当东南亚地区的区域副总。”
王子异抬眼看蔡徐坤,蔡徐坤又变回第一次在KTV见的那个范丞丞嘴里的救世主,配着今天的深色西装,棕发白肤,水红色的唇,贵气又妖媚。
好像之前所有的调皮有趣,脆弱消沉,以及那些充满包容的温柔都是一种假象。
“就是办公在新加坡,明天就得走。”
一模一样,在王子异听来,这话和说“心脏不好,水得少喝”的语气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