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Evanstan】ABO題材《敏感》

Chapter Text

《敏感》

By:朔夜Sakuya

 

作為一個現代社會的Omega,Sebastian Stan從來沒因為亞性徵的事情煩惱過。

 

現在誰還在乎這個啊,年齡、身高、性別都不是戀愛的障礙,連標記了都能通過人工手段去除,雖說過程比較痛苦,但是總體來說,這個他不大喜歡的性徵對於Sebastian來說,實在不是個問題。

 

他從小就一直期望像爸爸那樣成為一個能支撐起家庭的Alpha,再不然像媽媽那樣做一個beta也不錯,但是不幸的是,他是個Omega。

 

從青春期開始就一直服用抑制劑和氣味綜合劑的Sebastian,幾乎沒有辦法辨認出他的性徵來,他聞起來就像個偏Alpha的Beta,他是Omega的事實僅有親人和稀少的幾個摯友知道。而這氣味讓他在選擇角色時的空間更大,什麼性徵都能演。

 

當然,現在的他也只能在電影裡面演個Alpha過過癮了。

 

不久前,他剛剛演了個非常帥氣的Alpha,冬日戰士,一個人生跌宕起伏,但是在涉及到摯友方面就毫無理智的男人,即使摯友從一個弱雞變成了美國隊長,他竟然還是真心為摯友賀喜,更別提後面被洗腦之後還「I know him」和那場肉麻兮兮的天空母艦肉搏戲。

 

Sebastian真心認為這對主角非常基。

 

就這個問題,他曾經和共演的拍檔Chris Evans在對戲時聊過,當然,這位拍檔演的就是那個非常基的另一半——美國隊長。

 

當時Chris Evans差點要笑瘋,前仰後合的,把捲著劇本在大腿上亂拍,連剛剛定型好的頭髮也因為這狂野的笑法而晃動起來。

 

Sebastian完全被這笑法驚到了,他之前是聽說了,但是卻是第一次見識到真實版,感覺比傳聞中還更勝一籌。

 

Chris一邊狂笑一邊拿手掌推了一下他的胸膛,完全沒注意到他的指尖不經意擦到了Sebastian的乳頭,他還是笑呵呵地說道,「當然基得不得了,你不知道我第一次看到那句『till the end of the line'的時候的表情……」

 

Chris還在滔滔不絕,但是Sebastian已經完全沒心思聽下去了。

 

Chris的手心很熱,在他胸前滑了一下,離開時,手指彎曲的弧度剛好半握了一下他的左胸,指尖還擦到了他的乳頭。

 

那一瞬間,Sebastian簡直如遭電擊,雖然隔著衣服,卻依然能感受到那撫摸的力度和溫度,空氣好像在瞬間就灼熱了起來,他坐在那裡,盯著Chris的英俊陽光的臉,好像在仔仔細細地聽著他說話似的,甚至還偶爾點著頭,但是Sebastian知道,自己已經完全放空了。

 

他能清晰地感覺到,他包裹在嚴嚴實實的戲服之下的乳頭完全立起來了,隨著他的呼吸,一吐一吸之間,摩擦著戲服滑膩的皮革表面。他甚至在這略冷的冷氣室內出了一身汗,汗液黏糊糊地弄濕了胸前的皮膚,使這摩擦更加情色了起來。

 

他還感覺到,雙腿之間的陰莖不安分地有點半硬了起來,他尷尬地換了姿勢,像是穿短裙的少女一般夾著雙腿,腦內全是WTF在飛過。

 

一定是太久沒發洩了,或者是上一次吃的抑制劑數量少了點兒。

 

他自我安慰了一下,雖然這藉口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他對Chris Evans有感覺!

 

Sebastian震驚地發現了這一點。作為一個一直服用抑制劑,從來沒有嘗試過發情期的大齡O,他好像第一次品嚐到「慾望」這個詞的真實意義。

 

當時他是怎麼向Chris告別的,他已經完全忘記了。

 

他只記得從那天之後,他就開始躲著Chris了。一開始,Chris在他避開觸碰的時候,還會用困惑的眼神看他。後來,也就自動自覺保持距離了。

 

他明白Chris誤會了他不想和他深交,就好像一個普通的合作搭檔一樣,戲殺青了,也就不再聯繫了。

 

只有他才知道真相是一個大齡處男對性的困惑以及對合作夥伴產生情慾的羞恥感讓他沒辦法面對Chris,每次看到那張臉上燦爛的笑容時,他就不禁對齷蹉的自己感到了內疚,只能羞愧地躲開Chris的眼神,回家多嗑兩顆抑制劑。

 

可是在這濫用的情況下,原本足夠的藥在不知不覺見底了,當他被經紀人打電話通知今晚有漫威美國隊長的慶祝酒會,並且直接殺上門來把他抓去做造型的時候,他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今天下午他本來約好了社區Omega中心上門取藥的。

 

雖然已經斷藥了快一週了,但是應該沒事吧。

 

而這遲鈍的代價就是,Sebastian在酒會剛開始的時候,就感覺到很不對勁。

 

他下腹像是有一團微小的火焰在燃燒,剛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中午吃錯了什麼,後來才發覺全身一陣冷一陣熱,就像是發燒的預感一般,身體完全在抗議,甚至在這適合西裝革履的低溫室內還是出了一身汗。

 

Sebastian拿著酒杯的手都在抖,他艱難地換了一隻手,試圖用手背擦走額上的冷汗,可是這完全無濟於事。他低頭,想要喝一口雞尾酒定定神,然而,在手往上抬的瞬間,手指不受控制地軟了一下,酒杯摔在地毯上,濺出一片暗紅的花紋來,同時也引起了附近幾個人的注意——其中也有Chris Evans。

 

Chris看到他的瞬間,表情凝了一下,Sebastian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但是他感覺反正那不是高興。

 

他看過太多次Chris跟熟人打招呼時的表情,歡快的大笑,主動的身體接觸,眉飛色舞手舞足蹈地說話,他都看在眼裡。

 

Chris不高興看到他,這個事實讓他的心臟沉了一下,他飛快地蹲下來,想要撿起杯子放好然後以最快速度消失,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在起身的時候他眼前一花,幾乎站不住,就在他差點要難看地摔倒的時候,旁邊伸出來一隻有力的手臂,環住他的腰,把他扶了起來。

 

Sebastian踉蹌了兩下,才在好心人的攙扶下站直了,他抬起頭正想說謝謝,然而剛剛張開嘴,就迎上了那張他不想面對的臉。

 

——扶住他的是Chris Evans!

 

Sebastian想,如果他是個女人的話,現在內心絕對有一個雀躍的少女在尖叫,而他,現在只想在Chris關切的眼神注視下,儘可能快地、禮貌地逃走。

 

然而他的腦筋現在就像是融合了一桶漿糊似的無法思考,Chris的手抱著他的腰,他幾乎能隔著衣服感受到那強健的肌肉線條。

 

他們不是第一次靠得這麼近,以前在拍動作戲的時候也是常常抱在一起,但是那時候的他們身邊環繞著足夠多的工作人員,他還能勉強逼自己把精神集中在工作上。

 

而現在的他們,在酒會曖昧的燈光下,沒太多人注意的角落裡,像是戀人一般抱在了一起。Chris身上Alpha的味道撲面而來,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而下腹的灼熱更加洶湧,他不自在地夾了一下雙腿,感覺到股縫之間,好像有液體在緩慢地流淌,沾濕了內褲。

 

然後他再次後知後覺地發現,他好像發情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