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明暗(申受)】唐峥X戴靖杰&宋建明

Work Text:

几位师兄扭送着高大的男人进了审讯室,宋队长走在最后面,吩咐新来的小周拿了询问本进来记录。

“队长你受伤了?”

“没,小事。”

宋建明的警服撕了道大口子,嘴角红肿着,他格斗和自由搏击在局里向来无人能比,这个名叫唐峥的出租车司机竟然能将他打伤,确实是个棘手的存在。

“邻居报的警,说他不在家时,房子里时不时穿出敲打墙壁的声音,初步推断是国际求救信号也就是SOS的简码。”跟着宋建明一起办案的吴斌向小周解释道,他看了一眼玻璃窗后被拷在刑讯椅上的唐峥,接过小周递来的纸杯喝了口温水继续说道,“宋队怀疑他和两个月前的一起失踪案有关。”

“你是说……”

“佟氏集团总裁的弟弟,戴靖杰。”

小周想了想,两个月前市里发生了一起出租车绑架案,受害人名叫戴靖杰,男,二十八岁,身高一米七三,在酒吧外被一带着黑色鸭舌帽的高大男子强行拽到出租车后座,自此音信全无,酒吧外监控记录里车牌号被人为挡住一半,线索只有绑架犯身高约184以及车牌号最后一位是7。弟弟戴靖杰失踪后,佟氏集团的总裁佟卓尧多次向政府施压,甚至跑来警局向局长发火,可惜由于线索中断以及部分道路施工导致监控遗失,案子至今没有侦破。

不是一般的绑架案,宋队开会时曾说,绑匪没有和佟氏集团联系要赎金,更可能是仇家作案,或者反社会变态的无差别行为。小周看过被害人戴靖杰资料上的照片,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确实很容易成为一些变态的目标。

比如眼前这位唐峥。

唐峥被捕时正在家附近的菜市场买菜,他长的倒是不难看,只是浑身带着股不好惹的痞气,眼神露着阴狠狠的凶恶,独来独往也不同人说话,也怪不得这样的人三十多岁都是孤身一人,靠开出租车度日。

他坐在刑讯椅上一点也不害怕,一双豺狼似的眼睛不怀好意的来回打量着宋建明,宋建明用湿巾敷着嘴角,坐在唐峥面前。

“说说你家里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声音?哪有什么声音,警官,居委会大妈的话你也信,她和我有仇的。”

宋建明皱了皱眉,他们破门而入的时候唐峥的屋子没有别人,也找不到第二个人生活的痕迹,包括指纹或者毛发,但是一个初中学历的婆婆不可能伪造SOS的简码,何况小区里不止一人说唐峥屋子里穿出过异样的声响。

“听说你的狗半年前死了。”宋建明突然转移了话题,他向前倾着身子,不放过唐峥的每个动作。
“是老死的,警官也养狗?”

“可你家的狗盆却还有食物残渣,样品已经送去检查了,两个小时后我们就能知道是什么时候剩下的。”

“养了条新狗不行?”

“狗呢?”

“太烦,炖了。”

唐峥语气轻松,似乎在说玩笑似的,宋建明眯了眯眼睛,歪头嘱托吴斌去小区泔水池找尸骸,顺便将唐峥屋子里的厨具做DNA检测。

小周在一边记的胆战心惊,一想到照片上的漂亮男人可能在眼前这个变态的消化道里,她就感到一阵恶心。

“我没吃他。”

“谁?”

“狗。”

唐峥意识到自己说多了,挑了挑眉不再言语,宋建明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敲着桌子,撇了撇嘴,意味深长的看着唐峥重复了一句:“狗?”

“对,狗。”唐峥突然笑起来。

“两个月前在网上买的一整套SM工具,也是给狗用吗?”宋建明将装着情趣手铐的证据袋放到桌子上。“据我所知你好像没有恋人或妻子。”

唐峥眼前突然浮现出那人戴着狗链被他反手拷住锁在浴室的模样,那人不肯吃饭,他便卸了他的下巴将他按到狗盆里,抓住头发从身后狠狠的操他,教他流出血,食道呼吸道都堵满流食,一边咳一边呛出眼泪来。

宋建明意识到对方正在出神,他敲了敲桌面,唐峥突然看向他,他说,“你们挺像。”

“和谁?”

“没什么。”唐峥轻松的靠在刑讯椅上,瞥了一眼宋建明身后墙上挂着的表,“退一万步说,就算我绑架了什么佟氏集团的二少爷,你们也什么证据都找不到不是?”

宋建明也看了一眼身后的表,表针正指向下午五点半,他上幼儿园的女儿该放学了。

“我知道,你在想只要熬过这二十四小时死不承认,我们就不得不把你放了,告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证据已经在来警局的路上,早点交代还可以减点刑。”

“那就等证据到了再说。”

宋建明没打算和他耗下去,他看了一眼吴斌,站起身来,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接着讯,我半小时后回来。”

“宋队长有个女儿?”唐峥突然出声。

正要离开的宋建明愣了一下,身体也不自然的绷紧,他回过头盯着唐峥,唐峥正用鞋在地上打着拍子,歪头看着他。

宋建明冲过来攥住唐峥的黑衬衫,指节咯吱的响着,他几乎是咬着牙:“就算没有证据,我也可以在这二十四小时内合法的杀了你。”

“队长,有监控——这句不要录。”第二句是说给小周的,吴斌将宋队拉回身边轻轻拍着他后背安慰说:“队长先去把妞妞带到师傅家,证据会有的。”

小周跟着宋建明一起出来,她去档案库找了当时的监控录像,拷了一份放在笔录袋里,画面上看不清戴靖杰的表情,只见他摇摇晃晃的从酒吧出来,扶着花坛摘了眼镜,低着头干呕。嫌疑出租车停在离戴靖杰约二十米的路边,车牌由两张光盘挡住,唐峥从出租车上下来,低着头,黑色鸭舌帽完全挡住了面貌。唐峥手里拿着疑似浸过乙醚的毛巾,看似随意的靠近戴靖杰,见他醉的厉害便抓住他的肩膀将他往路边拖,戴靖杰挣扎了两下,被唐峥捂住口鼻后便昏迷过去,随即拖到车边塞进后座,唐峥环望四周见无人主意,从容的上了车张扬而去。

手法很利落,也很干净。

“有新证据了!”信息组的小张抱着一只档案袋跑过来,吴斌接过档案袋打开,上面是唐峥近两个月的浏览记录,一个大型地下黄色网站的网址频繁出现,他们技术破解了唐峥的账号,发现他一个月前上传过一张男子的背部裸照。

配字是,狗。

男子短发,肌肤白皙,背薄薄的一层,上面遍布新的旧的鞭痕,胳膊反拷在身后,手腕上包着渗血的纱布,臀部有三处疑似烟头烫伤,肛门里插着一只黑色胶质假阳具,男子左脚脚腕上栓了铁链,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跪在地上,而周围环境以及地板上被刻意的打了马赛克,看不出是不是唐峥的家。

“能还原马赛克的内容吗?”

“很难。”

小周将照片凑到眼前仔细观察,发现男子耳朵旁有戴眼镜造成的色差,而且左耳上有一只明显的耳洞,她取了戴靖杰的照片对比,和吴斌交换了眼神。

“师哥,可以刑拘了。”

“还不行,不能证明这张照片是他拍的,也不能证明照片上就是戴靖杰。”

“犯人很狡猾,他编辑过照片的属性,我们不能根据照片信息得出拍摄时间或者仪器。”小张点头,又补充道,“我们正在还原他的电脑,大概明天早上出结果,他在被捕前一天删了一份名叫‘狗’的文件,大小4.9G。”

“狗……”吴斌重复这个字,紧皱了眉,除了这个账号还有其他黄色网站,浏览记录都是一些性虐SM视频。

此时出勤的胡姐扭送着一位身材矮小的男人进了隔壁的刑讯室,顺手将几部搜出来的手机扔给信息部的小张,被拷的男人头发乱糟糟的,穿着不合身的花背心,一副瘾君子的模样。

“怎么回事?”吴斌问。

“公交车上偷东西,被抓了个现行。”胡姐梳着干练的马尾,将人拷在椅子上,那人吴斌看着有些面熟,估计是惯犯。

“胡姐,这小偷先关着吧,咱们这边戴靖杰的案子缺人手,队长去接妞妞了,局子里就您是老警察,您要不受累去审一审唐峥?”

“这是档案袋,还有这个。”小周把刚刚的戴靖杰的后背裸照也放了进去,一起递给了胡姐,那小偷瞥了一眼这张裸照,突然骂了一句:“卧槽是他?”

“谁?”胡姐从档案里抽出戴靖杰的正面照片给小偷看,柔声问道:“你认识这个人?”
“不……不认识。”小偷目光闪烁,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是……是我认错了。”

胡姐还要继续再问,就听隔壁审讯室的小警员当当的敲门,他说,唐峥要自首。

唐峥要自首?

吴斌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宋建明,宋建明刚把孩子接到师傅家,说他马上就到。

唐峥还是轻蔑的笑着,他靠在椅子上,瞥了一眼吴斌的身后问道:“怎么你家队长还没回来?我可想他的翘屁股了。”

“嘴巴他妈放干净点。”吴斌咳嗽了一声,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换了温和的语气说,“你先说,我们会记录下来一一验证,将审讯视频提交法院为你酌情减刑。”

“急什么,等宋队长回来。”

话音未落,宋建明风尘仆仆的进了局子,外面响起几声清脆的宋队好,他一把拉开门,接过档案袋翻阅新的证据,又看了一眼唐峥,从唐峥的眼睛里宋建明没有看出半点他要自首的意思。

“信息部已经在还原电脑了,让我算算,你还有不到十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获得减刑的机会。”宋建明没有坐下,他穿着便服,低领白背心外面套着灰色的薄褂子,走动起来隐约显露出纤细的腰肢,弹性运动裤下的翘臀更是出彩。

唐峥看着宋建明的腰臀舔了舔嘴唇,吴斌似乎有些在意这些,却不好明说,只能在队长身后瞪着唐峥用眼神警告他。

“哪用十个小时,你们答应我一件事,我马上自首。”

“你不要得寸进尺!”吴斌忍无可忍的吼了一句。
宋建明对吴斌异常的失态很是吃惊,他回头拍了拍这位小弟的肩膀,没有注意到唐峥看向吴斌的玩味的表情。

“说说看。”宋建明说。

“我想试试你宋队长的屁股有多……”

吴斌还没有听完就冲上去打了唐峥一拳,宋建明咬着嘴唇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吩咐小周去把监控关了,小周从没见过吴斌这么暴力,她小鸡似的点了点头,随即溜了出去。

宋建明拉开吴斌,松了松筋骨,逼近唐峥。

“那只狗快死了,他可活不到十小时后。”吴斌那拳打掉了他一只牙,只见唐峥吐了口血,收敛笑容,恶狠狠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宋建明的漂亮桃花眼一字一顿的说,“你打死我,你宋建明就是杀人犯。”

“队长!有证据了!”小周银铃般的声音适时的从门外响起,宋建明咬了咬牙,收了拳头。

“等着枪毙吧。”他对唐峥说。

物证科对狗盆的检验结果显示里面不仅有戴靖杰的血样,还有疑似唐峥的精液DNA,这确实是一个重要证据。

宋建明紧急开了一个会,将唐峥正式列为嫌疑对象,并且将工作重点从搜取证物转移到了搜救被害人戴靖杰,开完会刚好七点。

信息部的小张趴着桌子喘的像只老狗,他刚拿着胡姐抓的小偷的手机回去检查,同事便发现相册里有好几段淫秽视频,主人公正是失踪的戴靖杰和唐峥,于是他又跑了回来。

“是偷拍的,这小子。”宋建明匆匆瞥了一眼就交给小周存档,马上进了隔壁审讯室。

角度是从窗外往里面拍的,视频文件自动标着日期和具体时间,十来段都是晚上十一点左右,小周上传的时候电脑自动播放了一段,看的她头皮发麻。

戴靖杰比照片更削瘦一些,头发也更长,他被几根狗链吊在半空,手由红绳反绑在身后,脚上带了分腿器,大腿被迫张开,唐峥则是赤裸下身抓着他的头发,一边抽烟一边挺身,地面上铺着塑料布,上面积了一小滩血,还散落着各种sm的调教工具。

风扇呼啦啦的转着,而戴靖杰张着嘴却没发出声音,他带着蓝色的狗项圈,被唐峥抓着头发昂起头颅,脸上都是泪,微微隆起的乳头被穿了环,上面夹着中号的粉色凤尾夹,还吊了两只小巧的秤砣,小腹上扭扭曲曲的用刀子刻了几个字,只是他被撞得乱颤,拍摄的也不稳,只能隐约看清“母狗”两个字,而他的阴茎阴囊则是肿胀到夸张的地步,就装满水的气球似的,随着唐峥的动作来回晃荡。

胡姐将小偷的口供递过来挡住小周看向电脑的视线,小周回过神来赶紧接过,上面写着这位名叫李典舟的小偷在半个月前进入唐峥家里行窃,发现被绑在墙角钢管上浑身赤裸呈昏迷状态的戴靖杰,他以为两人是有特殊癖好的情侣,抱着看免费真人GV的念头扒了几次窗户,录下了这几段关键的视频,由于唐峥白日要上班开出租车,白日里屋门窗户都是用特殊锁具锁死的,只有晚上十一点左右,唐峥会开百叶窗通风。

“后来他意识到戴靖杰是被囚禁的,但是没有报警也没有做一些实质性行为,甚至还想对我们隐瞒。”

“唉……”小周将口供放到档案袋里,“祸从天降也太可怜了,也不知道戴靖杰现在是死是活。”

“宋队正在审,对了小周你把两个月前的中心药库失窃案和这起案件做一个并案。”

“你是说,药库遗失的那批雌性激素和麻醉剂以及肌肉松弛剂是……”

“李典舟在唐峥家冰箱里见过这些药。”

审讯室里的唐峥又挨了几拳,他的左脸夸张的肿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却还是那么让人厌恶,宋建明有些胃疼,他一边在唐峥面前张牙舞爪的威逼利诱,却时不时的按住自己的侧腰。

吴斌借着上厕所的借口给他灌了只小暖水袋,装作顺手的递给他,宋建明显然有些暴躁,他接过暖水袋顺手放在桌子上,不再理会。

“说实话,我是今天才知道这条母狗原来叫戴靖杰。”唐峥咯咯的笑着,肿着的脸让他无法发出正常的笑声,“我弄瞎了他的眼睛,药聋了他的耳朵,还毁了他的声带。”

又是一拳,宋建明抓着他的衣领,眼睛里都是血丝,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用完了。

“告诉我,被害人现在到底在哪儿!”

“我早说过,你宋队长让我的大鸡吧操一操,好做个风流鬼,我就告诉你。”

“你!”

“那条母狗我正在给他放血,现在十点,估摸着还有两个小时的活头,宋队可要考虑清楚。”

宋建明几乎把所有能派出去的警员全都派出去找了,可唐峥是出租车司机,不仅对城市路况及监控分布十分清楚,况且每天跑那么多地方,目击者的口供完全不能提供帮助,换句话说,除非唐峥自己开口,否则没有人能在这两个小时里找到戴靖杰。

宋建明给大家下了班,胡姐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心,小周突然问说:“为什么他明明知道我们这次行动,还提前把被害人转移了,自己却大摇大摆的在菜市场买菜呢?”

“不知道。”宋建明掐着自己的眉心,装作轻松的模样说,“现在证据齐全,大家先回去休息,等明天一早移交刑侦大队,案子就算结了。”

小周刚要开口问戴靖杰怎么办,却被胡姐掐了胳膊带走了,吴斌担心的扶着宋建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你不走?”

“不走。”

宋建明在最近的椅子上坐下,看了看表,疲惫的说道:“不走也好,我记得三条街外有个成人用品店,帮我买管润滑剂,快点回来。”

“队长,万一他是在骗……”

“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宋建明抬头看着吴斌的眼睛,开玩笑似的说:“就当被狗咬了一口——还是我身手你还放心不下?”

“队长……”

“快去。”

吴斌是跑着去的,除了润滑剂还买了一些避孕套防止性病,尽管他想跑的再慢一些,可一想到队长的性子要是等不到他,很可能就直接这么做了,他就恨不得飞着回去。

“准备的还挺齐全。”唐峥看着宋建明手里的东西冷笑一声,挣扎让刑讯椅咣咣的响,他挑挑眉对宋建明说:“解开我。”

“不用。”宋建明冷漠的上前蹲下帮他将裤子褪到脚边,露出一根早就充血挺立的紫黑色的粗大阳具,唐峥挺了挺腰,目不转睛的盯着宋建明被运动裤包裹着的翘屁股。

宋建明取了一只安全套套在唐峥的阳具上面,买的中号,不能完全套进去,他嫌弃又笨拙往下套弄,修长的手指刮过凸起的血管,弄的唐峥差点当场泄身。

润滑剂倒了半罐在唐峥阳具上,宋建明慢慢脱下裤子,接着是干净的黑色四角内裤,宋队不过三十出头,妻子过世五年来他一人带着孩子,每天晚上都累的沾床就睡,已经久久不曾尝过性爱的滋味,阳具软踏踏的贴着沉甸甸的囊袋,还是稍浅的肉色,他感觉唐峥的目光火辣辣的盯着自己的下身,仿佛要用眼神将他强奸千万遍,这让他异常别扭。

手指沾了一些润滑在后穴开拓,这感觉很怪,他自己努力放松也只能放进去两根手指,想到唐峥这么大的东西要插进自己的身体,宋建明已经预想到了后果。

“再墨迹那条母狗可救不回来了。”唐峥见他生涩的开拓,阳具愈发涨得厉害,恨不得马上把宋建明压在身下,将他操的汁水四溅。

宋建明没说话,他深吸了一口气,扶着那根狰狞的东西,闭着眼睛坐了上去。

“操,好紧。”唐峥看着疼的五官都皱在一起的宋建明,有些意外的说:“你居然是个处。”

宋建明没有搭话,自虐似的上下快速动着,肠液血水混着顺滑剂滴落,很快就在刑讯室地板上湿了一片,他强迫自己不要想别的,毕竟之前再重的伤也受过,这次算不得什么。

“那条母狗早就被操松了。”唐峥一边舒服的享受宋建明的服务,一边自言自语的说,“我还以为他是出来卖屁股的下贱MB,没想到居然是个富二代,难怪,难怪。”

“难怪……什么?”

“难怪那么不听话。”唐峥眼里又出现了那种狠狠的光芒,“我昨天中午回家拿东西,发现这条母狗竟然在敲墙……”

“你杀了他?”

“没有这么便宜。”唐峥卖关子的停顿了片刻,费力的探着脖子想亲宋建明,却被对方拉住右手大拇指往上一掰,清脆的骨折声。

“老实点。”压抑着疼痛的沙哑的声音。

“……我打断了他的腿,还做了个简单的定时漏斗给他放血,我要他一点点的死。”

“他在哪儿?!”宋建明又掰断了他一根手指,他明明疼的满身是汗,脸色潮红还气喘吁吁,却还保持着脑子的清明。

“嘶——做完就告诉你了。”唐峥眯眼看着扔在座子上的剩下的半罐润滑剂,他认得这个牌子,里面含了不少催情成分。

宋建明愈发的难受起来,他身上越来越热,后穴的疼痛和汇聚到小腹的酥热交织在一起,抽离着他的理智,他逐渐不再说话,低头咬着唇,汗水把额前的碎发打湿,随着他的动作胡乱晃动。

背后十一点的报时让宋建明浑身一僵,接着颤抖的射了出来。

“没想到宋队长竟然这么淫荡……”唐峥舔了舔自己带着血的嘴唇,阴谋达成似的笑着说:“被死刑犯操射的感觉怎么样?”

宋建明身子软做一团,整个人像水里刚刚打捞出来似的大汗淋漓,他又试着动了动,可高潮后的后穴敏感的很,唐峥的龟头隔着皮肉剐蹭他的前列腺,每一下都让他腰软。

没有时间了。

“宋队长,你只要将我脚上的镣铐打开,我就能站起来操你,那可比这样有效率多了。”唐峥瞥了一眼头顶的摄像头,“何况你手下正在屏幕前看着呢,我跑不了。”

宋建明咬了咬牙弯下腰将唐峥脚腕上的皮带扣解开,唐峥两只手都被手铐拷在刑讯椅上,有一定活动范围,他将一把警察坐的椅子用脚勾过来,让宋建明趴在上面,挺腰操干起来。

他速度非常快,插的也很深,两只黑色囊袋不停撞着宋建明的后穴,刑讯室里回荡着淫荡的肉体拍击声以及宋建明夹着快感的忍痛的鼻音。宋建明抓着椅背,翘高了屁股,脸红的几乎滴出血来,唐峥几乎顶到他的胃里了,一整天没吃东西的他只能阵阵的干呕,而刚刚发泄过的阳具竟不知廉耻的重新站了起来。

“操,这个破套,我他妈真想射在你里面。”唐峥一边说一边动作越来越快,宋建明分不清是疼还是爽,只觉得自己像只飞机杯似的被毫无怜惜的使用着。

两人几乎是同时射出来的,宋建明瘫在地板上粗重的喘着气,而唐峥则一脸满足坐回刑讯椅。

“说吧。”宋建明扶着椅子站起来时大腿还在不自觉发抖,他注意到唐峥的阳具上裹着的安全套已经有些破了,像只乒乓球似的挂在顶端,滴滴答答的渗出精液来,不知道时磨破的还是撑破的。

“你离近一点,到旁边来,我不想让监控里的那小子也听见。”

宋建明没好气的将耳朵凑近唐峥的唇边,只见他伸出舌头舔了宋建明的耳廓,在他发作前又轻轻说道:
“顺京高中操场东侧的烂尾楼,三楼西侧。”

宋建明顾不上清理身上自己的血和精液,拿纸巾胡乱的擦了擦便快速的穿好衣服,一边出门一边喊吴斌找大家在顺京高中集合。

十一点半的顺京高中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对小情侣在操场上散步,警员带着枪进了三楼,却只在墙边发现半桶已经凝固变黑的血,和一些装在包里的没有来及处理的戴靖杰的衣物饰品,现场发现一些运动鞋的脚印和足球滚痕,朝向操场的窗户上玻璃是新碎的,还有些碎渣散落在窗边,门是撬开的,手法相对较青涩,不像是唐峥的同伙。

宋建明蹲下观察球鞋脚印,头和胃都疼的厉害。
“将唐峥带过来做口供和现场对比,另外,叫学校拉铃,把学生都集中到操场,查人。”

“队长,你好像发烧了。”

吴斌见他身形不稳赶紧去扶,没想宋建明后背上竟然全是冷汗,沾了他一手潮湿,吴斌有些着急,他想伸手探宋建明的脑袋却被一把打落。

“没事。”宋建明摇了摇脑袋,继续说,“叫物证科过来,记得保护现场。”

“队长你先上车休息一会儿,我们在这边查。”

“我没事。”

宋建明嘴唇毫无血色,他站在操场演讲台上,一批批睡意惺忪的学生们骂着学校到操场上站好,班长拿着名单依次查人,这是所升学率很高的学校,何况临近高考,学业紧张,宋建明知道明天肯定会被投诉,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报告队长,高四二班的黎簇不在,据班长说自从下午第一节课就没见过他。”

几个男孩一脸懵逼的被叫出来,宋建明看着这几个比他个子还高的男孩,轻生问道:“你们知道黎簇去哪里了吗?”

“我们中午还一起踢球来着,后来大奎把球踢到楼里去了,需要翻墙去拿,我们之间就黎簇经常翻墙出去上网吧,就让他去了。”

“他没回来?”

“没有,我们等了他一个多小时,连饭都没吃就去上课了,黎簇是做什么坏事了吗你们这么大阵势也要抓他?”

“还没有结论。”宋建明直起身来突然脚下虚浮,正要摔倒时被吴斌一把捞在怀里,他正了正身形说,“你们知道黎簇常去的地方吗?”

“他爸失踪一年了,他也不好好上课,好像和一伙黑社会走的挺近,人倒是不坏,很讲义气。”

“好,吴斌你带人去周围的网吧找,小周你去黎簇家里看看有什么线索。”

“队长!唐峥跑了!”接电话的小周突然急匆匆的跑过来说。

“……跑了?”宋建明似乎没听清楚,“怎么跑的?”

“关押的警车出了车祸,趁乱跑的。”

“他带着手铐不能住酒店……先……”

吴斌只觉得怀中一重,宋建明已经昏倒在他身上不省人事,他抱着冰凉的队长大喊着叫医生,后面的记忆浑浑噩噩的,这一夜发生太多的事情,吴斌尽管年轻,却也有些力不从心。

和警车相撞的是戴靖杰哥哥佟卓尧的豪车,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消息,半夜急匆匆的往这边赶,与关押唐峥的车撞了个正着,人没事,吊了绷带一瘸一拐的来这边咆哮。

一夜无眠。

凌晨六点三十,信息部还原了唐峥电脑删除的东西,里面有四个文件夹,前两个都是几年内有失踪备案的面容姣好的年轻男人,倒数第二个是此案被害人戴靖杰的资料,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倒数第一个文件夹里竟然是宋建明的资料,包括社会关系以及上下班线路,和常去消费地点,看来唐峥并不是知道警察要抓他才将戴靖杰转移的,而是换了新的目标。

早餐七点五十二,师傅打来电话说,在外面吃早餐时,宋建明的女儿妞妞不见了。

早上八点半,血库工作人员报警说清点库存时丢失了1200毫升O型血,和戴靖杰血型相同。

上午十点零七分,一门诊会所报案说昨晚丢失了两千块现金和一批急救用品,夜视监控拍到是一位一米八出头的青年,经指认已确定是嫌疑人黎簇。

中午十二点二十七,宋建明在中心医院苏醒,检查结果是胃穿孔,以及肛肠撕裂引发的急性炎症,需要住院观察,在被告知女儿失踪后情绪失控以致殴打阻止其出院的男医生,被强制注射了镇定剂。

一个月后宋建明引咎辞职,自此失联。

两个月后,佟卓尧因患有躁郁症引咎辞职,网络爆出其失踪的亲弟弟戴靖杰曾饱受遭受家庭暴力困扰,所以才会在夜店买醉被盯上。

同年十二月,一流浪汉报警称在郊区废旧大楼里发现一具腐尸,经法医鉴定正是逃脱的唐峥,尸体牙齿尽数敲裂,身上三十多处骨折,是被虐待致死,现场没有留下凶手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