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日♂久生情

Chapter Text

郑云龙起来的时候,阿云嘎已经不在床上了,而从浴室的方向隐约传来剃须刀工作的嗡嗡声。
他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发现他的枕头上摆着一小团黑布,拿起来一看才知道那是一条三角内裤,随手穿上,踢着拖鞋迷迷瞪瞪地朝浴室走去。
阿云嘎正浑身赤裸地对着镜子刮胡子,胸口和脖根上有几点红痕,看到郑云龙来了哼哼一声:“龙哥,你穿了我的裤子。”
“我脱给你。”郑云龙嘴里这么说,却只是走到他身后,把下巴搭在阿云嘎肩上,和镜中的阿云嘎对上视线。
阿云嘎觉得脖子有点痒:“你的胡子扎到我了。”
“马上就剃,”郑云龙闭上眼睛,嘟嘟囔囔,“先眯会儿。”
要不是有一团硬邦邦的肉抵在腿根,阿云嘎真以为郑云龙要接着会周公。
他把胡子刮完,转身正对郑云龙,屁股靠在洗手台上,上身微微后仰,伸手捏住郑云龙的下巴:“我帮你剃。”
“那我以身相许,”郑云龙嘟着嘴说,“我很值钱的。”
阿云嘎往郑云龙的脸上糊剃须泡沫,笑问:“按斤卖吗?”
“一斤一口。”郑云龙答。
阿云嘎觉得电动剃须刀有点不称手,就拿了手动的,撩开郑云龙耳前的头发,开始给他修鬓角:“一口啥啊?青岛啤酒?”
郑云龙咧嘴:“亲一口就能买一斤。”
“你他妈别动,”阿云嘎笑着给了他一个白眼,“不买,费嘴。”
郑云龙不敢动了,咬着牙含糊地问:“你嫌我胖?”
阿云嘎随口给他一个飞吻:“刚刚好。”
郑云龙揽住他的背,让他和自己的小腹贴在一起:“陪我做做运动?”
阿云嘎把一条腿插进郑云龙两腿之间,抬腿磨了磨郑云龙的裤裆,面上作犹豫状:“可你的胡子还没刮完。”
“我以为你给我刮胡子是想做了。”郑云龙的大手沿着阿云嘎的背脊向下摸。
阿云嘎背后冒起一阵鸡皮疙瘩,呼吸急促了起来:“我想做不会直说吗?弄这么……啊……”
郑云龙的手指钻进了他的臀缝里,眼神清澈:“那你直说?”
阿云嘎受不了郑云龙这么看他,只能毫不勉强地把剃须刀放下,仰头在郑云龙嘴上啄了一口,贴着他的嘴唇说:“我想操你。”
郑云龙立即含住了他的上唇,他的中指在阿云嘎滚烫的股缝里来回摩挲,一点一点地朝那个熟悉的穴口爬去。
阿云嘎捧着郑云龙的脑袋,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揉着,任由他在自己的脖子上不停地啃:“唔……快点儿的,今天还有正事要干呢。”
郑云龙地在阿云嘎的吻痕上重重亲了一口,手指摸到了阿云嘎后穴的穴口,指尖探进褶皱中央的凹陷,轻轻地捅进了阿云嘎的后穴里,嘴唇凑到阿云嘎的耳根小声说:“嘎子,我想长在这里面……”
“唔……你是痔疮吗……”阿云嘎的鸡巴哆嗦了一下,黏糊糊的淫液也从马眼冒了出来。
郑云龙哭笑不得:“有你这么扫兴的吗?”
他愤愤地在阿云嘎的屁股上捏了一把,黑着脸离开了浴室。
阿云嘎没理他,打开水龙头把手指打湿,趴在洗漱台上反手给自己扩张。
他的后穴昨天有些使用过度,睡觉的时候还觉得有些合不拢,现在已经恢复了平时的紧致,却又要再次打开。想到这,阿云嘎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郑云龙拿了润滑剂和安全套来,见阿云嘎正一边照镜子,一边撅着屁股用手指操着自己的后穴,便把安全套朝镜子扔去:“不等我?”
“赶时间。”阿云嘎冲镜子里的郑云龙白了一眼,看着自己的倒影嘟囔道,“瞧你昨天把我糟蹋成什么样了,小畜生。”
“小畜生饿了,你喂喂。”郑云龙走到阿云嘎身后,视线经过镜子的反弹落在了他有些斑驳的胸口上,有些得意得地摸了摸阿云嘎的腰。
阿云嘎浑身哆嗦着抽出自己的手指,难耐地把屁股向后送,用臀肉磨了磨郑云龙硬邦邦的胯下:“你长大了,要学会自力更生。”
“长大了才要你喂。”郑云龙挤了些黏糊糊的润滑剂到用两根手指上,掰开阿云嘎浑圆的臀肉,双指并拢着塞进了阿云嘎的穴口。
阿云嘎仰头喘息:“啊,轻一点……”
“疼?”郑云龙的手指已经熟练地撑开阻滞,在阿云嘎温暖的肠壁上摸索。
阿云嘎眉头微蹙,忍不住夹了夹郑云龙的手指:“不疼,但是好凉……”
他干脆趴在凉飕飕的台面上,双腿微分,方便郑云龙进出。
郑云龙转着手腕来回抽插,用粗大的指节不停操干阿云嘎穴口紧致的括约肌:“待会儿就热了。”
阿云嘎的身体贴在光滑的大理石上,乳头和鸡巴都磨得微微发胀,后穴被有些强硬地撑开让他习惯性地联想到郑云龙的鸡巴操进去的感觉,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唔……再放一根……”阿云嘎的穴口很快就适应了两根手指的体积,他有些难耐地动了动屁股,看向镜子里郑云龙的倒影。
郑云龙从善如流地把无名指也塞了进去,满意地看着阿云嘎背后的肌肉因此绷紧。
阿云嘎忍不住把手伸到身前,闭着眼看一边放松一边摸着自己的鸡巴,用深色的包皮前后摩擦着龟头后方的敏感区,嘴里惬意地发出低低的呻吟。
郑云龙空着的手也有一下没一下地给自己撸着管,龟头时不时戳着阿云嘎的屁股,把亮晶晶的淫液沾在上面。
“唔……好了,进来……”阿云嘎很快就适应了郑云龙手指的扩张,后穴深处开始感到有些空虚。
郑云龙给自己套好安全套,又在阿云嘎的穴口涂了点润滑:“来了。”
他的鸡巴钻进阿云嘎的两团臀肉之间,缓缓顶开那个黏糊糊的穴口,一点一点地操进了阿云嘎的身体里。
“啊……”阿云嘎长叹一声,趴在洗漱台上接受郑云龙的插入。
郑云龙低头看着自己黑红的肉棍裹着透明的薄膜套,一点一点地埋进阿云嘎的臀缝里。龟头闯过紧致的入口,进入湿润柔软的肠腔。
他咬牙道:“你里面好暖。”
“嗯……你好硬……”阿云嘎呼吸急促,后穴也有节奏地一张一合,配合着郑云龙的动作不停把那根熟悉的鸡巴往里吞。
郑云龙操进去一截就停下,扶着阿云嘎的腰缓缓退了一点,又慢慢往里推,就这么小幅度地来回抽插起来。
阿云嘎的穴口起初还有些紧张,被郑云龙一进一出地操弄一阵后逐渐适应了,撕扯一般的胀痛退去大半,剩下的全是饥渴:“啊……大龙……再进来一点……操一下里面……唔~”
郑云龙见他绷紧的后背放松了下来,就开始变换插入的角度:“可我外面还没操够呢?”
他轻轻抬起阿云嘎的腰,斜斜地把龟头往前面的肉壁上送,在周围试探性地捅了几下后,准确地撞在了阿云嘎坚韧的前列腺上,让阿云嘎几乎整个人弹了起来。
“啊——!”阿云嘎大叫起来,一阵强烈的酸爽像电一样从郑云龙操着的地方向鸡巴蹿去,尿道里涌起热辣的快感,几乎要把他从后往前击穿。
郑云龙能用手轻松地隔着肠壁摸到阿云嘎的前列腺,但换成鸡巴的时候往往不得要领,但今天却忽然像开窍了似的几下就戳中了要害,阿云嘎收缩的后穴让他确认了自己的感觉,开始不紧不慢地用鸡巴磨着同一个地方:“刚才上过厕所了?”
“上过了……唔嗯……”阿云嘎爽得鸡巴完全勃起,主动地撅起屁股把前列腺迎向郑云龙的龟头,“啊……好舒服……”
郑云龙有些得意地晃着腰:“是这儿?”
“是……啊啊~”阿云嘎的眼睛都湿了,“唔……大龙好厉害……啊——想,想尿了……”
他深红色的大鸡巴硬挺挺地抵在洗漱台上,被冰凉的大理石冻得有些瑟缩,很快又被后方传来的强烈快感刺激得胀到了极致,红彤彤的前端吐出一滩粘稠的淫液,他却还是觉得小腹里面紧紧地胀着,像要往外再排出点什么,几乎带上了些绞痛。
郑云龙舔了舔嘴唇,胯下动作不变,嘴上恶趣味地吹起了口哨。
阿云嘎耳朵一痒,下身更酸更麻了:“你……你他妈吹什么《小……小星星》……啊……难受……唔大龙……”
郑云龙勾起嘴角:“那就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艹……”阿云嘎脏话没骂完就咬紧了牙关,他浑身紧绷,双手挣扎一般在镜子上爬过,腰身不由自主地晃了晃,竟硬生生被郑云龙操射了,一小泡白精滴在了自己的脚趾上。
精液像酒一样把尿道烧得火辣辣的,阿云嘎又爽又疼,后穴几乎要把郑云龙夹断。
郑云龙泄愤地拍了拍阿云嘎汗津津的屁股:“妈的你松一点。”
阿云嘎脑袋里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郑云龙说了什么,只下意识地抬起一条腿搭在了洗漱台上,满脸通红地趴着喘气,哑着嗓子叫郑云龙的名字:“唔……大龙……”
郑云龙咽了咽口水,伸手抚摸阿云嘎凹陷的背脊:“嘎子,你好烫。”
“啊……”阿云嘎突起的肩胛骨动了动,堪堪放松的穴口又紧了紧,“别,好痒……嗯……”
郑云龙继续挺动起来,还是用鸡巴戳弄阿云嘎的前列腺,满意地看着阿云嘎的身体扭动起来,又用了点力,把龟头往里送了送。
熟悉的充实感让阿云嘎发出愉悦的叹息:“啊~又进来了……”
他的话带上了高潮后轻飘飘的尾音,又软又沙,挠得郑云龙耳膜发麻,从脖子酥到了尾椎骨。
“你喜欢刚才那样操外面还是平时那样操里面?”郑云龙一边往里捅一边问。
阿云嘎伸手揽住自己不停下滑的腿,让两团臀肉分得更开:“喜欢大龙全部进来,啊……”
“刚才都射了,不够爽?”郑云龙也把手按在了阿云嘎结实的大腿上。
阿云嘎侧过头说:“可你操到里面的时候我会觉得更……嗯……更……”
郑云龙接过阿云嘎的话,把大半根鸡巴推进了阿云嘎的屁股里:“你会觉得更爱我。”
“唔嗯……啊~”阿云嘎大声叫了起来,“好舒服……再深一点,啊啊……”
终于又被郑云龙操到深处,阿云嘎体会到了熟悉的饱胀,好像他的肠道已经记住了那根鸡巴的大小和硬度,已经长成了和它契合的形状,只有被它狠狠捅到最深的地方才能真正地满足。
郑云龙一只手掐着阿云嘎劲瘦有力的腰,一只手捏住阿云嘎的肩膀让他上身仰起,微微弯曲着双腿一前一后地挺着腰,让鸡巴在阿云嘎的穴里来回抽送。
他在调整了插入的角度,硕大的龟头重重地顶在阿云嘎的肠壁上,碾着前方坚硬的前列腺朝里深入,将湿热的褶皱朝里推,惹得阿云嘎浪叫不已。
“啊啊……好粗,嗯~啊……大龙……”身下的大理石台面已经变得和他的身体一样滚烫,阿云嘎趴在上面,仰着头纵情浪叫,结实的背脊上已经布满了汗滴。
郑云龙连操了几十下,被阿云嘎夹了几下,有些头脑发晕:“唔,你里面好热,身上好红……”
“因为很舒服……啊~那里,再操一下那里……”阿云嘎体内的g点被郑云龙硕大的龟头冷不丁地撞到,爽得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郑云龙昨夜射了不少,今天浑身都有些酸痛,鸡巴的触觉好像也迟钝了一点,想要射精的感觉没平时那么强烈,却有些难以控制。
他咬牙道:“嘎子,我觉得我要不行了。”
阿云嘎抱紧自己的膝盖,把台面上的大腿紧紧贴在腰侧,一边喘息一边说:“那就射给我……唔,用力一点……啊!好舒服……”
他仰着头,嘴巴合不拢,口水咽不下去,随着嘴角流了下来,也顾不上擦。
郑云龙在阿云嘎浑圆的臀肉上扇了一掌:“射给你?怎么射给你?把套摘了?”
“我,我吃掉……唔嗯……啊!”被郑云龙用力地按着操,甚至被大屁股,都让阿云嘎心跳加速,脚心发麻,脚趾也不由自主地蜷缩在了一起,关节绷成了白色。
郑云龙的喉结动了动,又动手拍了几下,直把阿云嘎泛红的饱满的肉团拍得不停晃动,满意地听着阿云嘎随之发出的尖叫,又把鸡巴整根送进了阿云嘎的后穴:“这儿没操够,不想操嘴。”
“唔嗯……啊~大龙操我,啊啊……”阿云嘎只觉得郑云龙那根又硬又粗的鸡巴已经把他的身体搅得七零八落,正往心口里钻,让他腹中发胀发紧,被从里到外紧紧拿捏的感觉让他背后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啊!那就操个够,唔……”
郑云龙也满头大汗,口干舌燥,耳边嗡嗡作响,他狠狠地把下身完全操进阿云嘎的肉穴里,发出沉闷的啪啪声,在浴室里不停回响。
“我才操了你多少次,就想我够?”郑云龙气喘吁吁地抹开挡在眼前的刘海,一下一下地拍着阿云嘎的屁股,“你他妈还欠了我好几年的。”
“以后,以后给你补回来……啊唔……好舒服……唔,那里还要……啊啊~”阿云嘎随着郑云龙的节奏把屁股往后送,舒服得不停淫叫。
他趴在他深色的大理石台面上,黑发已经被汗湿成一缕一缕的,小巧的耳尖红得像要滴血,身上的肌肉阵阵鼓起,狭窄的腰肢微微晃动,白皙的屁股被他打得泛红,臀缝旁沾满润滑剂磨成的黏腻白沫,看起来淫靡得不得了。
郑云龙的脑子开始嗡嗡作响:“啊……唔!艹,嘎子,我要射了……”
“……啊——啊啊!唔,好深……啊……”阿云嘎的肩膀几乎要被郑云龙抠破,两团臀肉被撞得变形,肠腔里更是有一根又粗又硬的鸡巴来回冲撞,肚子里舒服得几乎有些发疼。
郑云龙屏着气死命操了十几下,射精的时眼前全是闪烁的灰白色的雪花,耳边也都是自己脉搏的轰隆声。
他几乎要把魂儿都射给了阿云嘎,双腿一软,差点没站稳。
喘息好一阵,两人才缓过来,磨磨蹭蹭地洗完了澡,双双光着身子回床上躺了下来。
“以后晨练不能太剧烈。”郑云龙的四肢都酸软得像浮在棉花上。
阿云嘎含糊地说:“应该先吃点东西再运动,刚才晕乎是因为低血糖犯了,浴室又很闷……”
“你说啥啊……”郑云龙滚到了阿云嘎身上,趴在阿云嘎胸口哼哼。
阿云嘎象征性地掐了把郑云龙的屁股:“我说郑云龙是个大傻逼。”
“你怎么无缘无故骂我?”郑云龙抬起头,耷拉着眼皮子懒散地说。
阿云嘎无赖地笑:“我就骂你,怎么?”
“那我就亲你。”郑云龙也勾起嘴角,一口咬住阿云嘎红润的嘴唇。
阿云嘎抱住他的腰,张开口把舌头伸进郑云龙的嘴里。

开完发布会,两人实在是累得不行,决定还是先回屋睡一觉再起来吃饭。
郑云龙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阿云嘎走到床边:“先脱鞋脱衣服。”
“唔……你帮我脱……”郑云龙瘪嘴,“我在过生日呢……”
阿云嘎抬脚踩了踩郑云龙的大腿:“过年你他妈都要上班,过生日了不起了?”
“你疼我,我才了不起。”郑云龙抱住他的小腿。
阿云嘎重心一便,一下子倒在郑云龙身上。
郑云龙尖叫着睁开眼睛挣扎道:“艹,鸡鸡要被你压断了!”
阿云嘎从他身上爬起来:“断了老子就换人!”
“你敢!”郑云龙翻身把他压住,恶狠狠地问,“你换谁?”
阿云嘎冷笑:“长小鸡鸡的男人遍地都是。”
“你也知道他们长的是小鸡鸡。”郑云龙挪了挪身子,把下身压在阿云嘎的裤裆上。
阿云嘎消化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好笑地捏了郑云龙的脸一把:“你凑不要脸。”
“明明是你总说我大。”郑云龙无辜道。
阿云嘎作苦恼状:“那不是得鼓励你,让你建立自信嘛?”
“?????”郑云龙一脸震惊。
阿云嘎认真看了他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了:“我开玩笑的,我们龙哥器大活好,一夜七次,金枪不倒。”
他越笑越大,全身都颤抖起来。
“艹,你别抖了。”郑云龙脸色一变,低声说。他的耳朵尖有些发红,眼睛也变得有点湿湿的。
阿云嘎愣了愣,感觉到郑云龙裤裆里的东西有了慢慢膨胀的趋势,无语道:“你不困吗?”
“我困了,是它不想睡。”郑云龙委屈地用下体蹭了蹭阿云嘎,鸡巴又硬了几分。
阿云嘎的喉结动了动,眼里也有了些性致:“那你们听谁的?”
“听你的。”郑云龙对准阿云嘎的嘴,低头就亲。
阿云嘎分开腿把郑云龙箍住,鸡巴也渐渐勃起,嘴里含着郑云龙的舌头不停吮吸,直把郑云龙吸得呻吟不止,舌头又钻进郑云龙的嘴里,像性交一样地来回进出。
他们慢慢地舌吻,很快就把对方脱光了。
郑云龙往床上一躺,眼睛一眯,撒娇似的哼哼:“困了。”
阿云嘎爬到他身上,笑着亲他的鼻子:“那您歇着,老寿星。”
“我老当益壮。”郑云龙挺了挺半硬的家伙,得意地用龟头戳了戳阿云嘎的大腿。
阿云嘎在郑云龙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又细细地在他的脸上啄,舌头往郑云龙的唇缝一舔,就将阵地转移到了郑云龙的下巴。
“唔......”郑云龙难耐地舔了舔嘴唇,伸手去摸阿云嘎有些粗糙的背。
阿云嘎缓缓舔舐郑云龙的喉结,顺着它上下移动自己的舌头,最后往他勃勃跳动的颈侧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沿着突起的肌肉亲到了郑云龙的锁骨。他的手不停在郑云龙胸前抚摸,从外到内画着圈地摸他的胸口,指腹若有似无地滑过柔软的乳晕时,郑云龙长长地呻吟了一声。
他沿着锁骨亲吻到郑云龙的肩膀,舌头向下滑进郑云龙的咯吱窝,钻进了潮湿的毛丛,闻到了熟悉的汗味,忍不住用牙齿咬住一撮腋毛,轻轻地拽了拽。
“艹......”郑云龙的大手抚在阿云嘎的后脑勺上,手指插进阿云嘎的头发里搓揉,难耐地仰着头,抬起一条腿磨蹭着阿云嘎的侧腰。
阿云嘎终于含住了郑云龙硕大的乳头,用力地吮吸起来。疼痛的刺激从胸口蔓延到脚趾间,让郑云龙的另一颗乳头和胯下的东西都完全勃起了。
他惬意地捏了捏阿云嘎柔软的耳垂:“喝到奶了没?”
“没奶,中看不中用。”阿云嘎松了口,只见郑云龙的乳头和乳晕都已经变得红艳艳的,肿得比平时还要大。
郑云龙侧了侧身,把另一边也送到阿云嘎面前:“这边有。”
“不喝了,退货。”阿云嘎低头叼住那颗颤巍巍的肉粒,轻咬着向外扯,清晰地感受到郑云龙的鸡巴已经硬得流了水。
他又开始向下亲,比刚才更粗暴,更用力,近乎一路啃咬着亲到了郑云龙的小腹。他转了个身,分腿跪在郑云龙身上,捧着郑云龙沉甸甸的卵袋揉捏,嘟嘴在光华的龟头上响亮地“啵”了一口,尝了尝嘴唇上沾到的淫液,呸了一声,骂道:“真骚。”
“下面也有奶,你尝尝?”郑云龙伸手摸向了阿云嘎圆润的屁股,手指钻进滚烫的臀缝,指腹抵在了布满褶皱的干燥的穴口。
阿云嘎的膝盖分得更开,一手握着郑云龙的两颗蛋,一手把郑云龙翘起的鸡巴扶成垂直,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
郑云龙的手沿着他的臀缝一直向前摸到了皱巴巴的卵袋,恶趣味地捏起两层皮肤搓揉,又用指尖从柱身根部滑到前端,轻轻磨着他光滑的马眼:“屁股低一点。”
阿云嘎的腿根上爬过一片鸡皮疙瘩,马眼微张,吐出了一滴淫水。他把大腿分得更开,让下腹下沉一些,趴在郑云龙的小腹上,侧过头来舔弄腥臊的龟棱,含糊道:“你出了好多汗......”
郑云龙握着阿云嘎的鸡巴,含住了他红彤彤的龟头。
“唔啊......”阿云嘎呻吟一声,也张嘴吞下郑云龙的鸡巴。
他两颗圆润的卵蛋裹在皱巴巴的皮肤里,在郑云龙的鼻子前晃荡,他的穴口从两瓣臀肉之间露出一部分,正不停地收缩,像一张饥渴的嘴。
郑云龙伸手在床头摸到润滑剂,一边吮吻阿云嘎的家伙一边用湿漉漉的手指摸阿云嘎的臀缝。他用嘴唇和牙齿把阿云嘎的包皮褪下,露出细嫩光滑的龟头,用舌尖不停舔舐龟头后方的系带,吃了满嘴咸腥的淫液。他的手指在阿云嘎的穴口外绕了两圈,用指甲盖刮了刮放射状的褶皱,不容抗拒地直直捅进了阿云嘎灼热的后穴里。
“啊......”阿云嘎难耐地含着郑云龙的鸡巴呻吟,那根肉棍上沾满了他的口水,滑溜溜地快要握不住,他深吸一口气,张大了嘴地把郑云龙的东西吞得更深,头上下移动着,用唇舌和口腔套弄着郑云龙的老二。
他的腰也小幅度地前后摇晃起来,鸡巴在郑云龙湿热的嘴里一下一下地进出,敏感的龟头磨着郑云龙柔软的舌苔,让他爽得汗毛直竖。
郑云龙的被阿云嘎操得满脸通红,喉咙里不自主地发出含糊的呜咽,却任由阿云嘎越操越深,直到那颗硕大的龟头捅进了喉咙里,沉甸甸冰凉凉的卵袋也拍在了脸上。他有些想吐,但手上的动作不停,把黏糊糊的润滑剂涂满阿云嘎浅处的肠腔里,双手食指都伸进了阿云嘎有些松软的屁眼,稍稍用力向两边拉,让阿云嘎的后穴张开了一个小口。
“啊~啊......”阿云嘎差点咬到郑云龙的鸡巴,胯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郑云龙吮吸着口中不停搏动的大鸟,手指用力地朝阿云嘎的体内探去,在湿滑的肠壁上不停按压,却因为角度问题,怎么也摸不到那颗坚硬的腺体。
阿云嘎后颈发麻,有些挣扎着抬起了屁股,吐掉了郑云龙硬邦邦的鸡巴:“可,可以了......”
“这么快?”郑云龙有些爱不释手地又用两指在阿云嘎的穴口抽插了几下,“这儿是被操坏了吗?”
阿云嘎用鼻尖蹭着郑云龙的龟头,哼哼唧唧地抱怨:“还不是你害的,今天好久都没合拢......”
郑云龙舔了舔嘴唇,递给阿云嘎一枚安全套,哑声说:“合不上没事,我给你堵着。”
阿云嘎接过套子,撕去包装,看着郑云龙粗大的闪着水光的家伙,小声嘀咕:“堵个鸡巴,越堵越松。”
郑云龙茫然问:“你说啥?我听不到。”
“老子的菊花要是烂了,你他妈得赔医药费。”阿云嘎把安全套盖在郑云龙的鸡巴上,捏着气囊使劲一撸,又在根部掐了一把。
郑云龙呻吟了一声:“我卡都给你了,身上一毛都没有。”
阿云嘎转过身来,面对着郑云龙跪坐,居高临下地冷眼看他:“滚。”
郑云龙扶着他两条结实的大腿,给他一个飞吻:“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阿云嘎。”
阿云嘎的脸腾地红了,咬着嘴唇扶着郑云龙的鸡巴往下坐:“那你也得赔我......啊......”
他餍足地长叹一声,柔软的穴口一点点地把郑云龙圆润的龟头吞了进去,熟悉的充实的感觉让他心跳如雷。
“我把我赔给你怎么样?我现在身价也不低了。”郑云龙的鸡巴被肥厚湿滑的肉环箍住,一点点地钻进了那个滚烫的肉腔,爽得不停哼哼,忍不住揉了揉阿云嘎充满弹性的臀肉,“嘎子,你里面好舒服。”
阿云嘎反手撑着郑云龙的大腿,仰着上半身慢慢地把郑云龙的半根鸡巴吃进了后穴里,前端被含得亮晶晶的性器也颤巍巍地抖了抖,滴下了几滴淫液:“我也好舒服......唔......”
郑云龙从他分开的大腿之间隐约看到了正在吃着自己紫红色的鸡巴的穴口,不由得伸手朝那处摸了摸,摸到了一手粘稠的润滑剂。
“啊~别摸,太刺激了,慢点......啊啊......”阿云嘎伸长了脖子呻吟,缓慢地挺动着腰,用后穴吞吐着郑云龙的东西,胸前印着吻痕的乳头微微挺立,红得像他充血的龟头。
郑云龙从前方握住了阿云嘎的鸡巴套弄起来,随着阿云嘎起伏的节奏让它一下一下地操着自己的手心,感受着阿云嘎后穴时紧时松的吮吸。
阿云嘎受到前后方同时的刺激,爽得直哼哼,身体的动作也快了起来,郑云龙的鸡巴也越插越深,最后阿云嘎“啪”地一声,已经完全坐在了郑云龙的小腹上,肠腔深处被撞击的感觉让他头皮发麻,腿根发软。
“唔......好深......”他喘息几下,没再起身,而是前后晃动着下体,让郑云龙的鸡巴在体内变着角度地磨。
郑云龙的鸡巴被湿软热滑的肠肉包裹,突起的褶皱磨擦着敏感的龟棱,让他舒服得直哼哼,恨不得把卵袋也塞进阿云嘎的屁股里。
从阿云嘎臀缝里溢出的润滑剂被他的屁股和郑云龙的阴毛磨成了白色的半固体,随着阿云嘎的动作发出湿漉漉的碾磨声,和两人的喘息声混合在一起,淫糜得让人血脉贲张。
磨了好一会,郑云龙有些不满足了,捏了捏阿云嘎的龟头:“嘎子,动动,操一下。”
阿云嘎耳尖发红,眼睛湿润,握住郑云龙的手与他十指相扣,腰又上下地动了起来。
“啊......好胀,好舒服......唔,大龙,你好硬......啊~”阿云嘎仰头呻吟,一边用后穴操弄着郑云龙的大鸡巴,一边忍不住伸手在自己的胸前摸了起来。
他用掌心在自己胸前用力摩擦,又觉得不够,干脆两指夹住乳头不停揉搓起来,一股电流从那处向全身窜去,让他不由自主地夹紧了郑云龙的鸡巴。
郑云龙被夹得脑壳发胀,沾满淫液的手不停地摸着阿云嘎结实平坦的小腹:“唔......你轻点......”
他的手掌刚好压在了鸡巴正在操的地方,好像在隔着阿云嘎的肚皮自慰,摸得阿云嘎汗毛直竖,肚子里胀得有些恶心。
阿云嘎咬牙骑着郑云龙动了好一会,终于觉得腰腿有些酸痛了,便停了下来,坐在郑云龙身上喘息。
郑云龙屈起双膝,让阿云嘎靠在自己的大腿上,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套弄着阿云嘎已经变得黏糊糊的鸡巴:“嘎子,你的后面在亲我。”
阿云嘎的后穴正不自主地微微痉挛,像嘴一样一下一下地吮吸着郑云龙的东西,不知是想把异物推出去,还是想让这根肉棍再操深一点。
“我在拿捏你......”他狠狠地缩了缩穴口,满意地看着郑云龙被夹得翻了个白眼。
郑云龙抓紧了床单,骂了句脏话。
阿云嘎艰难地把一条腿跨过郑云龙的身体,让自己转了个方向,体内的鸡巴变换了角度,磨着柔软的肠肉,让他惊呼出声。
郑云龙想帮他转身,却不小心把自己滑了出来。
阿云嘎有些懊恼地背对着郑云龙跪趴着,掰着郑云龙上翘的鸡巴,对准了自己合不拢的穴口,狠狠地吞了进去。
“啊——”郑云龙的鸡巴碾过肠腔的后壁朝里深入,几乎要捅到骨头的压迫感让阿云嘎差点把嘴唇咬破。
他前后晃动着身体,让郑云龙的那颗圆润的大龟头在肠壁上重重地滑动,它每每刮过内壁上突起的褶皱,都让他小腹绷紧,颤抖不已。
郑云龙也被这强烈的挤压感刺激得口干舌燥,不由得伸手掰开阿云嘎有些发红的臀肉,把阿云嘎朝自己的小腹上压,好让自己进得更深,操得更狠。
阿云嘎臀缝的颜色比臀肉更深,沾满了粘稠的润滑剂,穴口外的褶皱都被郑云龙颜色更深的粗大的肉棍撑得平整光滑,油亮亮地随着吞吐的动作微微鼓起又深深凹陷,看得郑云龙眼睛都热了,小腹一阵酥软。
“嘎子,嘎子......”郑云龙轻轻抚摸两人衔接的地方,唤着阿云嘎的名字。
阿云嘎背脊发麻,头皮好像要炸开,大腿内侧的肌肉阵阵紧绷,身体内部充实的被紧握的感觉让他胸口发紧。
他倒在了郑云龙的腿上,大腿被迫分得更开,穴口的似乎已经无力地完全松弛,但腹腔受到挤压让他更清晰地用肠肉感觉到了体内郑云龙鸡巴的形状:“唔,好胀啊......”
眼前郑云龙肌肉结实的小腿毛茸茸的,被晒得黝黑,男人味十足,阿云嘎忍不住埋头舔舐起来。
阿云嘎的后穴好像已经变得外松内紧,郑云龙根部被箍住的感觉不再那么强烈,但前端被阿云嘎滚烫的肠肉紧紧地吮吸,龟头似乎也抵在了阿云嘎的尾椎上,爽得他下腹阵阵痉挛,快感从头顶直往臀缝里窜去。
“啊......”郑云龙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呻吟。
阿云嘎一边用屁股操着郑云龙的鸡巴,一边舔吻郑云龙的小腿,舌尖滑过郑云龙突出的狰狞的踝骨,沿着青筋突起的脚背游到了郑云龙的脚趾,嘴里尝到的和鼻子闻到的郑云龙的味道让他舌下和脸颊阵阵发酸,口水也顺着舌头流到了郑云龙的趾缝里。
在郑云龙看不到的地方,自己敏感的脚趾侧面被阿云嘎不停地舔着,在他的视线里,自己的鸡巴也被阿云嘎用身体紧紧地握着,他的心都要从嘴里活蹦出来,脑子里也嗡嗡地响个不停,下体硬得快要炸开,身体内部燃起了一团火,快要把胸口撑破。
“阿云嘎,艹......啊......”湿热的肠肉一阵一阵地绞着郑云龙的鸡巴,爽得他狠狠地掐住阿云嘎的屁股,用力地揉捏起来。
阿云嘎的身体不停晃动,小幅度地快速操干着郑云龙的鸡巴,他抱住郑云龙的一条小腿,把郑云龙的两根脚趾含在自己的嘴里,啧啧有声地吮吸,舌头舔过趾甲的边缘和趾背的硬毛,喉咙和鼻子里发出沙哑的呜咽:“唔~嗯哼......唔......”
郑云龙被强烈的性快感灼得眼耳口鼻都在发烫,眼角更是淌出了热泪,他满身大汗,伸长着脖子急促地呼吸,觉得鼻子和嘴巴都在往外喷火,而空调吹出来的凉爽的空气也没法让他冷静下来。
“嘎子,我想射,啊......”他发出难耐的哀求。
阿云嘎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口,重重地坐在了郑云龙的小腹上,发出一声尖叫。
郑云龙托着他的臀肉让他蹲在自己身上,看着他线条粗犷的背脊,咬牙瞪着床尾由下往上地狠操起来。
“啊~啊啊......好深,大龙,唔......”阿云嘎仰起头,在郑云龙插入的时候用力向下蹲,每一下收缩着自己的穴肉,他的穴口已经被磨得火辣辣的,腹中的内脏也阵阵痉挛,几乎有些反胃。他放声浪叫,好像他的整个身体都已经变成了性器官,就连脚指甲也能从郑云龙粗大的鸡巴上获得快感。
郑云龙就这么连操了十几下,流着泪低吼着射了出来。
阿云嘎呻吟着又动了一阵,直到感觉郑云龙阵阵搏动的鸡巴变得彻底软了下来,这才起身,趴在了汗津津的郑云龙身上。郑云龙半眯着眼睛,还没等他趴好,就懒洋洋地伸手抱住了他,把被子盖在了两人身上。
“热。”阿云嘎嘀咕着想掀被子。
郑云龙把被子压住:“盖着,别感冒了。”
阿云嘎松了手,他的耳朵紧紧地贴着郑云龙的胸膛,听到郑云龙轰隆轰隆的心跳声,觉得整个人像是飘在热乎乎的云朵上,幸福极了。
他忍不住抬起头在郑云龙的胸口亲了一口。
郑云龙哼哼一声,揉了揉他的腰:“难受吗?”
“难受,你抱着我睡。”阿云嘎闭上眼睛。
郑云龙搂紧他:“你太沉了,我会做噩梦的。”
“那我就把王子吻醒。”阿云嘎惬意地用腿蹭了蹭郑云龙。
郑云龙闭上眼睛,哼哼道:“你的嘴吃过脚,不亲。”
“滚,”阿云嘎掐了一把郑云龙的乳头,“老子不嫌弃你,你他妈还嫌弃我?”
郑云龙痒得直抖。
阿云嘎得逞地放过了郑云龙,在他的胸口趴好。
两人的呼吸逐渐平静下来,身体的热度也慢慢散去。
阿云嘎的后穴还没合拢,这让他感到有些疲倦和怅然若失。他摸着郑云龙的脸,擦去他眼角的泪痕,有些好笑地轻声问郑云龙:“你觉不觉得做爱后会出现动物感伤?”
“嗯?”郑云龙懒洋洋地拍了拍他,“你不困吗......”
阿云嘎有点恼:“会不会啊?”
郑云龙没有回答,呼吸均匀而缓慢,好像已经睡着了。
“......”阿云嘎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无聊,自嘲地叹了口气,也合上了疲倦的眼睛。
过了好一会,在阿云嘎快要睡着的时候,他隐约感觉到身上的胳膊把他搂得紧了些,听到郑云龙含含糊糊地说:“我都抱着你了,怎么还会感伤啊......”
阿云嘎的睫毛微微颤抖,眼睛、鼻子和心口都酸得一塌糊涂。
......这可让人怎么睡啊?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