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宇龙]狐狸

Work Text:

“龙哥,想我没?”

白宇把朱一龙抵在酒店的房门上,晚会彩排结束后白宇就回剧组工作了,已经过去好几天他终于腾出一点时间,深夜私会早就在酒店里等他的朱一龙。
朱一龙穿着浴袍开的门,没想到白宇把他抵在门上的动作这么大,随意束好的袍带抵不住热情散落开来,空调带来的寒意袭上身,又被贴上来的滚烫身躯给驱除。
是他熟悉的白式一贯作风。
“阿嚏阿嚏”朱一龙连打了两个喷嚏,室内的空调还是开得有点低了,他往白宇的脸上亲了一口,才把带子给系上
“你猜,不过我打了两个喷嚏,看来你有想我。”

白宇最近的角色有些骚帅,以至于刚下了戏也还留存着些千年老妖的感觉,朱一龙怎么看怎么都不习惯,甚至,他有点想念之前那颗蹦蹦跳跳的小白菜。
白宇拉着朱一龙往房间里走,一屁股坐在床上,懒腰也没伸完就往床后倒,两条腿晃了晃,“还是床舒服”
“你明天休息是吗?”
朱一龙弯了嘴角,替白宇把鞋袜脱了,由着白宇衣服也没换就在床上滚来滚去感叹着瘫这真好,前一秒还觉得白宇全身上下都是那股邪魅高冷劲,看来是他想多了,他的小白从来就绷不过三秒,至少在他面前是这样。
“哥哥来了能不休息吗” 白宇把朱一龙扯到身旁一起躺在床上,让朱一龙枕着自己的手臂,想了想似乎还不够,扭头就往朱一龙脸上亲了一口,
“美人作伴,朕从此都不想上早朝了!”

得了,还中二起来了。

朱一龙挣扎着要起身,念叨着澡都没洗就往床上躺在家里是要被母亲说的,白宇像树袋熊似的挂在朱一龙身上,
“好好好听咱妈的,走我们一起洗澡去。”
朱一龙的小矜持并不想陪白宇进行一起洗澡的“胡闹”,但推推搡搡进了浴室,跨进浴缸中,水洒下来的一瞬间,朱一龙心想行吧就让爱情冲昏头吧,任由着白宇扣住他的后脑勺胡乱亲吻,湿了水的衣物很难脱下,也不对,应该是白宇身上的湿水衣物很难被脱下,或者是他穿着浴袍本身就是不公平,不然怎么会他已经被扒得一干二净而白宇的衬衫纽扣只被解开了三颗。
“怎么,不想先脱上衣?那脱裤子吧” 白宇笑着把朱一龙的手搭在自己的裤腰上,那双手颤颤抖抖,在仅有的一颗纽扣上打着滑,尝试了好几次才解开,又花费了一点时间把其余的衣物一并脱下。
白宇在朱一龙的肩头留下深深浅浅的吻痕,满意地欣赏着佳作。
“哥哥你要学我,懂得自己找吃的,不然很容易饿肚子的”
朱一龙半跪着,张开口沿着白宇硬着的下身仔仔细细舔了一圈,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找吃的?”

朱一龙半仰着头,花洒落下的水拍打在他的脸上,他睁不开眼睛,睫毛挂着水珠,白宇低着头,将手遮挡在朱一龙的眼睛上,
“睁开眼。”
那双眼眸在他的指缝间若隐若现,其实还是有水滴落在眼眶处,但那双眼睛也不再合上,听着他的话,四目相对,白宇喘息着,
“哥哥你什么时候这么会了”
朱一龙一个深喉后缓缓退出来,伸出舌尖卷走了蹭在嘴角的白浊。
“怕肚子饿嘛,生存需要。”
“你这个...媚胚子”白宇着实找不到其余合适的形容词,朱一龙总是这样,矜持着的时候万分矜持,在密不可透的车里亲上一口都满脸通红地推开白宇说小心被人看到,放下矜持后就是专属于他的小狐狸,小狐狸仰着头,眼眶红红鼻子红红,
“小白,我膝盖疼。”

朱一龙靠着浴缸,一条腿搭在浴缸的外沿,白宇放着热水,左手揉着朱一龙的膝盖,右手揉着朱一龙的后穴,听着朱一龙嘴里哼着撩人的调儿。

 

是只被宠着的小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