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A

Work Text:

“哟,今个儿庄医生心情这么好?”朔月翻着手中的病历板,扫了一眼就差哼曲子的庄森。
“昨晚上碰到个不错的孩子。”庄森翘着腿,舔了舔唇角。
“Beta?Omega?你居然没当场下手。”朔月挑了挑眉,淡定的喝了口卡布奇诺。
“啊,偶尔维持一下形象,太主动就不好玩了。”庄森撑着头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朔月。
“还真是难得。你也稍微收点心吧。”
“白天我可是个好医生。”庄森靠在椅背上,“好像只有你对我没兴趣哦。”
朔月头也不抬,“虽然你很诱人,但我对alpha没兴趣。”
庄森不可置否地耸肩,“一般来说,我对alpha也没兴趣。”
庄森迫不及待离开医院的时候,朔月叹了口气,长成这样的alpha还真是犯罪。就是从来只有身体上的感情,真渣。
酒吧
“哟,今晚这么早,找昨天那个小可爱?”林楠看了一眼眼神到处飘的庄森。
庄森喝了口酒,金色的液体顺着轮廓边缘滑下。啧,真色情。林楠看着那张诱惑的脸,“真可惜你是个alpha,其实我不介意。”林楠顺手挑起庄森的下巴。
庄森仰着脸,带着一丝魅惑的笑,手顺着林楠的手一路下摸,“你的技术的确不错,但我介意。”
林楠惋惜地叹气,将手收回,“你如果不是个alpha一定会被操死。还有你的信息素,”嗅了嗅空气里的味道,“故意没控制吗,罂粟的味道。”
庄森轻佻地笑了一声,抬头眼神定格在了门口。
林楠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是昨天那个青涩的孩子。摇摇头拎着酒到另一边去看好戏了。
花千肉来到这里真的是个意外。啊,也不能说是意外。毕竟算是有目的的吧,虽然觉得实现不了。那个笑得轻佻和人谈笑自若的人。昨天看到人太紧张了,所以今天又来试试。
由于小花有意在先(当然庄森并不知道),所以庄森几乎是没费什么功夫就成功勾搭上了。
两人几乎一路吻到酒店房间,庄森迫不及待地把小花压在床上,身上衣服早已脱掉。罂粟的味道又浓了几分。小花面色有些泛红,一种淡淡的薄荷味渐渐弥散开。
庄森突然愣了一下,微蹙眉,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你,是个alpha?”
小花犹豫了两秒,还是点头,乖巧地回答“嗯。”
庄森坐起身表示有些头疼,自己这算是看走眼了吗,奶A啊…看了眼旁边仿佛做错事孩子一样的小花,庄森擦了擦并不存在的口水,不行,这个我太中意了,是个alpha也行。
庄森看着小花已经有反应的下体,眯了眯眼,先让他舒服一下再顺便拐上床好了。
庄森跪在小花的两腿间,舔了舔嘴唇,“小花这里还真大啊,估计以后的会让人爽死吧。”用手指轻划着眼前的物件,看了一眼十分害羞的小花,坏笑着勾唇,张嘴含住。
“哥…嗯,别…”小花倒是没想到庄森在短暂的懊恼后会做出这种事,毫无经验的小花的确被吓了一跳。但是真的好舒服啊。
庄森小心翼翼舔弄着,不轻不重的呼吸仿佛打在小花的心上。小花不自觉地手穿进庄森的发间,微微用力,另一只手紧抓在床单控制着情绪。
庄森察觉到小花的变化,索性做起了深喉。虽然自己以前没给人做过,但终归享受过嘛。但是小花的这根实在是太大,庄森的动作有几分艰难。刚想放弃,脑后的手劲突然变大。
“唔嗯…别…嗯…”
庄森没来得及制止,被按着头冲刺了几下。小花刚反应过来准备退出,庄森倒是不干了,坏心眼地一吸,成功让小花高潮出来。
庄森没把液体吐出来,反而咽了下去,又咳了好几声,感觉自己可能是疯了。看着小花一脸担忧又不敢看自己的眼神,庄森觉得这样好像也不错。
“你想不想抱我?”庄森撑在小花身上,一条腿卡进小花的腿间缓缓蹭动,感觉到下面又精神起来。
“嗯。”小花面色泛红,“可哥也是alpha…”
庄森耸肩,从酒店的抽屉里拿出润滑液。自己一向是个享乐主义者,既然决定了,就得让自己舒服。虽然…瞄了一眼小花的下面,貌似有点艰难。
庄森双腿成M状打开着,自己用手玩弄着从未使用过的密穴。毕竟小花看着就不会。扩张这事庄森其实也不会,只是看着曾经的那些beta在他面前玩过。
Alpha的本能在抗拒这一行为。啧,麻烦。庄森看了一眼不敢看他却又偷瞄的小花,咬了下唇,“小花,过来。”
小花很听话的坐到庄森旁边,眼神却有些飘忽。“来,用手指玩哥哥这里好不好?”庄森不等小花的回答,用自己的手引导小花的手指进入体内。
“嗯…”alpha的本能被庄森抑制住,罂粟的诱惑香气愈加浓郁。小花的呼吸开始加重,进入庄森体内的手指开始肆无忌惮的动作。
“嗯,啊…小,小花那里,嗯…”庄森渐渐软了身子,配合着小花的动作,越发地浪荡。手指完全不够,好想要…
庄森勾住小花的脖颈,罂粟的香气扑面而来,“小花别玩了,嗯,进来…”
小花的动作顿了一下,一直被压抑的薄荷味突然爆发。Alpha之间的信息素本能地相互排斥,但是罂粟的味道被笼罩,浓浓的薄荷味让庄森有些喘不过气。
小花实在被撩的控制不住,将庄森的大腿向两边分开,直接顶了进去。
“嘶…好痛…”庄森皱眉,生理泪水控制不住流下。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一个小孩操哭。
庄森的泪水让小花清醒了一点,温柔地舔掉庄森脸上的泪水,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很疼吗?”
以庄森的性格八辈子不可能让他承认一个疼字,罂粟的味道又开始渗透。“小花别停,动一动嘛~”
小花吻着庄森的眼睛,“哥…你再撩,我会控制不住的。”
“那就操死我好了。”不嫌事大的庄森如是说道。
小花沉默了一下,果断用动作来回答这个问题。没有技巧可言,全是实打实地操干。
“呃啊…嗯,唔…小,小花…嗯,嘶…”庄森被大力操弄着,浓郁的薄荷味让人难以呼吸,罂粟的丝丝缕缕却不断诱惑着小花的神经。
“呼…哥明明是个alpha,信息素的味道也太诱惑了…”小花交替舔弄着庄森胸口的两点,下半身却丝毫不停。
“嗯…太大力了…要坏了…不要,不要碰哪里…嗯啊…”庄森的神经被薄荷占据着,口水顺着嘴角留下。小花准确的捕捉到唇,温柔地亲吻着,下半身的动作仍旧没有放缓。“哥先诱惑我的,明明这样哥才舒服啊,很紧地在吸,嗯…”
“不,不行了…小花…”庄森抓着小花的肩,先释放了出来。小花狠狠地冲刺了几下,咬住庄森的后颈释放在庄森体内。罂粟和薄荷也不再排斥,有了一丝丝融合。
当然,夜还有很长。
庄森醒来的时候看到胸口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顺手摸了两把。“嘶…这真是…”庄森只觉得跟散架了似的,还染了一身的薄荷味。
“哥,早上好。”小花眨了眨眼,亲了下庄森的眼睛。
“估计也不早了…小花你先送我回家。”庄森认输地叹气,主动吻上小花的唇。这种心动的感觉,好像不太妙啊……
庄森家
“哥,你真的没事吗…”小花看着躺在床上的庄森,有些不好意思。
庄森看了眼小奶狗,想起昨晚的事,这明明是只狼狗,“帮我揉腰!”
叮咚~
小花打开门。朔月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呃…这是庄森家吧?”
“啊,是,是的。”小花有些拘谨,也带着些敌意。
“哦,我是他同事。”朔月打量着小花,就是这个孩子吧,看着真可爱。“我来看看他今天怎么没上班,现在貌似不用问了。”朔月挥了挥手,算是告别就离开了。
“怎么了?”庄森看着有些不高兴的小花。
“刚才有个女人来找哥,是哥的…同事吗?”小花莫名有些低落,是个很强势的alpha呢。
“噢,朔啊。”庄森坏笑着看着小花,“不小心被发现了呢。不过…我对别的alpha可没什么兴趣。”
小奶狗瞬间抬头,“那哥可以当我男朋友吗?”
“我从来不当人男朋友。”庄森这倒是真心话。看着小奶狗耷拉下去的尾巴,庄森勾了勾唇,“但你可以当我男朋友。”
朔月离开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个男孩是个alpha?真是造孽啊…希望庄森以后腰能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