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什锦糖3

Work Text:

末节体育活动课。

一班人涌出教室稀稀拉拉排着队,走向操场的队伍散得像蚂蚁大迁徙,金泰亨拉着朴智旻混在队尾。

两个人凑在一块不说话,倒是心有灵犀一般走得越来越慢,最后趁着没人注意拐了个弯,撒开腿往宿舍楼跑去。

金泰亨上楼梯气喘吁吁的,呼吸的大动静像劫后余生。抓扶梯的手劲还没有扯住朴智旻衣袖的力气足,一边嘟嘟囔囔“累死了”,一边把全身重力托付给发小的手臂。

朴智旻走得比他快,站在高几十公分的台阶上拖着大型挂件一步一步挪上楼梯,咬牙切齿捏着钥匙捅锁孔,门把手转得咔咔响。

---

“你拿的我的洗发水。”

朴智旻端出泡在水里的一盆衣物,去摸台子上的洗衣液,金泰亨那瓶花花绿绿的植物洗发水还摆在原来的位置,实在惹人眼。

“……没事啦,你下次用我的!”
水声里混着这么一句。

“是故意的吧?”

---

朴智旻挑着晾衣杆挂好湿衣服,金泰亨拉开滑门走出浴室,雾气腾腾的,一股青柠味,朴智旻的洗发水。

浴巾搭在头上,他理所当然的坐在朴智旻的下铺,晃着小腿甩干水。

朴智旻擦净手,理所当然的拿起吹风机,开始烘干发小乱糟糟的头毛。

---

吹风机开了第二档,嗡嗡的低噪音催人犯困。金泰亨脑袋一点一点,被朴智旻掐着下颌仰起头,指头陷进脸颊肉,坏心眼的捏了几把。

“头抬起来,别乱动。”
“嗯……嗯。”

---

暖风吹人犯困,金泰亨鼻尖坠着一颗汗珠,脸颊浮上一层薄红,眼睛眯着快合上了。朴智旻的手指随意插进他蓬在头顶的发,摸着发根微微的湿,也不抽回手,埋在发间一下一下的蹭。眼神失焦的金泰亨被托着后脑勺,面前朴智旻凑得极近,注意力却不在他脸上。

他赌了气狠命去盯那双狭长的眼睛,瞪大自己那对圆眼,一睁一闭上睫毛扫了阵风,下睫毛点了半个下眼眶,看上去又呆又可怜。

朴智旻笑了,望进他眼底,本来就甜的嗓音掐得腻味,“泰泰盯着我做什么,嗯?”尾音上扬,挠得金泰亨一阵心悸。

——太近了。水红色渐渐染成了火烧云,金泰亨吐气的动静又大起来了,呼出的气扑到朴智旻脸上又反弹给自己,灼热的。

眯着眼睛撩拨人的坏家伙也不镇定,心脏跳动像拨小鼓,再凑近一点就给人发现啦。捧着一点一点升温的脸,心又软成一滩水,湖心的小鼓还在敲,这回将涟漪掀成了巨浪。

朴智旻终于吻过去了。先含住下唇,卷着舌尖循记忆去舔那颗痣。金泰亨礼节性地害羞了一下,喉咙一声轻轻的哼,手臂却马上环上发小的脖颈,牙关不设防,轻而易举放过对方灵活的舌。

两个人缠了一会儿,朴智旻先退出来。金泰亨没要够,一截艳红的舌探出来,挂着银丝舍不得挑断。他丢过去一个含着水的眼神,又要黏过去。

朴智旻啧了一声,摸摸索索扯开衬衫领口第一颗扣,膝盖挤进金泰亨两腿间,推着他往床里头靠。

“进去。”糖化了,嗓子哑下来。

两面是封闭的床帐,金泰亨被抵住背靠墙仰着头接受强势的吻。朴智旻捏着他下巴亲得凶狠,长而尖的舌里里外外搜刮了一番。

手腕被扣着按在墙上,金泰亨艰难地寻着对方的指缝挤进去,勉强做到十指相扣。指尖在朴智旻小他一号的手背上讨好地蹭——

呼吸不过来了……

近在咫尺的呼吸果真滞了一下,掐着自己的手也离开了,嘴角留了一枚指印。金泰亨喘了口气,温存着在他嘴唇上啄了几口,刚套上的大裤衩就给扯下来了。

朴智旻的手贴上他大腿内侧,凉得他一哆嗦。先隔着内裤描着形状,慢条斯理在他裆部动作。热流渐渐向下涌驱走了凉,金泰亨兴奋起来,夹着腿去蹭摸他的那只手。意识到只有自己光着下半身又不满了,伸手去扯对方的运动裤。

朴智旻拨开内裤一角把手塞进去,在被禁锢的空间里用力揉捏金泰亨抬头的性器。得不到舒展空间的头部蹭在棉布上渗出一股液体,金泰亨哆嗦着手去解他裤带,布料一次又一次从手里滑开,蝴蝶结怎么扯也扯不散。着急起来像个小孩,直接拽着松紧带往下一拉,连带内裤一起扒下来。

金泰亨套弄的手法很生疏,朴智旻也一知半解的。事后当事人回忆还红着脸,“看到泰泰露出那样的表情,就不由自主想对他做那种事了呀……”

床帐里闷着黏腻的呼吸声摩擦生热,金泰亨弓着腰把自己往对方手里送,细细的呻吟声像在撒娇,平时低沉的嗓不知拔高了多少度。朴智旻被他不知章法地侍弄着没了脾气,干脆拍开他碍事的手专心伺候他,脑子里酝酿自己恶劣的想法。

楼道里隐隐约约一阵铃声,下课了。金泰亨一下绷紧了身子,小声催着你快点。朴智旻趴在他锁骨上啃了一口,慢条斯理地蹭着。你急什么。

他们要回来了呀……声音带上点哭腔,金泰亨看着身下一团糟,羞得攀上朴智旻肩膀,熟透的脸埋在他耳边,吐息声粗重。

“哥哥、哥哥快一点……”

就这么轻易的把朴智旻平时怎么哄都听不到的称谓喊出来了,还不安分的在他怀里扭。朴智旻承认自己还是很吃这套的,遂他的愿指甲抠着铃口,侧过头牙尖叼住那片厚软耳垂轻轻地磨,双重刺激下让金泰亨交代在他手里。

金泰亨仰起脖颈靠着墙喘气,湿淋淋的刘海黏在额前,还能分出一半心来想头发又白洗了。他半阖着眼等朴智旻来给他收拾,却没有听到抽纸的声音。

掌心粘稠的浊液被抹到身后,朴智旻拉开他一条腿,扶着性器作势往里送。金泰亨给吓清醒了,扑棱着胳膊去挡他。占据位置优势的朴智旻把他逼进角落,被笼在阴影里的人细细瘦瘦,根本挡不住。

朴智旻抵在入口蹭着没有进入,前端划过会阴夹在两颗球之间。他压住狠狠眯紧双眼的人顶着跨,来回数十次射在金泰亨身后。

折起的腿被放下时抽搐着弹了两下,金泰亨瘫靠着墙,额上汗水流进眼睛里想睁也睁不开了。闭着眼迷迷糊糊,最先想到的居然是不能弄脏朴智旻的被子。他的手探到腿间捞了一手白浊,顺着指缝直往下流。

朴智旻撑着床栏爬出飘着石楠香的蒸笼,捋了一把刘海提上裤子。他把金泰亨拉出来,领着眼睛看不见,腿软着走得踉踉跄跄的小笨蛋去洗手。

金泰亨蹲在地上系鞋带,朴智旻拆了瓶六神一通猛喷。刺鼻的香彻底盖住惹人脸红的气味,金泰亨鼻子痒痒,打了一个震天雷喷嚏,余下的尾韵也散了。

---

走道川流不息的人群都奔食堂而去,两条逆流的热带鱼游回教学楼,被黑着脸的“大鲶鱼”堵在教室门口。

“你们两个逃课去哪了?”
“回、回寝室洗头……”

金泰亨咧着四方嘴挠头傻笑,一下子给抖出来了。

“朴智旻?你这个班长怎么回事。”眼镜背后一道犀利的光。

“他在里面洗,我在劝他逃课是不对的。”朴智旻思索了一会儿,扯谎扯得面不改色。

---

班长大人从办公室挨完训回来,教室里已经坐了半班人。他丢给金泰亨一个眼刀重重地坐下,座椅靠背往后一撞,金泰亨的课桌往后滑了五公分。

好凶。金泰亨委屈巴巴扶正桌子,去捡滚到地上的笔。

闷闷的朴智旻坐下,暼到桌上一颗粉红包装的糖。嗤。

……还是拾起来了。锡箔纸有拧过的痕迹,他轻而易举扭开,捏着圆滚滚的巧克力送进嘴里。

糖纸丢在一旁,一行樱桃色的字句嵌在浅银的底色间。

“心总是往那儿去 你是我的巧克力”

朴智旻回过头,扳着桌沿把金泰亨的课桌拉近了六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