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郭京千帆】为你写诗

Work Text:

【郭京千帆】为你写诗

 

吴京是4月23号下午到的青岛,第一天晚上当然就是接风。为此郭帆暂停了一口仙气顶着的连轴转工作,拉着龚格尔带着导演编剧组视效道具扛了几箱子酒一口气喝了大半夜。

不得不说吴京这么多年靠着一身真功夫在影视圈摸爬滚打久经考验千杯不醉,上次和郭帆一个人喝了没几杯就糊涂明显是因伤带累。

因为第二天吴京就要正式进组开拍,其他人并没有准备烈酒也未劝酒太过,以他的量不过微醺。结束后和助理确认了时间,酒劲激得不困反而有些兴奋,于是来到郭帆的房间打算和他就之前的话题和明天的拍摄再聊聊醒醒酒。

 

郭帆毫不意外吴京继续来聊,见了这几次面,俩人每次都觉得时间不够,恨不得一天多上二十几个小时,不过今天也确实不是该聊得太晚的日子。

他一边从对明天剧情的想法,到这段拍摄的安排继续和吴京交换意见,一边拿房间里的电热壶烧上水,往杯子里放了几片茶叶想了想又拿出来——事实上他没晚上醒酒的经验,既怕茶叶不够不够解酒,又怕放太多睡不着。

“今天晚上是不是不该喝酒?”郭帆问这话的时候其实很真诚,“喝少不尽兴,多了又怕醉。”

“不。”吴京带着三分醉意地笑了,娃娃脸笑起来还有酒窝,像个顽皮又乖顺的孩子。“这样正好,酒要有度才尽兴。这正是解乏的酒。”说着单手扶在茶几上。

 

郭帆给杯子倒上热水,最终还是没敢放茶叶,回头,正看到吴京单手扶着茶几,带着笑看他。

这笑他在屏幕上看过很多次——夸张一点说,他是看吴京的戏长大的。

吴京的笑配上他的娃娃脸和微微下垂的弯眼,又漂亮又动人。

现在这笑依旧让人心醉,岁月还在他的眼角眉梢加了三分的沧桑与韵味。

郭帆忽然想起来之前无意间看过的吴京的一个综艺节目片段,哪怕是牛仔裤运动鞋,一袭白衣,落拓不羁,一桌一剑一壶酒,他就是李白。

他执笔是风流,舞剑是潇洒,醉卧里有缱绻妖娆有萧索悲凉。

郭帆不由得想起吴京在那个片段里,拿笔在手背、手心、手臂、胸前写字的样子,感觉喉咙有些发干——每一口酒都是一条奔腾的河流,缠绕在你的喉咙,燃烧你的每一寸肌肤,点燃你心底最隐秘的灯火……

郭帆咽了一口唾液,将水杯放在吴京面前,福至心灵地顺着他的话说:“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吴京看着他的眼睛不知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水,放在桌子上,说“烫。”

然后起身吻了他。

 

听说过导演潜规则男女主演的,没听说过导演还要负责潜规则客串的——郭帆在把手里滚烫的玻璃杯忙乱地放下时想着。

事后吴京的解释是“你看起来像是想让我吻你”。

然后他就吻了,把火一下子点起来非烧透了灭不掉。

 

郭帆扯着吴京的领子加深了这个吻,有点急切地缠卷对方的舌头。

吴京的嘴里有淡淡的微苦的酒味,因为太淡几乎都尝不到。

郭帆却觉得唇舌所及如烈酒灼烧,这是游侠的酒,带着疏狂与侠义的酒。

武行演员并不是侠客,但吴京是,侠客这一生总免不了有那么个时候,一杯酒就可交托性命,所谓倾盖如故。

倾盖如故与睡不睡在一起无关,可此时此刻,他就像心底那一盏隐秘的灯火。

于黑暗中静静燃烧,无法抗拒。

 

没有停下接吻的动作,郭顺势把吴京压在沙发上, T恤推高到胸口,双手扶住了厚实的胸肌,掌心贴在胸壁上,随着对方的呼吸起伏,轻轻摩挲光滑紧实的肌肤。

手指轻轻用力,揉捏着鼓胀的胸部,指尖点在乳头,稍稍按压,擦捏。手指下的深褐色乳头乳晕一起挺立得高出皮面。

郭帆微微抬起头,发现吴京阖着眼睛——他闭着眼睛的时候是双眼皮,眼皮有些颤动。

忍不住吻在了他的眼皮上。

接着细碎的吻轻轻地落在脸颊上、唇上、下颌、颈侧、锁骨……然后把阻碍接吻的T恤脱下,继续吻在了胸前、乳头、上腹、肚脐……

年轻导演咬住了吴京的牛仔裤的腰带扣,试了两下,无奈并没有这种经验和技巧。

顾不上尴尬,抬头瞟了一眼,飞快地上手解开了对方的裤子。

 

面前露出的内裤鼓胀,内容物半勃起着,郭帆把头埋下,鼻尖隔着内裤磨蹭着半硬的阴茎,感受鼻尖与脸颊接触的布料下愈来愈硬的挺立。

郭帆用鼻尖隔着内裤顶住已经完全树立起来的顶端,口中呵出热气,从底端向尖端若即若离地移动,直到移动至坚挺的头部隔着内裤将其含入口中。

他感到身下的人猛吸了一口气,手指在自己耳畔收紧又松开。

布料被唾液浸湿,隔着纤维织物,龟头被含在湿热柔软的口腔里,带着粗糙的刺激微微有些疼痛。

 

年轻人的手指从内裤下的边探入,在口唇隔着内裤讨好柱身与龟头的时候,触上鼓胀的囊袋,轻轻牵拉揉按。这些刺激让口中的龟头颈部也更粗大了。

郭帆尽力张口,吞入布料包裹中的阴茎,唾液与前液早将内裤湿透,口腔粘膜与龟头的粘膜间挡着细软但对粘膜来说依旧有些粗糙的纯棉布。

粗糙又温柔的吞吐让吴京有些用力地抓住在自己胯间上下移动的头发,不知道是想躲避还是想要更多的刺激。

郭帆并没有坚持这样折磨的方式,从善如流地将吴京的阴茎从内裤里解放了出来。

唇舌包裹住完全挺立起来的阴茎头部,用力往下吮吸吞入,左手握住阴茎的下半段,随着吞入的节奏缓缓套弄。

白皙的手指握在深色的阴茎上颜色分明。

右手沾着刚刚没有被内裤吸收完全的,从会阴流下的唾液与前液的混合物,将一根手指指尖探入紧闭的入口。

他感觉身下的人肌肉有些僵硬,于是放缓了手指探入的速度,收紧了嘴唇,用力吮吸口中的阴茎。

舌头左右摩擦着阴茎的腹侧,从龟头腹、包皮系带、到茎体,微微施压,让男性最敏感的部位被最灵活的粘膜蠕动挤压。

被口交的男人因直接而强烈的刺激不禁喘息出了声音,身体向上顶起。

巨大的快感让他忽略了沾着体液润滑的一根手指已经完全滑入了体内。

郭帆转动食指,让括约肌习惯被侵入的异物感,一边按揉着直肠前壁寻找想要的那点,一边用中指探索着入口,将稍有软化的入口扩大。

食指在直肠壁上摸索,忽然触到一点,口中的阴茎猛然抖动了一下,略带咸味的前液也突然增多了起来。

第二根手指慢慢探入体内,两根手指耐心地将入口扩展,再去小心翼翼地按揉之前找到的触点,从两侧向中间温柔按压,生怕力量过大引起不适。

他感到口中的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竟然又微微涨大,后脑被难耐的手掌忍不住按压。

于是两只探入体内的手指规律地刺激着男性无法抗拒的敏感点,同时又放开左手扶在对方腰上,将口中的阴茎完全吞入。

阴茎穿过口唇,擦过舌面,抵在咽喉,郭帆屏住气,放松咽部肌肉,把龟头深深吞入,直到抵住食道入口。

和手指保持同样的节奏,用力吮吸裹挟着已经兴奋到极点的性器,深而快速地吞吐,终于在不长的时间后吴京按住他的头射在了他喉咙的深处。

随即他抽出了深入男人体内的手指。

 

郭帆压抑着被射在喉咙里反射性的咳嗽,用力地将带有浓烈腥咸味道的液体吞了下去。

抬头发现射精后有些失神的吴京正略带疑惑地看着自己。

郭帆忽然有些难为情地红了脸,“嗯……”

 

不知怎么开口嗯了两声,才请吴京扭过身去趴在沙发上。

吴京感觉背后有温热的身体覆上,但并未把全部体重压在自己身上。

耳边传来郭帆低低的略带喘息的声音,“京哥,明天还有拍摄,我用一下你的腿好吗。”

他没有反对,接着感觉的双腿被郭帆紧夹在腿中间,有个略带湿润的炽热肉棒从自己的尾椎,顺着臀缝滑下,挤进了双腿中间。

吴京的大腿内侧刚刚被唾液、前液湿润得一塌糊涂,勃起的阴茎插入润滑,活动无碍。

急切进出的肉棒摩擦着大腿,时不时会磨蹭顶撞会阴与囊袋,就算在不应期,也引得被摩擦的人一阵阵心痒。

耳垂忽然被人从背后不轻不重的咬住,粗重的呼吸全都吹入了自己的耳道。

吴京有些恼怒这个说着不要继续还要接着撩拨他的年轻人,大腿的肌肉用力夹紧,并主动摇动起了屁股。

这刺激比被动地挤压要强得太多,正在努力进出挺动腰部的年轻导演手一滑差点当即趴下,抽插的动作加快并错失了节奏,坚持了没多久就把精液释放在紧致结实的麦色的大腿间。

 

花了片刻将两人擦拭整理好,导演不舍又不能不把明天要正式进组的“客串主演”送出了自己的房间,有些愧疚地告了晚安要对方早些休息早晨就要开始累了——当然吴京后来才知道这句话并不是尴尬多余的客套。

 

郭帆关上房门稍作洗漱躺在床上,心情有些激荡又有些迷惘,明知道一早起来就又要投入高强度的工作,依然毫无睡意。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手机提示音忽然叮咚响了下,拿起来一看,凌晨两点半,自己特别关注的微博发了一条消息“我 有 一 壶 酒, 足 以慰 风 尘, 倾入江海中, 赠饮天 下人!”

这个间距和排版,看着像醉得更厉害了,诗的意思还给领会拧了。不过这么用起来,好像更加适合他来这里做的,和要做的这些事。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倾入江海中,赠饮天下人。

这算是……为我写诗吗?郭帆一边第一时间转发,一边觉得这么想有点羞耻,又忍不住还是闷声在枕头里笑了。

 

尾声

1年以后,

“巅峰之上望脚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没抢上首评和首转,那我就为你写诗,等你转发。

反正,四舍五入就叫诗吧。

身边经过一轮折腾已经沉沉睡过去的人没听到手机微博提示音,那等到早晨起床也不迟。

想到这,“诗人”满意地把手机扔上床头柜,转身抱住枕边的人安心入睡。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