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雷鸣

Work Text:

玄策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里归来,他摔下沉重的镰刀,湿淋淋的衣物,拧干尾巴上的水,把黏在额前湿漉漉的碎发拢到头顶。

再抬眼看着黑暗静谧的屋内视线逐渐暗沉下来,他是失落的:和哥哥重聚之后相处时总有隔阂,交谈生涩,他也明白自己性格越发喜怒无常和冷硬,习惯了一人在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现在偏生遇到曾经最依恋的人。

他不在哥哥身旁的时间内,那个叫铠的家伙和哥哥十分亲近,百里玄策嫉妒的不行,他们之间那种有意无意透露出的默契,亲昵,和容不下第三个人的诡异气氛。

百里玄策咒骂着,男人和男人怎么能在一起?却又在无数个夜里想念哥哥,惊醒之后暗自脸红清理裤裆的精液。

他越想越抑制不住恼怒和委屈,闪身钻入了哥哥的房间,百里守约听到动静就睁开双眼了,带着片刻迷茫和凌乱的毛发看着烛光暗处的一团模糊身影,用不确切的口音道。

“铠?”

玄策向他走进的脚步顿了一顿,学着幼时撒娇的神情走到床边,可怜巴巴的望着有些愣怔的百里守约,烛光摇曳在他湿淋淋的发顶。

“哥哥,外面打雷,我好怕。”

百里守约心都化了半截,他拿起毛毯盖在他身上,关切的询问。

“你出去任务了么?怎么全身都湿透了。”

玄策的耳朵在哥哥覆在头顶擦拭的手心蹭了蹭,乖顺的挤入守约的怀中,瞪大双眼耷拉着耳朵。

“哥哥,今夜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百里守约是犹豫的,毕竟许久没有和弟弟同床睡过了,又想起来弟弟自从就害怕雷声,怎么忍心让他自己回去一个人睡觉。他摸了摸怀中的脑袋挂上温柔笑意,点点头道。

“好,先换一件干净的衣服穿。”

“可我不想穿衣服睡。”

玄策早就在守约冲他笑的时候就硬的不行了,他起身把人压在床榻上,玄策如今已经比哥哥高了一些,常年的刺客训练让身体越发强壮,他懒洋洋的撒着娇,视线却从哥哥的身上留恋。百里守约穿着宽松的睡袍,胸膛暴露大部分,乳粒若有若无的藏匿,更像无声的勾引。

百里守约心下怪异丛生,却不知从哪里说起,挣扎几下耳尖薄红,亲昵的姿势让他无所适从,他把手掌抵在玄策的胸膛,温吞的说。

“你先,先从我身上下来。”

玄策暗自偷笑,这样的模样的确鲜少能见,他故意托起浑圆的臀部,架在自己胯前,用灼热的形状抵入臀缝摩挲,让守约不由得抬起白皙双腿勾住自己腰部,再用低哑声音带着湿热的气息吐在守约灵敏的耳廓边,激得他耳朵抖了抖,僵直身子,再开口。

“哥哥,我不想下来,想进去。”

玄策说罢不管不顾吻住哥哥这张淡色的唇瓣,用锐利的狼牙啃叼,牙尖细细碾磨,含住吮吸舔弄,深入舌叶纠缠碾转,骤雨疾风般的袭卷一切,把口中的氧气剥离,汲取甘甜津液。让他紧紧捉住胸前的衣襟,腰肢发软瘫痪在怀中,玄策褪净身上的束缚,拉开裤子弹出粗壮的阳物抵在腿间,不停戳刺有些干涩的穴口。

年少的情欲总来的快速凶猛,守约在人身下泪水纵横。他不知缘由,清澈的双目被迫沾染上情欲,违背伦理的事情让他羞耻不已,甚至不敢听玄策喊的一声声哥哥。只能任由粗壮的阳物刺开身体,剖成两半,再把身体填满。嘶哑的低吼捉住身下的床单,像想把自己蜷缩起来的大虾,可已经上了案板被全部摊开,让人品尝。烙铁般的硬物顶的他小腹疼痛酸涩,狠狠的抽送捣干榨出淫水,下身泥泞不堪,洇湿了床单。

玄策在他臀下垫了两三个枕头,好方便他自上而下的贯穿,他痴迷着魔的温柔亲吻哥哥,想给他一些安抚,可肉棒却越发凶狠的顶弄,覃头狠狠的剐擦过体内的阳心,惹的穴肉抽搐不已。百里守约被这姿势折磨的连连摇头,他能被迫清醒的看见红肿的穴口连褶皱都被撑的平滑,贪吃的吞吐肉棒,不舍拔出的模样,还有被操的熟红翻出的穴肉,让他的耳尖快红的滴血,不得不开口求饶。

“玄策…哈…太…嗯唔……太深了……”

玄策不断的撞击着哥哥,连身子都被撞的前移,木床抗议的发出嘎吱声响,胯部狠狠拍击在雪臀上,撞的通红。守约的体内湿热紧致,快把他的魂魄都吸走,搂紧哥哥抓在两边的手掌,深插浅抽的高速操着阳心。守约快被体内这磨人的温度折磨低声尖叫,蜷紧脚趾,腰肢弓起。不甚清晰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昂起头颅露出脆弱的脖颈,阖上双目,纤长睫羽挂着泪珠。随着耳畔如同野兽的低吼的声响,他的内壁激上滚烫的精液,不堪一击的身体彻底瘫软在他怀中,小声啜泣。

玄策覆在哥哥的身上低低喘息,射精过后半硬的阳物还泡在守约的体内,他舔过有些干涩的唇瓣,原来操哥哥比自己摸舒服多了。
他越发精神抖擞的在哥哥身上亲吻掐揉,留下一片青紫痕迹。安抚的摸了一下哥哥前端软塌的娟秀玉茎,懊悔没有好好照顾到他的感受,又凑去脸侧把泪痕舔吃干净,餍足的搂着哥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