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生日快乐

Work Text:

🔞RPS朱白🔞  koujiao  轻微SP  zhijiao 
cao哭 浴室play 
不喜勿入❗️❗️❗️

 

背景:朱一龙参加完白宇生日会,准备两个人小聚一下

“龙哥,出去吃火锅吗?那些吵吵闹闹的媒体记者们终于都走了!世界安宁喽!这附近我知道一家火锅店,老板和我是朋友 ,保密性很好的!”
白宇知道朱一龙是不会拒绝火锅的,尤其是不会拒绝他。
“好啊,很久没有和你一起吃顿饭了,走吧。”

 

“哥哥,我要吃辣锅!今天我生日!我最大!我说了算!不吃鸳鸯锅!”

“...嗯...好吧,你生日你说了算,不过少吃一点,小心胃疼...”

 

“服务员,来两瓶啤酒,我要喝!”

听完白宇说完这句话,朱一龙的脸色微微沉了一点,低声说:“不行!小白你胃不好,不能喝酒再刺激胃了!”

“那哥哥喝,好吗?”
“好,今天你生日,高兴,我替你喝”

 

白宇是知道朱一龙酒量的,两杯倒,白宇也知道朱一龙肯定不会让他喝酒,他想把朱一龙哄上喝几杯,把他灌醉......

 

果然,朱一龙喝了两杯后就面有酡色,耳朵尖微微红着,眼神也逐渐变得迷离...

 

火锅还没吃完,朱一龙就已经沉浸在酒精中了,白宇问了朱一龙助理酒店房间号,从朱一龙上衣口袋中找到了房卡...

 

白宇把朱一龙搬到酒店房间时已经晚上11点了,朱一龙因为酒精有点迷糊,问:“小白...火锅不吃了吗?唔...你在干嘛呀...唔”

“龙哥乖,不吃火锅了,洗澡该睡觉了...”白宇低头对朱一龙轻声说,暧昧的热气喷到朱一龙的脖颈上,引得他一阵颤栗。

当白宇把他拉进浴室,打开喷头,热腾腾的蒸汽往上升时,他仍然是有些迷糊的,但当白宇微凉的指尖触碰到他肌肤,并有些强硬地在脱他衣服的时候,他有些清醒了...但他并没有反抗,仿佛早已预料,他乖乖地站在那里,眯着眼看着脸有些红、抿着嘴唇,有些急躁的在拉扯他衬衫的白宇...

他主动把衬衫脱了下来,露出了白净的肤色,和强劲有力的腹肌...白宇看着他的龙哥,微微勾起嘴角笑了笑,手顺着朱一龙腹肌来回抚摸,仿佛这是一块经过细细打磨后的光滑温润的璞玉。朱一龙抚摸着白宇的一头小卷毛,然后往下一颗一颗地解着白宇上衣的扣子,最后将他上衣一把拽了下来,又去解自己的腰带,白宇扣住了朱一龙妄图解开腰带的手,他调整了一下花洒的方向,温热的水流从他俩头上倾下,细细的水流从朱一龙的头发流过脸庞,显得格外性感。白宇舔了舔嘴唇,把脱下来的衣服叠了叠铺在了地板上,然后慢慢跪了下去,一只手隔着裤子感受着朱一龙下面的硕大和火热,轻轻地揉捏着,一只手解开了朱一龙的腰带,把西装裤往下褪了褪,露出了被内裤包裹着的硕大,内裤有些湿润,白宇将嘴唇靠了上去,伸出舌尖舔了舔,就听到了朱一龙难耐的“嘶”的一声微喘,白宇仿佛受到了鼓励,大胆地用舌头来回舔着那被内裤包裹着的硕大,没一会儿,就把内裤舔的湿漉漉的。这种舔舐就像是在折磨朱一龙的耐力,他受不了了,自己褪下了内裤,捏着白宇的下巴,将自己的硕大塞进了白宇温热的口腔...

白宇被突然塞进来的又热又烫的硕大惊地睁大了眼睛,湿漉漉的眼睛眨了眨,嘴巴鼓鼓的,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猫,引得朱一龙心颤了颤,也引出了朱一龙的施虐感,这么可爱的小猫,这么可爱的小白,谁不想好好蹂躏蹂躏一下啊,好想把他欺负到流泪,好想把他欺负到求饶...

 

他抓住白宇的头发,将自己的肉棒努力往白宇喉咙里塞,白宇被迫做了好几个深喉,引得他干呕咳嗽了好几声,但朱一龙并不想放过他,他抓着白宇的头发,一下一下地挺着腰,狠狠地操着白宇的口腔,白宇口中的液体不自禁地顺着嘴角溜了下来,显得格外淫荡萎靡...

白宇就算是被这样粗暴对待,也并不想反抗,相反,他在努力满足着哥哥的欲望,温热的舌头纠缠舔舐着口中粗大火热的肉棒,并努力控制着牙齿不碰到那硕大,努力地张大嘴巴,迎合着朱一龙的操弄进行深喉...

 

白宇知道朱一龙快到了,他加快速度进行深喉,用嘴巴努力包裹着那硕大,努力吸吮舔舐,朱一龙一个挺腰,射进了白宇喉咙,滚烫的热流喷薄到喉咙脆弱的内壁,引起了白宇的一阵咳嗽,但他还是忍着难受将朱一龙的精液吞咽了下去......唇边还残留这几滴白浊,白宇挑逗似的伸出舌尖舔了舔,像一只勾人的小妖精,眼神暧昧迷离地望着朱一龙...

朱一龙伸手将白宇身上的衣服扯了个干净,手掌在白宇腰窝处轻轻抚摸揉捏着,这处是白宇的敏感地带,被这样刺激,禁不住喘息起来,像一条鱼一样在朱一龙怀里不停扭动着身体,朱一龙一把捞起白宇,将他按在了洗手台上...

白宇被朱一龙禁锢在洗手台动弹不得,毕竟是能够西装举铁80kg的人,力气大得惊人,白宇这只小猫只能乖乖就范,任他龙哥摆弄。白宇的前胸贴着冰凉的台壁,敏感的乳头受到冰冷的刺激,愈发瘙痒挠人...双手被朱一龙钳到了后背无法动弹,不能自己来抚慰自己,只得睁着湿漉漉的满是情欲的眼睛委屈巴巴地望着朱一龙,撒娇似的说:
“唔...唔唔...啊...龙...龙哥...摸摸我前面好不好?唔...摸摸前面...好...好痒啊...”

 

朱一龙并未理会白宇胸前的需求,只任白宇在洗手台的大理石台壁自己任意摩擦发浪...朱一龙一只手大力揉捏着两片又翘又软的臀肉,忽的落下打了两下重重的巴掌,臀肉上红红的巴掌印立刻显现了出来,疼痛从臀部蔓延,短暂的疼痛转换成了巨大的快感,刺激地白宇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只得噙着泪水哀求地看着朱一龙...朱一龙看着这可怜巴巴地“小白猫”,非但半点怜惜都没有,反而更大力地伴着风声在白宇红红的紧致的屁股上落下了“啪啪啪”的连续几巴掌,那臀肉肉眼可见地肿胀起来,白宇被突然的巨大疼痛刺激地止不住的急促喘息起来“哥...哥哥...唔...唔唔...别打了...唔唔...啊...疼...唔...求...求哥哥...啊...”朱一龙停止了巴掌,用大手抚摸揉捏着两片被蹂躏过的凄惨的红胀着的臀瓣,疼痛和快感刺激地白宇突然射了出来,白宇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不用抚慰前面,单靠他龙哥打他屁股,他竟然就能兴奋到高潮射精,一时间被高潮刺激地愣住,羞耻地想钻到地下。朱一龙并未给白宇停滞休息进入贤者模式的时间,他一只手绕到白宇的前面,用带着薄茧的大手握住了那刚刚释放过的物什,有力地撸了几下,手指抠弄着顶端流着淫水的小口,刺激地那物什又一次勃起了...

 

朱一龙将旁边赞助商送的沐浴套装上面的礼盒的丝带一下子扯了下来,拿那细细的带子将白宇完全勃起的阴茎绑了起来...
“小白,射精太多次不好,夜还很长...”
朱一龙用深沉而有磁性的声音低声对白宇说...朱一龙低沉的声音像是春药,白宇听了肾上腺素分泌得更多了,兴奋地又想射,但奈何前面被禁锢住,只得在欲望的沉沦中苦苦忍住...

 

 

朱一龙拾起了扔在地上的领带,将白宇被钳在后面的双手绑了起来,白宇现在就像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只不过白宇现在是任他龙哥“宰割”...朱一龙一只手绕到了白宇的前胸,终于来到了那待人采撷的茱萸处,他大力地揉搓着胸前的软肉,两支手指有力揉掐着那小小的粉粉嫩嫩的肉粒,不一会儿,那乳头被揉搓地又红又胀,朱一龙又一把把白宇抱了起来,让他朝向自己,低头吻住了白宇一边的红肿的乳珠,他用舌头轻轻舔舐着周边的软肉,然后用牙齿轻轻噬咬着那红红的乳珠,胸前的巨大刺激让白宇身后的小穴愈发地充满空虚感,一张一翕渴望着被填满被充实...

 

“...哥...哥...哥哥...别...别玩了...要玩坏了...进...进来...我要...哥哥进来...”朱一龙拿起了旁边的沐浴乳,挤了一坨在手上,然后让白宇跪趴在洗手台上,粉嫩的小穴暴露在了朱一龙眼前,朱一龙的眸子一沉,把手上的沐浴乳尽数抹在了白宇的穴口处,一只手指探了进去,温热的穴肉立刻绞了上来,包裹着入侵的手指,甬道紧致火热,热情地欢迎着外来的入侵,朱一龙又增加了一只手指,两只手指不停地深入甬道内抠弄扩张,突然,那手指好像触碰到了一处温热的穴肉,引得白宇全身战栗,娇喘连连,全身泛起了一层粉红色,朱一龙嘴角上扬,又添了一只手指,三只手指用力戳弄揉弄着那处穴肉,白宇被巨大的快感刺激得想要昏厥,前面被丝带紧紧的绑住,抑制了想要射精的本能欲望,横冲直撞的欲望无法宣泄,白宇想...自己可能真的要被朱一龙玩坏了...

 

朱一龙一手扯开了白宇前面的丝带,同时将坚挺火热的粗大肉棒对准了穴口,白宇前面没了丝带的束缚,一瞬间精液喷薄而出,但同时朱一龙猛地一挺腰,巨大的阴茎深入到了紧致火热的甬道内,前面和后面双重的巨大刺激让白宇禁不住尖叫了起来...
滚烫巨大的阴茎一进来,那穴肉就自动纠缠了上去,吸吮着火热的肉棒...朱一龙不停地挺着腰,一下一下的用力猛地深入,仿佛要把白宇牢牢钉在自己身上...

“啊啊...啊...哥哥...啊...龙哥...龙哥...轻...轻点儿...”朱一龙并未理会白宇轻点的要求,反而更加用力,每一次深入都像是要把白宇顶穿,囊袋拍打在红肿的臀肉上发出“啪啪啪”的萎靡淫乱的乐曲,又疼又爽的感觉让白宇止不住的浪叫娇喘...

朱一龙又快又狠地抽插着,一只手掌揉捏着之前被粗暴对待过的肿胀着的臀肉,一只手绕在白宇的胸前掐弄着白宇本就红胀的乳珠,敏感的身体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刺激,白宇深陷巨大的情欲之中,刺激地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朱一龙抱起白宇,下身仍紧紧连在一起,每走一步,朱一龙就恶趣味地用力向上一顶,正好顶到G点,引得白宇断断续续的娇喘呻吟。就这样一步一顶地朱一龙把白宇抱出了浴室,抱到了卧室,压到了床上...两人身体都是湿漉漉的,浑身上下不知道是什么液体,水流、泪水、汗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但两人都已经顾不上了,他们只想纠缠在一起,狠狠地占有彼此……

 

朱一龙噬咬着白宇的耳垂,轻轻舔吻着,又向下移动,吻住了白宇性感红润的嘴唇,舌尖温柔地探入,吸吮着白宇的舌尖,纠缠着的两片舌头好像在共舞,与吻的温柔缠绵相反,身下却在又狠戾又猛烈的一下一下地撞击着...

 

白宇温热的肠道内壁兀地收缩了一下,朱一龙知道白宇又要达到了高潮,手往白宇身下一握,掐住了马上就要喷薄而出的高潮,射精被生生地阻挡住,白宇“啊”地一声尖叫出来,娇喘连连...
“乖,等我一起...”朱一龙低声说...

身下又狠狠地快速深插了几十下,终于,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入了敏感脆弱的内壁,刺激地内壁止不住地收缩,朱一龙松开了握住白宇物什的手,白宇一瞬间达到了高潮,但因为白宇已经释放过两次,这次高潮却没有射出精液,白宇硬生生地被朱一龙操到了干性高潮...

 

夜还很长...“小白,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