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发城衍生-志嘉】23-52-07

Work Text:

 

  小孩第一次做爱是在李志超家的沙发上。

  三个月前傻兔子晕头涨脑的被李志超载回家,送了冰块降温,又拿来椰奶解渴,安置稳妥后好模好样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才红着脸被敬职的阿 sir 送回家。

  这次兔子是清醒的,可还是傻里傻气,穿着练舞的肥大 T 恤和短裤,主动把一身好皮好肉送货上门,小腿搭在沙发边上紧张得乱翘,垂着视线不敢看人,好似刚才问要不要做爱的人不是他。

  sir 都没想过小孩会这样大胆,觉得有趣,撑在椅背上凑过去。

  “嘉华想和阿 sir 做爱啊?”

  李志超说话时离得近极了,声音故意压得低,眼底盛着星点笑意。嘉华缩起脖子,躲是躲不掉的,也不敢躲,只能耳尖红红的睁大眼,被男人看得半分力气也无,兔牙紧张地咬住下唇,把柔嫩的嘴唇磕得发白,胡乱点头就当应声。

  “嘉华知道怎么做爱吗?”

  李志超惯爱逗他,见他面红耳赤说不出话,又摆出宽容姿态,体贴道 : “阿 sir 教你啊。”

  小孩对情爱性事的认知有限,最接近的一次还是三个月前在厕所隔间。他又很听话,李志超让他掀开衣服他便战战兢兢地拉开下摆,但等阿 sir 的舌头舔上肚脐时,嘉华还是忍耐不住的发出急促的呼吸,细小的呻吟被鼻息带着溢出来,反应极大,等到被李志超叼住小腹上的软肉用牙齿轻轻碾磨时,性器已经不堪撩拨的在短裤下支起帐篷了。

  “不、不要舔啦 …… ”嘉华控制不住呼吸的节奏,肉乎乎的小肚子也跟着缩,被男人绕着肚脐吃雪糕一样缓慢地舔舐,让男孩产生一种自己正在融化的错觉。

  但李 sir 不肯停,说嘉华尝起来甜甜的好味,又用鼻尖顶着男孩 T 恤边沿往上蹭,顺着空隙。沿着水渍往上又亲又舔,像只大型犬,灵活的舌头贴着胸肉划过,舌尖在小小的乳晕周围打转。嘉华的奶发育的很好,即使躺平也鼓起少女似的起伏,敏感极了,眼眶红红的将手放在阿 sir 肩膀上,软塌塌的没什么力气,实在受不了了才颤颤地抱住男人的头,手指拢着对方的头发,不知是不是要阿 sir 亲得更用力些。

二十出头的男孩子体型仍是小只,被男人推着仰躺缩在柔软的沙发里退无可退,双脚踩在垫子上,丰腴有肉的腿根夹着男人结实的腰干,下体相贴,蹭了几下后短裤就已是微微湿润。

  出于对自己畸形身体的羞耻,嘉华很少像同龄男孩子那样频繁自慰,更没有主动摸过那个属于女孩子的柔软性器官,除了那时被李志超用手指抚慰到高潮,就再没品尝过什么情欲味道。于是当下身被蜜液浸泡着湿软下来时,他也只是羞赧地闭紧眼,任由男人放肆地吮吸鼓胀的胸肉,将乳肉上涂满晶亮的水痕,被贴合的花唇掩住的地方也悄无声息的充盈起湿黏水意。

  sir 在性事上手法熟练,像嘉华这样未经人事的小孩根本抵挡不过,不过被逮着奶头舔弄了几下,就鼻音浓重呻吟一声高过一声,甜甜腻腻,上身塌在沙发里还不忘涨红着脸要男人来亲他。

  亲吻是嘉华最熟悉的亲密行为,在漆黑的酒吧后巷,隐蔽的后台房间,李志超总能找到机会将小驻唱亲得眼里水意朦胧站不稳脚,软绵绵的走路都好似在飘。

  将男孩羞涩伸出的舌尖含进嘴里吮吸,又长驱直入,把嘉华吻得舌根发酸,唾液分泌得愈发厉害,敏感的口腔黏膜被来回舔舐,没一会儿就晕乎乎地喘起来,哼哼唧唧的在李志超身上蹭来蹭去,涎水流了一下巴,滴在被掀到锁骨的 T 恤上晕出一小块水渍,像个被日头烤化了的糖人儿。

  李志超的指腹有一下没一下的蹭弄起嘉华的乳尖,男孩敏感得厉害,被毫无节奏和规律的撩拨弄的眼睛湿湿,盛着一汪咸涩的水雾,可能是被甜滋滋的亲吻搅昏了头,竟然大胆了许多,拉着阿 sir 的大手往身下扯,嘴里嗯嗯啊啊哥哥、阿 sir 的乱喊一气,想让男人把他下面摸得跟上面一样水流个不停,舒服到腰软。

  “好色啊嘉华,想让阿 sir 摸哪里啊?”

  李志超问他,几绺额发要散不散,衬着眉眼风流英俊,迷得男孩心跳如擂鼓,又神魂颠倒的去讨吻,撑着身体往男人手里送。

  情场上的浪子手法花哨,上面含着嘉华的唇瓣舔,粗糙的手掌则驾轻就熟地徘徊在男孩皮肉细腻的腿根,从裤腿里钻进去又不要直接摸,只沿着湿润的鼠蹊部和会阴有轻一下重一下地揉按摩挲,把小孩撩得双腿夹得愈发紧,脸比喝了酒还红,被坏心的哄着说出淫乱的话,又要摸前面翘起来的性器,又要揉后面发痒的肉穴。贪心极了。

  已经裹着满满蜜液的两瓣花唇不过被指腹隔着内裤一揉碾就迫不及待绽开,涌出来的淫水浸透了布料,遮掩着的抚摸让嘉华发出一声猫似的叫,蜷在沙发里的身体猛地弓起,小腹处的软肉都绷得紧紧的,眼眶红得厉害,一双眼眼巴巴瞅着李志超,可怜又依赖,要被李志超亲吻嘴角当作安慰。

  “舒服吗?”

  李志超低声问,隔着湿透的内裤在尚未充血的肉核上揉摁,将男孩弄得喘个不停,哭一样哼唧呻吟,上半身已经陷在了沙发里,腰胯腾在半空,扭动着想要避开过于刺激的甜蜜快感,但看起来更像是主动往阿 sir 的手上蹭动,不够丰满的胸肉带着挺翘的乳头也一颤一颤的,比点缀在奶油上的红樱桃还让人食欲大振。

  李志超平时惯爱拿些浑话逗弄小孩,但小孩还是太乖,仅会的几句淫词艳语含在嘴里呜呜也不好意思说,被亲了一会儿就张开手臂想要抱,如愿后把嘴角的口水蹭了男人一脖颈,还要学着对方的样子去舔去吮,两片嫣红的唇瓣含着男人上下滑动的喉结,兔牙不老实的往上磕,刺刺的痛。

  乱咬人的家兔没被教训过,胆子大得离奇,被主人惩罚似的用力揉按起充血的花核,就啊啊叫得腻人,也不记得咬了,肉穴里失禁一般涌出透明粘液,被贴在湿软入口的粗糙手掌拢了一掌心,又反手都涂在开始痉挛的腿根上,把短裤里隐秘的一切都搞得湿滑狼藉,好似情热水乡。

   练舞的小孩身体柔韧的很,被托着腿弯往下折,圆润的膝盖轻易就压上了胸口,抵着两粒乳头又擦又蹭,短裤也被扒下卡在腿弯上,从内裤边沿探出来的龟头贴在小腹上,没一会儿就漏出一滩腺液,顺着小腹挤出的软褶往沙发上流。

  能拧出水来的内裤还欲盖弥彰的裹着毛发稀疏的下体,嘉华被看得害羞,抬起手想要挡住对方视线,反而被李志超坏心地捉住,放在鼓鼓的阴阜上磨蹭,小孩羞窘得不行,水痕就又深了几分,显出花唇的形状,勒出一道细细的缝儿。

  “嘉华又发水了。”李志超慢悠悠说,“乖孩子要自己处理哦。”

  说着他分开男孩的一根手指,隔着内裤按进窄窄的穴口,结果才捅进一小截嘉华就怕得求饶,说涨说痛。

  嘉华的花穴确实发育得还不够完全,又窄又嫩,上一次肉穴才被进入两根手指就已经涨得厉害,稍微抽插几下就把小驻唱插得潮吹,李志超还以为是药物作祟,现下才意识到男孩就是这样敏感至极。

  但见阿 sir 真的松开手,嘉华又慌了起来,连忙拽住李志超的袖子不让他走,话说得结结巴巴颠三倒四,中心无外乎是不痛了,想被阿 sir 摸,想被阿 sir 肏。还笨拙的把内裤往一边勒,露出湿濡的花穴,小小声说可以的,可以进来的。

  嘉华脸红得厉害,羞赧到声音比蚊咛都细,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肉都染上了层胭脂似的薄红,甜软可口,咬一口都能挤出甜汁来。

  “我们嘉华还小啊,这里吃不了大鸡巴的。”

  李志超一边说一边在男孩湿润的视线中单膝跪下来,带茧的大手按压住对方细嫩的大腿,唇舌沿着腿根一寸寸舔吻过去,唾液掺着透明的淫水汇成道黏稠的水痕,呼出来的热气洒在颤巍巍的花唇上,湿热的暖意刺激得嘉华手都没力,勾住内裤的手指抽搐着攥紧,求哥哥肏他的话也说不出来了,紧紧抿住嘴生怕发出什么淫乱的声音。

  “阿 sir 用舌头肏嘉华好不好?”

  湿软有力的舌挑逗似的拨弄起靡软的花唇,当温热的舌尖划过中间的尿道口时嘉华终于颤抖着叫出声,两条白嫩的腿抖个不停,又被男人强硬地固定住,用湿热的口腔包住嘉华逐渐充血发胀的两瓣花唇,灵活粗糙的舌面在几下用力的舔弄后刺入了紧窄的花穴,模拟性器交媾去侵犯对方那口的属于女孩子的肉穴。

  “咿啊啊啊、不、哈啊 不行呜 …… ”嘉华被热情激烈的酸软快感刺激得淌下眼泪,一边哭还要用绵软甜腻的声音说脏。李志超握住男孩还勾着湿透布料的手,引着他将被肏出一个小洞的穴口往一边掰开,将细窄的缝隙拉扯得更大,让那根作乱的舌头能进得更深。

  由于姿势原因,嘉华能清楚的看到李志超是如何用唇舌舔吸肏弄自己的软穴,畸形的器官是如何被男人细致色情的抚慰舔弄,发出淫荡的仄仄声,过于强烈的感官刺激让男孩没一会儿就哽咽着射了出来,靠着被舔穴而射出来的精液大半都溅在了他胸口和腿上,还有一部分落在了下巴和嘴角,混着涎液往下流,整个人看着就像专门为性爱而生的漂亮宝贝。与此同时湿滑褶皱的花穴也痉挛似地收紧,从肉道内里涌出来的淫液被舌头堵得流不出来,但仍有一部分弄湿了李 sir 的下巴,打湿了他的衣领,将腥甜的气味沾了他满身。

  被舔到潮吹了。

  嘉华被奔走于全身的酸软麻痹感捕获,甚至来不及感受羞耻,细软的声音哽咽着尤显可怜。阴道流出来的蜜液早将后穴也浸得湿湿滑滑,肛口紧致,男人手指才刚挤进去肉壁就迫不及待的吸附上去,连移动都困难。李志超弯起指节,把后穴撑开一道缝隙,让淫液能够湿润穴口,方才又送进一根手指在肉道里摩擦进出起来。

  “怎么后面比前面还贪吃啊?”

  李志超故意拿话笑他,曲着手指找藏在肠道褶皱里的腺体,男孩的身体适合做爱,敏感点也生得浅浅的,很容易被碰到,还处于余韵的男孩发出混乱又淫荡的呻吟,咿咿呀呀,每一个音都流着甜水儿。

  括约肌紧致弹性,当手指牵着淫靡的细丝抽离开后也仍张着小小的口。李志超掏出勃起多时的阴茎,青色筋络缠绕着的柱身颇为狰狞,嘉华屏着呼吸等待被进入,但没一会儿又急速地喘起来,被阿 sir 安抚似地细细亲吻,摆弄男孩的乳头,让他放松。

  体液微腥的味道在唇齿间交换,被蜜液润滑过的龟头顶在已经做好容纳准备的肛口处缓慢摩挲,稍稍顶进去又抽出来,磨得亟待被填满的后穴又涨又空虚,忍不住摇晃起屁股主动去吃,一不小心还会撞上粉嫩流水的花穴,嘴里还要甜滋滋地哼唧:肏我啦,进来啦。结果等肛口真的被完全撑开,男孩又痛到蜷成一团,泪水在眼眶里充盈,可怜兮兮地叼住男人伸过去的手指,用鲜红的舌尖裹着前段吸吮,也不敢求饶,就这样耷着眉毛看着李志超。

  龟头挤开层层褶皱,情热的肠肉异常缠人,李志超感受着被软肉紧紧吸裹住的快感舒服得叹了口气,进入一半的阴茎又缓缓抽出,不等肉壁恢复原状就又一次用力挺入,将嘉华肏得直往沙发垫里陷。

  “呜太大了 …… ”嘉华被怪异的胀满感吓得惊慌起来,但后穴一缩一缩得反将那根粗长的阴茎夹得更紧,“哈啊 ……

  保持这个姿势对小孩来说过于辛苦了,即使他柔软得仿佛可以再被用得更狠。但李志超不舍得。男人让嘉华已经泛起红色的大腿夹住他的腰,轻轻松松便将并不轻巧的男孩抱了起来,湿漉漉的后穴和埋入一半的阴茎成了嘉华唯一的支点,在男人将他抱着顶上沙发靠背时,那根狰狞的鸡巴也尽数挤进了男孩湿软的肉道中,两人下体严丝合缝的贴在了一起,只剩下两个囊袋撞在穴口,每次男人向上挺身都将丰腴软腻的臀肉撞得啪啪作响。

  小孩哪里被这样肏过,张嘴着哈啊哈啊叫不出声,涎水顺着嘴角往下淌,小穴将那根鸡巴绞得死紧,全靠肠液和淫水润滑才能进出顺畅,才射过的性器半软不硬地摆动,顶端漏出精水来,难以勃起。

  嘉华被鸡巴顶得夹不住男人的腰,双臂紧紧搂住阿 sir 的脖颈,直晃的胸肉往对方嘴边怼,被李志超张嘴含住一边后更是抽抽噎噎哭得厉害,黏黏糊糊浪叫声比交媾时带出的水声还大,

  “不要吸啦 ……

  “嘉华奶这么大,不多吸吸以后不出奶喂不了 bb 哦。”

  李志超的阴茎一下下摩擦着腺点捅入肠道深处,也捅得男孩脑子发晕,但也知道自己被笑话了,委委屈屈说:“我是男孩子啊 咿啊啊不会、有 bb 的啊,嗝啊 ……

  “明明是妹妹仔来的,前面也哭出好多水呢。”李志超耸着腰肏男孩,双手托着对方奶糕似的臀肉哄道:“嘉华不想给哥哥生 bb 吗?”

  哭得直打嗝的娇气小驻唱闻言又眨出几滴眼泪,嗯啊应着说要,把另一边的奶往中间挤,让哥哥也舔一舔吸一吸,还想要被摸摸前面。

  两个奶头被玩到花生米大小,几乎能盖住那一圈乳晕,红红肿肿的。下面娇嫩嫩的花穴被冷落在旁,也不忘一股股吐水,初尝性爱的身体不知餮足,非要一起被填满才会快乐。李志超把小孩跪坐在自己身上,空出来的手合着后面的节奏把前面也插得直溅水,等到小孩又一次高潮时身体痉挛着连跪住的力气都没有了,还不忘拽着李志超的手臂,说要给哥哥生宝宝。

  “这么想吗?”

  李志超将被抽搐的穴肉绞弄挤压得也要射精的阴茎抽出来,将湿淋淋的龟头抵上不住翕张的花穴,硕大的前端蹭着湿软的边缘戳弄几下后也射出精来,浓稠的浊白液体大部分被射进了贪吃的肉道里,剩下的挂在穴口,将被磨成深红色的下体糊上一层黏糊糊的浊液。

  龟头蹭着惨兮兮向外掀的花唇,将流出来的精液一点点堵回肉穴,仰靠在坐垫上的嘉华一脸迷蒙失神,被李志超握住手去摸被射满精液的滑腻穴口,在一片空白的嗡嗡声中听到男人含笑的话音。

  “嘉华要仔细含好啊,漏出来可就没有 bb 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