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os

Chapter Text

“啊?窝都兼备带热鹅蛋罢(我的前辈也太弱了点吧)?!”下午茶的时候一边含着卫宫妈妈特供的chiffon cake一边和御主抱怨,“是爱德蒙哦~”没心没肺的御主先是给她一个狡黠的笑容,然后选择了一口吞下一个焦糖布丁,开始嘿嘿嘿的笑——每当御主露出这样混沌恶的笑容的时候请立刻打断她,迦勒底守则第零条。
不过这几天以来,御主一直处在高效率工作模式,迦勒底的大家对她暂时还处于容忍态度——毕竟是才不眠不休的带着队伍爆肝活动的御主,看到她带着两百池的真伪手稿去找达芬奇亲兑换材料的时候,大家都很默契等等把对她的容忍等级暂时升到了最高级别。

 

迦勒底前几天乱乱的——在第一次举办的时候毁誉参半的达芬奇与七位赝作英灵复刻。可爱的后辈尽职尽责的告诉御主这次达芬奇亲开出的是什么样的手稿收集条件,相比之下,御主埋在被子里,用力的把被子举过头顶,再用体重死死压住,“小茄子放弃吧,Alter在之前的福袋召唤好不容易欧了一次,伯爵前几天也刚刚百级,这次我是不会屈服哒!”
玛修拿这样的御主完全没有办法,面露难色的看着身后的天才,“您也听见了,御主她……”“立香酱好好考虑哦?仓库里已经没有多少种火和qp了耶~什么?连凶骨和龙牙也见底了么?这可怎么办才好啊?上次叫喊着要兑换的迦勒底午餐也还差不少魔力棱镜——”
床上的一大团白色物体从达芬奇开始发话的时候就一直抖个不停,直到她说到魔力棱镜的时候才终于忍不住掀开来大口喘息:“憋缩了,达芬奇亲,我做,我——做——!”
当达芬奇女士脸上带着得体优雅微笑离开myroom的时候,房间里就剩下一个瑟瑟发抖抱住玛修一边嚎啕一边蹭胸大喊小茄子的御主。乍一看颇像什么逼良为娼的事故现场。
饶是御主在活动开始前大喊着“放过我我死也不刷赝作啊啊啊!”最终也还是屈服在凶骨龙牙的诱惑下,一边绞着 制服本就不长的短裙,一边委婉地向达芬奇表示,“那就各30池哦,不能再多了,会,会死的吧……”
在达芬奇女士再三保证不会有性命之虞之后才带着孔明老师和阿拉什英雄王灵子转移去收集手稿。

“怎么,杂修,不让海带头和哈哈哈的女人去么?”变更场地的时候,英雄王抱着手臂发问——充满他个人特色的问责。
可御主这几日不是在为手稿交易而工作就是在夜里打开某个逐渐上瘾的手游开始在战场凹分,睡眠极度不足,双方从者战斗过程中像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的脑袋总让人觉得她马上就会睡着——不剩下什么心思来讨好此时的英雄王。“啊,让王这样加班真是我的失职,献上5个圣杯还请王能略微忍耐——”
更深刻的原因……立香稍微思考了一下选择保密,第一天的战斗编队里确实是有两位复仇者的,出于EX职阶的双向加成以及某些出于私心的原因。
那天转移阵地的时候岩窟王很自然的拉住黑贞德的手:“别发呆,该走了——”催促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细剑的剑鞘顶上喉结。
“我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和复仇者前辈关系变得这么要好了。”站在他身侧的黑贞德身着御主作为礼物送去的新宿灵衣,从他的角度看尚显娇小,连面颊上带的讥讽都与他记忆里一般无二,然后他掩去浓重的情绪松开手,“抱歉,看错人了。”
“喂喂喂,伯爵你怎么能把Alter和我都看错了!顺便我要和Alter一起走,大猪蹄子们都走开~”御主适时的出现,先是分开剑拔弩张的复仇者们,之后环抱住黑贞德的左手蹦蹦跳跳的把她拉走,再丢下几句话让他们跟上。
走出不近的好一段距离之后,爱德蒙攥紧的手才渐渐放松。
“哈?那个海带头真的是我的前辈么?”被拖走的黑贞德还是忍不住的抱怨,“嘿嘿嘿,总有不如意嘛~你看那里有个恶魔酱~恶魔酱我来辣!”黑贞德的愿望在这个迦勒底得到了一定程度满足,一个同性好友,混沌恶的咕哒子勉强合适。
虽然那一天之后,御主就把编队组成换成了小安和玛修——“cost不够啦,我还要带显学的嘛~”黑贞德敏锐地感觉到附近有人松了口气,正想找到到底是哪个不想要命的,御主就换了一脸坏笑凑过来,“还是说Alter酱想和我一起共度春宵?骂死他我是不介意的~不如说是很欢迎哦~”
黑贞德从心底涌上一股恶寒,过分,这怎么说也恶心过头了吧——就忽略了从角落传来的有些在意的视线。

贞德Alter是在2.5凌晨被召唤到迦勒底的,她也不知道那个时候她是被什么吸引,就走下了英灵座回应了不知道是哪个地方或许是一时兴起的召唤,当所有感官都恢复正常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站在召唤阵中间,四周一片混乱。
当时的迦勒底召唤室乱作一团——名叫藤丸立香的御主刚把用于召唤的圣晶石一股脑地扔进召唤阵里就直接昏倒了,玉藻清姬百貌等人把御主围得水泄不通,走廊上的staff也在焦急的等待医生或者是达芬奇的到来,相比而言,这一侧的从者召唤就不显得那么引人注目。
“……世界的——从者。”Alter还没站稳的时候就先看到了身前站着刚刚说完召唤词的亚瑟,紧接着身后的召唤阵中又走出了“从者Archer。名为阿周那……”的弓兵,然后她自己那句憋了很久的,“从者,Avenger……”就没来得及说出口。
年夜的晚上,其余的从者还玩闹做一团,妈妈和情人党的英灵围在晕倒的御主身边,召唤室角落里还站着身边还漂浮着星星点点黑炎的Avenger。
忙活了好一阵后御主才像个没事人一样揉揉眼醒来,然后快速的坐起,“从者,新从者呢,我福袋出啥了——”先是眼尖发看见了还带着兜帽的旧剑,带着点失望的表情之后扫视一圈,“!!!是Alter么!!我没有看错??伯爵你看!——”之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复仇者拿捏好地接下,“新的复仇鬼后辈么,哈哈哈哈哈哈”藤丸立香还没来得及向他投去疑问的目光,就看到了新来的复仇者眼底的冰冷。
“嘿嘿嘿,Alter不要怪我了嘛,我是这个迦勒底的御主藤丸立香,虽然性格不太正常,以后要和大家好好相处哦~”
漆黑的魔女还没有咀嚼出这个自称御主的人方才的奇怪行为都是出自什么,召唤室里又传出了,“嗷嗷嗷!旧剑我爱死你了,我迦终于有红卡自充剑光炮了,一定要去晒死我的机油哈哈哈”的声音。至于刚刚感到奇怪的地方,那就随他去吧,大不了全用黑炎烧光,漆黑的复仇者如此下了定论,至于用不目光盯着自己的复仇者——黑贞德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作为警告。
然而还是她可供参考的信息太少了,她要是能够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子被养育成人,就会明白,那种感觉并不是想要威吓别人,而是出自某种久别重逢和掩饰不住的悲伤。

“伯爵他啊,是很可靠的队友哦,终局特异点和新宿的时候都是……”御主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黑贞德都想要提醒她大些声,“Alter你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就会习惯啦~”迅速的吃完了剩下的布丁,御主开始提出更过分的请求——想要黑贞德的膝枕。她应当严词拒绝的,但御主真的枕着她的大腿开始发出轻微的鼾声的时候,嘿,还挺可爱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