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loods of Tears

Chapter Text

Floods of tears -序

在未來的歲月裡, Tetsu將會記得”那一天”, 就是他的母親將”那個消息”告知他的那一個早上. 他當時才不過是九歲大的孩子而已.

雖然不是說在hyde出現以前他的生活就過得有多美好寫意.但自從hyde---他的異母弟弟被收養帶回來跟他們一起生活在同一屋簷下之後.Tetsu比過去更討厭他自己和他周圍的人事物,這拜hyde所賜.

在往後的日子裡,hyde越來越令他反感. 他應該是恨著hyde的,最少一直以來他都是讓自己這麼相信的.但每當他想起hyde,那陣莫名的剌痛卻一直在他心裡纏繞不去,還有壓在胸口的那股鬱悶….Hyde的存在對tetsu而言,變成了傷痛、困惑的代名詞. 一個如非必要他絕不想觸及的一種…幾乎禁忌的存在.

最令人難以忍受的是, 不論Tetsu對hyde有什麼想法,在表面上他還是要維持著那副待人溫文有禮、討喜的理想兒子的假面.他別無選擇.

乍看之下,“那一天”的開始跟過去的無數個日子沒什麼分別, Tetsu還是呆在自己那間寬敞但沒生氣的房間裡,坐在他的大書桌前面溫習. 從他房間的落地玻璃窗處看出外面可以將宅第、外沐浴在明媚陽光下的花園盡收眼底,但tetsu完全與不起一絲出外玩耍的興致, 不單是因為他要準備明天舉行的測驗(測驗結果沒達到95分或以上是不行的!), 再說,他根本沒有可以伴他一起遊玩的對象.

“Tetsu?”

冷不防聽到了一把女聲叫喚他, tetsu的視線馬上從桌上的書本移向房間入口的方向,叫喚他的人是他的母親.
也許對其他小孩而言,他們的母親開聲叫他們的名字是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但對Tetsu而言這件事簡直非比尋常,他遲疑地看著佇立在門邊的母親,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 一邊猜測著他母親到底為了什麼理由而現身.

通常如非必須,他母親根本不會接近他或開口跟他說話. 作為小川家這個財閥世家的女主人,她過的日子實在是太繁忙了,不是要忙著在宅第裡指點僕人們的日常工作、就是出外跟其他貴婦人們交際應酬、閒時還要為出席一場接一場的舞會訂造新的禮服而費心…怎會有時間搭理他?

不單他母親是這樣, tetsu的父親也是如此待他.他向來只看重他在學校的表現、並要求他要在生活待人接物方面要表現得體,最重要的是,他的一言一行都不能有任何讓小川家的名譽受到損害的地方. 父親在乎他的地方似乎僅此為止.

不管tetsu怎麼努力,他的父母都不曾給過他最渴望的關注和親情, 表現再怎麼好都是理所當然的,不會換來一聲稱讚.反而一有失誤的地方就會招來嚴厲的責備.

那麼,他母親現在出現在他房間門前是為了什麼?

那個tetsu不得不叫作”母親”的女人以不失優美的姿態步進了他的房間. Tetsu盡責的走到她面前,筆直卻略微僵硬地佇候,聽候她的吩咐.
“兒子, 我有件事要通知你…”
“是的, 母親大人…” 他還是垂著頭,摒息等待他母親繼續發言.

然後他的母親以平板單調的語氣說出了一件令他難以置信的事情來…

“很快就會有個小孩會到來這兒跟我們一起住,他下星期就會搬進來小川家.”

~什麼?

Tetsu終於抬起頭來, 瞪大雙眼盯著他母親.

“為什麼? 怎麼我從沒聽說過--”

“我說話時別插嘴!你的規矩往那裡去了?“ 小川太太叱責道.

Tetsu再次垂低了頭,連忙向母親道歉. “很對不起,母親大人…”

“那個…[小孩]…我在說的是你父親在外面生的兒子, 當然你從沒聽說過他.總言之你父親剛決定把這種小孩接來這個家裡….就在…[那個女人]不在以後.”

Tetsu聽得出在他母親乍看來平淡、例行公事似的冷淡語氣裡暗藏著的憎惡之情,特別是在她說出 “你父親在外面生的兒子”這句話時.
不用花上幾秒時間tetsu就明白他母親的話意味著什麼了.

他的父母長期以來在人前歡笑、在人後形同陌路的冷漠情況tetsu從小看在眼裡,他們只是為了面子之類的原因才繼續維持這段婚姻而已.可是…現在tetsu親耳聽到他父親在外有了私生子之事,但聽起來卻像是電視上的三流連續劇才會發生的劇情,沒有半點真實感.

Tetsu默然地盯著腳下的地毯看,一聲不響.他母親所說的事實在太突然了,而且她那種比平時更冷峻的口吻也令他心感不妙.

他想得有點太入神,使他幾乎聽不到他母親說的下一段說話.

“據我所知…他比你小四歲,所以你以後會多了一個[弟弟]啊.” 他的母親用不無譏諷的口吻說.

比他小四歲的男孩,那就是說他會有個弟弟囉…

多諷刺呀,在過去這麼多個孤單寂寞的年月裡,tetsu一直暗自希望能有個弟弟或妹妹---什麼也好,只要是個跟他年齡相仿的孩子就可以了---來到這裡和他作伴.但正正在他已經放棄了這種孩子氣的奢想之後,他的願望才以這種出人意料的方式實現.令他完全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