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Gad】苍穹2

Work Text:

       起初格林德沃执意要请一位家庭教师来教授小阿不思的学业,但是最后还是采纳了管家建议的年幼的孩子需要伙伴,将他送入一所军方背景的私立贵族学校就读。格林德沃还是一如既往的忙于公务,虽然尽责的管家定期会向他汇报阿不思少爷的课业情况,但是他似乎都不怎么在意。就如格林德沃小时候那样,未来的道路早已铺就,无论在何方面展露兴趣与才华,都会被家族安排就读军官学校,毕业以后进入家族事业从政,似乎是再理所应当的事情了。

      阿不思天性聪颖,养子的身份让他对于外人的评价比较敏感。他是个勤奋的好孩子,课业全都是第一名,他立刻发现了格林德沃对于他的成绩从未表态过。阿不思的早慧让他并不会直白地去讨要夸奖,但是他小小的内心还是有点空空落落的感觉。

      阿不思十岁的那一年,不但得到了全额的奖学金,并成为本学期最优秀学生代表。校方在这个即将开始的暑假前,给阿不思发了一张大大的表彰状。当他走下轿车的时候,惊喜地发现格林德沃书房的窗户里,透出暖色台灯的亮光,他的养父今日难得那么早就在家中。阿不思走进门厅之后,换上女仆拿来的棉拖鞋,怀抱着他的表彰状,轻手轻脚地走向书房。

      阿不思站定在书房门口的那一刻,其实是犹豫不决的,他想去敲响那扇深红色的房门,但是似乎实在无法鼓起勇气来。他捏着那张纸在门口驻足了很久,快把它捏皱了,然后还是垂下了那双漂亮的眼睛,貌似老成地叹了一口气,决定还是起身离开。正在这个时候,房间里传来男人的声音:“阿不思?是阿不思吗?进来吧。”

      格林德沃在开口呼唤的那一刻,其实也是犹豫不决的,他从阿不思站在书房门口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他觉得他这个年幼的养子心思难测,而他实在很难产生作为父亲的自觉,也许因为自己从小在严格的教养中长大,所以他觉得自己并不懂得怎样与孩子相处。不管如何,格林德沃决定还是试一下,将自己都不曾得到过的宠爱,分一点给小阿不思。

      格林德沃坐在宽大的实木书桌前,似笑非笑地望着坐在面前的阿不思。阿不思的身量拔高了一些,浅浅地坐在雕花繁复的皮质西洋椅里,就和第一次在轿车里那般身子绷地笔直,雪白的小脸上表情严肃,鲜艳的红发在前额打着卷儿,绵密的睫毛在面部投下浓重的阴影,格林德沃正注视那双饱满的小嘴嗫喏着:“格林德沃先生,我……”格林德沃在阿不思欲言又止的瞬间,伸手将他手中捏的不成样子的表彰状拿了过去,瞥了一眼,他微笑着赞叹道:“阿尔真是个好孩子!我为你感到骄傲!”阿不思的小脸腾地一下红了,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亮光,他开心极了,几乎高兴地想从椅子上站起来,但是他强行忍住了。格林德沃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毕竟年长了这么多,尽管没有作为父亲的经验,但是有身为成年人的狡黠,他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份小心思,尽管阿不思那么聪明伶俐,可毕竟还有着孩子的稚气,他那么努力地想得到自己的认可,那么自己只要恰当地回应这份期待就可以了。

      得到养父鼓励的阿不思小小的脸颊上因为兴奋而变得红扑扑的,他也开始变得健谈,努力地寻找话题:“格林德沃先生,我以后可以经常来书房吗?”“当然可以,这是你的家,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如果你愿意不再称呼我作格林德沃先生的话,我应该会更欣慰的。”格林德沃总能适时抓住让阿不思改口的机会,他听到小阿不思欣喜地继续问道:“书房里所有的书我也可以看吗?格林德……爸爸。”格林德沃微微笑着给了肯定的答案,他觉得阿不思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别墅门口的蓝色矢车菊又到了一年中开花的季节,老管家拉开轿车门,阿不思优雅地走下车来,他已经快和老管家一样高,他已经十四岁了,一贯的优异成绩让他成为了年级级长。阿不思抬起眼来看着那没有一点光亮的书房,他知道格林德沃大约这一周都无法回家,他依旧习惯轻轻地走进书房,利用晚餐前的闲暇,开始撰写起他感兴趣的论文。格林德沃出色的表现,让他在军中步步高升,其人对待政敌手段之狠辣利落,比起上一代老格林德沃,有过之而无不及。格林德沃将自己渐渐置于权力的中心,而且还在这股暗流涌动的势力中稳步上升,他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于权势的渴望,除了在阿不思的面前。

      阿不思晚餐后又在书房逗留了很久,直到觉得眼睛非常酸涩,才去自己的卧室休息。夏季的夜晚突然起了焚风(注1),热风拍打着窗口发出响声。阿不思迷茫间从睡梦中惊醒,他觉得身上湿漉漉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他安慰着自己,可是又觉得哪里不对劲。阿不思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他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他的两腿之间黏黏糊糊的感觉那么真实,内裤更不必说了,甚至睡裤上也被洇出一大片深色的水痕。他在一瞬间觉得自己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他慌乱地将睡裤褪了下来,连内裤都一并脱掉,看见那些浅色的粘液粘在上面,仿佛在嘲笑着自己。阿不思觉得羞耻,他赤着脚,只套着睡衣匆匆走出卧室,他此刻只想去洗个澡,洗完澡之后,他希望可以忘记这一切。阿不思快步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一个成熟男人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来:“阿尔?”阿不思吓得心脏快蹦出心口,但是他反应极快,他知道那是格林德沃,整个家里只有养父会这么亲昵地称呼自己。

      原定要下周才会回来的格林德沃,提前结束了公事,深夜返回了家里。阿不思在那一刻实在是太过于心烦意乱了,以至于他并没有看清掩盖在走廊尽头黑暗里格林德沃的表情,而浴室门口的壁灯却把他自己照射的一清二楚。阿不思面颊上覆着薄薄的汗珠,红色的卷发也掩盖不住那双形状优美的眼睛里的惊恐,他的嘴唇微微张开着,有些急促地喘着气,只穿了一件白色上衣(注2),露出修长笔直的雪白大腿,赤着足踩在深色的地毯上。格林德沃在一瞬间恍惚了片刻,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尊希腊式雕像,他很快镇定了下来,那一次他真正的意识到,阿不思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