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Gad】苍穹1

Work Text:

       那是阿不思八岁那年的夏天,当他被孤儿院的嬷嬷牵着去见那个男人的时候,他穿着有点不合身的白色衬衫和天蓝色的背带短裤,那是他最好的一套衣服了,尽管还是显得有点寒碜。阿不思白白的小手黏糊糊的,嬷嬷告诉他,他被面前的男人收养了,催促他上前去和领养人打个招呼。阿不思拘谨地上前伸出满是汗水的手,抬起蓝蓝的眼睛,怯怯地说道:“先生,你好,我叫阿不思·邓布利多。”面前的男人无声的笑了,‘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的气味’,阿不思想着。男人拉住了阿不思的小手,轻轻地说道:“你好,阿不思,我叫盖勒特·格林德沃,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父亲了。”

       阿不思端坐在那辆显得分外豪华的轿车上,身子绷的笔直,他不太敢侧过脑袋细细打量他的养父。小阿不思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偷看端坐在左边的格林德沃,规整的深色西装,面部轮廓深邃而英俊,十分齐整的浅金色头发全部被一丝不苟向后梳理,眼神淡漠而倨傲。格林德沃意识到阿不思的目光,抬起眼来,朝他微微一笑,然后吩咐司机道:“车开的慢一些,绕路去下那家新开的蛋糕店。”

      在司机拉开车门的时候,小阿不思的嘴里还鼓鼓囊囊的塞着一块蜂蜜味蛋糕,怀里捧着一个装满了各色糖果的牛皮纸袋子。站在那栋深灰色的别墅面前时,阿不思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格林德沃轻柔地摸了摸阿不思的红褐色卷发,拉起他的小手,说道:“阿不思,我们到家了。”阿不思那时候心里想着,‘格林德沃先生可真是温柔。’

       阿不思在孤儿院的经历让他显示出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早熟,尽管他没有受到虐待,但孤儿院的严苛生活也算不上舒适,他很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并且控制自己的不当情绪。女仆们都很喜欢这位新领回来的小少爷,她们在他沐浴后,帮他把柔软的红色卷发梳理地整整齐齐,让他换上剪裁合体、质地细腻的衬衣与西裤,还为他系上浅灰色的小领结。‘她们就差在我脸上抹点粉了’,小阿不思心里嘀咕着,面上却露出礼貌的笑容,在女仆们为他穿戴整齐后,彬彬有礼地致谢。

      傍晚阿不思坐在长长的餐桌前,看着仆人们将银质烛台里的蜡烛一支支点亮,望了望坐在主位上的格林德沃,他的面前放着一杯红色葡萄酒,他在举起酒杯之前,用手指缓缓地在水晶高脚杯的杯缘画着圈,然后举起来轻轻地啜饮了一口。阿不思觉得他的养父优雅极了,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直到发现格林德沃用那双灰蓝色的眼眸直视着自己,他赶紧埋低了脑袋,开始用勺子喝汤。

      小阿不思很快适应了新环境,精致的饮食与充分的休息让他的面颊重新有了红润的光泽,那头红色的卷发也愈加柔顺,那双浅蓝色的眼睛美极了,像夜空的星辰闪着光芒。他现在也会显露出孩子的稚气来,偶尔在与仆人玩耍时会露出可爱的笑容。格林德沃白天事务繁忙,大多时候要深夜才能返回家中,阿不思常常已经睡下了,其实他能与养父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是阿不思不知道的是,格林德沃每晚都会轻轻地走进他的房间,看一眼笼罩在朦胧月光下的睡颜,再去休息。

      小阿不思向仆人们打听过养父的事情,大多是流传的版本,格林德沃家族一直在军政界覆雨翻云,即便在十多年前的动荡时期也没有让权力旁落。这一代的格林德沃少爷年纪轻轻就在军中位居要职,据说他曾是阿不思生父的战友与好友,在其作战身陨后,不顾长辈们的反对,费劲心思找到了战友的遗孤,毅然收养了阿不思。

      阿不思敏感地觉得他这位养父既亲切又疏离,并不限制自己什么,对于有什么物质上的要求也一应满足,应该算得上是宠溺了。可是在每次为数不多的相处时间里,阿不思还是会毕恭毕敬地称呼他为“格林德沃先生”,格林德沃尝试纠正了几次,后来也就放弃了。

     阿不思并没有关于生父的相关记忆,很小的时候听孤儿院的嬷嬷说他曾是王牌飞行员,是战斗英雄,曾经是“精英冷冻计划”的最佳候选人之一。阿不思只知道他消失在了那片遥远的蓝天里,再也没有回来。体弱多病的母亲很快就去世了,阿不思成了孤身一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人’,那时被送到孤儿院的阿不思这样安慰着自己。他有时候会想着,等他长大成人后,会不会也像父亲那般渴望征服蓝天呢,‘也许吧’,小阿不思作出了模棱两可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