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微醺

Work Text:

杨戬今天决定早点回家。
他因为工作,已经大半个月没早回家了。孙悟空尽管有的是娱乐选项,每天晚上却还是在家等他,他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也很过意不去。于是今天趁天边才染上晚霞的时候就到了家——开了门却没人。
不过这也正常,自己没说要回家,他总得有人陪的。于是杨戬冲了个澡在沙发上窝着等,等着等着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啪”地一声轻响,灯光倏忽亮起,又暗下去。他几乎是瞬间脑子就清醒了,然而眼皮还是沉的,只模糊感到一片阴影移过来遮住了他面前的光,又重重落到他身上。
“……噗。”
一个柔软温热的东西把他那口肺里的空气堵了回去,有股酒味儿,但很淡,被跟他师出同源的薄荷牙膏狠狠涮过。他没睁眼,舌尖一勾,轻而易举地夺回了主动权。趴在他身上的人呼吸骤然急促,好像想躲,杨戬扣住他的后脑勺,指缝间慢条斯理地摩挲着那些总是不听话的柔软发丝,舌尖也节奏相似地舔过他齿关与舌底,吻出一阵津液泛滥的声音来。
孙悟空觉得自己快死了——本来就不清醒的脑子现在更是像团浆糊,但他很快乐,缺氧缺得快死也十分配合,像颗晒过的软糖似的,心甘情愿地被享用。
不过显然杨戬并没打算做一锤子买卖,很快就放开了他。杨戬半睁开眼,就看到他们家孩子也目光炯炯地看着他,眼神异常透彻直白,一点不带混沌,顿时失笑:“你又喝多了?”
“没有啊。这哪能叫又呢?”孙悟空脸有点儿红,身上还带着水汽,埋下头去往他身上蹭,“我还洗澡了呢。”
杨戬被他蹭得小腹燥热,眼见着他身上的浴袍都快蹭掉了,伸手下去发现这家伙果然真空着:“好乖。”
沙发其实不窄,但要两个大男人活动开也确实有点困难。杨戬重重吻了他一下,想起身到床上去——又被他蛮不讲理地压了回来。
“不挤吗宝贝儿?”
说是这么说,杨戬的手却穿过两片布料握住了他的阴茎,就着顶端渗出的液体在柱身上来回。孙悟空往他手里蹭,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我想要。”
杨戬与他对视半晌,把食指往他口中送去。孙悟空迷茫又清灵的眼睛直盯着他的,很专注地把那根手指从根到尖儿舔得湿漉漉,杨戬又送了两根手指进去,孙悟空照单全收,舌头柔软潮湿,一寸也没放过,神态之虔诚,像小孩子吃棒棒糖。
杨戬明显感到一股邪火加倍蹿到小腹,他也很久没做了。当然不能全指望舔湿这点儿,他往茶几底下去摸润滑,就这一点空档,浴袍完全只挂了条袖子在胳膊上,孙悟空的手灵活地往下伸进了他的裤腰。杨戬深吸了一口气,把他翻身掉了个个压在身下,十万分克制地咬了他的耳廓威胁道:“我直接进去了啊?”
“好~啊~”
这人说着竟然就把腿盘到了他的腰上,柔韧惊人,正隔着那点儿布料精准地顶在他勃起的地方。被邀请到这份儿上,不做不是男人——杨戬脑中盘旋着这想法,恨恨地挤了半管子润滑出来,只是进去的时候到底没忍住,一气没了三根手指进去,孙悟空就着他的手猛地挺了腰,漂亮的腹肌胸颈绷成一根弦儿,干脆地呻吟了一声。杨戬的手指被吸得很紧,在滚热的肉壁里顶到那一点,顶出浸了糖的喘息声来。他几乎有点后悔直接进去的不是自己的玩意儿。孙悟空似乎也想法相似,仰着头喘道:“要……那个嘛。”
早被扒得暴露在空气里的阴茎往孙悟空的大腿上贴去,皮肤是柔韧而微凉的。杨戬抽出手指来,顺手也往那块滑不留手的皮肤上抹开了。
“要哪个?”
“好哥哥……人家冷,要那个好烫好烫的。”
杨戬:“要哪个好烫好烫的?”
孙悟空非常实诚地挺腰往上蹭。杨戬握住他的,好容易让他颤着消停了一会儿。
“怎么非要我的呢?你自己没有么?”
孙悟空在他手里显见是舒服得很,但后边儿的穴口也开了,仍旧是不甘心地往他那根玩意儿上套,还真颤颤地顶进去一点凹陷。杨戬把他放开了,不轻不重地捏着他腰上的肉:“你再这么戳,一会儿断了算谁的,嗯?”
也许是痒,孙悟空在他手里笑起来,眼睛明亮地盯着他:“你进来不就不会断了嘛。”
一面说着,他一面抓住了杨戬的小臂,充分发挥主动精神,然而怎么努力也吞不下那个头,有点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头。杨戬眼眸沉沉地盯着他看,觉得他这样真是可爱得不行——似乎有热流又跳动着聚集到下身,使他鼓胀得近乎疼痛。这一瞬间,他猛然俯下身去进入了那开拓过的、然而仍然柔软紧致的甬道。
“杨戬……你他妈……呜!”
他进得狠,孙悟空猝不及防地抓紧了他,爽快的呻吟还没出口,先变成了一声惨惨的呜咽,眼角红红地湿起来,好像是给操得清醒了些。饶是如此也还未完全进去,杨戬忍得发疼,但知道身下的人更疼,况且被紧紧地含着了,似乎也就该让点儿步——他于是顺着孙悟空绷紧的背煽情地摸下去,按在他腰眼与尾椎上。孙悟空顿时失了力气,腰整个儿塌下去,穴口却又张开了几分,酸软得令人头皮发麻。
“我怎么了?”杨戬扶着他腿弯调整了姿势,下身一点点地挺进去,将那湿热的甬道撑开,令它无法自控地更加柔软谄媚,直至全根吞下。
“你呜呜呜你挺好的……”孙悟空迷迷糊糊地哼唧,本能地把腿张开,直到那根火热的肉柱挤进深处去,伴着黏腻的水声把他牢牢钉住。
杨戬失笑,伸手拨了一下他的乳头,他这地方敏感得很,早早就圆润地挺起来,让人看着手痒,现在一弄更是不得了,腿不停地夹他的腰,要他动。
“唉。明天早上起来又说我粗暴——”说是这么说,杨戬的动作一点没含糊,抽出来一点儿,又捅回去,很有着开拓通道的耐心,一点点地操开了软肉,才开始幅度更大的动作。其实太久不做,孙悟空很疼,但他的本能十分明白那疼里所含有的意味,他那阵噬骨的痒劲儿叫嚣着对这滚烫的疼痛的渴望,渴望被贯穿,渴望欢快地吸紧那根火热跳动着的肉棍,渴望被干得跟一摊饺子馅儿似的软趴趴,嗓子里呜呜咽咽的,眼泪成串颠簸地落下来,被杨戬舔掉,又吻进他的口中去。杨戬知道他有点醉的时候格外热情,但身体和理智此时是分开的——他的腰没命似的往上撞,仿佛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下身,不知是脑子像浆糊还是插进去的温柔乡像浆糊,总之哪边都不清醒,由着快感不停动作。
他终于射进去的时候,孙悟空已经泄了两次,然而还是半软不硬的。他本来没打算射在里面,要抽身时那两条又白又长平时也看不出这么有力的腿牢牢夹住了他,穴内瞬间又绞得死紧,让他的小兄弟控制不住地抖动着射了进去。
“唔……好热。”
下身绞得十分缠绵,甚至甬道里还被一点点地灌着残余的精液,然而孙悟空的表情满不像这么回事,眼角挂着泪痕,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偏过头去死死闭上了眼睛。
杨戬缓缓顺着湿滑的液体抽出来,俯下身去吻他:“怎么了?”
“烦死了本来就热你射进来更热……”
杨戬猝不及防地伸了两根手指进去,进去得倒是顺利,但他抠挖的动作又让孙悟空全身颤起来,抬腿就要踢他:“完事儿就别弄了,又他妈不会怀孕……啊!”
“要能怀孕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宝贝儿,生理卫生课要好好上啊。”杨戬没抠几下,捏住他的脚踝,顺着精液又把自己重新硬起来的家伙撞了进去,“还没完呢,自己要的怎么能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