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20岁零四个月 x 15岁零十个月

Work Text:

魏大勋站在白敬亭的房间门口,捂脸,内心五味杂陈,实在不知作何表情,唯一确定的想法是这小兔崽子胆儿真大。

可算是知道怎么老找不着润滑剂了,原来是家里有人一直在用啊。

视线从指缝和门缝间穿过,屋里的少年依旧在自娱自乐,魏大勋窥见自己的好弟弟正抓着他哥刚买了一星期的自慰杯快速上下。

魏大勋心里有些别扭,这玩意儿他只用了一回就被别人偷着用……越想越难受,但他不得不承认浅绿色床单上的景色是极为赏心悦目的,正在抽条的小孩哪里都是纤细的,仅穿着半袖,白嫩的大腿难得全露出来,还在做着色情的事、发出喘息的声音,勾得人欲火心起。

少年躺在床上试图挺胯插硅胶洞,绷紧了腿和臀部的肌肉,宽大的半袖耷拉下来,若是魏大勋蹲低点想必能看到大片的背。成年人感觉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理智想走开但情感又舍不得,踟蹰的脚步声被屋里人换姿势时床垫的吱呀声完美掩盖,魏大勋抬头瞧了一眼,再也走不成了。

白敬亭冲着门口的方向跪在床上,情欲使脸潮红,也使眼睛水蒙蒙的。魏大勋不由自主地找借口,他本来就有些近视,现在应当发现不了门口有人偷看,还可以多看一会儿。

白敬亭双手握住杯体,为了方便够到位置而稍微弯背,激烈地晃着腰胯去撞小小的飞机杯,他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喘息声急促得多,喘到魏大勋被感染彻底硬了方才失了力气瘫回床上。

“竟然喜欢这样的洞吗?”

白敬亭皱着眉取下飞机杯,用手指沾了杯口许多润滑剂,他捻了捻指尖忽的伸向自己身后,摸摸穴口便送入一指,娇吟声随之而出,“唔嗯,我还是觉得我的更好…”

魏大勋震惊地看着白敬亭的举动,瞪大了眼睛,脑内刷弹幕:这是什么后续发展??现在的小孩子这么会玩吗???

白敬亭侧躺着,依旧面向外,一只手躲在后面操自己,另一只手撩起半袖下摆捏自己的乳头,发泄过的性器藏进蜷曲腿间的阴影里,小孩脸上都是委屈和烦躁,像是仍未搔到痒处。他再次调整体位,翻身换成跪趴,懒洋洋的让下巴垫在枕头上,细腰下塌显得屁股更加圆润,两腿自然叉开,可以在其中看到涂满水光的肉茎,还有一滴液体要坠不坠的挂在末端。

魏大勋直面臀瓣间被主人强硬开拓的穴,白敬亭每回塞润滑液进去,穴口都委屈巴巴的挤出来,白敬亭坚持不懈的一次次较劲,终于使穴口老实含住润滑剂不再吐出来。

费了好大力气的白敬亭身子更软,腰更往下,屁股翘得更高。一根手指在体内自由活动,抽插抠挖寻找最能带来快感的方式,少年喉咙里跟猫仔似的打着小呼噜,推门声也没打扰到他分毫。

魏大勋走进来,干脆利落地在做坏事的小孩的屁股蛋子上掴了一巴掌,打得白敬亭啊一声尖叫,浑身抽动竟将尿道里残余的精液全射了出来。

缩紧的穴咬住指尖,魏大勋轻轻扯白敬亭的手腕,还没拽动手指便听到少年的哭喊,他不敢继续硬来,目光沉沉地盯着床上的鲜美肉体静默了好一阵,对白敬亭的质问充耳不闻。

白敬亭感受到成年男人少有显露出来的威慑力,突然知道慌了,想拉过被子盖住自己,他现在的情况太尴尬了。

魏大勋却不准,他一把控制住面前带着自己打出来的红印晃动的臀,坐到床边,埋首,在两瓣间伸长舌尖去舔,柔软湿滑的舌一点点绕夹着手指的肛周打转,偶尔试图撬开缝隙钻进去。又痒又爽,白敬亭叫得更惨烈,扭来扭去也挣不开把住自己屁股的大手,求饶的喊哥。

他俩被父母领着见面时都已经很大了,白敬亭从没张口叫过哥,这个点明身份的称呼将将唤回魏大勋的理智。

白敬亭艰难的转头,他法律承认的哥哥,脸还挨着自己屁股,垂眸看自己剧烈喘息,在他被穴口卡住的指节轻轻一吻,便成功拉出受困的手指。白敬亭不禁呜咽,他的屁眼已经被舔软了。

魏大勋抽了三块纸巾,擦干净弟弟的手之后已能稳住声线。

“我去客厅等你,你先洗个澡,然后咱俩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