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

Work Text:

“将军。”你听见自己这么喊他。
“嗯?”他默许了你的靠近,连头也不曾抬。
你小心翼翼地将手搭上他的肩。学着他曾教你的步骤,为他捏肩。
他似乎很满意你的手法,轻轻哼了一声,便将身体更加放松地向你靠近,甚至阖上了眼。
只一个小小的法术,这位执法之神就头靠在你的手臂上睡着了。
你一手捞起他的腰将人横抱起来。平日里这位令人惧怕的神祇,正安安静静地睡在你怀里。
腰好细......你将手收得更紧了一些。他被你稳稳地抱到了床上。你看着他俊美的脸,欲望在心底翻涌。

你把他按在身下,用神力将他的双手束缚在头顶,解除了法术。
在刚刚醒过来的神祇眼里你完全没看见一点睡醒时迷茫,只有一片冷静。
他盯着你,似乎在思考你在做什么,全然没有一点担心。
或许,这是一种变相的信任?但你既然开始了,就没打算收手,你已经想要他想要得快疯魔了。
没有神力的他完全无法挣脱你,你可以肆无忌惮地发泄你对他的感情,你将自己对他的情感统统倾泻,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亲吻他的脸颊。
“你......”他更加不解,他从未经历过这些,更不能知晓你那几乎燃烧所有的欲望。
“将军,帮帮属下吧......”你近乎哽咽的哀求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你知道,你的将军大人就是这样的人,哪怕他记不清你们,但他也一直在用自己的方法在乎着你们,将你们统统带回家,一个不少。
你见他陷入沉默,咬了咬牙,那就让自己彻底疯魔一次吧。
你扯开他的白色衬衫,在他的皱眉中吻上他的唇。你粗暴地在他口中掠夺,吻得情色又认真。
而他显然感到震惊莫名,但他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你双手抚上他的身躯,你日思夜想的人正躺在你的身下,死这一次好像也挺值,你不禁这样想到,甚至有些感谢那只妖狐。
他的身躯看起来单薄但实际上并不瘦弱,你很难找到合适的词来形容,因为太过惊艳。
你一直都知道将军身姿出众,但不知道竟是这样的勾人心魄。
他的肌肤极白,骨相极佳,浑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让人......想把他拉入凡尘,去品尝那众生百态,也不知道这样是否能让他沾染上一些其他的色彩。
你从来不懂得欣赏玉石,但如今才真正的认识到了,什么叫做美人如玉。温润如玉的肌肤实在让人难以把持。
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来平复心情,俯下身虔诚地吻上他的下颔,接着在脖颈处转为暧昧的啃咬。同时你再也忍不住地隔着裤子这一层薄薄的布料按住并开始揉搓他的下身,你听到他轻轻的吸气,感受到他瞬间弯曲起的腿向你踢过来,这时候你觉得自己完美地演出了一个反派大BOSS的从容,只轻轻一按就制住了他的反抗。
在你的桎梏下,你发现了他有了反应,同时也发现了他的羞恼与震惊,他到现在似乎才发现了你想做的事情。
“将军啊......”你叹息道,“就算您拥有目空一切的武力,但您也太没有防卫意识了。”
你的话让他脸色更加阴沉。
“放手,不然就把你揍成狗。”他的声音比起平常略微有了一丝波澜,多了一些喘息的声音。
你当然不会放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哪儿还有退路?所谓覆水难收,不过如此。你只能继续一意孤行。
“抱歉将军,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抱歉......我保证您以后不会再见到我了。”你将脸埋在他的耳边,语气中充满了不顾一切的决意。
听到你的话,他有些发愣。
“奇怪,谁给了你擅自离开的权力?”他似乎很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个问题,“那在人间谁给我洗衣服?就算回到了天庭,那些侍童都不够机灵,捏肩不舒服,他们都怕我。”
这下连你都愣住了,你撑起身子惊讶地看着他。
将军在某些地方......真的很强。
“将军,这不是重点吧......”你看着他现在衣衫凌乱与脸上的冷静形成鲜明对比的模样,冷下脸“恐怕过一会儿,你就不会原谅我了。”
糟糕,这个平静的模样,更让人有想彻底破坏的欲望了,当他这张冷漠的脸染上情欲是什么样子呢?
“唔......”你加重了手下的动作,果然,身下的人哪里经历过这些,忍不住一声闷哼,再度抬起脚来想要踢你,脸颊上终于染上了一丝粉红。
“等会儿就把你揍成狗......”你轻笑一声,正准备回话,就听见身下人强行抑制住喘息装作平淡的声音,“帮我脱掉,裤子会脏......”
你几乎听到一阵惊雷在耳边炸开。
“什,什么?”但是身下却没有任何声音了,只有杨减极力忍耐的表情呈现在你面前,你这才反应过来,飞快地褪去了你们之间的最后阻碍。
你握住了他的柱身,对杨减来说,这个地方连他自己都不怎么碰,更不会用在床笫之事上,所以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刺激,他非常敏感,连身子都有些颤抖。
你不过几次动作,他就忍耐不住地射在了你的面前。就算他再迟钝,再缺根筋,也感到极为羞耻,他将脸侧到一边,火红的发丝挡住了他的表情,藏在火红发丝下的耳朵似乎都被发色沾染,连耳尖都红得不行。
这幅模样你何曾见过?不,应该说,这幅模样,有谁能够见到过。
“果然欠揍。”他闷闷地说道。
你讨好地亲吻他,一只手不安分地在他的腰侧游走,每每划过他腰侧的肌肤,都能引起他的一丝反抗,另一只手则悄悄探向了他最隐秘的地方。
“喂......你等......啊......”他猛地看向你,显然还有些不敢相信,但他的那声‘喂’还是激怒了你,就算是这样,你对他来说也和别人没有区别吗?如果今天是别人,难道他也接受???
你的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地难过,愤怒让你忘记了体贴与小心翼翼。你将三根手指直接插入他最隐秘的地方开始搅弄,在靠近前列腺的地方报复性地按压与磨蹭,不出意料地换来了身下人的颤抖。
“唔,滚出去......哈......”他条件反射地想要合拢双腿,但显然做不到,在你动作的同时,一阵触电般的快感让他几乎失守,这第一次经历性事对杨减来说真的太过刺激,他是第一次感受到了情欲这种东西。从下体内传来的快感让他的骂声变得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
经过简单的扩张,你有些发狠地进入了他,你握着他的腰身,将自己的分身送进他的体内。
穴内温暖湿润,虽然只进入了前端,但他体内的柔软与温度已经足够将你彻底俘获融化。已经死去了很久的你,有多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了。
“出去。”命令的语气,从来顺从的你,这次并不想听从命令。
但是这温柔乡真的过于紧致,你只能缓缓地用肉刃破开它内部阻拦你的软肉。
最后你一个猛地挺身,将分身全数没入这位上神的体内,穴肉瞬间绞紧。
“嘶——你轻点......啊。”这时听到类似于求饶的话语你才清醒过来,你的将军,何时用过这样的语气说过话?而当你看向他,才发现,身下的人已经痛苦地皱紧了眉毛,好看的脸上终于不再是沉稳冷静,但也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表情,额上还挂着几滴冷汗。
“对不起,将军对不起,我,我一时冲动......”
你慌忙解开杨减的束缚,抱住了他,并做好了被他锤成狗的准备。
但他并没有打你,只是抓住了你的手,抓得很用力。
“白痴。”你听见了,又去吻他的唇,亲吻他的锁骨。似乎是被你搞得没脾气了,他并没有推开你。你看见他的肌肤都染上了情欲的粉红。
在极为难耐的几分钟里,你怕伤到他,不敢再有过激的动作。
“要做就快点,”终于,他忍无可忍地瞪了你,见你没有反应,眼神凶恶,“啧。”
他抬起右腿,用膝盖轻轻蹭了你一下。你的意识轰然归位,抬起他的右腿,扶住他的腰侧就开始顶弄。
虽然你也是第一次,但这种时候,这些事却是无师自通。你九浅一深地磨着他,在他体内翻云覆雨,但是又达不到顶峰,每每到达那个点的时候,你就轻轻磨蹭一下然后又退了出来,这快要把杨减逼疯。
他强行将所有的呻吟压在喉咙里,沉默地忍受着,但是,哪怕是神仙,也禁不起情欲的折磨。此时的杨减,第一次看起来这么无助,从未经历过情事的他看起来真的有些慌乱。
“我想听,将军大人,不要忍着好吗,是不够舒服吗?”你觉得差不多了,不再忍耐,直接放开了速度地冲刺,一下一下重重地顶进最深处。阴茎的前端狠狠地按压在最敏感的那点上,爽得杨减几乎哭出来,他花费了全身的力气才将这一声惊叫按捺下去,最终在喉咙里转化为了一声甜腻婉转的呻吟,听得你血液都似乎要沸腾了起来。
你更加卖力地抽插着,你们的交合处一片湿润,在高速的抽插下,小穴周围都被拍打出了白沫,身下的床单都变得湿漉漉的。
“还要忍下去吗?”此时你看着他已经快被快感彻底淹没,明明已经爽得不行了却还是死死忍住。他的双眼里蕴含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而他的瞳孔此时只能映照出你一个人的样子了。
“将军大人,将军,杨减,我爱你。”你近乎呢喃地在他耳边诉说着。
“......啧,麻烦。”这下子几乎要把你气笑了,都快被你做晕过去了,竟然还敢这么说话?也是,毕竟他可是那个杨减啊。
你这样想着,下身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直直顶到杨减的最深处,动作又重又狠,像是要把分身的模样永远刻在杨减体内一样。
在你几次全部抽出又全部没入的动作后,你终于释放在了他的体内,并如愿以偿地听见了一声湿漉漉的情色呻吟,你微凉的精液冲刷着小穴的内壁,然后随着你退出一小点的动作,从穴内溢出,顺着他的大腿淌下,在他白皙的大腿上留下黏腻的痕迹。不用看你都知道,你们交合的地方淫糜得一塌糊涂。
虽然如此,但是你还是能感觉到最后随着你的进入,他在慢慢地迎合你。虽然很生涩,但的确是这样的。
为这一点,你欣喜若狂,但是又不敢相信。
你的神,真的会为了你这么做吗。

释放过后的小穴实在不是休息的地方,你感觉到在温暖湿润的包裹下,你好像永远也无法冷静。再次挺立的分身告诉你,你还没有满足。
杨减已经感觉到了,下体内的微微胀痛,还没等他从高潮的快感中缓过劲来,小穴就又被硬邦邦的阴茎塞得满满当当,直顶在他的敏感点上。
他想要远离,但随着就一阵天旋地转,他整个人已经换了个姿势,趴在了床上。他非常不满意这个姿势,让他感觉自己像在求欢,但你没有给他机会,直接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唔啊......混账......够了没有”你置若罔闻,新的体位让你能够进入得更深了,你在他身后保持着高频率的冲刺,几乎一样的力道与深度,直接将杨减带入高潮。
你坏心眼得堵住了他的马眼,然后狠狠顶入他的体内,碾过敏感点,先是全方位的碾压,后是直直捅在敏感点上,如果说前面的碾过是酥麻的绵软感,后面的就要显得粗暴得多,几乎是喷涌而出的快感。
爽得杨减泪水爬满了整张俊美的脸。
何况你还不让高潮中的他发泄。
“呜,放手。”他第一次面临崩溃。
“不要,你得和我一起。”你最后几下冲撞,然后松开了手,在他高潮的同时,射入了他的体内。
“......地隐星......”
“什么?”在最后高潮的时刻,你听见他喊了你的名字。你的脑袋一片空白,只剩下轰鸣声。
这时你才发现,他的脸已经被泪水浸满。你手忙脚乱的抱住他,亲吻他的脸颊,紧张地道歉。
幸好,毕竟是神,他的恢复能力极好,他应该只是累极了,除此之外并无大碍。

“将军......您刚刚是,是喊了我的名字吗?您,您记得我?”你满怀期待地,但是又不敢相信地问道。
“地隐星......我要把你揍成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