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别样的欲火

Work Text:

[伊萨克×女指]
高糖小甜饼,私设轻喷
ooc算我的伊萨克是你们的
祝食用愉快😊

 

2点10分了。
伊萨克将最后一份文件整理好,长吁了一口气。
身边的女孩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让他有些无奈。
这个笨蛋……在他面前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吗?
将指挥使打横抱起,伊萨克走向床边。许是因为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女孩在他怀里蹭了蹭,满足地哼了一声。
宛如一只温顺的小猫咪。
轻轻把她放在床上,又盖好被子,自己坐在床边。看着她可爱的睡颜,突然想起那次图书馆里,没能得逞的偷亲。似乎,此时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那么……就再试一次吧……
少年微微俯身,在女孩柔和的呼吸声中,噙住了那双瓣柔软。轻轻吮吸,是意料之外的甜美。
一瞬间,许多纷乱的意象掠过他的脑海:巡查时孩子们塞到自己口袋里的果冻、高校学园里的樱花、中央城区的咖啡馆里那一杯香醇的卡布奇诺、下午茶里的草莓味马卡龙……
她轻哼了一声,似是要醒来。伊萨克一惊,赶紧直起身子扭过头去,假装若无其事。
虚惊一场。可能是因为太疲惫了,指挥使并没有醒,只是翻了个身而已。伊萨克暗自庆幸的同时,又有一丝隐隐约约的失落。
“好怀念上次壁咚指挥使时她脸红的可爱模样啊……真想再看一次呢。”他这样想着,目光划过女孩胸口露出的一抹如雪肌肤上。
她的衬衫领口本就没扣好,此时又是侧卧的姿势,露出大片旖旎春光,蕾丝花边隐约可见。原本盖好的被子也因翻身而滑落一旁,修身的衬衫不够长,洁白的棉质布料悄然吐出一小截同样洁白的纤细腰肢。
轻抚上那一小截细腻的肌肤,触感是出乎意料的光滑。理智告诫他他已经过分了,不应该再得寸进尺,趁她熟睡的时候做出这样的事。可是内心深处,却不停叫嚣着,渴望着继续,渴望更进一步的接触。
他感到火焰烧遍全身。那是种别样的火焰,不像猎犬那紫色的火焰会给他带来肉体上的痛苦,却不停折磨着他的精神。
少年手撑着床边,用力做了几次深呼吸。他在努力克制自己。房间中的幻力波动越来越强,温度也随之不断升高。
不行……控制不住……脑海中,扯开那件单薄衬衫的欲望愈发强烈。在失去理智之前,少年冲进了浴室。
他连衣服都没顾得上脱。
冰凉的水倾头浇下时,伊萨克才意识到这一点。坏了!这里是中央庭的宿舍,不是教会里他的房间,他没有可以替换的衣服……
勉强把体内那别样的火焰压制住了,他抬手关掉淋浴喷头,看着自己身上不停往下滴水的衣服,开始发起愁来。
上衣的话……勉强可以不穿吧?实在不行的话,用大衣先凑合凑合好了。但裤子是必须的,可是也没有太好的方法把它弄干啊……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火焰,小心翼翼地将裤子烘了个半干,穿好走出浴室。房间里的窗户没关好,一阵夜风吹来,伊萨克打了个哆嗦。
就这么回教会是肯定不行的,他很可能会感冒。把指挥使叫醒借一件她的衣服穿着回去?也不行,且不说他人高马大而指挥使是那么娇小,她的衣服他很可能穿不下,实际上,他也不忍心将本已疲惫至极的女孩从睡梦中唤醒。犹豫间,另外一种解决方式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留在指挥使的宿舍里过夜。
这个念头之大胆把伊萨克自己都吓了一跳,可他仔细一想,这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并且,还能满足他那份小小的私心。
那份向往她、贪恋她、渴望她的私心。
拿起指挥使放在桌子上的战术终端,找到赛斯的号码,他发去一天私信。
“我是伊萨克。衣服弄湿了,今天晚上就先待在中央庭这里,不回教会了。明早见。”
将终端放回桌子上,伊萨克从床上拿了条毛毯,又给指挥使盖好被子,躺到了沙发上。
黑暗中,两人温柔和缓的呼吸声静静回荡。
半夜安眠。
“啊--!!!!”
女孩从噩梦中惊醒,坐起身来,大口喘息着。伊萨克几乎是在下一秒便冲到了她的床前:“怎么了?”
“做了个噩梦,被吓醒了……诶?伊萨克?!你怎么还没回去?”
“嗯,今天太晚了。明天早上再回教会。”
一片漆黑里和别人说话很不舒服,指挥使伸手打开床头的台灯。
“!!——别!!!!”
伊萨克赶忙阻止,但显然他的语速没能拼过指挥使的手速。灯光亮起的一瞬间,两人都目瞪口呆。
“伊伊伊伊萨克!!你没穿上衣?!”耳根烫得已经快要烧起来了。喜欢好久的男生大半夜脱个半裸坐在自己床边……这这这这么刺激谁受得了啊?!
伊萨克一把扯过旁边椅子上的大衣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脑袋缩在兜帽里闷闷地回答:
“我……我的幻力有些不稳……冲了个凉水澡想压制一下结果不小心把衣服给打湿了……所、所以,也回不了教会了……”
迷迷糊糊的指挥使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话语中的逻辑漏洞,关切地问道:“怎么又幻力不稳了?是做噩梦了吗?”
“啊?额,是吧……”
“什么噩梦啊?很恐怖吗?”
伊萨克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呢?你梦到什么了?”
“我……我梦见世界被虫子占领了……” 女孩攥紧了被角,梦中的恐惧直到现在都仍未褪去,“那么多那么多的虫子……真的好可怕啊……”
伊萨克微微挑眉,语气中含着一丝诧异:“虫子?虫子有什么好怕的?”
“可那是铺天盖地的虫子啊……数量多就很吓人好吧……”
他轻笑一声:“那下次我去找几只虫子试试。”
“咦?为什么要找虫……”
“试试看我的火焰能不能烧死虫子。”
“诶诶?”
“这样,当虫子来临的那一天,我就可以保护你了。”
“!!”
有些羞涩,但更多的是开心。这,算是表白吗……
少年看到她熟透的脸庞,又笑了笑。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俯身轻吻她的额头。
“放心吧,不会输给虫子的。”
昏黄的灯光下,少年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暖入人心。
“睡吧,已经4点了。再过几个小时,就该开始新的一天了哦。”
正准备起身回沙发,手腕却突然被拉住。细若蚊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伊、伊萨克,你……”
“怎么了?”本就贪恋着不舍离开,现在理由更充足了,她不让自己走嘛。心安理得地又坐回床边。
“……”现在,脸上的温度应该足以煎鸡蛋了吧。有点想要放弃这个看似荒谬的念头,可刚才他连“保护你”这种话都已经说出来了,还亲了自己的额头,那是不是说明……他也是喜欢自己的呢?
鼓起勇气问出问题,声音小的几乎听不清:“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睡?”
“啊?”看不清他的脸,但能够听出语气中的惊奇和诧异。
果然还是被拒绝了吧……陪睡什么的谁会答应啊?提出这个问题的自己真是够过分的,好丢人哦……女孩难为情的想着,满脸羞红。
下一秒,身边的床垫却突然凹陷下去一块。
整个身体都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少年低沉好听的嗓音从头顶上方响起,带有些许笑意:
“指挥使是不是因为害怕再次做噩梦?所以……想要我抱着你睡呢?”
伊萨克真的好聪明……居然这么快就看透了自己的想法……等等!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嗅着少年身上阳光的味道,仍有些不敢置信。他……他居然真的躺在我身边了?!
内心如同小鹿乱撞。“扑通、扑通”,速率过快的心跳声清晰可闻。不过,小鹿乱撞的似乎不止她一人。
此时的他,同样是心如擂鼓。
女孩儿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悄然而至,带着少女独有的甜美气息。
是无数次出现在他梦境中的味道。
幸好自己今天早上刚刚洗过澡……不然现在就尴尬了……女孩胡思乱想着,有些紧张地咬了咬下唇。
咦?好像有哪里不对……
!!!难道……
“伊萨克……”闷闷的声音从他的胸前传来,依稀可闻其中的紧张:“你是不是……”
偷偷亲我了?
还是不太敢问出口。可是自己之前明明是擦过润唇膏的呀,怎么现在下唇上几乎是干干净净的呢?如果说是不小心蹭掉了的话,那为什么上唇的润唇膏还在呢?
刚才似乎真的看到了伊萨克的双唇上闪过一丝水光……难道他真的趁自己睡觉的时候……偷偷亲了自己?!
见怀中的女孩不时偷偷抬头看一眼自己,还不停的咬着下唇,伊萨克的心里有些忐忑——她该不会已经发现了吧?
……算了,一不做二不休,与其等着被她问不如自己先承认,格雷穆可是教过自己什么事情都要敢作敢当的。不过,决心好下,说出来却不容易。伊萨克做了几次深呼吸,喉结上下滚动了几次,终于艰难地开了口:
“对不起……”
“我之前没经过你同意偷偷亲了你……”
“趁你睡觉的时候。”
“抱歉。”
“啊……这样啊……”她语气中的懊丧是再明显不过的,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听得他紧张极了。 指挥使……不会是生气了吧?那她以后还会愿意和他一起巡查、一起工作吗?会不会……她从此就再也不愿意见到他了?
“什么嘛……为什么这种事情的第一次要在睡觉的时候发生啊……虽说期待了很久但还是感觉有点失落呢……”
女孩温软的声音一字一句地撞击在伊萨克的心上。期待了……很久?!他甚至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是在做梦吧?
少年极力压抑却依然能听出颤抖的声音响起:“指挥使,你这话是……什、什么意思?什么叫期待了很……”
“意思就是,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而渴望着有一天能亲你一口……也很久了。”
女孩转过头,嘴脸扬起一道弧线。
伊萨克勾起嘴角。他觉得,那是他一辈子所见过的最美的笑容。
“好巧,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