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我偏爱窥视未来和与时间缝隙共舞
我偏爱斑驳弄影 风儿皱水 帽儿飞扬
我偏爱秋叶落地 化作诗篇
我偏爱云朵落地 成为佳人
我偏爱俏语娇音满室闻 如刀断水分不开
我偏爱你顾盼遗光彩 长啸气若兰
我偏爱和你静观海岛冰轮初转腾
我偏爱从你脸上看红霞日落 从你眼里赏星辰大海
我偏爱很多
但独爱你

“你说我们真的能在一起一辈子吗?”细长的手指落在瘦削的人儿的肩头,指尖在细腻的肌肤上跳跃,嘴里有意无意的蹦着几个音。
“我们会有婚礼吗?”
“你听出来了呀。”吴谨言闻言抬起了搭在秦岚背上的头,和转过头的秦岚正面对上。
“嗯。”眼睛深情的能让人陷进去。
“你想去哪呀?”
“听你的。”秦岚随手撩起床边的睡衣,微风在人姣好的身材上留下一吻。吴谨言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人走出房间,这样的场景她愿意看一辈子。

秦岚进卫生间正要关门,吴谨言一把把她推进狭小的卫生间,飞快地把门锁上。吴谨言就这样整个身体都挡在秦岚的面前,略带胁迫地靠近,在这本就狭小的空间里氤氲出一抹粉色。秦岚被折腾了一晚上,腰还没缓过来,在被逐渐靠近的过程中不自觉的往后躲,到了某一个角度终于撑不住了。
“我的,腰……”
“早说嘛。”吴谨言一双手轻轻托住她的腰,一把把人抱到洗手台上,秦岚整个上半身顿时抵住了镜子。秦岚在洗手台上还没醒过神来,吴谨言的吻就如狂风暴雨袭来。越过眉间的峰峦,攀过颞颥,绕过脸颊,最后落在唇上。本来就只披了一层丝绸的女人轻易的就被撩起了一池春水,腿间的桃花源正待人摸索。

缘溪行,忘路之远近。手指不知何时已经抚上了秦岚玉白柔软的大腿内侧,点点晶莹沾湿了指尖,吴谨言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自己觅来的水源,中指绕上食指,指甲与指腹相蹭,玩的不亦乐乎。
忽逢桃花林,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当手指进入其中,她能清楚的感受到秦岚身体的颤栗,另一只手抚过她敏感的腰间,就只是轻抚就足矣唤起昨夜的记忆。
徐徐,拨开;深深,进入;绵绵,缠绕。
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每一下都是另一番天地,这人间仙境只叫人流连忘返。
娇怯怯,情绵绵,羞答答,清风明月知无价,良宵几度长欢悦。
秦岚只觉自己在坠落,手胡乱的在寻找支点,强撑在洗手台边的手指硬生生的攥住边沿,好像一松手就会滑入万丈深渊。沉沦于你是我今生之幸,纵使千种诱惑都不及你情深意长。

世事如影 你有你的观众
我只是个摆渡人 你不坐船的日子里
我也可以逗逗河里的小虾小鱼
下雨采个莲蓬当把伞 天晴躺在河畔看蚂蚁
我绝对不说
我是在等你

秦岚像一个失语的人,只能小声地呜咽。这是吴谨言最熟悉的,她忍不住要去尝尝另一番滋味。舌尖堪堪搅动就引的身下人摆动腰肢,故意躲避着她舌尖的挑逗。
“髻挽乌云,蝉鬓堆鸦,粉腻酥胸,脸衬红霞;袅娜腰肢更喜恰,堪讲堪夸。比月里嫦娥,媚媚孜孜,那更撑达。”—《新水令》关汉卿

“再躲,我就不客气了。”不得不说吴谨言真的很会,眼神一转就是勾魂的魅力。手移向秦岚抠在洗漱台边沿上的手,轻轻扣住,“别用力,不舍得你疼。”此话一落,秦岚就软了,也不知是等着这句话还是真的被语言撩拨了。吴谨言再次十指紧扣住秦岚的手指,“别怕。”

吴谨言贪婪的吮吸着女人身上的芳香,甜甜的气息沁在周围的空气中,这给予的安全感无人能比。鼻尖抵在颈后,磨蹭间偷吸了一阵芬芳,发丝无意间略过秦岚的耳垂,痒痒的感觉引的人又是一下颤抖。
“我进去了。”话音未落,下体就承受了猛烈的刺激,也不是第一次了,花径内强烈的收缩还是惹得吴谨言吸了口气。无限柔,竟是云雨巫峡,闺中乐,尽是风光无限。秦岚捱不住铺天盖地的雨点打落,细碎的呻吟声就从缝隙中漏了出来。吴谨言最喜她半梦半醒时流露的呻吟,脱去了人前面具和人后矜持,最是韵美。

秦岚挣开了她扣着的手,搂住了腰,这时的吴谨言已经在幻境中浮沉,突然的动作惹的她一不小心出了大动作。一手掰过了秦岚的脸,贴在了清光光的镜子上,秦岚被迫看见镜子里被侵犯的自己,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她看到自己这样狼狈的状态,但是情事做到一半没有逃跑的可能性,秦岚只能闭起了双眼,可是失去了视觉反而会增强触觉的敏感度。
秦岚的一举一动都在吴谨言的眼里看的一清二楚,下一秒,下体就是一次亲密接触,阴唇吸引着Alpha的性器官,吴谨言甚至觉得自己撑不住了。
“不想看是吗?”
“嗯!嗯啊……不……”
“那就别看。”说时迟那时快,吴谨言拽下一块毛巾就往秦岚眼睛上系,还没等反应过来,秦岚的眼前已是一片漆黑,吓得她连忙环住了吴谨言的脖子。
吴谨言加快了下体抽插的频率,失去了视觉的人立刻就有了反应,触觉被放大,过大的刺激让她只得连连讨饶。

纵嘤嘤之声,每闻气促;举摇摇之手,时觉香风,然更纵枕上之淫,用房中之术,行九浅而一深,待十候而方毕,既恣情而乍疾乍徐,亦下顾而看出看入。女乃色变声颤,漫眼而横波入鬓,梳低而半月临肩。*

秦岚颤抖着,下腹一阵抽搐,桃花源间的溪流潺潺而出,她趴在吴谨言的肩头喘着气,湿热的气息打在皮肤上让人只觉一阵燥热。

吴谨言在最后一刻咬住了秦岚的腺体,信息素迅速倾入,引的身下人又是一阵暖流。
秦岚眼睛前的毛巾还没有被扯掉,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情事,柔弱的Omega只想把自己塞进Alpha的怀抱里,可是却没有等来吴谨言任何的动作。
“谨言?你怎么了?”
“我……”只听她一声呜咽,仿佛是咬着牙说的,看不见的秦岚有点急了,正想去扯毛巾的时候被吴谨言的手一把抓住,然后被带到了下体。
“帮,帮我……”秦岚还从来没听过吴谨言这样哀求的她的声音,这小猴今天怕是被灌了什么壮阳药了,竟这般能干。毫无经验的人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只能凭着感觉摸了上去,只是一碰,就惊的她弹了手,进入身体的时候不觉得,反而握在手里的触感清晰,又粗又硬,触摸到的筋脉纹路让人害怕。

秦岚稳了稳心神,尝试着伸出双手握住了吴谨言的性器。Omega因工作而护理得当的双手十分柔软,又有因先前情事留下的温热汗渍,刚刚握上时吴谨言就忍不住向前挺腰。
“你!你别动……我……”秦岚慌慌张张拦住她,指腹顺着经络慢慢摸到龟头马眼。她尝试着用指甲抠弄那条小孔,用指腹低着慢慢摩擦。
吴谨言一双手死死扣住秦岚的上臂,把脸埋进她的肩窝深深喘气:“就这样……这样就行,嘶……”

秦岚歪头看了看埋在自己肩膀上的Alpha,垂下眼睑,吻了吻她暴露在嘴边的脖颈:“乖,你先起来。”
“怎么了?”吴谨言听话的起身,看秦岚跳下洗手台。秦岚仍旧被蒙着双眼,却动作流畅的脱下身上唯一一件衣服,那件月白的丝绸睡衣。
看不见的话,似乎就没有那么羞耻了。
秦岚扶着吴谨言的腰跪下去,月白丝绸包裹住她的性器,秦岚毫不犹豫张口含了上去。
“你!”吴谨言猝不及防后退一步,又怕秦岚摔倒伸手扶住她后脑,性器因为惯性被吞进的更深。
“唔……”没有经验的秦岚不会深喉,只好尽可能的吞进更多。吴谨言抵着她的后脑,不让她再吐出来。过多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沿着丝绸布料浸晕出来,只有这一块深蓝丝绸布料在干净的月白上分外刺眼。
“嗯!嗯唔!”刚刚还温柔握着性器的柔软双手这会儿掐着吴谨言的腰,使劲把她往外推,“唔!”
吴谨言狠狠心,最后按着秦岚的后脑抽插几下,从她口中退了出来。
落在地面上的月白丝绸深深浅浅,不知道能不能再洗得干净。

泄了身子的人这才想起来拿掉系在秦岚眼睛上的毛巾,下一秒就是一顿捶。
“吴谨言你完了!”羞耻感瞬间爆棚,秦岚在吴谨言的胸口一通乱捶,还真是打的她有点疼了,这才一把抓住秦岚那双手,附上一吻。

用三生烟火
换一世迷离
处五里雾中
揽九天仙女

几个月后的某一天早晨,吴谨言正在厨房煎蛋,自打和秦岚同居以后不仅学起了做饭,作息也规律很了很多,明玉都不禁感叹爱情的力量啊,自家老板终于有上进心了。
不过说到学做饭,其实最初还是为了训练自己对温度的敏感性,蒸馏要把握的温度总是瞬息万变,所以这也算是一举两得。秦岚的信息素在吴谨言的帮助下逐渐稳定,再加上专属调香师私人订制的香水,秦岚大概有几个月没有出现信息素紊乱的情况了。
秦岚闻着香气走出来,从身后搂住了谨言,“又吃煎蛋啊?”一大早还没睡醒的娇简直是一剂藿香正气水,激的她天灵盖都要开了。

“不想吃煎蛋,那我给你炒个蛋吧。”
“嗯。”软软糯糯的声音让吴谨言想在厨房就把她就地正法。不老实的手攀着腰线就往上爬,还没到目的地就被抓了下来。
“老实点。”
“哦。”噘着嘴不开心的样子看的秦岚又可气又可笑,这个人真的是精力无限好啊。
吴谨言只好去冰箱又拿了两颗蛋开始打蛋。
“我不想吃蛋清。”
“啊?”
“就不想吃。”
“行。”
吴谨言只好把蛋清都滤了出来,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秦岚喜上眉梢,小猴还是听话的小猴,奖励性的在她嘴角亲了一下。
“岚岚。”
“嗯?”
“我饿。”
“嗯?”
“想吃你。”细细的声音就在耳侧回响,秦岚瞬间觉得自己不经意撩人的举动真是大错特错。
“饿着吧。”这回怎么也不能由着她乱来了,平时一休假就动不动大战好几回合,毕竟年长好几岁呢,哪经得起年轻人这般折腾,要不是平时瑜伽练的勤快,那真是玩不起呀。
噔噔——手机电话声响的真是时候。
惹不起就溜,秦岚拔腿就跑。
吴谨言管着锅上的火没法去追她,只能把她暂时放跑了,一手拿起刚刚滤出蛋清的碗,手指撩起滑腻的蛋清,拇指和食指揉了几下,蛋清在两指间交缠……
“晚上看你怎么跑。”

“喂,袁医生好久不见。”
“你上次的报告出来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啊?”
“你先听哪个?”
“坏消息。”
“好。你体内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飙升。”
“什么意思?”
“就是一种由胎盘的滋养层细胞分泌的糖蛋白。”
“说人话。”
“你怀孕了。”
“什么?!那好消息呢?”
“这就是好消息呀。”
“我不是不会怀孕吗?”
“凡事也没有百分之百的呀。”
“谢谢你袁医生,我明天就上你那报到。”

一声尖叫!
吴谨言丢下锅就往屋里跑,“你怎么了!”
紧张兮兮,一把抱住。
“你说呀!”
“我怀孕了。”
呆住。
“我们有孩子了!!!”
“嗯嗯!”
“我这就给你经纪人打电话,你明天开始不准工作,安心在家养胎,还有医院,对,医院,现在就去,还有还有,我要给你定制孕妇餐,你不准在外面乱吃,不准喝凉的……”

完蛋了。
要被这小猴管的严严实实了,接下来九个月怎么过啊。

 

*我在一本书上看来的 好像是一首赋里的 当时图片没拍全 不记得题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