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叫爸爸

Work Text:

知道家里让自己回国的真正目的后,林耀正简直想把手里的手机砸到郑-俊脑袋上。

“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啊? "林耀正白眼翻上天,把手里的照片往桌上一拍“我爸怎么想的,让我跟他结婚?他都五十多了!我给他当儿子都不过分吧。”

“耀正!”郑一俊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庄总是庄氏集团最大的股份持有者。跟他结婚是目前让你们家不破产最好的方法。”“我们家已经穷到要卖儿子了么?”

“还没有,不过快了。”郑一俊翻了翻账本,推到他面前。“耀正,你别担心,现在林氏只是资金周转不开,只要能顺利度过这个季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林耀正瘫在座椅上,盯着天花板,陷入人生的沉思。

02

林耀正第一次注意到庄森, 是在自己的婚礼

他从没看到过这么勾人的背影,细腰长腿,薄肩窄胯,明明穿的就是- -件普通的衬衫,姿势却怎么都带着一股勾引的味道。

庄先生牵着林耀正走到庄森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森森。

那人扭过身来,好看的眼睛微微眯着,面色不善地朝林耀正伸手"初次见面,你好,庄森。”

“林耀正。”林耀正几乎以为庄森是讨厌自己的,如果不是他的手心被轻轻挠了一下的话

03

事情好像没有林耀正想得那么糟糕,庄先生只是留下一句话"一桩生意而已,我不喜欢你这款的。”说罢就牵着娇羞可爱的外国男孩走掉了。

送走宾客,回到新房,林耀正坐在陌生的家里点起一根烟。这TM都什么事啊,林耀正心里想。

混乱的思绪被一声轻轻的叹息打断。林耀正循声去找是谁躲在了自己家。

他看到了庄森,和婚礼现场完全不一样的庄森

林耀正站在卧室门前,透过门缝往里看,限制级的画面让他下身瞬间一紧。

庄森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修长的双腿大开,折成M型。粉嫩可爱的下体高高翘着,一根粗大狰狞的按摩棒插在身后的肉穴里,还在兀自震个不停。

沦陷在情欲中的男孩好像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偷窥者,他用手握着那根按摩棒轻轻抽动,难耐的呻吟从唇边漏出来。林耀正看着他纤细的手指,不可抑制地把他手里的东西幻想成自己的,下身越发硬得发疼。

庄森一手抽动着身后的按摩棒,一手抚上胸前已经挺立的红豆,指尖轻捻,呻吟彻底无法抑制地传了出来。

林耀正是被庄森急促的喘息揪回神智的,他急急地从门前溜走返回卧室。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结婚的第一天,觊觎自己新儿子的身体?

庄森用余光瞄到门口的人影消失了,抽出按摩棒扔在一边,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04

一整个晚 上林耀正都没睡好,他觉得自己彻底变态了。毕竟昨晚有个人在梦里被自己操得浪叫了一晚上,而这个人,现在就坐在自己对面吃早餐。

“林总,您看什么呢? "庄森挑眉,拿起一片面包在林耀正眼前晃了晃。

“没...没事。 ”林耀正接过面包,尴尬地摇摇头,指望着把那些黄色废料都从脑子里甩出去。

“我爸带着他的小情人出差去了,要去一个月。”庄森咬了一口煎蛋,未熟透的蛋液沾在嘴角上,用粉红的舌尖偷偷抿去。林耀正赶忙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想到。忍不住滚动的喉结却已经落在了庄森眼里。

“你晚上回来吃饭吗?”庄森勾唇一笑,撑着下巴问他。

“嗯。"林耀正假装严肃地哼了一声,赶紧收拾东西出门了。

05

庄森是个不好招惹的人,林耀正看得出来。郑一俊一走进办公室就看到林耀正盯着-份策划发呆,图拿倒了都没反应。

“喂喂喂,大少爷,想什么呢?”“庄森。”林耀正心不在焉地回答。

“庄森?您知不知道那是您的儿子?”郑一俊打趣他。

“我知道。”林总把策划盖在脸上闷闷地说。“你知道?'郑一俊笑了,把一份资料扔在桌子上”你知道他跟你同-所大学毕业的么?“哪个系的?”

“他跟你同一个系同一个专业,你知道么?‘

林耀正翻开那沓资料,里面都是两人大学时的一些情况。庄森是小他三届的学弟,从来身边美人环绕的林耀正并没有注意到过这个小男孩。

资料的最后是庄森曾经送给他的情书,飘逸的英文十四行诗,落款是Sen.

“怎么样?我从你卧室杂物篓子里翻出来的。自己都不记得了吧?”郑一俊坐在总裁桌子上嘲笑他。

“哼”林耀正冷哼一声“小东西还跟我装不认识?”

06

回到家的时候,林耀正并没有闻到想象中饭菜的香味。

庄森穿着件深蓝色丝质睡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吃苹果,大开的领口中漏出一片白嫩的胸膛。

“我们晚,上吃什么?”林耀正脱了外套坐到庄森旁边。

“嗯?林总是指望我做饭?”庄森歪头看他。“不是你问我晚,上要不要回来吃饭吗?”林耀正觉得眼前的“小儿子”越来越有趣了。

“我们医生的刀呢,只用来切伤口,不用来切菜。”庄森扔下苹果,吮了吮手上的苹果汁。

林耀正被气笑了,欺身压上去”是么?没有晚饭吃,我可要吃人了。”

“林总这样不太好吧。”庄森推开他的肩膀,假装拒绝的样子,眼角眉梢却都是勾弓|的笑

林耀正也不顾庄森的推搡,打横抱起他,把他扔到了卧室的床上。

“林总,你别忘了,你昨天可刚跟我爸结婚。”庄森睡衣都被撕开了,可有可无地挂在身上。

“对,确实。”林耀正用沾满润滑液的手指插入他的后穴,几个简单的戳弄就让庄森的腰彻底软了下来“乖儿子,叫爸爸。”

“唔...啊..庄森的光滑的长腿缠上他的腰,放肆地呻吟出声。

扩张做得差不多,林耀正拖起他的臀肉,硬挺的肉棒抵在臀瓣之间,戏弄道“宝贝儿,以后有需要跟爸爸说,自己玩多没意思啊。”“我现在就需要,你快点。”庄森双手勾上他的脖子,主动吻过去。

这种程度的送货上门谁顶得住啊?

07

肉棒插入的一瞬间,林耀正被夹到几乎顶不进去。穴肉一寸寸地包裹着他,像是有意识似的吸附上来。

林耀正一巴掌拍_上他的屁股,贴着他的耳朵说“放松点,你都快把我夹断了。”

庄森红着脸闭上眼睛,试着放松了一点。林耀正狠狠地顶到了最深处。电动马达似的腰快速抽动起来,交合之处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

“宝贝儿,叫爸爸。”林耀正边用力地操着身下的小妖精边逗他。

“啊...快点...庄森抬腰迎合他,声音软得能掐出水来“唔,爸爸... .快点, 我还要.. .啊”

08

两个人正玩得兴起,床头庄森的手机却突然响了,是庄总打来的。

林耀正抓起手机看了一眼”宝贝儿,你爸打电话来了。”

“别接!”庄森刚要爬起来抢手机,就被按回了床上,身后的肉棒明显又涨大了一点。

“爸爸打电话怎么能不接呢?”林耀正坏心眼地划开了接通,把手机放到庄森耳边。

“喂,森森。”庄总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我下个月才回去,你别到处给我惹事,知道了么?”

“.....嗯..嗯,我知道了..爸”庄森的声音都被林耀正撞得一颤一颤的,最后一声软糯的“爸”也不知道在叫谁。

“你干嘛呢?”庄总听出儿子的声音有点不对。

“没....没干嘛,爸你还.... 有事吗?”庄森憋的汗都下来了,林耀正却还埋在他胸前舔弄他的乳头。

“还有就是你别招惹林家那小子,面上我们结婚了,实际都是合作伙伴,别闹不愉快。”庄总凶道。

“嗯....知道了...啊... .爸, 我先挂了”庄森着急地挂断电话,怒视林耀正。还别闹不愉快,看这个大流氓明明操他操得很愉快。

“你干嘛啊!”

“干你啊,不明显吗?”林耀正大力地抽送,调笑道”宝贝儿,边跟爸爸打电话,边挨爸爸操的感觉刺激吗?

两个人到底在床上纠缠了多久林耀正也不记得了,他只记得当天晚上两个人都没做晚饭。但是他这个当爸爸的还是喂饱了儿子,只不过喂的是另一张嘴而已。

09

总之,两个人在之后的一个月里就过上了一言不合就上床的健康"父子”生活。

林耀正曾经担心过,如果庄先生回来发现自己的新郎上了自己的儿子,会不会弄死他。但显然,他的担心多余了,老庄总没有回

飞机失事的消息很快传回了国内,庄森并没有很难过的样子。

打发了追悼会上的宾客,林耀正带着庄森回到家里。

“你看我干什么?”庄森对上林耀正的眼神“哦我现在应该难过一点对吧?”

“庄总他...林耀正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用安慰我,我跟他没感情。”庄森双手枕在脑后,笑道”他对我要是有对那些小情人一半好,我也不至于这么烦他。”

林耀正看他没事,笑着搂过他的细腰,不老实的手钻进衣服里。

“你烦不烦他我不管。不过现在,他的遗产可都是我的,包括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