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些废片

Work Text:

1.

朱一龙突然来片场探班的时候,白宇正蹲在角落跟同剧组的男演员组队打游戏,他打的特别认真,嘴巴也没停下来,“诶,快,快去清兵线!我打完野就来帮你!”“你反应不要那么慢呀,要输啦!”“快加速输出,输出输出!咱们就这么几分钟的休息时间,快来不及了!”

同剧组的男演员也就笑着应和他,脸上还带了点儿莫名的宠溺,也许白宇没觉得怎样,可是看在朱一龙眼里就挺别扭的。

朱一龙受不了这个,直接上前几步坐在白宇身边,伸手就在白宇脸蛋上捏了一把,白宇皱着眉毛不耐烦的“哎呀”一声,“别打扰我carry全场啊!”

朱一龙眼睛眨巴了一下,沉默着缩回了手,脸色也冷了下来,直到白宇一局打完抬起头,朱一龙的脸色才从冷漠转为委屈。

白宇赶紧放下手机,眯着眼睛笑起来,“龙哥?你怎么来了!你来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刚刚不是冲你喊,你别在意啊!”

朱一龙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抬头看向隔壁座的男演员,“这位是……?”

白宇说:“这是我在这组里新认识的好哥们儿!哈哈哈平时可照顾我了!”

男演员在圈里混迹多年,这会儿早就看出来面前这两位关系非同一般,礼貌的跟朱一龙打过招呼以后就赶紧溜了。

见外人走了,朱一龙才完全放松下来,他整个人都懒洋洋的靠在白宇身上,把白宇漂亮白净的手握在手里玩儿,“白宇,看来这个角色和剧组你还挺满意?”

“满意啊,龙哥安排的我肯定满意!这个角色我太喜欢了,发挥的空间特别多,要不是有龙哥,我还不确定我能拿到……”

朱一龙闷闷的打断了白宇的话,“你能拿到这角色是因为你有能力,人家导演觉得你适合你才能来演,跟是不是我安排的没关系。”

朱一龙的话听起来特别顺耳,白宇就“嘿嘿嘿”的笑,俩人沉默了一小会儿,白宇说:“龙哥,那你前段时间的工作都忙完了?”

“嗯,忙完了。”

“那等会儿要回家吗?”白宇舔舔嘴唇,眨眨眼睛,“我听说你这几天要忙着跟人约会,看我一眼以后就得回去准备这个吧?”

朱一龙的手指动了动,然后慢慢坐起身来盯着白宇看,直看的白宇视线漂移脸颊泛红才说:“你听谁说的我要跟别人约会?”

“就好多新闻啊,八卦号啊都在说这个,毕竟龙哥你那么有名……我随便刷刷微博就能刷到你的消息。”白宇耸耸肩,“想不看到都难。”

朱一龙的眸子闪了闪,“如果我跟别人约会,你会怎样?”

白宇错愕了一秒,他眼睛瞪的圆溜溜的看着朱一龙,像是没明白过来朱一龙在问什么。

于是朱一龙又说:“我是说,你会不会拦着我不让我跟别人在一起,我跟别人在一起的话你会不开心吗?”

白宇抿抿唇,又咧开嘴笑了,“龙哥你说什么呐?我就是一个被你包养的小演员而已,哪儿有那么多想法哦。”他抽出自己被朱一龙攥的死紧的手,摸摸鼻头,“诶,龙哥,其实我已经很感激很感激你了,要是没有你哪有我的今天啊。平时又总会抽时间来看看我,还对我这么好,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他像是没注意到朱一龙越来越冷的脸色,最后又补上了一句,“龙哥,你放心,这些事儿我拎的可清楚啦,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要是以后你结婚了,我龙嫂看我不顺眼,我就立刻卷包走人,绝对干干净净不为难你……”

白宇话没说完,那边白宇的贴身小助理就跑了过来,“小白,快,去候场了!”她说完以后才发现旁边坐着的朱一龙,又冲着朱一龙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老板!您来了!”

白宇笑嘻嘻的站起来在朱一龙肩膀上拍了一下,“那我先走了龙哥,你要有事儿的话就先走不用等我!”

朱一龙像个雕塑一样沉着脸坐那儿,看都没看白宇一眼。

小助理眼看着白宇吹着口哨离开的背影,又小心翼翼地把目光转向了朱一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恐怕方圆十里,只有白宇看不懂朱大少爷的脸色了。

五分钟后,朱大少爷亲口打破了沉默。

“他有没有跟你们提起过我?”

小助理下意识挺直身板儿,结结巴巴的说:“平,平时在,在片场那自然,自然是不会提的,至于私下里……私下里……我也不知道呀,我只是小白的助理而已。”

朱一龙长长的睫毛抖了抖,又叹了口气,“你先过去忙吧,我自己休息会儿,对了,白宇的房卡是不是在你这儿?”

小助理赶紧双手把白宇放她那儿的房卡交出去了,一秒都没坚持。

 

 

2.

白宇业务能力还算不错,导演喊了“action”以后就瞬间进入了角色,他下午有两场大戏,演完以后整个人都又累又疲的,坐在旁边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往酒店走。

看来朱一龙果然走了。

朱大少爷日理万机,手里有那么多公司要管,那么多事情要做,能百忙之中抽时间来看看他这个小演员已经够让人感动了……不过就是蛮可惜的,本来俩人独处的时间就已经很短了,他却还是把朱一龙给惹生气了。

可是,他当时说的那些明明就是事实啊。

朱一龙对他再怎么好,他们也只是包养和被包养的关系……从他在朱一龙面前签下那张所谓的“协议”开始,他们俩就没办法像普通情侣或者朋友那样相处了。

 

 

3.

那时候白宇刚从大学毕业,拿着中戏的文凭和大学里无比优异的成绩一猛子扎进了娱乐圈这个大染缸。

二十出头的大学生,浑身朝气和动力,坚信只要有能力就能获得一切自己想要的,成为牛逼的演员实现自己的梦想,可惜,没过多久老天就往他脑袋上浇了一盆冷水。

他还记得那时候他去面试一个还不错的角色,现场选角的工作人员包括导演在内都觉得他适合,他还以为自己进组演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开机发布会前一天晚上,副导演拉着所有演员去酒店包间里喝酒聊天儿,他傻乎乎的拒绝了前辈的敬酒,还说第二天就要发布会了,他要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去现场,他话音刚落就引来了全场的哄笑。

再然后……?再然后他一直拒绝了那些人的劝酒,甚至最后愤怒的离席而去,他只是想演好那个角色而已,分不出心去管那些乌七八糟的烂事儿。

故事的结局就是,他的角色被拿走了,什么都没有了。

其实也有过不甘,有过愤怒,有过费解,可是碰的壁多了就屈服了。

第N次碰壁以后,白宇窝在自己的小出租屋里痛定思痛思考人生,最后终于接受了一个没钱没权没人脉不懂变通的小年轻在这个圈子里根本就吃不开的残酷现实……要不,找个金主吧?可是哪个金主会看上他这么个直男糙汉啊?

他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儿,又把手机拿出来点开他关注了一段时间的金融界最年轻的大牛朱一龙先生的微博主页,盯着主页上朱一龙将亲自前往某知名慈善晚宴的宣传消息眯了眯眼睛。

来吧,放手一搏,反正也不会更糟糕了。

 

 

白宇现在还记得那天,他花光了自己身上的所有积蓄置办了一身漂亮衣服,精心打扮以后去了那个传说中名流聚集的慈善晚宴,然后在觥筹交错的人群中发现了朱一龙,漂亮,沉稳,强大而又疏离。

几秒钟后,白宇理了理头发,强打精神端着酒杯走到了朱一龙面前,“你好,我叫白宇,可以邀请你喝一杯吗?”

朱一龙稍微抬眼看了看白宇,也跟着举了举杯,“朱一龙。”

白宇自来熟的坐在朱一龙身边,“那边那么热闹,你怎么不去跟他们聊天?”

“很无聊。”

“啊……”白宇无意识的伸出舌尖舔了舔唇,“那我,我来跟你聊天,有没有打扰到你?”

朱一龙近看更加漂亮的眼睛停在白宇脸上,“没有。”

白宇松了口气。他天生有一种让人亲近的能力,没一会儿就把朱一龙逗笑了。朱一龙笑起来的时候更加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白宇觉得自己身为一个直男都要为朱一龙心动了。

那天,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和一个拥抱。

回到家里,白宇给朱一龙发的第一条消息就是:你愿意做我金主吗?
等了半天那边都没有回复。

啊……自己可能用一句话就把刚刚攒的那些好感度全都败光了……既然败光了那就更无所畏惧对吧……白宇闭了闭眼,继续单方面信息骚扰——

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男人,但是据我所知你应该不会拒绝合眼缘的男人。

我还知道你以前包养过小朋友,我跟小朋友的区别就是……我活好不粘人,绝对不缠着你,你让我有戏拍有角色演就好。

……龙哥,我为了你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啦,就算你不喜欢我想要绝交也回我一下啊!

 

“好。”

朱一龙短短的回了一个字,已经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的白宇愣了,然后他又看到朱一龙发过来一句话:明天来我这里,我看看你怎么活好不粘人。

 

 

4.

其实白宇是忐忑的,他当时根本就没想过朱一龙会理他。

可是既然朱一龙给他机会了,他就要好好把握。他花了一晚上时间找了几部GV恶补相关知识,还特意去X度了一下怎样能让受方更爽,甚至牢牢记住了前列腺的位置。

他像是一个要迎接考试的高中生,在大考之前匆匆做了准备便去应试了。

朱一龙给白宇的地址是套私人公寓,白宇站在门口半天都没敢进去,其实仔细说起来,他那会儿就是个性经验都少的可怜的小直男,去争取朱一龙这个大金主的机会就跟踩着棉花前进似的,深一脚浅一脚,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

他深吸一口气,敲开了朱一龙的门。

 

然后被朱一龙翻来覆去的要了好几次,做到最后白宇嗓子都哑的出不了声儿了。

昨天晚上恶补的资料今天就只有一样得到了验证——男人的前列腺被按摩的时候是真的很爽,会爽到腰软腿软脑中空白。

然后在他神智还没完全清醒的时候,朱一龙赤裸着身体把几张纸放到了他面前,“签吧。”

“啊?”

“包养协议。”朱一龙又把笔塞到了白宇手里,白宇趴在床上盯着纸上那几行字儿看了一会儿,然后郑重地把自己的大名一笔一划写上了。

 

5.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三年,白宇的事业风生水起,再也不会像刚毕业那会儿那样被欺负了,跟朱一龙之间的距离也仿佛越来越近了。

爱朱一龙吗?

其实是爱的,那么一个家境优渥事业有成的极品大帅哥,谁会不心动呢?

可是幻想是幻想,现实是现实。

幻想中的大帅哥金主肯定跟白宇这个大帅哥演员情投意合走到一起还能商量着领个结婚证之类的过一辈子,现实中呢?地位身份不对等的两个人根本就没可能真正走到一块儿。

 

这种道理白宇不能更明白……也正因为明白,才没办法真正接受“金主朱一龙先生”捧给他的爱意。

所以他把朱一龙越来越明显的示好敷衍过去,装作看不懂朱一龙眼里的爱意,嘻嘻哈哈的在朱一龙面前粉饰太平。

 

 

6.

所以当白宇打开酒店房门,看到里头坐着的朱一龙的时候,心里小小的震惊了一下。

朱一龙一看他进来就放下手里正看的书,“我没说要走,这几天也不会跟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约会。”

“哇哦。”白宇摸摸后脑勺,“那龙哥你等会儿,我先去洗个澡,拍一天戏搞了一身汗,等会儿你该不得劲儿了。”

朱一龙闻言点头,又拿起刚刚的那本书,认真阅读起来。

 

 

TBC

 

——————————————————————————————————

 

版本二:

朱一龙从小到大都是倍儿听话的乖孩子,被父母给教的特别好,哪怕是所有富二代纨绔子弟的通病他也半点儿都没沾染上。

念书的时候就好好读书,让出国留学就真的有在好好留学,海外学成归来以后又顺理成章的进了老爸的公司,正式接手没多久就把本来就大的生意给做的风生水起。

朱老先生每次提到自己这小儿子都要感慨:我们一龙真的太让人省心了,再过几年,他结了婚生了孩子我跟他妈妈就彻底放心了。

 

然而,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连叛逆期都没有的富二代朱小少爷在二十七岁那年干了件非常叛逆的事儿,他包养了一个小演员,还是光明正大包养的那种。

光明正大到什么地步呢?

在他和小演员签了包养协议之后的第二天,他就领着小演员回家见了父母,那架势大的,仿佛小演员不是他包养的,而是他费劲巴拉追到手的对象。

朱先生朱太太看着跟在自家宝贝儿子身边笑的一脸春光灿烂的细长条小孩儿,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

 

——————————————————————————————————

版本三:

C1

H城的冬天还是那么难熬。

白宇和执行经纪小琪一起坐在剧组给准备的小椅子上抱着暖手宝哆嗦,小琪抬头张望了一圈儿,叹了口气,“白叔,你说你也太惨了吧,同样是配角,人家就有专门的化妆间保姆车,咱们就得蹲在这儿挨着冻。”

白宇把暖手宝往怀里揣了揣,“那不一样,他是男二号,我是男三号……”

小琪翻了个白眼,“白叔,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那跟男几号有关系吗?那跟背景有关系!”

“背景?”白宇瞪着眼睛吸吸鼻子,“我,我中戏毕业的,背景还可以啊。”

“白叔,我说的背景是这个……”小琪压低声音,往白宇身边凑了凑,“金主爸爸,懂吧?因为有金主撑腰,所以能来这里当男二号,进了剧组就有专门的化妆间保姆车,懂吧?”

白宇跟着点头,一知半解的。

小琪无奈,“我是说,他是被人,包养的。”

“哇哦,好厉害。”白宇的心思显然不在八卦上,他敷衍的感叹了一声,又开始研究剧本,小琪看着白宇冻得通红的耳朵鼻子,心里突然燃起了一丝小感动。

她们家老白,是多么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啊,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打拼两年,竟然一点潜规则都没接受过,就一直自己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心里眼里只剩下戏了……这不是奔着红混圈,这是奔着当一名艺术家啊。

“白宇,来,准备候场了!”催场的大哥急匆匆过来把小助理的思绪打断,白宇立刻脱下羽绒服放下暖手宝大踏步前往片场,小琪看着白宇又瘦又单薄的背影打了个寒噤,几秒钟过后,她抱着白宇刚刚脱掉的羽绒服小跑着跟上,预备着白宇一下戏就立刻把羽绒服披他身上。

拍摄进程紧,可不能让她家老大感冒生病了,毕竟片方是不会因为一个十八线小演员生病就耽误进度的,他们只会催着白宇带病上阵,根本不会管他死活。

 

今天的片场有点儿热闹,好像是那个男二号的金主爸爸带着朋友过来探班,小琪刚在片场外头站好就注意到身边多了一个人,她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在心里默默感慨了一句:woc好帅。

站在她身边往片场里看的是个大帅哥……还是个一看就很有钱的年轻帅哥,比组里的好多男演员都帅……当然,跟她们家小白一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帅哥很有礼貌,注意到女孩儿的视线也没露出半点不耐,他甚至还低头看着小琪露出了一个温柔和善的笑容,“你好。”

“你,你,你你……你好!”小琪一句话分了好几截儿说,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冻得。

“现在在里面拍戏的这位,叫什么名字啊?我以前没见过他的作品。”帅哥儿像是没注意到小助理的紧张,漂亮的桃花眼转向专心演戏的白宇,语气里带了股欣赏。

一提起自家艺人,小琪立刻骄傲起来,“他叫白宇,中戏毕业的高材生,已经出道两年了,没看过他的戏也正常,他一直在各种电视剧里打酱油来着,嘿嘿嘿,这是他第一次演男三号,怎么样,厉害吧?”

“厉害。”帅哥发自内心的感叹,“可是……他长得漂亮,演技也好,怎么可能出道两年都没有主演作品呢?”

“啊……先生,您是不知道圈子多复杂,我们白宇平时也不乐意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一直自己闷头研究……现在能演上男三号,已经很满足了。”小琪委屈巴巴,“哎,这条都因为对手戏演员ng了好几次了,他手都冻红了。”

“啧,真冻红了。”帅哥皱起好看的眉毛,眼里也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他转头冲小琪点点头,便迈开长腿转身离去。

小琪傻不拉几的看着帅哥走远,突然觉得刚刚那段对话有点玄幻。

有个场记冲过来拉住了小助理的手,“天啊,你竟然跟朱总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你们说什么啦?朱总人很高冷的,我还没见过他跟谁说过这么长时间的话呢。”

“哈?朱总?”

“你不知道吗?”场记妹子掏出手机熟门熟路把“朱总”的杂志封面摆在了小助理面前,“就是这位朱总啊!”

小助理的眼睛咔吧了一下,又咔吧了一下,她仔仔细细盯着眼前的手机屏幕上下左右看了好几遍,才意识到,刚刚她跟LC集团最年轻的总裁朱一龙对话了。

她脑子里猛地闪过朱一龙刚刚对她家老白的形容……“长得漂亮”……

漂亮……

漂亮?!

她家白宇那么糙那么man哪里能跟“漂亮”俩字儿挂钩,“漂亮”这种词难道不是那些娇弱白嫩金丝雀的专属吗?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白宇的对手戏演员突然福至心灵把刚刚不断NG的剧情一遍过了,导演满意喊cut以后那位演员还特殷勤的跟白宇鞠躬道歉,“对不住啊宇哥我今天状态不好,害您受冻了!”

白宇一脸懵逼迷迷糊糊接受了这位老哥的歉意,不过老哥说的也对,他的确是冷的不行,跟周围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就缩着脖子搓着手往小琪身边儿跑,直到把巨厚的羽绒服套身上才稍微松了口气,“小琪你发什么呆呢,我看你抱着羽绒服在这儿还以为我一拍完你就要冲上来呢,这还得等我跑过来找你,不称职啊不称职,扣你工资啊!”

小琪终于有了反应,她抬头看向白宇,一副自家白菜即将要被猪拱了的表情,白宇摸摸鼻子,打了个冷战,“怎么了?我刚逗你玩儿的,不会随随便便扣你工资,你可别吓唬我。”

小琪摇摇头,拽着白宇的胳膊就回了他们俩一直呆着的小角落,“白叔,你站在你演艺事业的十字路口了。”

“啊?”

“你即将面临一个重大选择。”

白宇懵上加懵。

小琪说:“白叔,有金主要包养你。”

“???”

“人把房卡送我这儿了,去不去你自己决定。”小琪从兜里掏出一张房卡往白宇手里一塞,一脸悲痛。

白宇反应过来了,他皱着眉把房卡塞回小琪手里,“你跟了我两年还不了解我?我要是肯接受那些规则,你早就不用跟着我受冻了。”

小琪说:“这个不一样!”

“都提包养了还不一样呢?不都是那样的人。”白宇撇撇嘴,誓要将节操守护到底。

“真不一样,你去了就知道了。”小琪咬牙狠心,感觉跟白宇一比,自己仿佛就是个猥琐小人。

白宇皱着眉看向小琪,“你这反应不对劲,你以前从来不在这方面为难我的。”

“白叔,对不起……我……”小琪咬着嘴唇,眼泪都要憋出来了。

白宇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孩儿在他眼前掉眼泪,他盯着小琪的红眼圈足足有几分钟,终于还是从小琪手里拿过了房卡,“行了,多大点儿事儿,别哭。你不就是为了我的前途把我给卖了嘛。”

“也,也不用说那么难听。”小琪开始哽咽。

白宇揉揉头发,“我去跟他说清楚,把误会解释请了就得了。”

“昂……”

“我知道你为我着急,但是有些事情急不得。”白宇揉揉小琪脑袋,“别哭了啊。”

“呜呜呜呜,白叔对不起……”

白宇叹了口气,修长的手指把那张小小的房卡把玩了几下,然后塞到了裤子口袋里。

 

作为男三号,白宇下午的戏份并不多,他收工以后就丢下小琪一个人急匆匆的往酒店跑。

手里的房卡像是有热量一样把他的手指灼的生疼,心里也莫名有点虚,他盯着房卡上1804的房间号,脑子里开始进行些奇奇怪怪的脑补,比如说如果这位品味独特的金主带了什么帮手过来整他,他从十八楼立刻溜走逃命的几率到底有多大。

电梯速度很快,他乱七八糟的脑补还没结束,就“叮”的一声提示他楼层到了。

白宇对着电梯光洁的墙壁揉了一把头发,让刚下了戏的自己显得更狼狈一些,又裹了裹本就厚重的外套,沉默着走向1804房。

然而……刷开门以后,迎接白宇的却是一阵寂静。

白宇试探着叫了几声,却根本就没人回应,难道是现在还太早,那位想要“包养”他的金主还没来?白宇绕了两圈,找了把椅子坐下了。

其实他还挺想把房卡一放就溜之大吉的,可是小琪刚刚哭唧唧的样子却又让他犹豫了,算了,男子汉大丈夫,遇到事儿不能光想着跑啊,有话说清楚不就结了?这么一想,白宇的心态也变得轻松了些。

他拿着手机打游戏,打了一会儿以后,门外传来了声音。

白宇下意识的放下手机站了起来,然后看着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着剪裁得体的西装的……大美人走了进来,白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含笑进来的人,心脏重重的跳了一下。

真……真好看啊。

他的注意力全在来人的脸蛋儿上,连那人慢慢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都没意识到。

直到那人把手放在了他的腰上他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后退了一步,“你……”

“躲什么?”大美人皱皱眉头,嘴角也耷拉了一下,“既然出现在这里,就证明你答应了我的要求,这会儿还玩什么欲拒还迎不太厚道吧。”

白宇“啊?”了一声,“你……你就是……”

“我叫朱一龙,想包养你。”朱一龙又伸长手臂将白宇的细腰揽住,“你觉得怎样?对我还满意吗?”

几个小时前的所有决心和节操都仿佛瞬间飞走,白宇盯着朱一龙漂亮闪烁的桃花眼,呆愣的点了点头。

“明天你休息。”朱一龙抬起一只手拉开白宇的外套拉链,脸上露出一种拆礼物的欣喜感。

白宇就那么傻了吧唧的站着,任由朱一龙把他的衣服一件一件脱掉,又随手丢在刚刚他坐着的沙发上。

“最近是不是挨冻了?”朱一龙轻轻啄吻着白宇颜色漂亮的嘴唇,语气里透着难掩的温柔。

白宇闷闷的“嗯”了一声。

朱一龙按住他后脑勺,把刚刚的啄吻变成了深入的热吻,而白宇也乖乖张开嘴巴任朱一龙深入……他像是在做梦,又像是整个人都踩在了云朵里,仿佛被朱一龙身上好闻的薄荷香包裹住了。

那晚发生的一切他都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在朱一龙把他按在大床上的时候在他耳边的低语。

 

“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挨冻了。以后你有我了。”

 

 

“所以白叔你真的没事儿吗?”小琪小心翼翼可怜巴巴跟在白宇身后,眼睛不住地往白宇腰上瞟,白宇“哎呀”一声,“我能有什么事儿,我一大老爷们儿皮糙肉厚的能有什么事儿!”

“哦……那你真的答应朱总了?”

“嗯。”白宇脸色冷下来,显然不太想聊这方面的话题。

小琪见好就收,也不再问了。

可是没几分钟,白宇自己开口了,“小琪,你说龙哥那样的大老板,是不是包养过很多人,肯定不止我一个吧?”

“……”小琪有点发愣,没太明白白宇问这句话的意图。

白宇也不像是要小琪回答的样子,他的眼皮耷拉下来,低声喃喃,“我这不问废话呢吗?他肯定包养很多人,这段时间就有我一个就已经很不错了,我在这儿纠结啥。”

 

完蛋。

她们家老白对金主产生感情了,这简直就是行业内的大忌啊。

本来是单纯的利益关系,一个给资源一个当“伴侣”,但要是把感情夹进去就没办法干干净净全身而退了啊!

 

谁能想到白宇一个直了二十多年的大直男能一下子弯了呢?小琪有点儿后悔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