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EC衍生】深情难再醒

Chapter Text

Edwin Epps下半身的那家伙,要比一般人的更粗,更直,更显得壮实些。Martin第一眼看见时,他就知道自己有得苦头吃。
银制的表盘搁在脸边,冷白的指针已转了八分钟的角度,Martin嘴巴麻木的快要合不上了,颚上刺刺的在出血,痛得难以忍受。可这么久过去了,他嘴里的那东西,除了变得更大更粗更滚烫之外,没有任何变化。Epps仍冷着一张脸,满面火气。他看着Martin费力地把自己嘴唇撑开又紧缩起来,欲火不停地在四肢百骸打转,但为了惩罚他,又愣生生憋了下去。
既然已经做了他的财产,Epps最恨的就是他的财产跟别人藕断丝连。虽然那时Martin根本不属于他,但一想到来之前他还在别人面前俯首做臣,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十分钟快到了,Martin的眼珠瞥着钟,越急越没有章法,只知道快速地套弄,但丝毫成效都没。Epps就爱看他为他着急的样子。等纤长的指针越过了十分钟的度,他一把把Martin从他胯×下拎起来。
Martin已经累得泄了气,嘴巴红肿不堪,口腔里还弥漫着一股苦液和血的混合味,被Epps提着胳膊,连头都抬不起来。他想过上位的困难,可无论之前考虑得如何周全,他也没有料到会有这种情况,似乎是被狠狠羞辱了,可那羞辱又全然是自己"挣"来的,他自己活得脏了,他又能怪谁。
"你就想凭这个在我身边做事?" Epps道。
Martin不答他,只是倦怠地拂开了他的手,兀自坐在床边一言不发。Epps终于笑了一声,笑里已不带一丝怒气了,打击Martin已经让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从今以后,他确信Martin会知道怎么安安分分地做自己的财产。
不顾Martin的推拒,Epps拉过他朝他嘴上亲了一口,伸舌舔了舔,满口的腥气,他知道那是他的味道,心里也就忽地膨胀起来,一手揽住Martin光滑细瘦的腰,一手扣住他的头打开他的口腔。那里面的味道令他着迷,全部是刚刚十分钟里Martin从他那得到的,他将Martin转过身,自己的胸膛贴合着他的背,使他背着坐在自己腹上。Martin被他折磨得累了,心里知晓了他只是给他一个教训,并不要赶他走,情绪也就放松了,任他摆弄自己。
耽误地够久了,Epps没有拖延,他同时握住他和Martin的阴J,一面吸咬着Martin的后颈,一面富有手法地套弄着。
踏上这条路的之前之后,Martin都没有被人伺候过,至多也是自我抚慰而已。毫无经验的他在Epps弄他的时候险些没招架住,他的双手向下抓着床单,不多久就粗喘连连,他的头朝后仰,颈子和Epps的肩窝相嵌,就如同量了尺寸做好了的那样,丝毫不差。Epps尽情嗅着他身上清淡的味道,他身上未涂抹任何膏脂类的东西——他根本不需要,单纯的肉体香!就在Martin的脖上!连凸起的锁骨、那凹陷下去的锁骨沟也好像在散着味,那么诱人,白白净净剔透得像玉一样,Epps伸了舌头禁不住去舔。他贪婪的模样,像野兽在用舌头勾泉水似的,一副兽性大发的做派。但换做其他人,见了如此曲线一般仰躺呻吟Martin Vosper,又未必不会如此。
屋子里只有喘声和水声了,屋顶屋底都满布着滑滑腻腻的暧昧。Martin不知道今天自己怎么了,他做过×爱,很多次,可还不如今天一次手×活来得销魂。原来他都跟机械一样干活,但今天是怎么了,他好像从中得到了一点快乐,脖子上也痒痒的,放在他小腹上的那个不停地轻轻摸他让他放松的手掌,跟烙铁一样烫。
Martin先射的×精。随后是Epps。完了后Martin瘫软在了Epps身上,Epps也不推开他,任他躺着,嘴上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亲Martin软软的卷发。
过了不很久,Martin的肚子忽然咕噜咕噜连续叫了许多声,Epps咧着嘴大笑了好几声,臊得Martin浑身皮肤都在发红,还没来得及下床,就被Epps一扯倒在了床上。
Epps压在他身上,"你表现得很好。半个小时后,可以跟我去见人。"然后凑到他耳边,"有人会上来送饭。现在,去洗洗。" Martin低低说了一声是,Epps就亲了他一口,把自己的衬衫给他暂时穿着。
Martin洗了澡后坐在桌边吃着员工刚送来的饭,Epps就趁机将文件迅速看了看,等时间差不多了,Martin也吃饱了,他吩咐人提上来一套衣服。里面是衬衫马甲,外加一件黑灰的毛呢风衣,下身着西裤、黑皮鞋。Martin身高五点五英尺多,比Epps稍矮半个头,穿上风衣倒也很合适,尺码略大了些,可把两边一拢,显出他的瘦来,衬着那张精致的脸,竟也别有风情。
Epps本是很有些看不起Martin的,印象里只以为他是个普通的漂亮些的站街,进了包间坐下谈生意了,才发现他还有些手段。首先不须学,他身上就自带了一袭贵气,基本的礼节规矩样样都懂,不轻易近人,保持着微妙的距离而又不让人觉得生疏。上流社会的一套也都知道一些,还不至于丢人显得没见识。Epps订的,是一个大包间,三面墙都贴合了沙发,留下一个门和周围一点墙,中间嵌了个茶几。这次共来了两个客户,一个是削瘦的脸,一个是方正的脸,一来没和Epps说上几句话,倒一眼瞅见了Martin,先和他谈笑风生了起来。Martin趁着好机会,一只眼盯住一个人,敷衍完这个,又敷衍那个,像把两个人都捏在手里似的流转得很开,坐在Epps身边,听着Epps和他们的谈话,不时轻飘飘插进去一句话,带住了话题。只等聊得起兴了,Epps再谈生意,就顺畅了许多,作用大小不言而喻。
在此期间,Martin被他们劝下去了几杯酒,酒意入脸,让他双颊上微微泛着红。他手肘撑在膝盖上,两个手掌都托着腮,心里想着此来的目的,面上对着Epps的两个客户,眼中更加眼波流转。连同他们一起笑,都刻意垂眼低眉,咬住下唇,抬头把秋波送过去,让那两个男人从下热到上。因为喝了酒,他酒胆子大起来,越发和那两个男人相谈甚欢,连Epps掐他腰让他安稳坐在他身边都不同意了,非要和他们凑近了说话,半天都没理Epps。
事办完了,Epps先找人把Martin送了回去,自己处理了后续,才回了房间。
回去时,Martin已褪了风衣马甲,只留一件衬衫站在窗边散热气。窗上的玻璃,倒映着Martin的脸。他往下看,整齐的衣装,不菲的皮鞋,奢华宽阔的房间,他真把自己卖出去了。用这幅身体和皮相,他换来了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生活。他早就在卖了,是的,这本来不应该让他现在心里发慌,他应该接受的,可直至此时,他才真正意识到,他自己根本不是自己了,他不属于自己了,自尊、自爱,他都甩手扔得一干二净,从此有人再提到Martin Vosper,都会说,"卖×屁×股的贱人,一个出色的的biao×子!"
他有点恶心。他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他真的希望他不需要坚持太久。

 

不知什么时候,Epps踱进了卧室,一把把Martin从后面抱住了,把Martin狠狠吓了一跳。他似笑非笑,将Martin翻了个身,推他进了墙角,把他困在里面。
他静静地望着Martin:不知所措的大男孩,偏着头,有点怕他的缩着肩膀靠在墙上。
几分钟之前,Epps的那两个客户,拦着Epps,想问他借Martin。用一晚上。
“今晚干得不错。”他微微笑着。
Martin“喔”了一声,低着头不说话。
“他们两个很满意你。今天晚上,想把你要过去,你愿意吗?”
Epps看见Martin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你愿意吗?”他又问了一遍。
“我……”Martin咬了下牙。
“我问你愿不愿意……”Epps把头凑过去抵着他的脸。
“Epps……”Epps阴阴地笑了,他漂亮的大男孩好像有点委屈。
“说你不愿意,Martin。”
“什么?”Martin惊了一下,以为自己幻听了。
“你说你不愿意。”
“Epps?…”
“说你不愿意。”Epps抓住Martin的肩膀开始摇晃他,“说你不愿意!"
“Epps!?”
“听我的话!你不愿意!你不愿意!你不愿意你不愿意!!”
“我不愿意!”Martin闭住了眼睛。他的心烫烫地在跳,然后缓缓睁开眼,Epps的目光一下子就对准了他,他的眼睛,也就猛地进入了一汪绿水中。Epp伸头吻住他,松开他的肩膀,向下慢慢滑动,缓缓牵了他的手。
“你最好记住这些。”他说。然后挪开嘴唇,把Martin一举抱起来,放到床上去,几下扯掉了他的衣服,和自己衣服。推着他进了被中,揽着Martin软乎乎的腰,兀自把他抱在怀里。
本来Martin以为Epps还要做什么,但Epps这次真的只是要睡觉而已。因此他也就仅需要躺在Epps的肩膀上。由于枕得太高,额前,Epps的胡子还在不时刮着他,可即使如此,他也感到了好像前所未有的困顿,即将要在这样暖和舒适的环境下,渐渐睡去了。
然而,睡着前,Epps又贴着他的额头对他说,明天要带他回家去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