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脱狗3

Work Text:

iwata从未觉得自己身体如此敏感。
他的背因为过度颤栗而弯成一张优美的弓,脊柱顶着一层薄薄的皮肤露出形状,展露出很轻易就能折断的模样。
Jesse的指尖有厚茧,按着突出的骨节细细摩挲,让iwata有种比一丝不挂更仓惶的感觉,像是连那层皮肤也不存在了,在陌生人面前露出滚烫的血肉和脉搏,被完全的掌控在手中。
iwata把头埋的很低,看得出他在害怕,身体却因为兴奋和恐惧交织发着颤,在Jesse指尖奏出美妙的声音。
那是极轻的闷哼和不可忽视的水声,因为手指蛮力的插入而发出,iwata下意识的掐住了对方满是肌肉的手臂,可惜那手指并不因他的动作而松缓片刻,在猫尾和身体的连接处,毛因为从体内流出的黏在一起,湿的一塌糊涂。
iwata急促又压抑的喘息着,想尽可能的离危险源头远一点,却被告知“要是把水弄到地板上,待会儿就自己舔干净。”对方的语气很认真,iwata不想舔自己的东西,更何况地板那么脏。
于是他半是胁迫半是妥协的双腿岔开坐到了Jesse怀里。
随后iwata意识到这个姿势更不妙了。他的双手被扣住举高锁在金属笼子上,身体看起来被拉的很长。iwata很乖也很听话,说不要弄到地板上,就颤抖着把身体向前倾,像是主动的靠近。Jesse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拉链,露出狰狞的器物,随着他的手指搅动,iwata体内的水就黏答答的滴到了Jesse上扬的前端。
橘猫吃完了罐头就钻进笼子里,绕着两人喵喵叫着,似乎想找个人来陪它玩,iwata做不到,而Jesse是没空陪它玩,于是橘猫就气急败坏的叫起来。
在一声声猫叫中,iwata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柔软,体内的水几乎就要涌出把他整个人都淹没了,这种情况下他终于发现了不对,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问:“你…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Jesse的手指已经进去了三根,闻言抬起头看了iwata泛红的脸一眼,说:“你也不是很笨。”又解释说:“放心,只是加了一点让猫能愉悦的东西,你看,你不是很开心吗?”说着,Jesse把手指一齐向外抽,峃口一时难以闭合,缓慢流出透明的液体,iwata身体一缩,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哑的呜咽,像极了发情的猫。
Jesse凑上去舔了舔他的下巴,抬眼的一瞬间iwata看到他眼底的暗红,恍惚中记起楼道里看到那双赤金的瞳,顿时有些失神。
Jesse发觉他看到了,于是又笑了起来,“既然都是猫科……”掐着iwata腰的手指很快被锋利的爪子取代,棕色的尾巴和金色的尾巴交缠在一起,Jesse毫不犹豫的插入尚未闭合的峃口,iwata叫声凄厉,Jesse眼底却带着嗜血的兴奋光芒,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iwata听,“不是亲上加亲了吗?”

 

 

 

 

 

 

 

 

后续

一脸无辜的iwata被迫坐在Jesse身旁,紧张的接受父母的审视和逼问,Jesse倒是看起来很轻松,只是和iwata十指相扣,告诉对方自己会照顾好他们的宝贝儿子,iwata的父母看起来好像还是不太放心,毕竟Jesse看起来真的不太像好人呢。
Jesse只好露出豹子的原本模样,iwata的父母便异口同声答应,并且表示真是亲上加亲呢。
iwata:“喂——”

真的完了

by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