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邦羽】爱上你废了你

Work Text:

项羽已经杀红了眼,十万的楚军随他四处征战,如今却因他错信小人之言落得埋骨他乡的下场,活下来的只有身边这些跟随他多年的亲信,他怎能不恨,恨不生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挫骨扬灰,也恨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心软不长记性给了敌人机会,他已无颜再见江东父老!隔着尸山血海,耳边充斥真金戈铁戟碰撞之声,项羽右手握着霸王枪,敌兵的血液从枪尖上缓缓留下在土地上形成一小滩血迹,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刘邦,身形虽狼狈不堪,眼神一如既往如虎狼一般似要将严重之人撕碎。刘邦感受到这炙热的视线,对上了项羽的眼眸,神色有些欣喜,心中暗道:不愧是西楚霸王,即使面对如此绝境,骨子里也是绝不认输的。

 

不过刘邦很快就讨厌上了这股绝不认输的性子了,因为项羽举枪自戕了!千钧一发之际,刘邦引弓射箭一箭穿透项羽的手腕,霸王枪脱手而出,趁此时人群一拥而上,将项羽的亲信和他隔开以便更好地控制住名震天下、天生神力的西楚霸王。即使经过接连的征战身体十分疲惫还受到了十多处的创伤,持枪的腕上更是中了一箭,项羽仍有挣扎之力,众人险些按不住。“刘邦!你个无耻之徒!是我太过愚蠢轻信你的谎言才败在你手里,成王败寇!现在这般是想折辱我吗!”

 

刘邦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下马朝着被按倒在地上的项羽走过去,蹲下,捏住项羽的下巴,轻声道,“成王败寇不假,你败了,就要有作为战利品的心理准备。”说罢,抚了抚血污也无法遮挡的英俊面庞,大力钳住项羽的下颌,使得他嘴巴微张,迅速将药丸塞至他的喉咙深处,喉头一滚,咽了下去。项羽被这番动作弄得咳嗽不止,“小人!你给我吃了什么?”刘邦微笑不语,几息之间,项羽便沉沉睡去了,刘邦命人将项羽带回去。

 

项羽醒来时已在刘邦的寝宫之中,双手手腕上缚有黝黑的玄铁链镣铐,分开铐在床头的两侧,刚好处在双手无法交握的距离上,一动就发出细碎的响声。身上的伤口都被仔细处理了,只是右手暂时都无法用力了。项羽掀开被子,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里衣,没有裤子,正欲撑起身子坐直时,怎想身子浑身无力,双臂酸麻,臂弯处一麻,整个人又跌回床上发出一丝闷响。沉重的宫门被推开,脚步声传来。

 

“醒了?”刘邦快步走过来,将床上虚弱的霸王浮起来将枕头放到他身后,握着他的手做到床侧。项羽的手挣了挣,很想将他的手甩开,只是完全乏力的他无法奈何往日他瞧不上的流氓头子。“放开!”项羽低吼道。刘邦闻言微笑,不仅没有松开,反而抓起他的手,放到嘴边,一根一根手指吻过去,末了甚至伸舌舔舐手上的茧子,激的他浑身一阵恶寒,被舔舐的地方一阵麻痒,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刘季你他妈到底想干嘛!士可杀不可辱,要杀要剐随你便是,何必做这些下作的事!”项羽收手无能,内心直犯恶心,眼眶通红,怒吼道。

 

“干嘛?当然是干你啊。”刘邦戏谑道。“你可知为了能将西楚霸王压在身下,我谋划了多少?这几年来无数日日夜夜,我无时不在想着如何解开你的战袍,撕开你的里衣,将你压在身下狠狠占有,每当我看着你在马上的英姿,脑里都是你在我身下不住颤抖哭泣求饶的模样,啧,真是迷人,看得我还当众丢了不少脸...”“够,够了!你住口!”项羽怒极不住颤动着,“我宁死也不愿受这般羞辱!”说罢,正欲咬舌自尽,可被刘邦眼疾手快地掐住下颌给拦了下来。“还想死?可真不乖,看来吃的教训还不够多啊。”

 

单手打开宫女准备的盒子,拿出一个大小适中的玉制口枷,扣死项羽的下巴将口枷塞入,死死地压住舌头,断绝一丝咬舌的可能,口枷上的链子绕到脑后交缠扣上。“唔,唔...”项羽怒瞪手腕的锁链甩的,却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气音,因无法合上嘴巴,来不及吞咽的诞水顺着嘴角留下,划过蜜色的肌肤显得色气迷人。“真美...”刘邦情不自禁地托着项羽的脸吻了上去,额头、眼睛、鼻子,手指一点一点描摹着,发出一声喟叹,“你终于是我的了...”

 

刘邦把人压倒在床榻上,手下用力,布帛发出撕裂声,项羽的一身气力被刘邦不知以何种方法尽数化去,欲踢上刘邦的腿被轻易抓住了脚踝,软绵绵的无法挣脱看似瘦弱的手,不知他从哪里又扯出两条锁链,双腿脚踝被大力分开铐上镣铐吊起锁在床尾两侧的床柱上,秘密之地被人强行打开一览无遗。浓重的耻毛下沉睡着一个大家伙,刘邦似乎有些好奇,拿出小刀,嘴里喃喃道,“小羽,可别乱动哦,不然我刀没拿稳,可是会划错地方的哦~”项羽又惊又怒,此时的他却无能为力,脸色煞白。冰凉的刀在皮肤上一点一点划过,一点一点掉落,彻底露出了从未被人窥探过的风景,敏感的皮肤上起了不少小疙瘩。

 

刀放好后,手握上了体型不小的家伙,“还真是雄伟,不愧是我的小羽呐。”“唔...嗯!”巨大的羞耻感充盈脑中,被铐住的四肢又开始了挣扎,口水顺着重力已在这头上流下了小小的一滩印迹。很快,在刘邦灵活的手指动作下,沉睡的家伙逐渐苏醒,体型愈发巨大,待到它完全抬头之时,刘邦停下了手,看着项羽被情欲折磨得呼吸沉重发出隐隐的呻吟声,因为口塞的缘故不得不喘着气,笑眯眯道,“小羽,别忘了,我是要惩罚你哦。”大家伙的根部被一根牛皮质地带子紧紧扣住,铃口流出不少白色半透明液体,卡在了兴奋点上无法释放,让人十分难受。

 

往项羽的腰下塞上枕头垫起,视线转向紧闭的后庭上,在空气刺激下的花蕊颤动着,颜色很干净。打开檀香木匣子,用手指抠出一大坨鱼油来,全部抹上了后庭,伸入食指慢慢地打着圈,“唔!”项羽努力收缩着后穴,想要将给他带来阵阵刺痛的手指排出去,这在刘邦看来,“小羽这么渴望呀,放松一点,不做好扩充你的苦头可就大了。”语毕,拍了拍他的臀部,顺手将鱼油抹开在蜜色的臀瓣上,在光线下似乎闪烁着光。一根,两个,三根,直至四根手指勉强塞入时,花瓣似乎要被伸展到极限,隐隐可见血丝了,刘邦兴致很浓地四根手指不断插入拔出,项羽眼眶通红欲裂,牙齿狠狠咬着口枷,他愧对虞姬,如果当初自己能够下手再狠些如今就不会被小人在手下玩弄,他气愤得恨不得立马杀了刘邦。

 

在项羽走神的这会,刘邦抽出了作恶的手指,后穴在精心的扩张下已泥泞不堪,肠液混着鱼油从花蕊中吐出,抽离的瞬间肉璧发出了啵的一声,拉出了一条银丝,画面十分淫糜。刘邦扶着项羽的腰,对准那不断收缩舒张的穴口猛地捣了进去,“唔!”项羽的喉头发出闷哼声,随后刘邦迅猛地发起了冲刺,一下又一下密集地像楔子一般哒哒哒地打进去,不给他留任何的反应时间,似乎撞到了哪个点上,项羽的声音一下子变了调子,“哦,是这里吗?”刘邦轻笑,动作慢了下来,细细碾着那个点,轻撞几下后,恢复原来的迅疾。

 

这是一场漫长的性事,直到结束,刘邦都没有解开过项羽下身的束缚,做到最后,项羽被折腾得昏了过去,刘邦这才在项羽体内释放出来,精液填满了项羽的小腹,看起来鼓鼓的,刘邦很满意地笑了,他并不打算拔出来那物什,趁着项羽昏迷,把锁链解开后,以这幅姿势,让太医进来把项羽的手脚筋尽数挑断包扎好,“小羽,乖乖的,哪都不准去哦。”无视太医们惶恐的眼神,把人都赶走,抱着项羽沉沉睡去。

 

西楚霸王项羽于乌江边自刎而死,年31岁,刘邦同一全国,为汉朝。无人知道本应死于垓下之战的项羽被刘邦囚于汉宫深处,天生神力被尽数去除,手脚筋皆被挑断,成为手无缚鸡之力的汉帝禁脔。心存死志却求死不能,只能被人一次又一次地玩弄于身下,蜜色的皮肤因终日不见阳光已逐渐恢复为白皙,壮硕的身材也日渐消瘦下来,慢慢地再也没有人能将汉帝的心头宠羽妃与那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联想起来了。

 

据传闻,汉帝喜爱羽妃到了怎样的地步呢?汉帝不能与羽妃分开一时半刻,终日将羽妃抱在怀中,不愿意让羽妃下地走路,吃食也一并代之,难得的是吕后似乎并不介意,只一心一意抚养太子。待到太子成年后,刘邦禅位,带着羽妃去别的行宫休养去了。至死刘邦也要羽妃与他同葬一墓。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