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囚龙

Work Text:

楚休睁眼的时候就在想,如果现在在他身上动手动脚的不是吕凤仙,那么这个人早死了。

 

当然就算真的不是,他也有心无力,毕竟他现在的样子太过狼狈。自他在江湖扬名以来,怕是还没有陷入过如此失控的境地。

 

昔日在江湖上威名赫赫的隐魔一脉新秀,如今却是衣衫尽退,面色潮红地躺在男人身下。鸦羽一般的黑发散落,点缀在苍白的肌肤上。看似单薄的身躯上流畅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

 

动了动手脚,带起一阵锁链的哗啦声。虽然只是寻常锁链,若是平日里这种东西自然是锁不住楚休的,只是先前吕凤仙不知给他下了什么药,搞得他肌肉酸软武功暂废,莫说吕凤仙的天生神力,便是这凡铁的锁链都能囚他。

 

想到这楚休不禁怒视了身上的人一眼。没成想人家正在他胸前两粒茱萸舔吻。不近女色,从未尝过鱼水之欢的楚休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唇齿之间泄了声急喘,怒瞪的一眼也带了些许春意。

 

吕凤仙抬了头,用他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纯良的冲楚休笑了一下,唤了声:

 

“楚兄。”

 

楚休猝不及防在这一笑之下愣了片刻,唇上便贴了两片陌生的唇上来。

 

楚休回过神,脸上羞恼狠厉之色一闪即逝,狠咬了吕凤仙一口。吕凤仙轻哼了一声松了唇。

 

“你若是现在便停手,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楚休冷冷道。虽说他从未经历过这事,但常识还是有的,眼下吕凤仙在这不知为何发疯,若是别人杀了也就杀了,但吕凤仙......

 

不能杀。

 

还未想明白为何脑子里自动下了决定,吕凤仙就顶着一张仿佛受了天大委屈似的绝色容貌开了口:

 

“楚兄,吕某心悦你。”

 

楚休无声地张了张嘴。

 

“你可知吕某当得知楚兄身死时有多震惊,吕某当初便不信,楚兄的本事吕某清楚得很。如楚兄这等人物如何会死。可他们都说你死了。还说人死如灯灭,让我早点看开。便是连魏前辈都如此说.......”

 

吕凤仙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楚休。那个从来都伶牙俐齿,一张嘴颠倒黑白是非的楚休,第一次哑口无言。

 

即便吕凤仙一个字也没说他当初到底有多伤心,楚休也能感觉到。这让他他久违的感到了一丝心虚。

 

“可是我不信!”吕凤仙突然低吼一声,“我一直相信楚兄你是做大事的人,我不信你会死的如此莫名其妙!”

 

楚休默默的看着自己唯一的至交好友,此时的吕凤仙若是让水无相他们看到,怕不是当场要吓得跪下来。

 

因为他脸上暴怒的神情,并不属于江湖上被众人所熟悉的那个有着赤子之心的小温侯,而是和上古时期令人闻风丧胆的魔神吕奉先有着十分相似。

 

不过吕凤仙的怒火并没有维持很久,他脸上绽出一抹如冰雪消融的笑来:

 

“吕某一直有种感觉,那便是楚兄并未死,如今看来,吕某的直觉还是准的。”

 

楚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从未爱过什么人,不知道这种感情简直如同断肠毒药,在内里翻搅,里面已然中毒腐烂,壳子却还是光鲜亮丽的。

 

但他能感受到吕凤仙对他的感情。并不是天崩地裂海枯石烂,只是一个人,一颗心,血肉模糊,如此而已。

 

楚休发呆时吕凤仙又顺着脖子一路吻下来,在此之前楚休还从未想过脖子是自己的敏感带,无意识的喘息流落而出。

 

“哈.........呼.........”

 

吕凤仙认真亲吻着楚休的锁骨,其神态好像在对待一件稀世珍宝。手也没闲着在肆意揉捏楚休胸前两颗红豆。

 

楚休被刺激的身子颤抖,腰腹部的肌肉紧绷着拉出优雅的线条,汗珠顺着肌肉划过,一直落到两腿之间的幽深之处。

 

不知什么时候楚休的玉茎已然直立。顶端颤颤巍巍的渗出一点点晶莹的液体,像是在因为无人抚慰而哭泣。

 

楚休咬着牙,拼命忍住唇齿间快要压抑不住的呻吟。

 

吕凤仙凑上去安慰似的吻了吻楚休的薄唇,附在他耳边温声道:

 

“楚兄莫要惊慌,吕某必不会伤了楚兄。”

 

说罢却见楚休怒极反笑,忽然一低头狠咬了吕凤仙一口,尝了满嘴的血腥味,这才感到些许安稳,强忍着喉咙里的喘息道:

 

“吕凤仙,你要做便做,莫要.....在这婆婆妈妈!”

 

吕凤仙闻言抬头看了楚休一眼,漆黑的眸子里充斥着不明的情愫。楚休看了心中微微一颤,却闻吕凤仙此时哑着嗓子颤声开了口:

 

“楚兄.......此话可当真?”

 

听了这话楚休若不是还被锁链缚着,身上又中了药使不上力气,早气得把吕凤仙掀翻过去了。

 

楚休不想再跟他废话,索性定了定神,猛的仰头啃了吕凤仙的唇一口。

 

“如此,你便信了?”

 

吕凤仙低了低头,神色不明。

 

“把锁链解开。”楚休皱着眉头甩了甩四肢,“你大可不必如此。”

 

“不。”吕凤仙忽然抬头,墨染的眸子里竟划过一抹血红,

 

“如此便好,如此......楚兄便不会再走了。”

 

楚休一惊,自己的死竟对吕凤仙刺激如此之大,若不是看他现在神色还算清明,怕不是已经怀疑他是否走火入魔了!

 

楚休犹自震惊,身下却忽然一痛,随即身后那隐秘的小穴便传来了异物入侵的刺痛感。吕凤仙已然沾着软膏探入了一根食指。

 

有异物在体内的感觉十分难受,楚休皱着眉头强忍着刺痛和些许奇怪的不适,咬了咬唇,手上下意识的使了些力抓皱了床单。

 

温热的后穴吞吐着吕凤仙的手指,即使在外表现的再强硬,楚休穴里的肉也是软的,贪婪的吸允着一切闯进来的东西。

 

吕凤仙在扩张一事上极为有耐心,这却苦了楚休。咕叽咕叽的水声从隐秘之处传来,楚休脸上晕红一片,眼尾微微泛红,神色却还是泛着些许冷意。

 

大腿肌肉绷的死紧,窄腰微微颤抖着,任由汗水肆意滑落。楚休紧咬着牙,一双冷眸此时已经漾开了些许春意。

 

吕凤仙瞥了他一眼,低头一口叼住了楚休的喉结,牙齿轻轻厮磨,不一会儿就冒了些小血珠出来。

 

楚休倒吸一口冷气,心想这人怎么今天跟狗似的就知道啃人脖子。

 

苍白的脖子和胸前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嫣红,吕凤仙心中一动,忽然极其色情的顺着楚休胸前舔了一口,留下一道晶莹的水线。

 

楚休的脸腾一下便烧红了。咬牙切齿道:

 

“不要玩了,快点进来!”

 

吕凤仙神色带了些小狗般的委屈,道:

 

“吕某也是为了楚兄着想,如此不等扩张完就进,怕是......会伤了楚兄你。”

 

楚休更气了,心说在这被欺负的明明是我,你反倒在这委屈上了。

 

索性收了声,闭嘴不再说话。

 

吕凤仙不依不饶,道:

 

“楚兄不要拘谨,吕某......想听楚兄叫出来。”

 

楚休眼一瞪,心说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一会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哭出来。

 

张嘴欲言,怎料唇边先溢了声甜腻的喘息出来。

 

楚休惊住,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会发出如此丢脸的声音。

 

吕凤仙神色惊喜,手上不禁加重了动作,楚休再也忍不住,呻吟从喉咙深处冒出。

 

“啊.......你别........嘶........”

 

此时吕凤仙扩张的手指已有三根,又抽插了一会儿,便抽了出来。穴口的媚肉依依不舍的挽留着,缠着吕凤仙的手指不放,甚至发出了“啵叽”一声。

 

吕凤仙喃喃一声:“原来楚兄如此想要我。”

 

楚休深吸一口气,心中羞恼之极,又困于身体反应无可反驳,只好冷哼一声。

 

吕凤仙此时依旧衣冠整齐,反观他楚休,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唯一的点缀之物还是一条条锁链。不禁脸上羞色更甚。

 

吕凤仙慢条斯理地脱着衣服,欣赏着心上人躺在自己身下的风光。

 

楚休面色酡红,往日苍白的皮肤上如今也泛着淫靡的绯红,眸子染了层水雾,眼尾却是红的,微微上扬,显得格外勾魂夺魄。艳红的唇片被反复蹂躏过,稍稍泛着水光。唇边泄露的喘息勾人至极,呼吸都是颤抖的。

 

双臂被铁链锁在上方,消瘦的手腕已经磨的泛红,拉扯着顺畅的线条。吕凤仙的目光掠过点缀着红梅的胸膛,顺着腰线往下。盯着还在微微颤动的玉茎。

 

楚休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谁知这却往他如今的样子上更添几分媚意。他的动作扯得锁链也动了,带起一阵哗啦啦的声响。

 

吕凤仙看的呼吸粗重,衣物早就除尽。挺立的肉棒落在楚休眼中,不禁让他心中一吓。

 

这......这么大,如何进得来?

 

吕凤仙仍顾虑这楚休,肉棒在穴口磨蹭,始终不肯进去。

 

楚休他的动作逼的呼吸一紧,体内越发空虚,瞄了吕凤仙一眼,心说难道还要我开口你才进来不成。又碍于后穴实在被磨得难受,小穴饥渴的收缩着。只得狠了狠心,悄声道:

 

“......进来。”

 

吕凤仙闻言一喜,龟头磨蹭着穴口慢慢挤了进去。

 

吕凤仙刚一进来楚休就后悔了。吕凤仙实在太大了,穴口被撑到极限,若不是刚刚的扩张做的十分到位,怕不是一进来就要撕裂。

 

就算如此,楚休还是十分难受,生理泪水顺着脸颊滚落,嘴唇张开却发不出声音,宛如脱水的鱼儿。

 

吕凤仙虽然也红着眼,不过一看楚休落泪之下差点手忙脚乱的退出去。连声问道楚兄可有事。

 

楚休做不出什么反应,手却下意识的抱紧了吕凤仙的腰。

 

吕凤仙将此视作鼓励,一口气插入了剩下的部分。

 

“!!......”

 

楚休的身体向后弓起,身下传来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和胀痛。

 

被填满了。

 

被吕凤仙填满了。

 

这样的想法让他内心涌现出奇怪的感觉。

 

他吃痛般吸气,锁链像蛇一般缠上他,鳞片冰冷,鲜红的蛇信却带着一丝温度。

 

吕凤仙俯身亲吻着楚休,唇片被磨蹭至泛着水光,唇瓣分离时甚至带了些银丝。

 

不,这甚至不能叫吻,吕凤仙从未如此凶猛的啃噬着楚休,如同凶兽般想将楚休拆吞入腹。

 

身下也开始动作,粗大的肉棒缓缓的动作着,摩擦着内里的肠肉,楚休实在受不了这种刺激,身体颤抖不停。

 

“哈啊……呜......别......太大了……”

 

粘腻的呻吟混杂着口齿不清的求饶,逼的吕凤仙双目愈加赤红。但又怕伤到身下人,只得强忍着放慢了动作。

 

楚休第一次受到如此刺激,大脑不禁一时失神,吐出更多勾人的话语。

 

“啊......不要磨......太......粗了......呜......”

 

如此磨蹭了几下,不知道是碰到哪一块软肉,楚休身体突然如触电般颤抖了一下。

 

“.......!那里!不要.......”

 

吕凤仙心中一定,心知一定是触到楚休的敏感点了。不禁加快了动作,龟头直直的朝那密地捅去。

 

楚休被刺激的胡乱甩头,口中喃喃不清,仿若失语,混乱不堪。唇瓣来不及闭上,涎水淌出。混合着脸上留下的泪水,顺着脖子留了一道淫靡的水痕。

 

“呜.......不行了.......不能........”

 

楚休只觉神智混沌,人如一叶扁舟,在狂风暴雨中忽上忽下,身形飘飘荡荡,忽然脑子一空,眼前一片空白,几点浊白喷射而出,却是已经去了。

 

“楚兄.......”

 

楚休仍被刺激的不能言语,却突然觉得身体内肉棒又硬了几分。却是吕凤仙看着爱慕已久的人在自己身下高潮,又受了刺激。

 

“楚兄可愿,看看自己现下的样子?”

 

楚休悚然一惊,不知此人又想出来什么方法玩弄他。神志竟被吓醒了些许。

 

正犹自猜疑,忽然发觉四肢已经自由,虽然锁链还锁着手腕脚腕,但已从中间断裂。

 

吕凤仙伸手揽住楚休的窄腰,并未拔出肉棒就强行抱住他转了个身,让原本面对着自己的人变成了背对。

 

肉棒旋转着磨过肉壁的感觉有些过了,楚休低吟出声,一抬头就对上了一面镜子。

 

“!!!”

 

楚休脸色爆红,浮现了一丝羞恼之色。实在是因为此时的他,太过失态了。

 

任是谁来都不敢相信镜中人竟是那个隐魔一脉的楚休,那个高高在上,心狠手辣,实力强大的镇武堂堂主。若说是青楼的小倌,都有些太过靡乱了。

 

通身泛着粉红,面若桃花,泛红的眼尾上扬勾人心魄,眸子失了焦距,还泛着点点薄雾。嘴唇微微张开,隐隐约约能看见嫣红的舌尖。

 

黑发被汗水浸透黏在脸上,因为刚刚的高潮脸上带了一丝餮足,竟显得有些淫荡。

 

两腿不知羞耻的张开跨坐在吕凤仙身上。蜜穴已经被撑大,边上甚至有些透明,嫩红的媚肉紧紧咬着粗壮的肉棒,任谁看了都是一副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吕兄何故......如此折辱与我?”

 

吕凤仙惊异地看了紧咬着下唇的楚休一眼,道:

 

“谈何折辱?只不过是某觉得楚兄实在是好看,便想着要楚兄看看自己罢了。”说罢声音又带了委屈,“难不成楚休不愿看到自己吗?”

 

好看?楚休冷笑。再好看能有你好看不成?抬头看了看镜子,吕凤仙绝色容颜竟是一分未失,反倒添了些红尘之意。以前楚休觉得吕凤仙好看是好看,只是太过飘渺,不像红尘中人,不曾想陷入爱欲中竟好像拉了仙人下凡一般。

 

又听到吕凤仙带着委屈的声音。心下无奈,知道这是他耍无赖,气倒也消了大半。

 

只是眼前之景太过刺激,只得咬着下唇吐出两字:

 

“罢了……”

 

吕凤仙闻言又加快了动作,楚休此时便能直观感受到自己是如何吞吃那粗壮的东西的,不禁越发敏感。这个体位吃的又深,没过多久楚休便又去了一次。

 

吕凤仙凑在楚休耳边低笑两声:

 

“没想到楚兄竟如此敏感。”

 

楚休闻言也不恼,只是报复般的收紧了后穴,绞的吕凤仙闷哼一声,加快了抽插的动作。

 

“楚兄体内......好热.......绞的我好紧.......”

 

楚休已经没空理他了,刚刚高潮过的敏感身子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随着吕凤仙轻哼一声泄在他体内,楚休竟又射了。只是因着已经泄了两次的缘故,精液显得清了一些。

 

吕凤仙“啵”的一声将肉棒拔出,浊白的精液顺着楚兄大腿留下,显得分外色情。吕凤仙见此景,差点又硬了。只是看到楚休一副疲累之色,大腿直打颤,站都站不起来的样子,无奈叹息一声,只得收了心思。抱着楚休冲洗去了。

 

 

后记:

世人皆说“小温侯”吕凤仙容颜绝色,天下少有,颠倒众生。楚休倒是觉得,那张脸颠没颠倒众生他不知道,但颠倒了他楚休,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