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高岗×刘培强】道歉

Work Text:

“队长,你别光顾着吃啊!”高岗夺过陈长城手里的筷子:“帮我想想怎么办,你答应过我要是被刘哥发现了帮我解释的!”“我跟他说过了,”陈长城嚼着嘴里的饭:“我说老板连输了几个月,威胁我如果再不赢就要我脑袋,我没办法只能来找你,求了半天你才答应替我打一场,我也讲了你是挂名打的不会有麻烦。”

“那培强哥还生我气怎么办啊,”高岗把筷子往桌上一板:“后悔死我了,当初就不该答应你。”“不会吧,”陈长城抽出一双新的筷子:“刘培强对你那么好还能真生你气?”“培强哥这回真的很生气,”高岗撇着嘴:“他都两天没跟我说话,连武术队都不去了......”

那天刘培强拿着高岗划破的衣服质问他:“你是不是又去打黑拳了!”高岗从来不会骗人好看透得很,他眼神都不敢瞅刘培强点了点头:“队长说老板找他麻烦我就帮他打了一场,我知道错了培强哥,我以后肯定不,”刘培强话都没听他说完直接把缝好的衣服往高岗怀里一塞就走了。之后两天刘培强就像故意躲着高岗一样,去武术队送饭专挑他上台表演的时间,高岗打电话约他总说自己有事,高岗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拉着陈长城想办法。

高岗耍无赖般地说:“我不管!反正培强哥不理我我就一直缠着你。”“你缠着我吧,”这种事陈长城见多了,故意跟他开玩笑:“大不了我再带你去拳场混呗。”“不要!”高岗嫌弃地喊一声:“我答应过培强哥不再打黑拳了!”

“你就是太傻,刘培强不来找你你不会去找他,”陈长城给他出主意:“你知道他在哪里教书吧,直接去教室里找他,当着他学生的面儿给他道歉,他肯定不会再生你气的。”

“好,那我试试。”

试试......试什么啊!!!

“抱歉,这里是军部教学区,没有通行证或文件证明是不能进去的。”校区门口的守卫站得笔直,两句话就把高岗拒在了门外,别说什么去教室,现在连大门都进不去。但既然来了就这么走高岗心里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干脆直接在门口站着等了起来。

过了大半天,刘培强拿着教案准备去上课的时候才看见那个穿着红运动服在门口踱来踱去的少年,“高岗?”他是没想到高岗会来找他,在值班室登记好把他带了进来:“来了也不跟我说,就这么傻等着啊。”

“我,我怕培强哥还在生气,就没敢打电话。”看高岗丧气地垂着脑袋刘培强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就那么凶啊?”“我生气是因为你瞒着我,”刘培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擦去高岗额头晒出的细汗:“我知道你想帮队长,但如果是打黑拳这种危险的事就一定要告诉我,知道了吗?”“嗯,”高岗点点头:“那,培强哥你不生我气了吧。”“不生气,”刘培强手指戳戳高岗额头:“你现在可以放心回武术队了。”“我请了假今天可以不去,”高岗笑着搂过刘培强的胳膊:“我要听培强哥讲课。”刘培强轻叹口气:“很无聊的,真的要听?”“对,”少年的笑在阳光下透着亮儿:“培强哥讲什么我都听。”

其实这两天刘培强躲着高岗还有一个原因,大概几天前,校区没什么事儿刘培强就提前去了武术队找高岗,刚好碰见他和一个姑娘在聊天,女孩儿红着脸不知道在和高岗说什么,刘培强想着高岗年纪二十出头长得又这么秀气待人温柔,有个姑娘家喜欢也正常得很,那女孩儿看上去也是标致的人儿,心里暗自琢磨要真和高岗配到一起倒也算得上郎才女貌…..刘培强正想着结果高岗一句“看电影就算了,我周末想跟培强哥一起去爬山”彻底把他拉了回来,从那时候开始刘培强总觉得自己像是挡在小姑娘小伙子恋爱之路上的绊脚石,怪不得武术队的姑娘家看他的眼神总是怪怪的。

之后又发现了高岗背着他打黑拳的事,干脆借这个由头儿躲他几天。结果他趁高岗表演的时候自己溜去后台给他送饭,被武术队里的一个小伙子拽住:“刘哥,高岗是不是惹你生气了,我们已经教训过他了,你就别跟他计较了。”刘培强还纳闷这事儿他们怎么知道的,少年诉苦说你可不知道这几天高岗脾气多差,演出完就坐在墙角黑着脸谁都不理,一碰就着急,弄不好还会挨几拳,偏偏高岗是队里功夫最好的,大家都拿他没办法,同队的人琢磨来琢磨去也就整天被他挂在嘴边的“培强哥”有这个本事了。“没有,没有,”刘培强拍拍少年的肩膀:“我回头说说他。”刘培强纠结着,自己是不是,掺杂了高岗太多的生活。

上课的时候高岗就乖乖坐在最后一排,虽然听不懂刘培强讲的什么,不过眼神总是牢牢地跟在他身上,刘培强刚布置好课后任务说可以下课了,高岗就朝刘培强跑了过来:“培强哥——”刘培强摸摸高岗的脑袋:“等我把教案放回办公室我们就回家。”从办公室出来刘培强递给高岗一件外套:“晚上会冷的,先穿这个吧。”“谢谢培强哥”

果真自己的衣服高岗穿起来还是不合身:“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多穿点儿衣服,以后自己怎么办啊。”“培强哥你不要我了!”高岗一听也不管没系好的最后几个扣子两三步挡在刘培强面前:“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打黑拳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刘培强抬手扭正他的衣服:“我是说你现在还年轻,以后和别人结婚成家,”“我不要!”高岗语气里带着愠色:“我才不要和别人结婚……”

“好——不和别人结婚,”刘培强拍拍高岗肩膀:“回家吧。”路上刘培强看高岗一直都是气鼓鼓的,紧紧搂着自己胳膊不撒手,“买块蛋糕回去吧~我知道有一家店味道很不错的。”“嗯。”高岗点了两下头没有多说什么。刘培强特地选了高岗喜欢的草莓蛋糕,看着他好像没那么生气了,刘培强心里也放松了些,到底还是年轻,一块儿蛋糕就满足了。

“培强哥,我能把蛋糕吃了吗?”刘培强拿着睡衣准备去洗澡的时候听到高岗问了一嘴:“可以,不过要晾一下,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会很凉的。”“知道了。”

刘培强洗完澡出来发现高岗居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吃到一半儿的蛋糕就这么放在桌子上。“真是~困到睡着都不肯把蛋糕放回去。”刘培强端起蛋糕放进冰箱,刷杯子的时候……

刘培强把杯子放到鼻子下闻了闻,两步窜到冰箱面前,不错所料——同事马卡洛夫送他的樱桃发泡伏特加只剩半瓶了,“高岗不会把这个当作果汁喝了吧!”上面都是一大堆看不懂的俄文没准儿真是这样。

“高岗,高岗”刘培强晃着他的身子,混杂着樱桃味的酒气扑面而来,确实喝酒没错了。“嗯?培强哥?”高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刘培强抬起高岗的胳膊:“来,我带你回屋。”

“不要!”高岗猛地发力甩开刘培强,按住他的肩膀跨坐到腿上:“培强哥不能不要我!”刘培强苦笑一声,这小子喝醉了还在意这件事,“放心,”刘培强擦擦高岗嘴角的蛋糕渣:“我不会不要你的。”

“我不信,”说完下一秒高岗亲到了刘培强嘴上,完全没想到的刘培强立马瞪大眼睛愣在了那里,感受到少年轻轻探过来的舌尖时才猛地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他:“高岗,你喝醉了!”“我没喝醉,”高岗双手按住刘培强的左右手腕扣在沙发靠背上:“你不喜欢我所以不想要我了对不对!你喜欢了别人对不对!”少年的眼底黑到看不出一丝光,脸上的肌肉紧绷到发颤,刘培强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他有点儿明白武术队那小子跟自己说黑着个脸的高岗有多可怕了,就算下一秒他把自己手腕折断也没什么稀奇的,“我没有,哎!”高岗忽地埋在他脖颈处咬了一口弄得刘培强全身一颤:“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高岗!”“我在跟喜欢的人做想做的事啊,”高岗伸出舌头舔舐着刚才留下的牙印:“还是说培强哥真的不喜欢我。”怎么说,可能是因为高岗喝醉了,刘培强总有种自己趁人之危的感觉,尽管这种情况看起来是自己比较吃亏,他扭着身子:“高岗,我们还是等你明天睡醒再,”还没说出口的后半句硬是被高岗膝盖朝他胯间的一顶弄到变调:“高,高岗…”

高岗含住他脖子上的软肉吮吸,松了一只手从睡衣下摆伸进去,揉捏着胸前的红珠,“高岗,”刘培强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要被抽走了:“你会后悔的……喜欢我。”高岗松了唇直视着刘培强的眼睛:“我不后悔。”每一个字说得都掷地有声落进他心里,刘培强抚上高岗的脸颊:“傻家伙,”偏头吻上了少年软薄的双唇,啊——果真还是成了拐带少年的流氓大叔。

已经分不清是谁先把舌尖探到对方唇里去的,湿热的唇舌纠缠在一起连呼吸都要被一同夺去,伴着樱桃酸甜微苦的感觉,像浸入果汁般的舒适,高岗的指腹在刘培强胸前打转,夹起凸起磨蹭,腰腹不自觉地挺动,压过刘培强下体的时候总能听到他口中呜咽出的声响。“培强哥好可爱,”高岗故意使坏地隔着睡裤用手去揉捏,布料包裹摩擦的感觉像电流般窜进刘培强大脑有种怪异的舒适感:“高岗……高岗……”刘培强蹭过来的头发刮得高岗下巴痒痒的,另一只手索性抓起他的睡衣向上一翻胡乱脱了去,唇瓣细细地覆上紧致的肌体,不时像只小仓鼠般轻咬几下,扰得刘培强全身发烫。

顺着腰缝身下阴茎被高岗握住的瞬间刘培强唔地一声弓起了腰背,少年动作轻轻软软地上下套弄,久违地快感加重着刘培强的呼吸,“培强哥,”高岗在他耳边呼出的热气都能带动下体的反应,手上的速度逐渐加快刻意地碾过冠状顶部,难以承受的汹涌快感劈头盖脸地朝刘培强袭来:“高岗,不行……”活像只脱水的鱼,大口喘气带着胸部剧烈起伏,刘培强搂过高岗的肩膀死死贴在自己胸前不肯撒手,不行,要不行了,马上...马上要……强烈的刺激混沌着他的脑子,最后刘培强几乎是哭着呻吟一声射在了高岗手里。

“培强哥,”高岗拽过刘培强用自己鼓胀的胯间去蹭他的手心:“我也想要~”即便隔着衣物也能感受到里面炽热的搏动,刘培强解开他的拉链,裤子刚被褪下,粉嫩的性器立马跳了出来,手掌握住它牵起少年一声甜腻的喘息,虽然说出来是那么的臭不要脸,但刘培强自认为在这种事上他还是比高岗要有经验,撸动慢慢地加速还分出手指照顾着两个囊袋,指腹在上面打转轻压,分泌出的前液有种滑腻腻的感觉好像还能听到滋滋的水声,刘培强感知着手里物什的胀大,看高岗满脸通红微张的双唇泄出片段的呻吟:“培强哥…唔……好,好舒服。”刘培强对准少年的唇吻了上去,沉溺于快感的高岗像是抓住根救命稻草拼命吮吸舔弄,缠住他的舌头不肯放开,来不及吞咽的涎水随着嗯嗯唔唔的声音直接从嘴角溢出色气的很,以至于刘培强松口的时候,高岗还双眼朦胧急切地要去寻。依赖的唇舌还没找到,身下却忽然传来绝顶的爽快感,刘培强把他的阴茎含进嘴里吞吐,湿滑灼热的口腔内壁是少年从未体验过的舒适,舌苔从敏感的柱身划过爽得让人连气都喘不上来:“培强哥,太…太……”高岗索性按住刘培强的后脑开始挺腰,喉管深处的美好触感让他根本停不下来,幅度越来越大频率也不断地加快:“培强哥,我不行…有什么……要出来了……啊——” 少年高喊出一声,把整股的精液射到了刘培强口中。

刘培强咳了两声把没能吞下去的白浊吐了出来,下巴又突然被高岗卡在手中吻住了唇,当高岗的手滑进他臀缝的时候刘培强忍不住缩了一下:“高…高岗”“我喜欢培强哥,所以想让培强哥更舒服,”下一秒刘培强就被高岗按倒在了沙发上,三两下扯去碍事的裤子高岗的手指在臀峰间摩擦,“高岗不行,”刘培强晃着双腿:“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后穴异物闯入的酸胀感证明高岗根本没听他的,尽管有刚才的精液作润滑但指节的深入也只有难受的感觉,高岗一手按住刘培强乱动的腿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高岗!你,”刘培强甚至感受到不停抗拒收缩的后穴把高岗手指的轮廓都勾了出来:“你给我住手!”

制止的声音因为高岗触到了某处而忽地柔软了下来,“是这里吗?”高岗上扬起嘴角:“培强哥的这个地方是不是很舒服?”敏感处被反复地触及揉压肠液也从里面渗了出来,高岗撤出手指的时候上面缠满了亮晶晶的液体。高岗用自己的性器抵住穴口一寸一寸地深入进去,“啊!”刘培强痛到叫出声,泪水从眼眶中挤出,就算已经被手指开拓过了但仿佛被人穿透的感觉真的说不上好,性器完全被小穴吞下的时候少年长长舒了一口气:“不用担心…培强哥……我,我马上会让你舒服的。”高岗慢慢地开始挺动腰腹,凭着感觉找寻着刚才发现的腺体,头顶的灯光晃得刘培强睁不开眼,晕晕噔噔地看着高岗,估计是光照的阴影吧,刘培强觉得面前的少年强大到让他想要依靠,刘培强配合地弓起腰背抬高臀峰,体内炽热划过那从神经的时候忍不住地叫出声:“高岗,那里…嗯唔……”少年听话地压过那处,还更用力地顶胯朝深处撞去,“嗯…啊…”舒服的呻吟声再也控制不住了,刘培强抬手搭上高岗的脖颈:“高岗…我喜欢你…特别…啊…喜欢……”

“培强哥…我也,喜欢你,”高岗抽插的幅度不断加大,黏腻的鼻音回荡在屋中还带着沙发的咯吱声,“呃嗯…啊……不…高岗,要”刘培强攀上高岗的脊背,后穴猛地抽搐痉挛,牢牢含着体内的性器用力吸吮,“培强哥…我……培强哥,”少年喊着他的名字用力挺动几下射了进去。

刘培强躺在沙发上不住地喘着粗气,性器抽离体内时翻出一丝沾满白浊的嫩肉,“高岗,我,”刘培强话还没说完就被高岗翻了过来:“喂,你不会还!”刘培强手脚并用地就要爬离沙发,被高岗掐住腰肢活活拽了回来:“你他娘的臭小子!”随他刘培强怎么骂,高岗再一次把挺立的性器肏到他的肠穴里,开始新一轮的进攻。

……

第二天刘培强按下手机闹钟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胳膊都要断了,稍微一动全身骨节咔咔响,抬眼看着自己下体一片泥泞,还要再洗沙发巾,再看在一边睡得人畜无害的高岗:“混小子!”刘培强随手拿过沙发上的外衣给他盖好,拖着一动就会散架的身子去了浴室。

等刘培强费劲吧啦地把自己清理好发现高岗已经换好了衣服乖巧地坐在沙发上,“那个,培强哥,”高岗为难地挠挠头:“昨天晚上对不起。”

还算他有良心没说什么喝醉了记不起来,刘培强扶着腰坐到沙发上:“知道自己错了?”“嗯,”高岗点点头:“我昨天吃着蛋糕就睡着了,你课上留的作业也没写,我下次一定先写作业再吃蛋糕。”“什么!”刘培强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道歉是因为你没写作业!”“对啊,”高岗晃晃脑袋:“好像头还有点儿晕,我今天一定补上。”

刘培强抬手一拍脸,自己被人吃了豆腐结果人还不记得

刘培强试探地问他:“你记不记得你昨天把樱桃发泡伏特加当果汁喝了?”“那是伏特加?我还以为是培强哥新买的果汁呢,”少年尴尬地笑笑:“我说怎么喝起来有点儿苦。”“然后的事你还记得吗?”

“然后?”高岗看着刘培强捂着腰浑身发疼的样子……:“我昨天不会喝醉酒打你了吧培强哥!有没有打伤快让我看一下!”

“不是!”刘培强生理性地向后撤了一下:“就是你昨天说…说喜欢我。没事嘛,反正年轻人喝醉酒犯点儿错很正常。”“我,我是真的喜欢培强哥,”高岗双颊染上红晕:“还不都怪培强哥总把我当小孩子,我才不敢说的。”

“你真的喜欢我?”“嗯!”

如果喜欢的话,就可以告诉昨晚的事了吧……

刘培强说出昨晚的事后高岗呆在了那里:“所以说昨天晚上……你,你,我,我” 刘培强仔细看着他的表情“后悔了?”

“我当然后悔了!!!”高岗用力一锤沙发:“我和培强哥的第一次我居然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原来是为这件事后悔,刘培强稍稍放了心。

“不行!”高岗站到刘培强面前按着他的肩头推倒在沙发上:“昨天晚上我没印象不算!再来一次!!!”

“不是,啥玩意儿你就要再来一次!”高岗伸手就去解刘培强的衣服

……

果酱猫:你们看我多好,知道你们连上两辆车的话会营养不良自动屏蔽了一辆,好了好了,下车了下车了,没有后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