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阴差阳错

Chapter Text

第三章:动情

阿安一直睡到下午三点才醒过来,全身像被汽车碾过一样,后面更是又酸又涨,好像还含着什么巨物一般。挣扎着爬了起来,身体干干净净,衣服也穿的整齐,算那个杀手还有点良心。

饥肠辘辘的少年在厨房找了一圈,除了泡面就只有冰箱里已经蔫了的青菜和番茄。复式公寓装修很简单,卧室、舒服、客厅、厨房,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是太过冰冷了。没有温馨的装饰,家具电器也没有经常使用的痕迹,特别是厨房,锅碗瓢盆有些居然都没拆包装,看得出来主人是没有打算吃这些菜,甚至可能都不是主人自己买的,整个厨房使用频率最高的应该就是那个电热水壶。

‘这哪是家啊……’阿安突然有些心疼这个杀手,在外面威风凛凛,回到家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还不如他这个小厨子,每天都把自己喂得饱饱的。

泡面是吃不下了,把仅有的青菜和番茄清洗干净,打了两个鸡蛋闻味道还能吃,简简单单做了两个菜,又觉得有点单调,把翻出来的榨菜混着鸡蛋弄了个汤。

无人使用的厨房自然也没有蒸箱这种东西,只好留个纸条让人自己加热。

‘我才不是心疼他才这么做的,我是怕不辞而别他找我算账。’阿安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收拾好厨房才发现衣服找不到了,昨天被骆天虹带走,手机包全在店里,连回家换衣服都做不到,只好硬着头皮找了套jet的衣服换上。

下楼的时候记了记这里的位置和楼层,打算改天等人不在过来还衣服,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被大佬看上的一夜情,做完了就没事了,而且昨天那个带墨镜的大佬也说放了自己,定了定心打车回店里。

一回去就被叶辰和林寒夹在中间好一顿审问,阿安只好赔着笑想尽办法编谎。

”嘻嘻,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旷工了。”阿安双手合十,求着叶辰不要扣工资。

“旷工旷一个晚上加白天,还不带手机?”叶辰没有林寒这么好糊弄,他知道阿安不是没分寸的人,不可能没原因就失踪一天一夜,还把手机背包全丢在店里,而且……这件衣服好像从来没见他穿过,jet的衬衫穿在阿安身上大了两个码,幸好jet没留什么印子,不然一眼就看穿了。

“我……我跟人约着通宵打游戏,一时着急给忘了……”阿安磕磕巴巴的强行解释,心里不住哀求叶辰别再问了。

叶辰叹了口气,知道是问不出什么来了。阿安来店里一年多,长得可爱性子又软,大家都把他当弟弟一样,偏这孩子又懂事的紧,从来不给大家添麻烦,有时候被客人欺负了也自己忍着。叶辰没什么怕的,就担心这孩子出了什么事自己硬抗,揉了把阿安的软毛。“我跟老板都不是怕事的人,能在这开酒吧也有一定的势力,自己的店员还是护得住的,你懂吗?”

阿安一直把叶辰当哥哥,感动的眼圈都红了,可是jet加上骆天虹,还有那两个不知道来历的大人物,他实在不想连累店里,何况事情也已经解决了,自己是成年人了,不就是一夜情嘛,没什么过不去的。“辰哥你放心,我这么大人了,能照顾好自己,就快开门了,我去准备准备。”

阿安乖巧的点点头,拉着林寒去厨房帮忙,后面的异样让他不敢跟平时一样蹦蹦跳跳,初夜的后遗症让走路姿势也有些不对,哪怕他努力掩饰,还是被人精似的叶辰看了出来,调酒的手攥握成拳。

‘是谁……’

------

jet从天虹那要到了酒吧的名字,不顾天虹的劝说一意孤行,跟天虹一样的路线绕到了厨房,忙完了的小厨子正靠着墙休息,后面的肿痛还没消下去,他也不敢坐,只好靠着墙省省力气。

看见jet进来,下意识的想跑,被jet一把捞了回来。“你还要去哪啊?”

jet把下巴搁在人肩膀上,圈着纤细的腰肢,一低头就能从过大的领口看见下面的风光,两颗粉色的乳珠点缀着白皙的胸膛特别显眼。

火热的身躯纹丝合缝的贴着自己的后背,后穴都觉得开始痛了。“我……我没想去哪。”

把人翻过来面对着,抱到料理台上坐着。阿安疼的瑟缩了一下,jet捏了把手感十足的臀肉。

“别……会有人的……”

“怕什么,要是有人进来,我就挖了他的眼珠。”手指顺着裤缝滑了进去,在两瓣臀肉间磨蹭。

“不……不要……”阿安紧张的抓住jet的衣领,现在正是忙的时候,随时会有人进来,特别是林寒那个家伙一天跑八百趟,阿安死也不想看见店里的人出什么事。主动环着jet的脖子,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去……去你家好不好?……我家也行,我请个假就能走……”

“好啊。”jet逗够了小东西,连那个苦涩的笑容在他看里都顺眼无比,心情大好的允许他去请假,而自己去外面等他。

阿安跟叶辰请了假,无视了叶辰担心的眼神,拿上包从后面溜了出去,跟jet回去。

----

阿安熟练地把碗盘放进水池清洗,jet坐在边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他只好放慢速度再放慢速度,可是就这么几个碗,能拖的时间有限。

当他放下最后一个盘子,jet也再一次把他拉到了怀里。

“你真是我见过的最不像alpha的alpha了,又会做饭,又会洗碗,操起来比Omega还舒服。”jet亲吻着他白皙的脖颈,留下专属自己的吻痕。

阿安试图侧头躲开,反而方便jet种草莓。

-----

“啊……”

“真敏感啊。”终于尝到诱惑了自己好久的果实,咬住小巧的乳尖像啃棒棒糖一样舔弄,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少年被放在餐桌上门户大开,松松垮垮的衬衫只剩下最下面两个扣子还在尽忠职守,大开着双腿夹紧对方精瘦的腰,紫红色的性器在肉穴疯狂进出,每一次抽插都让使用过度的甬道疼痛不已,夹杂着极致的快感吞噬少年的理智。

“嗯啊……啊……我……我不行了……”

接近顶峰的欲望被硬生生扼制,jet堵住顶端不让人发泄。

“让……让我……射啊……”阿安被欲望憋红了眼,泪珠顺着眼角滑落。

jet放过被蹂躏到红肿的乳珠:“想射就求我啊。”

“求……求你……”

“叫老公。”

alpha的骄傲不允许他称呼另一个alpha为老公,哪怕他正躺在这个人身下,像女人一样被他操到哭泣。

jet继续顶撞后穴的软肉,配合着频率撸动肉柱,指甲划过顶端的小口,却残忍的一次次堵住即将高潮的性器。他就是想欺负身下的小东西,谁让他傻乎乎的来招惹自己,睡醒了跑掉不就好了,就算偷走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关系,干嘛要给自己做饭呢,还做的这么好吃,好吃的让人放不了手。

阿安被这种不上不下的痛苦折腾的快疯了,最终还是向欲望低了头,几不可闻的把两个字吐出:“老……老公……”

“什么?我听不见?”

“老……老公……我想射……”阿安崩溃的哭出声,泪眼朦胧的看不清jet的表情,大概是在嘲笑狼狈的自己吧。怒意和委屈让少年不顾后果的咬住了jet的肩头,用力到恨不得咬下一块肉来,嘴巴里弥漫着另一个alpha的血腥味,对强者的本能服从让他很快松开了嘴。

je也不介意小东西的啃咬,这点痛对他来说跟蚊子咬差不多,更像是情人间情到深处的撒娇。愉快的松开了罪恶的大手,给了阿安一个痛快。积压太久的精液几乎瞬间弄脏了jet的衣服,高潮之后还像个坏掉的水龙头一样不断流出透明的液体。

“真乖。”jet舔去阿安的眼泪,奶味少年哪都是甜的,像最上等的罂粟令人痴迷,在发泄一次后换到床上继续折腾失去意识的少年。

小东西的身体太舒服了,紧致温暖的肉穴让人恨不得死在里面,每一次抽动都能感受到甬道的挽留,谄媚的穴肉紧紧包裹住粗大的凶器,分泌出的淫液喷撒在柱头带来更大的快感。失去意识的少年不断散发着没有攻击力的信息素,溢出的软糯呻吟刺激着行凶者的神经,原本白皙的身体如今布满了艳丽的吻痕。

阿安被做到晕过去,然后再更卖力的操弄中醒来,下体已经什么都射不出来,后穴麻木的连痛的感觉不到。

“别……别做了……我要死了……”

jet按住阿安的腿分开到极致,肉棒抵到甬道最深处,仿佛想把人捅穿,滚烫的精液灌满肚子,他低头吻住少年的唇瓣,抵死缠绵。

“别再跑了,做我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