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阴差阳错

Chapter Text

第二章:被吃了

第二天小厨子是在jet的床上醒过来的,人形抱枕在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后差点被吓哭,小心翼翼的从杀手怀里挪出去,脚还没沾地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拉了回去,一个热热的东西抵住了屁股,这下子小厨子是真的要哭了。

'辰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怼你了!你说的都对!这年头alpha也不安全啊!!!'

这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这几年睡得最安稳的一个觉,也不是没有抱过其他男男女女,可是杀手的神经不允许边上有活物存在,有胆子在他床上过夜的,都在睡梦被他的条件反射掐死了。可是怀里这个又香又软的小东西,既没有激起alpha的排斥,也没有唤醒杀手的下意识绞杀。jet把这些归咎于对方太弱了,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所以自己才大发慈悲饶他一命。

要不是不想奸尸,昨天晚上就已经把人办了,现在人已经醒了,还动来动去勾引他,这么美好的早上不做点什么简直都对不起自己。

利落的把对方扒干净,细腻白皙的肌肤像上好的绸缎,从锁骨摸到腰侧,掰开双腿捏了下对方的青芽,跟主人一样干净的性器粉嫩可爱,一看就是连自渎都很少的雏。

“大……大佬……我不是卖的……”在清白和命之间纠结了会,小厨子还是决定再挣扎一下。哪怕再弱自己也是个alpha,被另一个alpha强奸也太没面子了。

“我也没想买你啊。”jet冲人灿烂一笑,“我是真挺喜欢你的。”

“你去找omega不行吗?”阿安哭丧着脸继续孜孜不倦的劝说,“alpha的身体又硬又糙,摸起来一点都不舒服。”

“你很软,手感很好。”

“alpha信息素难闻啊,同性相斥!”

“不会,你可香了,闻得我都有点饿了。”

“那我给你做饭好不好,我手艺可……唔……”

吻住小厨子的嘴巴防止对方再说出什么让自己生气的话,他可不想在自己家里杀人,毫不客气的直接撬开牙齿把舌头伸了进去,含住对方的舌头吮吸,小东西连嘴巴都是甜的,贪婪的舔过口腔里每一寸软肉,直把人弄得气喘吁吁才罢休。

第一次接吻的菜鸟连呼吸都不会,已经缺氧到头晕眼花,耳边总算清净了些。

jet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想艹一个alpha,想不清楚就不想了,先满足自己的欲望才是大事。念在对方可能是第一次,jet把大半管润滑剂都挤进了后穴,食指试探的伸了进去,意料之中的紧致,耐心的慢慢转动指节,让润滑剂充分融化,才又加了根手指。

小厨子缓过神来,咬着手指忍住身体的颤抖,闭上眼睛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为了活着!为了能完整的回去见辰哥和林寒!就当被狗咬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下体已经硬的发疼,jet不想再委屈自己,拔出手指,把小厨子抱到腿上坐着,凶器对准湿漉漉的后穴,强硬的让人吞了下去。alpha的身体本就不是用来承欢的,初次开苞的后穴更是紧的不可思议,死死夹着jet的性器,爽的他差点直接射出来,不管不顾的在人身体里冲撞起来。抬起瘦弱的身体又狠狠按下去,整根性器完全没入后穴中。

“疼……”手指到底还是比不上对方的粗大,从来没有人碰过的地方传来一阵阵钝疼,被另一个alpha进入的认知更是让脑袋一抽一抽的打颤,小厨子抱紧对方火热的身体,疼的浑身颤抖,忍了半天的眼泪还是砸了下来,“求……求你……不要做了……好疼啊……”

jet被冰凉的眼泪砸回了一点理智,他自认是在做爱,搞得跟强奸一样太侮辱他的技术了。停下了单方面的性虐,换了个姿势把人放倒在床上,埋在人体内让人适应,一手抓住对方软趴趴的青芽撸动,一手抚摸大腿的嫩肉转移对方的注意力,顺带欣赏了会被逼到哭出来的alpha是什么模样。

jet手上带着常年使用武器留下的老茧,刺激着少年青涩的身体,粗糙的指腹划过性器顶端,陌生的快感弥漫开去,后穴的钝疼也慢慢消了下去,下体也高昂着头吐出透明的前液。

情欲二字对阿安来说太陌生,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热,后面麻麻的痒。“后面……难受……”

jet看了眼羞红脸的阿安,揉捏一把手里挺立的小东西,开始享用身下的美味大餐。

肉棒退到穴口的位置,再快速冲撞进去,再退后,换个角度继续横冲直撞,怀里的软玉越来越热,软糯的呻吟突然变了调,jet找到了那处销魂地,对准位置一次次碾压撞击。

“啊哈……那……那里……不要……停……”快感如潮水一样拍过来,小厨子像条搁浅的鱼不知所措,只能紧紧抱着jet强壮的身体,破碎的呻吟羞得他抬不起头,怎么能像个女人似得叫成这样。张口咬住jet还穿在身上的睡衣,到底还是对杀手充满了恐惧,即便在情动的时候也不敢啃咬对方的身体,生怕事后被他报复。

没了诱人的呻吟声,只剩下淫糜的水声和撞击声在屋子里回响。

“叫出来,我喜欢听。”

jet扯下衣服丢在一边,更加卖力欺负已经硬到不行的肉柱,逼得阿安发出他喜欢的声音。

“我……我要……啊!……”

射出的白色浊液弄脏了两人的小腹,后穴反射性的绞紧作乱的凶器,jet又抽插了几下,炙热的精液灌满了甬道。

“啊!”小厨子觉得自己几乎被烫坏了,高潮后软软的瘫在床上,稚嫩的脸上带着初尝情欲后的羞涩迷茫。jet又细细品尝了一遍甜美的唇瓣,才把人抱去浴室清洗。

没了肉棒堵住的精液从后穴缓缓流出,被操到肉红色的穴肉配上白色的精液,jet的下体又硬了,把人按在洗漱台上又来了一次,然后因为同一个原因在浴缸来了第三次,等jet意犹未尽的泄出来,阿安已经昏了过去。

----

晚上,天虹巡完场子,找jet出来吃夜宵,刚好jet结束了老大交代的事,就去了西街。

天虹打开一罐啤酒喝了一口,才慢悠悠的一边往火锅下菜一边说:“那小厨子,你带回去了。”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jet抬眉瞥了他一眼。

“味道,虽然血腥味很重,但我还是能闻到那股子奶味。”

“你狗鼻子啊。”jet也不在意,夹起块牛肉吃了,“反正也不是天哥他们要找的人,我玩两天咋了。”

天虹夹了块鱼蛋放在碗里,刘海遮住他大半张脸看不清楚表情:“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说不出来……我觉得,我没找错人。”

“我知道你一心想帮天哥,找错了人一定挺失落的,但是天哥都亲口确定了,你也别想了。”可能是新玩具实在可意,jet不愿意去听这种可能性。“你看看啊,首先呢,性别对不上,一个A一个O,然后呢,身份对不上,他可是本地人,最后,你觉得天哥能认错吗?他可是巴巴的找了两年了。”

“可是之前那些,哪一个活着离开了?”这两年被找来的少说也有七八个,全都被天养生和阿布弄死了,那种失而复得却发现找错的心情天虹没感受过,但是从那几具尸体的死状来看,应该是很不好受吧。

“总之……你玩两天就得了,别离得太近。就算不是正主,那长相也说不好,你忘了昨天阿布哥有多激动。万一哪天天哥或者阿布哥想玩个替身……”天虹没有接着说下去,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的很。

一顿夜宵不欢而散,jet沿着小巷散步回家,走到半路才想到自己中午出门之后一直没回去,小东西恐怕已经醒了,说不定现在都溜之大吉了,想到这不由加快了脚步。

本已经做好看见人去楼空的准备,没想到打开门居然闻到了一股饭香味,一直作为摆设的厨房放着两菜一汤,拿起纸条‘我回去上班了,吃之前记得热一下——阿安’。字体秀丽端正,jet觉得比大佬挂在墙上的书法名家好看多了。

看着简简单单的炒青菜和番茄炒蛋,刚刚吃完夜宵的jet突然觉得很饿,拿起筷子把三盘菜吃的汤都不剩,已经凉掉的菜却让jet全身都热了起来。捏紧那张小小的纸条,把天虹的嘱咐彻底抛到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