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远方来

Work Text:

双xing伯力,与古代zyl48
土味预警,脏话有

伯力结束了一天的打扫,刚刚回房,分开腿坐在床上,把厚厚的衣服脱了,细软的腰塌下来,穿着粉色绣着鸳鸯的肚兜,兜着胸脯,伯力托托胸脯,喃喃道:“是不是又长大了?”

一双手从后面钻进他的肚兜,一张清冷的美人脸埋在伯力的肩头,傅红雪小声地说:“嫂子,我要操穴”伯力身体一弹,乳肉被揪起来,傅红雪练刀,手上的茧子摩擦着胸脯,又爽又疼,伯力趴在床上,解开肚兜,张大腿,大腿上的肉雪白雪白,微微抖动,他摇晃屁股,说道:“小雪,来操嫂子吧!嫂子里面好痒啊……”

傅红雪扒开伯力的屁股,两张穴通红,雌穴没有阴唇的保护,穴口大开,流出许多水,后穴粉嫩粉嫩,一缩一缩,傅红雪脸上一片红晕,他的手沾上伯力的淫水,含在嘴里,“嫂子的水好甜.....”伯力扭动着腰肢,把流水的雌穴凑上去,傅红雪叼住伯力的阴蒂一吸,伯力抓紧床单,尖叫起来。

傅红雪的舌尖舔弄伯力的阴蒂,伯力雌穴的水流到傅红雪的脸上,傅红雪喝得畅快,把舌尖伸进雌穴,卷起舌头,狠狠穿刺,伯力受不住了,想往前爬,躲开傅红雪的舌尖,傅红雪一口咬上伯力的阴蒂,伯力彻底脱力,躺在床上,雌穴喷出水,抽搐着高潮了。

傅红雪喜欢掐伯力大腿上的软肉,滑滑的嫩嫩的,一掐就留红印子,像一朵朵梅花,好看极了。他掐住伯力的大腿,把早就硬得不行的性器捅入湿淋淋的雌穴,他把伯力扶起来,坐在自己的性器上,细细啄纹伯力的耳廓,傅红雪香艳地喘息一声,“啊,嫂子的逼好紧!”伯力一听,耳朵滚烫,雌穴更加绞紧,阴蒂喷出一小股水,傅红雪掐住伯力的细腰,狠狠顶弄,伯力张口嘴喘息,抓住床边挂的帘子,傅红雪的一只手抓住伯力的乳肉,伯力垂下头,大喊:“用力抓,呃,嗯嗯,我的奶子!奶子好爽啊啊啊啊啊!”

傅红雪干脆揪住伯力的奶子,往下砸,性器次次要顶破伯力的肚皮,奶头肿的大大的,奶肉上全是手指印,伯力抓着帘子,一下把帘子拉下来,扭动着细腰。门口传来齐衡的声音,“娘子,休息了吗?”

伯力忍住喘息,“已,已经,睡,睡下来”傅红雪拧伯力的乳肉,伯力惊喘一声,赶紧捂住嘴,齐衡的脚步声近力,“娘子,今日怎么这么早就睡了?”傅红雪把伯力的雌穴插得汁水横流,伯力小声地说:“嗯,今天,太,呃,累了”

齐衡的性器撩开帘子,“娘子,我今天看见你弯腰扫地,就硬了,娘子帮我含含!”齐衡的性器拍打在伯力的脸上,傅红雪猛干伯力的逼,伯力张开嘴,无声地呻吟,伯力握住齐衡的性器,滚烫的性器在伯力的手心搓揉,伯力长大嘴,把性器含进去,性器的头顶进伯力的喉间,伯力卖力地前后吞吐,傅红雪狠狠打伯力的穴心,戳进子宫,伯力放开齐衡的性器,忍不住喊道:“子宫好舒服,要射了!啊啊啊啊啊啊!”伯力的性器射得一塌糊涂,他握住齐衡的性器尖叫,雌穴剧烈地抽搐,“逼好爽啊,干死我!!!”傅红雪勒紧伯力的腰,射满他的子宫。

齐衡拉开帘子,伯力坐在傅红雪怀里,肚皮鼓起来,张开嘴,不知廉耻地叫床,傅红雪满脸红晕,大汗淋漓。齐衡揪起伯力的大奶子,狠狠抽,伯力赶紧求饶:“相公,相公,我错了!我错了!”齐衡把伯力从傅红雪的性器上拉进来,对着流出精液的小穴,猛扇,伯力大腿像青蛙一样大张,逼口被扇得通红,伯力流出眼泪,“相公,相公!”

齐衡眼睛通红,大骂:“贱货!偷汉子!我打死你!”傅红雪抓住齐衡的手,“哥,别打嫂子了!打我吧!”齐衡推开傅红雪,“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管,出去!”傅红雪看了看,伯力头发全湿了,披散在肩头,眼睛快哭肿了,傅红雪心里疼,伯力颤抖着嘴唇,“小雪,你先出去吧……”齐衡听见伯力叫傅红雪,更加生气,傅红雪穿好衣服,慢慢出去,把门关上,默默地守在门口。

齐衡一脸阴沉,“骚货,扳开屁股,趴下来!”伯力用力扳开肉肉的屁股,露出粉嫩粉嫩的后穴,小声地求饶,“相公,我错了,我错了!”齐衡揪起伯力的头发,“贱货,你偷汉子不是第一次,骚味儿是个男人就能闻到!”伯力听见齐衡的辱骂,屁股一动,雌穴里的水把精液冲出来,后穴一阵紧缩,齐衡掐紧伯力的屁股,用力地打伯力的后穴,伯力扬起头大叫:“啊啊啊!别打了!要裂了,好痛啊!”齐衡不为所动,对着后穴,猛抽,伯力哭出来,“呜呜呜呜,相,相公,我真的错了……”

齐衡听见伯力的哭声,心里难受,他把伯力抱在怀里,亲吻伯力哭红的脸颊,“娘子,以后别偷人了,好吗?我都满足你”伯力眼睛肿了,像个小兔子,他小声地说:“相公,操操我的屁眼,好不好?”齐衡摸摸伯力的后穴,“还疼吗?”伯力的后穴蹭蹭齐衡的手,“不疼,好痒,要相公的鸡巴插进来!”

齐衡无奈地摸摸伯力的头发,“早点生个孩子,你才能定下心!”他的手指沾上伯力雌穴的水,插进伯力的后穴,伯力轻轻地喘息,“相公,屁眼好痒啊!”齐衡把手指抽出来,换上勃起的性器,“我这就给娘子止痒!”性器把后穴一寸一寸撑满,伯力捂住肚子,张开红艳艳的嘴唇,“相公好棒啊!屁眼好爽!”齐衡咬着嘴唇,伯力的后穴紧紧吸住性器,他掐了一把伯力的屁股,“怎么操就操不开,骚货!”

伯力撅起屁股,任齐衡骑他的屁穴,双腿打着抖,头发湿漉漉地披散,齐衡揪住伯力的长发,狠狠地骑他的穴,伯力捂住肚子,喘息着问:“相,啊,相公喜欢,这,匹马吗?”齐衡掐住伯力的后劲,狠狠地操干后穴,“小母马,很耐操,就是喜欢换主人,嗯?”齐衡的性器顶上伯力的敏感处,伯力无助地大叫,“要射了啊啊啊啊!相公操得我好爽啊!”齐衡猛干伯力的敏感处,“是我操你操得爽?还是我弟弟操你操得爽?快说!”伯力尖叫着射出来。

伯力张开嘴唇,“嗯,你们一起,操我,呃呃呃,我比比!”齐衡一口气射进伯力的后穴,掐着他的脸,骂道:“真是个贱逼!”伯力伸出玫红的舌尖,舔舔嘴唇,“相公就是喜欢我贱嘛……”齐衡又硬起来,吻住伯力的舌尖,掐住他的奶子,把性器插进雌穴,“娘子,我们生个孩子吧!”

伯力被插得舒爽,随意点头,齐衡也就当他同意了,“生好几个,让你天天喂奶!”伯力的奶子滚圆滚圆,上下颠动,他搂紧齐衡,“给,呃呃呃,相公,恩吃奶?”齐衡一口咬上红肿的奶头,伯力张大腿,喷出一大股水,抽插声混着水声,淫荡极了。齐衡把奶头舔得又肿了一圈,性器顺利捅进伯力的子宫,“我弟弟刚进的是这里吗?贱逼说话!”

伯力腰扭得像蛇,“嗯嗯,是,是,呃呃呃,进去了!”齐衡握紧伯力的细腰,不让他扭出花儿,性器在子宫里撞,伯力脚趾弯曲,眼睛翻白,手指在齐衡背上抓挠,口水流了一嘴,神志不清地哼哼,“要呃呃呃去了,去了啊!”伯力的性器已经射不出来,软啪啪地垂着,雌穴咬着齐衡的性器,剧烈地抽搐,浑身上下都在发抖,精液全射在子宫里,伯力喉间发出“呃呃呃”,齐衡抽出性器,把手帕塞进伯力的雌穴,堵住精液,拍拍伯力的脸,“乖乖把孩子生下来,偷人的事一笔勾销……”伯力习惯性地蹭蹭齐衡的手掌,昏了过去。

齐衡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物,傅红雪在门口听了一场活春宫,他握紧拳头,盯着齐衡。齐衡一笑,如沐春风,“伯力,你就不用来见了,他是我娘子......”傅红雪冷笑一声,“这是我的事,轮不到你管!”

齐衡夜夜浇灌,伯力果然大着肚子,出现在齐国公府,他扶着腰,看来月份很足。齐衡妈,郡主娘娘紧张地扶他坐好,她抚摸着伯力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平时在院子里走动即可,切莫动了身子!”伯力点点头,“好的,娘,我都听你的”郡主笑开花,摸摸伯力的肚子,派人护送伯力回去。

伯力托着肚子,走了一会,便气喘吁吁,胸口痛得厉害,委屈地揉揉眼睛,仆人们站在一边,也不好碰他,碰了小公爷是要生气的,小公爷今时不同往日,朝堂上杀戮果断,勾结势力之强大,令人心惊胆战。伯力,齐国公府的大娘子,平时被关在院子里,小公爷一面都不让见的,也是可怜。伯力又走了几步,累得不行,刚拿出帕子想擦擦汗,一阵风把帕子吹走了,伯力皱眉,对仆人们说:“你们还不去找?”

仆人们赶紧四散去找帕子。

一个穿蓝衣的公子紧紧抱住伯力,“齐大哥真是好福气,有你这样的妙人!当真享受!”伯力推开他,“花无谢,别动手动脚的!”花无谢笑得一脸天真可爱,他撩开伯力的长袍,“伯力小嫂子,我不仅动手,我还要操你的穴讷!”伯力雌穴一下湿了,他拉住花无谢的领子,“把我抱到,无人的地方!”花无谢抱起伯力,运转轻功,落在一处草丛。

花无谢去摸伯力的肚兜,“小嫂子,我等不及了!”伯力的单衣被扒开,露出水蓝色碎花的肚兜,花无谢去揉伯力的胸口,伯力疼得直抽抽,“疼!无谢,你轻点!”花无谢摸着伯力的奶子,“小嫂子的奶头有一股奶味”说完,拿嘴去吸,伯力的手揪着花无谢的发尾,花无谢嘴里吸到一口奶,喝了一嘴的初乳,“小嫂子,你出奶了……”伯力哼哼唧唧,挺胸把乳头往花无谢嘴里送,抱住肚子,避免挤压,无谢痛饮几口奶水,手指往后穴里钻,伯力张大腿,跨坐再花无谢的腿上,细白的大腿摸起来滑腻,身上还有西域的花香,花无谢的性器硬挺挺地插进伯力的后穴。

伯力捂住肚子,被撞得离地,花无谢抓住伯力的屁股,狠狠干他的屁穴,伯力的奶喷到花无谢一声,花无谢捏起伯力的奶头,用力搓,伯力的雌穴颤抖着高潮出来。花无谢拎着伯力的奶头,“小嫂子的奶子真是绝品,又骚又甜!”伯力抱紧肚子,大喊“无谢,快干我的屁眼,快点!”无谢的性器在后穴里又大了一圈,把伯力干得一统乱叫,什么“好哥哥”“大鸡巴”“好相公”淫声不断。

伯力被射满后穴,吐着舌尖,呼气,腰在花无谢性器上扭了扭,花无谢掐着他的大腿肉,骂一句“骚逼!”伯力的奶子又喷出一股奶水,雌穴湿漉漉地张开。

谁知这处草丛,是武林盟主连城壁的后院,淫叫不堪入耳,连城壁刚与妻子和离,成了寡汉,从草丛里可见洁白的乳肉一跳一跳,淫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他鬼使神差地去看,伯力扭着腰叫着“大鸡巴操得我好爽啊!”

连城壁硬了,妻子温文尔雅,连城壁谦谦君子,何曾见过这样的淫娃?他玉面微红,好想把性器放进去快活。伯力抬眼看见连城壁,乌发杏眼,顶好的相貌,伯力舔舔嘴唇,像是冲着连城壁喊的“好哥哥,穴里好痒啊,快来操操大肚婆吧!”

连城壁看见伯力搂着肚子,一脸爽快,心里淫火大烧,真是个欠操贱货!想到偷汉的前妻,性器更是粗挺,花无谢发现伯力心不在焉,一脸欲求不满,更是使劲操他的屁穴,伯力的雌穴瘙痒,他对连城壁抛媚眼嘟嘴,把腰扭出花儿,连城壁终于忍不住走进草丛,花无谢见又多一人,笑骂道“小嫂子真是个贱逼!”伯力调整姿势,托起肚子,对着连城壁张开腿,水灵灵的雌穴暴露在他眼前,连城壁咽了口水,撸了撸性器,插进雌穴,伯力长长地呻吟一声,花无谢猛戳伯力的后穴,伯力搂住连城壁,“公子,呃呃呃,用力操我的逼啊啊啊啊啊!”

连城壁抚摸着伯力的肚子,“怀孕了还这么骚!贱货!”猛插伯力的小逼,伯力被前后夹击,伸出舌尖,大喊:“骚逼好爽啊啊啊!操死我啊啊啊啊啊啊!”花无谢干得爽快,把伯力的奶汁挤出来,“骚货,让公子和你的奶!”伯力捧着大乳房,凑到连城壁嘴边,“求求公子,吃吃我的奶子吧!”连城壁啃伯力的奶子,圆鼓鼓的乳房,喷出奶水,又香又甜,伯力身上有一种异域的花香,混着骚味,连城壁揪住伯力的奶子,狂操他的雌穴,伯力捂着肚子,“呃呃呃太深了!鸡巴进去,啊啊啊啊孩子!”花无谢把性器拔出来,站起来,从上面浇到伯力的脸上,伯力张口接住精液,急急地吞咽,头发上挂着白色的精液。

连城壁挺进子宫一点点,在子宫口猛插,雌穴的水流个不停,伯力大腿抽搐,手抓住花无谢的鸡巴,还想去吸,花无谢摸摸他沾满精液的头发,“怎么会这么骚呢?小嫂子?”伯力用力坐连城壁的性器,闭着眼睛尖叫,“呃呃呃啊啊啊子宫好舒服!”伯力射了几次,性器只能流出水,连城壁拔出性器,伯力开口吃了满嘴的精液,连城壁的性器在伯力脸上扇了几下,连城壁皱着眉骂道:“贱逼,还给不给操?”伯力睁开眼睛,喘息着,“嗯,等把孩子生下来,要天天挨操,嗯嗯嗯,好爽啊!”伯力一脸失神。

花无谢拿帕子擦干净伯力的脸,“给小嫂子擦干净,不然齐大哥知道会生气的”连城壁听了花无谢的话,去打了温水,抱着伯力,把头发洗干净,用内功烘干,摸摸伯力的脸颊,“别被发现了,我还想操你,一次怎么够?”伯力还没回过神,舔舔嘴唇,捂着肚子,眼角艳红,头发散乱,花无谢拿出新买的簪花,给伯力梳头打扮,“我挑了好久,希望小嫂子能喜欢!”

伯力这才回过神,他亲亲花无谢的桃花眼,“无谢,我很喜欢.....”连城壁收起伯力的肚兜,“这个,我收着了,下次再还你!”花无谢偷笑,“小嫂子没了肚兜,这可怎么办?”伯力对连城壁笑一笑,“你喜欢便收着吧”伯力重新穿好衣服,无谢运起轻功,直接把伯力送进房里,伯力脱掉脏衣服,从橱子里拿出一件大红色绣有金龙的肚兜,默默地穿好。

花无谢摸摸那肚兜的材质,思索一阵,翻窗走了。

伯力不是中原人,原是西域一个小国家的王子,虽是双性之身,过得逍遥快乐。一日,有个长得美的中原人,迷路沙漠,被伯力救了回来,中原人乌眉,大大的桃花眼,玫红的薄唇,爱笑,爱捉弄人!中原人说自己姓黄,名照,他见伯力风情,日久倾心。伯力爱他的相貌谈吐,与莽汉不同。

一晚,黄照摸进伯力的被窝,脱掉伯力的亵裤,发现了伯力的秘密。伯力捂住雌穴,不让他看,黄照欣喜不已,用嘴去吸,去舔,伯力慌张地推开他,黄照不气不恼,把又粗又硬的性器插进去,伯力渐渐得了乐趣,两人颠鸾倒凤一夜,感情更是亲密。

不料,两人偷欢之事,被父王发现,父王要杀黄照,伯力奋力阻止,黄照留下一件大红绣有金龙的肚兜,离开了。伯力伤心欲绝,只身前往中原,寻找黄照未果,撞见了呆立榜前的小公爷齐衡,一段缘分自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