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e Thing We All Share

Chapter Text

恶魔的踪迹

 

Sebastian第一次随堂听课,他听说了Newey教授要求十分严格,于是早早就跑去了课室里,想找一个靠前但是又不太引人注意的座位。多多研习一下人类的习性,对于自己的任务也能有所帮助。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还不算早,上午10点开始的一个半小时候的课程,9点出头课室里就已经陆陆续续有了不少人。

他看到很多人都围在靠近窗口的中段,在那里坐了很多人,但是中间突兀地留出了三个空位。

Sebastian尽量不引人注意地向那里移动了几个座位。

“嘿,Leona你太狡猾了,上个礼拜说过这个礼拜该我坐在这里的。”

“不要嘛,我已经坐在这里了,你去跟Checo说,叫他再坐过去一个。”

这是什么情况,这是Newey教授视线交叉点这种神奇的座位吗?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向开课时刻接近,情况愈发明显起来,一大堆人都在抢靠近那周围的位置。

Sebastian假装不在意地向那几个空着的位子挪动过去。

就在他的屁股快要碰到椅子的时候,他感觉有人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肩膀,“小子,这个位置不是你坐的。”

“哦?是吗?”Sebstian用自己最无辜地眼神看向对方,力气还不小啊。

对面是一个看上去就很不好惹的男学生。

在这人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声音从他们两身后说道,“没关系Kevin,让他坐在这里好了。”

Sebastian忍不住笑了出来,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惊讶呢?

他直起身来,只看到Daniel就站在他身后,旁边还跟着两个男学生。刚才那个Kevin则松开了手站在另一头。

“早安。”Sebastian露出一个笑脸,并且转向刚才那个Kevin向他伸出手去,毕竟这也是他所要爱护的人类,“Sebastian Vettel,你可以叫我Seb。”

“Magnussen。”对方面无表情地看着笑眯眯的天使伸出的手,吐出一个单字之后直接坐了下去。

就在这时Newey教授从前面的门走进了课室,于是这小小的插曲立刻平静下来。

Sebastian也马上坐了下来,然后他发现周围的人向自己投来不满意的眼神,不过他没空管这些愚昧的人类。

我要做的只是保护他们不受旁边这个恶魔的侵蚀而已,我不负责治疗他们的无知。

Sebastian低声对着坐在他旁边的Daniel说道,“Max的好朋友Pierre,他声称自己的一个…认识的人突然消失了,这和你有关吗?”

 

 

一天之前

被Max带着一起准备去吃午饭的Sebastian看着受到自己保护的人类和他崩溃地坐在地板上的朋友。

“Pierre, 你镇定下来,你别着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Max上去抱住自己的朋友,努力安抚他。

“他明明就在那里,他在的!不见了…有血,Max你听我说…”Pierre语无伦次地试图表达出自己的意思,然而他的同伴根本不明白他的任何意思。

但是在场的Max和Sebastian都能看出他情绪上的崩溃。

“好的,我在听Pierre,你慢慢告诉我,我在这里。”Max努力试图令Pierre镇定下来。

Sebastian则看着阳光下这个年轻人的房间,房间显得比较凌乱,乱丢一地的各种衣服,杂乱无章的被褥。

“你的这个…朋友,是本校的学生或者教职人员吗?”Sebastian问道。

“我不知道。嗯,应、应该不是。”慌乱的Pierre被一问才开始慢慢思索起来。

“是我认识的人吗?”担心的Max听到Sebastian的问题之后也开始追问,他看着散落的东西,看来似乎Pierre和这个人的关系比自己想象当中更加亲密。

“不,我不这么认为。我昨天才刚刚重新遇到Charles…”

“在哪里遇到的?”

“在派对上。”

“你的朋友有没有说自己是怎么会到这里来的?昨晚的派对不是私人派对吗?他是主办者的朋友吗?”Sebastian连忙问道。

“我不知道,我没有问他,我见到Charles非常高兴…他也许说了但是我没有在意。”Pierre努力回想,但是觉得自己脑子里一团乱。他确实被突然重遇Charles的喜悦和昨夜对方所表现出的热情冲昏了头脑,现在想来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那里,甚至都没有留下Charles的电话号码。

昨夜的光影,Charles微笑的眼睛,那些缠绵的吻,不断攀升的热度,今天上午明媚阳光下他翘起的嘴角。

一切都仿佛海上的泡沫,在阳光下消失殆尽了。

 

“这位Charles是你很熟识的人吗?”

“你手机里有他的照片吗?”

“他是我小时候的伙伴。我,我身上没有,也许,也许在家里会有以前的相片。”仔细想想,他的出现也和他的消失一样那么令人措手不及。

“从昨晚他就一直和你在一起吗?”Sebastian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确定昨晚自己遇到的这个还是你小时候那个朋友吗,Pierre?”Max反而露出了不相信的神情,“不会是什么骗子、小偷之类的吧,你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贵重物品遗失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闪到隔壁自己的卧室,去检查一下自己的物品。

“不可能的,我一直和Charles在一起。”Pierre说道,“我们一直没有分开过。我只是出去买了些早餐。”

那蚀骨的激情,不可能只是春梦一场。

“他也许只是自己走了。”也许只是个找乐子的年轻人而已,Sebastian想起昨夜派对现场那些随着音乐扭动身体的男男女女们。

“不可能,他当时说过在等着我,等着我带吃的回来。”Pierre辩解道,“不可能的,我和Charles在一起了。他、他不会突然不告而别的。”

说着说着,Pierre自己也开始有些怀疑自己。

“听着,Pierre,也许他是个大傻瓜,他不值得你这么…”走回来的Max按住自己好友的肩膀,安抚他道。

他是Pierre的朋友,他们都不是普通意义上学园里“受欢迎”的学生,也许那个所谓的故交Charles只是随便和Pierre玩玩的而已,而可怜的Pierre却当了真。

但Sebastian却不这么认为,凡是有可能和恶魔扯上关系的一切,都不会这么简单,“你把他的名字告诉我,你把从昨天遇到这个Charles到今天你发现他不见了的一切再好好回想一下。”

最后,他也没有和Max一起去吃饭,他们叫了披萨,一天都呆在那里,试图理清线索,同时安抚情绪不稳定的Pierre。

虽然依旧没有什么特别有用的线索,但是天使能够感觉到,他在逐渐获得Max和他朋友的信任。

 

“对了,Max,今天早上你还没有回来的时候似乎有人来找过你,我不认识他。”

“有人来找我?”

“我不知道,他从我们这一层走下来,我们这最顶层就只有我们这一套房间啊。”

Max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机是不是有人联系过自己。

“似乎没有人联系过我。”

“他说他叫…呃,叫…好像叫S、Stroll。是个看上去差不多年龄的人。”Pierre努力回忆,但是Charles的突然消失给他带来的冲击太大,他确实记不清了。

“啊?”Max满脸疑惑,“Stroll?我没听过这个名字啊?他说了要找我干嘛吗?”

“我记不清了,我一回来就发现Charles不见了,我已经有些迷糊了。”Pierre说道。

但坐在一旁的Sebastian还是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也许,我也可以查一下。

但是当晚骇进系统的天使始终没有用他从Pierre那里获得的信息查到任何在学院里的人,不论是 Charles也好,Stroll也好。

 

“你在说什么?”Daniel没有看他。

“凡是出现在人类身边一切奇怪的事情,尤其是在Verstappen身边…”Sebastian压低声说道。

“你觉得我是吃人的吗?”Daniel露出牙齿道。

“我觉得你…”Sebastian刚说道一半就被突然提高声音的Daniel打断——“教授,Sebastian说他有不明白的地方。”

“Vettel先生,现在还没有到提问的部分,你可以先听下去,请不要影响其他同学听课。”站在讲台上的Newey教授向Sebastian投来不满的眼神。

好吧,Sebastian暗暗握拳。

“教授,我突然有些头晕。”一秒钟不到,坐在他旁边的恶魔突然又提高声音说道。

第二次被打断的Newey教授看了看举起左手的Daniel,没有发作,只是做了个手势。

Daniel站起身来,对着旁边的天使做了个“再见”的口型,转身走出了课室。

Sebastian气鼓鼓地看着前者走出去的身影,一回头才发现刚才那个上课前和自己发生过肢体接触,然后坐在了另一头的Kevin Magnussen正狠狠地盯着自己,眼神中满满地“都是你的错!”

天哪,我该如何让这些人类睁开他们的眼睛。

“Vettel先生,我建议你在提出问题之前先注意听课。”教授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如你先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该死,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刚才在说啥?

该死的恶魔。

 

 

与此同时

“Lewis。”

一走进庭院里就看到Nico正微笑看着自己的Lewis脚步一顿。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人类看到自己的时候眼睛里所露出欢喜的光芒,是骗不了人的。

神,请坚定我的意志,不要让我这么容易被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