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e Thing We All Share

Chapter Text

在天堂连年考核第一的天使Lewis因为被同样非常优秀的Sebastian在阿塞拜疆引发事故产生的后果所累,为挽回他们两岌岌可危的考核他们被派去人间分别拯救两个无辜的灵魂,即将坠入黑暗而又不自知的Nico和Max。
除了那些愚蠢、自私、完全不懂得感恩的人类,似乎还有更大的麻烦在等待着他们。
而Lewis则发现了一些关于自己的真相,那曾经失去的记忆。
到底天堂有没有彻底对他们说实话?Lewis和Sebastian能不能全身而退?Nico和Max的灵魂能不能被拯救?神的爱能不能化解一切悲伤和痛苦?

 

1、神的爱

 

“神啊,我想要新出的滑冰鞋!求求你了,让我妈妈给我买吧!”

“哦,我不想吃花椰菜,阿门。”

“最最最最伟大的神,你能够帮忙告诉圣诞老人一声吗?今年我不想再要那些愚蠢的礼物了,我希望能去秘鲁旅游。哦,还有,我希望威廉姆斯能够获得车队总冠军。对了,如果可能的话,让我的物理老师下个礼拜感冒从而取消小测验好吗。”

“去你妈的神,Felipe居然和Rob在一起了,那我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我再也没有机会了!Puta!我讨厌你我讨厌一切我讨厌世界!我再也不去教堂了!”

 

天堂的全息投影室内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播放着全世界人们对神所说的话。

没错,现在天堂也已经是数字化管理了。

同时,人们对于神的问候也大大突破了从前的固定场景,已经不仅仅限制于感谢神赐予他们所有美好的东西。

可以说,这个年代,神和人的距离似乎被人为地拉近了不少。

虽然听到人类声音的地方已经进化成了高科技的专业部门,但是这仍然是神圣的场所。

对于每一条信息都有记录,甚至可以通过VR技术身临其境地体会祈祷者当时的场景。

直到今日,神始终无条件地爱着每个微小的灵魂。

 

“什么?!”然而这圣洁之地的门外,现在却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镇定下来Lewis。”

“你在跟我开玩笑。对吗?告诉我Christian,告诉我你在开玩笑。”被称为Lewis的高阶天使绝望地说道。

也许,这个年代的天使也和拉斐尔、波提切利、提香这些杰出的大师们在那么多年前所描绘的有点不一样了,眼前这位Lewis Hamilton穿着休闲皮夹克和牛仔裤,脖子里戴着炫目的项链,钻石耳钉在圣洁的光芒中闪烁,耳机被他随随便便地挂在肩膀上。

“没有,因为之前阿塞拜疆发生的悲伤的事实,该事件的两个直接责任人,你和Sebastian都将被直接派去人间执行任务。”

难以置信。阿塞拜疆的事情根本就是Sebastian一个人的责任,Lewis作为天堂五年考核第一的优秀天使,当时已经彻底掌握了全局。

每件事本来都已经在朝着计划的方向发展了!

然而他怎么能忘记呢,在天堂和他各种明争暗斗的另一位天使——四次考核第一的Sebastian Vettel,最近几年业绩虽然比不过Lewis,但是始终在和他竞争。

他们之间的竞争导致了几次不大不小的事故,所幸局面基本都得到了控制。

然而Sebastian在阿塞拜疆不仅仅搅和了Lewis本来已经非常顺利的任务的,而是造成了更严重的后果,使得那个可怜的灵魂最终落入了恶魔的手中。

这是一次恶性事件。

当场他们两都受到了严厉的训诫。

然而,显然Lewis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的时候,他们两的责罚还是出现了。

 

“我才不想去!我要和Helmut说话!”这时候他听到了罪魁祸首在那里哀号。

“和谁说话都没有用了。”Christian无情地说道,“这次Helmut也帮不了你了,这次是神的意志。”

 

没有人直视过神的形态,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大多数时候他只是一道强烈圣洁的光芒。

但是大家都知道他的意志就是绝对。

没有人会去质疑他的决定。

神的安排自有道理。

神的意志就是一切。

 

说到这里,即使Sebastian也知道更多的争辩只能是徒劳,于是他们跟着Christian走进了聆听世界上所有祈祷的房间。

Christian交给他们两个准备好的文件夹,“这里面就是你们这次的任务,我们要拯救两个岌岌可危的可怜灵魂,他们都在失去信仰的边缘。”

他将银色的文件夹交给了Lewis,蓝色的文件夹交给了Sebastian。

“第一个是个刚进入大学不久的年轻人,他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用校园语言来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nerd,他的交际圈子很窄,他的朋友也不是学院里受欢迎的家伙。但他目前正在经历一场精神上的巨大磨难…”Christian说道。

“另一个比较困难,他是一个看上去应有尽有的年轻人,他的家世、能力、交际和前途全都非常优越…”Christian一边说Lewis一边看着自己手里文件夹里的材料,显然目前说的这个人类就是他的任务,比起之前那个人来说…

这个人更严重,他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曾经他们都笃信神的恩泽,如今却已经一点点失去了希望。

Lewis看着这个有着自杀倾向的年轻人的材料,照片上那个金色头发的年轻男子的侧脸看上去非常英俊。

他浅色的眼睛目视前方,那目光中似乎有着无限的期待。

他实在想象不出这样一个年轻人会有什么想不开的。

他在知名学府、年轻帅气,他父亲是社会知名人士,他本该被所有人所簇拥所追求,为什么,他会产生轻生的想法呢。

真是令人费解。

更令他费解的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人照片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周身涌起一股难以解释的熟悉感。

总之,一向掌握一切的Lewis,这次有种忐忑的不安。

这种感觉始终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这个年轻人的眼神摄住了Lewis的心。

他将视线移到最上面,Nico Rosberg,金色的字体如同这个人给他的第一感觉一样。但Lewis确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

“所以我的任务更加幼稚,只是为了去帮一个为情所困的青春期小子。”Sebastian无聊地翻看着文件夹里的资料。

这种小鬼世界上的每个城市的每个大学里都有一大堆,为什么偏偏要去拯救这一个?

他看着照片上的那个年轻人,他的照片是一张正面照,明澈的目光直视着Sebastian,看上去很倔强的样子。

“Max Verstappen,今年秋天刚升入大学,成绩优异,学的是机械专业。”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

好吧,Max,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为你们伪造的档案已经上传到系统里,你们明天就可以直接去了,不会有人发现你们真实身份的,好好干吧小伙子们。”

“但是我要提醒你们的是,你们很久没有执行实际任务了,之前那些都是遥测指挥,今时不同往昔,现在的人类已经不像曾经那样敬畏和虔诚,他们对于天堂的态度已经变化了太多了。”Christian提醒他们道。

虽然不情愿,但是Lewis和Sebastian也只能想办法尽快解决掉这个任务了。

毕竟,神的安排是不会错的。

 

“幸运的是这两个可怜的灵魂都在同一个学院里,Max是新生而Nico则处在硕士阶段,这样你们两个也可以互相照应。”

“哦,拜托,他的‘照应’除了考验我的危机处理能力之外就是在拖慢我的进度而已。”Lewis摊开双手。

“嘿,小心你说的话!”他的同僚抗议。

“反正我先给你说清楚,你这次要是在人间再来破坏我的事情,影响我完成任务。我是绝对不会对你客气的。”Lewis希望自己能在开始之前先把话说在前面。

“嘿,你先把你自己的事情搞定再来对我指手画脚好吗?”Sebastian不服气地说道。

然而Christian并没有兴趣站在那里听他们拌嘴。

“你们要小心,人类非常的脆弱,我指的不仅仅是物理上,也是精神上。你们一定要好好地保护他们。”Christian特地关照道。

让他们感受到,神的爱。

然而他这两位得力天使显然都没有认真听他说话。

 

第二天上午

都灵理工大学(Politecnico di Torino)

 

“你自己去找你自己的任务,你跟着我干嘛?”Lewis嫌弃地看着他身边穿着全套正规西装的Sebastian。

“你不是助教嘛?我和你走在一起也很正常啊。”Sebastian说道,“你打算怎么去找你那个Rosberg?”

“你都说了,我是电气工程专业Lowe教授的助教,我去找他的研究生有什么奇怪吗?”依旧穿着时髦的Lewis说道,“你一个机械专业新来的转学生跟着我才奇怪吧。”

“好吧,那我先去找我的任务啦,我们回头见。”

正在Lewis打算呛声说“最好不要这么快见”的时候,就看到前面的路口突然转出来两个年轻人。

其中之一,就是文件夹上的那个人。

Lewis和Sebastian对视一眼,默默加快了脚步。

“Pierre, 我必须得到礼拜六晚上的邀请函,我必须去那个派对!”Sebastian的任务——Max Verstappen正手舞足蹈地对他身边一个戴着框架眼镜的同龄人说道。

“可是我们要怎么才能得到呢?那邀请有多少人在争夺你知道吗?只有学院里最受欢迎的人才能去。”被称为Pierre的年轻人说道。

后面的话他不必说出来,他们两个显然不在“学院里最受欢迎的人”之列。

“我也不知道,上次你帮他做作业那个Perez那边能搞到吗?”Max问道。

“我可以去问问。”Pierre说道。

“你知道问题在哪里吗?今天已经是星期四了,而且Daniil Kvyat今天上午在我面前向我吹嘘他手上有邀请。”Max的声音中有难以掩饰的失望。

“狗屎,我不相信!”Pierre大声说道。

“我也不信,但是…”但是Max的话被打断了,不仅仅是他,周围所有的人几乎都抬头看着…

 

一只飞过的鸟。

但那不是一只普通的鸟。

那是一只非常罕见的,雪白的找不出一丝杂色的乌鸦。

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从所有人头顶上低空飞过去。

“Lewis你快看,这只鸟好奇怪!”Sebastian忍不住喊道。

引起了走在他们前面的Max和Pierre的注意,他们转过头来看了一眼Sebastian和Lewis,忍不住被Sebastian正经的打扮吸引得又看了他一眼。

“嘿,少大惊小怪的,你是新来的吗?”Pierre说道。

“呃…”Sebastian忍不住有些脸红,他没想到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任务Max会是眼下的情形。

但是他立刻顺便调整过来,顺势搭话,“你们好,我确实是今天第一天转学来的,你们可以叫我Sebastian,我是Newey教授的学生。不过这只鸟确实十分特别,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白色的乌鸦。”

Max皱眉看着Sebastian伸出的手,他没有接,“那只是你少见多怪而已。”

“听上去你们好像认识它。它叫什么名字,Snow-White?”一直在旁边听的Lewis忍不住插话道。

“你连那都不知道?你也是新来的吗?那只无与伦比的雪白乌鸦可是那个人的宠物。它的名字叫Nico Hulkenberg,全学院没有不认识它的!”Pierre说道。

当他说到“那个人”时语气中的神往扑面而来。

“快走吧,我下节课快要迟到了。”Max显然并不想和他们多废话,连声催促Pierre,两人一起转向左边的分叉路快速离开了。

Sebastian没有来得及跟上去,他愣在原地,“那个人,Hulkenberg…”

 

然而他身边的Lewis只看到那只白色的乌鸦在空中盘旋了两圈之后落了下来,直接落在了远处一个穿着藏青色夹克衫的年轻人肩膀上。

那个背对着他们的年轻人突然转了过来,脱下了戴着的太阳镜,露出一个快乐的表情来。

那人五官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他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仿佛散落了天上的星辰,连Lewis都忍不住觉得心情轻松了起来。他回过头来,远远地直视着Lewis和Sebastian,说了一句话。

他说得虽轻,但是Lewis却听得清清楚楚,然而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注意,他说:

 

“我知道你们是什么。”

 

 

*这个故事的标题取自被迪斯尼魔改的圣母院主题曲someday:
There are some days dark and bitter
Seems we haven't got a prayer
But a prayer for something better
Is the one thing we all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