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GAD】隐秘玫瑰7

Work Text:

      夏季傍晚的纽蒙迦德其实并不是十分炎热,阿不思在出浴的时候觉得身上泛起一阵凉意,他拢了拢外衣,终于放弃了去花园里散步的想法,随手拿起一本书斜靠到了大床上。阿不思百无聊赖地翻了几页泛黄的纸张,这是一本讲述日耳曼人祖先的古籍,他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红发的少年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他今日在洗浴的时候特意细细地清洁了自己的身体,他说服自己这是因为半日的跋涉让他身上沾满了尘土与汗水,而他是最爱干净的。阿不思的思绪飘荡地太遥远,以至于让他开始觉得困顿不堪。他抱着书本靠着软垫睡着了,而他的红色卷发甚至还湿漉漉的,发梢淌着水滴,在软垫上洇出一片水痕。

      阿不思神思迷蒙的时刻仿佛听见风敲打窗户的声响,自己好像躺在非常柔软的枕头上,有人用手指在轻轻抚摸自己。先掠过光洁的额头,继而撩拨着紧闭双目上绵密的睫毛,然后触碰上挺拔的鼻梁,一路往下游走,在柔软的嘴唇处流连,反复用指尖摩挲着唇瓣的轮廓。那略带薄茧的指尖触感是那般清晰,阿不思终于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梦,他也马上明白了是谁在抚摸着自己,他微微张开嘴唇,含住了那两根手指,极其轻柔地咬了一口,睁开了眼睛。

      盖勒特注视着枕着自己大腿的恋人睫毛微微轻颤,缓缓睁开了那双形状优美的眼睛,瞳孔里的幽蓝色仿若深海掀起的波浪,目光润湿而温柔,盖勒特在一瞬间不禁屏住了呼吸。想起阿不思刚才像一只小猫一般咬着自己的手指,盖勒特低低地笑了,将阿不思卷曲的额发挑开,轻声说道:“阿尔,你真是我的天使。”直白的情话让阿不思两颊染成绯红色,但是盖勒特没有慷慨地给予他继续害羞的时间,他将阿不思抱起,坐在自己的腿上,开始吻他。

      这是一个极尽缠绵的吻,嘴唇相触,鼻尖交错,盖勒特尽情地吮吸着阿不思的柔软唇瓣,搂在他腰部的手也越收越紧。阿不思觉得自己像要被揉碎在盖勒特的怀里似的,他宛如将空气挤出胸腔般地喘着气,引起下腹一阵收缩,他为来自身体上的震颤与悸动感到不安与羞耻,可同时又为这种缱绻与温存交织的爱意深深着迷。阿不思曾是虔诚的信仰者,自觉遵守着那些教条与规则,此刻,他将神明的教诲抛诸脑后,亦将无上的律法亲身践踏,交缠着的舌头甚至让他忘记了忏悔的语句,他放任自己陷入名为爱情的背德之罪中,情潮翻涌而成滔天巨浪,将他吞没。

      箍紧腰部那只手很快开始不安分地一寸寸上移,扯开阿不思的领口系带,将他还不及膝的贴身上衣脱了下来,然后是腰带,最后一层遮盖的贴身裤子被像礼物一般掀开,衣物一件件被扔在了地上。阿不思全身赤裸缓缓躺了下来,看着盖勒特性急地把自己剥光后,急切地覆盖到自己身上。两人都是赤身裸体,在坦诚相对的瞬间,阿不思害羞极了,几乎不敢抬起眼来注视着盖勒特。他垂着美丽的眼睛,恳求着恋人将蜡烛熄灭,盖勒特坚定地拒绝了他的请求:“阿尔,我想看着你。”盖勒特轻柔地吻了吻阿不思的眼睛,无比认真地说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有多美,下次我要让宫廷画师把你的模样画下来。”阿不思噗嗤一声笑了,他终于抬起了眼睛直视着盖勒特:“画一张什么也不穿的吗?”盖勒特眨了眨眼睛,回答道:“没错,等画完了,就把画师的脑袋砍掉!”还没等阿不思回应,盖勒特又狠狠地封住了他的嘴唇。

      床头的烛火明明灭灭,暖橙色的光影摇曳,映照着床上两具交叠的肉体。盖勒特的吻绵密而痴缠,在阿不思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片片爱痕,他在掠过阿不思的胸口时,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注1),额外用力地舔舐着那颗浅粉色的凸起。在盖勒特用牙尖轻轻碾磨那团嫩肉的时候,阿不思难耐地曲起了双腿,口中发出了急促的喘息声。

      夜晚的微风吹拂过花园中的玫瑰,引得它们轻轻地晃动着枝桠。一朵鲜红的玫瑰花苞微微地张开了收拢的花蕊,过了今晚,它就要绽放了。

      阿不思白皙的双腿敞开着,这个羞耻的姿势让他觉得无地自容。盖勒特长吁了一口气,翻下床从地上的外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铁盒,打开后是淡黄色的油脂,他抠出一些抹在指尖,重新趴回恋人的腿间,望着阿不思蹙起的眉头,他像哄婴儿般地说道:“阿尔不要怕,放松,我会轻一点。”阿不思眼神闪烁地问道:“你对其他人也是这么说的吗?”“其他人?!”盖勒特对这个词表示惊讶,他继而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称这个作‘天赋’!阿尔你相信我,如果你也有个在你小时候就喜欢开着门进行‘夜间狂欢’的父王,你也会无所不知的!”盖勒特有些着迷地揉着阿不思圆润翘挺的臀部,将他的腿根扳地更开,将润滑过的手指送了进去。阿不思倒吸了一口气,情不自禁想将两腿并拢,却引来身下的手指更强烈的侵犯。用于润滑的油脂大多都含有媚药的成分,宫廷里用的那种尤其珍贵,在紧窄的甬道里迅速起了效。

      阿不思觉得体内犹如被炙焰点燃,薄薄的内壁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欲拒还迎着那根进进出出的手指,他不自觉在床单上摩擦起起臀部来。盖勒特灰蓝色眼眸里闪过晦暗的颜色,他的嘴角不露痕迹地微微上扬,迅速地将手指撤了出来,扶着自己早就勃发的性器抵上了微张的入口,插了进去,一捅到底。阿不思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难以忍受地弓起了身体,扬起了修长的脖子,本不是生来承欢的私处被破开,被填满,感受着被一分为二的撕裂感,阿不思的眼角滚落下大颗的泪珠。盖勒特注视着被他牢牢钳制在身下的恋人,宛如一只垂死挣扎的鸟儿般美丽,在开始动作之前,他神色痴狂地抚上阿不思的脸颊,吐息滚烫:“我只摘那朵最美的玫瑰,知道吗?宝贝,你永远只属于我。”盖勒特开始抽送起来,粗长的性器在阿不思的体内横冲直撞,鲁莽的少年人一点也没有控制住力度,逼得恋人请求的话语变得断断续续:“你弄疼我了,盖尔……啊……慢一点……唔……太快了……”

      湿滑紧致的肠壁吸吮着、包裹着入侵的凶器,那种温热的快感绞地盖勒特头皮发紧,他持续的剧烈动作让他很快累积到极限,毕竟初次总是比想象中要短暂,他一个挺身后释放在了阿不思的体内。疯狂的情欲得到暂时的宣泄,盖勒特稍稍冷静了下来,才发现身下的阿不思看上去有些凄惨,俊美的脸颊上一片潮红,迷人的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两条腿在微微地颤抖着,他伸出手去拂掉那些泪珠,软声问道:“阿尔,你哭了?”阿不思摇了摇头,盖勒特将自己轻轻地退了出来,大股半透明状的白浊混着几道血丝顺着阿不思的腿根流了出来,滴落到床面上。盖勒特马上意识到自己实在太过急躁,弄伤了心爱的恋人,觉得十分的懊恼,连连吻着他的眉心、脸颊与嘴唇,急切地表达着自己的歉意,并向他发誓不会再有下次。 阿不思侧过头,用挺拔的鼻尖轻轻去蹭着他的面庞,又将嘴唇靠近去亲吻他形状精致的耳垂,他十分轻声地说道:“盖尔,我想再来一次。”这回轮到盖勒特呼吸不稳,他将阿不思翻转了过来,用牙去啃噬着那富有弹性的臀肉,痴迷地舔着两侧那形状姣好的腰窝(注2),他喘着粗气:“阿尔,亲爱的,你知道你对我下了多厉害的咒吗?”他握住阿不思的腰部,将再次勃起的凶器插进了那高高翘起的臀部里,因为这背部紧贴的姿势,进入的更深了。盖勒特咬着阿不思的耳朵,狠狠地低语道:“今晚我要将你干到下不了床为止。”

      四柱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床上的帷幔大幅度地晃动着。阿不思压抑地呻吟着,浑身上下的皮肤泛红,被肏弄地浑身发颤,手指紧紧扣住床单,他的腰已被折成一个惊人的弧度,臀部因为连续不断的抽插被撞击的啪啪作响。药效早已经过去了,上好的媚药只会起到助兴的作用,减轻初次交欢的痛楚,却不会喧宾夺主。阿不思觉得自己似乎分不清楚现实与幻境了,他不知道他的身体竟然如此敏感而多情,汹涌澎湃的快感压过了内心深处的罪恶感,他知道自己已屈服于贪婪、渴求与疯狂的脚下,此刻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今后可能再也抬不起来。‘就让我永远陷落在尘埃里吧’,阿不思想着,就算死后坠入地狱,他也会用满含眷恋的眼神遥望着他金发的爱神吧。下腹的酸胀感缓缓蔓延,继而一股热流自尾椎处上升,将阿不思抛上云巅,他的前端忍不住泄了出来,紧接而来的是那被深深贯穿的内膜开始剧烈地收缩,逼得他再也无法忍耐地尖叫出了声。阿不思身体脱力般向前扑倒,被身后的盖勒特一把扣住,他甚至加快了抽插的动作,粗粝部分大力摩擦着腻滑的臀尖,他想把自己送到更深更热的地方,内壁剧烈收缩带来的紧致感实在过于美妙,他很快就被带向了高潮。

       两具汗涔涔的胴体终于在床上停止了动作,盖勒特趴在阿不思光洁的裸背上,温柔地啄吻着,用手轻轻地来回画着圈,他贪恋这温暖的体温与细腻的肌肤,还有情欲带来的身体的香味,他默然不语,他此刻沉溺于此。阿不思埋在床单里的脑袋却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抱怨:“盖勒特·格林德沃,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长夜已过了大半,风声渐止,花园的那一朵红玫瑰彻底绽开了,等星星沉睡到夜幕的另一边,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它绝对能成为最美丽的那一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