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GAD】隐秘玫瑰6

Work Text:

      空旷的大厅里奏响全场的第一支曲子,一支端庄的小步舞曲,身着盛装的萨克森公爵夫妇(注1)携手起舞。一曲终了,一位身着暗红色纱裙的年轻贵族女子被萨克森公爵引入大厅正中央,亭亭玉立,款款向全场的来宾致意,笑容明媚而华贵。

      “这就是公爵大人的长女,索菲亚小姐,今晚的主角,这场宴会就是为了庆祝她订婚。”贵妇们间在窃窃私语着,一张张涂脂抹粉的脸上掩盖不住的揶揄与调侃。在一位体型圆润饱满的年轻男子被引导至索菲亚小姐身边的时候,那些惨白的脸上露出更加肆无忌惮的讥讽表情:“我可不要像她一样,都25岁了,快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然后找个这样其貌不扬的男人结婚!”耳边飘过这些闲言碎语,盖勒特站在门厅里皱了皱眉,转过脸对着身边贴身男仆打扮的红发少年柔声说道:“你去那里休息吧,不用跟着我,舞会间歇的时候,我会来找你的。”红发的“男仆”向盖勒特行了礼,微微笑着说:“遵命,殿下。”

      索菲亚与未婚夫跳完第二支轻快的舞曲后,这位奥尔良公爵(注2)的长子脸上布满了汗珠,看来这种程度的舞步已经让他气喘吁吁了。索菲亚温和地劝未婚夫去休息下,抬起眼望着远处的盖勒特微笑。盖勒特会意,径直走向索菲亚,那挺拔又倨傲的仪态立即引起了全场贵妇小姐们的注目礼。“快看!那是格林德沃王子殿下,你看他那头金发,真是英俊极了!”那些待字闺中的小姐们更是目光灼灼地盯着盖勒特,彷佛想从他脸上看出个洞来。索菲亚优雅地提着裙摆,向盖勒特行了一个屈膝礼,笑盈盈地问候道:“晚上好,殿下。”然后索菲亚伸出右手,盖勒特弯下腰,在即将触碰到手背的时候止住,行了一个标准吻手礼,“恭喜你订婚,表姐。”这时候第一首华尔兹的前奏响起,盖勒特作了个邀请的手势,索菲亚挽着他的手缓缓走向大厅中央,同时还有好几对贵族男女踏入舞池。

      两人相对而立,行礼致意,开始起舞。盖勒特其实舞技并不算差,可是再精湛的舞步也不可能在心不在焉的状态下展现,索菲亚面露愠色的提醒道:“殿下,请您注意脚下,快踩到我的裙摆了!”这个时刻盖勒特的目光正透过女伴的肩膀,遥望着大厅最远端墙角,冷不丁听到索菲亚的抱怨,收回了心神,余光瞥见了不远处杵在那里的奥尔良大少爷,忍不住问道:“抱歉,但是索菲亚,你为什么找了那么一个又矮又胖的蠢货作丈夫?”索菲亚也不懊恼,淡淡地笑着回应:“我可是不介意等你长大的,小男孩。”盖勒特搂着索菲亚的腰旋转到舞池另一端,没好气地说道:“这是一位已经订婚的淑女该说的话吗?你可比我大了快10岁,表姐。”索菲亚随着舞曲的节拍握住盖勒特的手,又是一个旋转舞步,纱裙擦过地面沙沙作响,索菲亚抬起湛蓝色的眼睛看着盖勒特,正色道:“我的父亲才不会允许我嫁给格林德沃家的人,他说你们家族的男人全都是虐待狂。”索菲亚马上在下一秒又切换成一种轻松戏谑的表情来,调侃道:“你又再看那个角落了,真是个红发美人,你不愧是个格林德沃。让他打扮成贴身男仆真不是什么好主意,在仆人堆里简直太扎眼了!告诉我,他的名字?”“无可奉告。”盖勒特语气平平地回答道,然后乐声渐止,这首华尔兹结束了。索菲亚挑衅地看了一眼盖勒特,哼了一声道:“我这个老女人,现在就要去会会你的小玫瑰了。”索菲亚步履轻盈地向宴会厅门口的方向走去,经过未婚夫身边的时候,愉快地贴着他的耳边吹气:“亲爱的,我有点累了,先失陪了,一会儿回来。”奥尔良公子红红的圆脸上露出善解人意的表情:“哦哦……我是说,当然。你好好休息。”索菲亚从经过的侍者托盘上提起两杯红葡萄酒,转过脸朝着远处的盖勒特得意地一笑,看着他脸上无可奈何的表情,觉得心情好到了极点。

      索菲亚踱步到阿不思身边,若无其事地说道:“我觉得有点胸闷,想出去走走,可是花园里实在是太黑了,盖勒特殿下说,可以请你陪我一起。”阿不思心里觉得奇怪,但是依然不露声色地努力扮演自己的角色,向索菲亚行礼后,答道:“愿意为您效劳,小姐。”

      盖勒特终于摆脱了萨克森公爵诚恳无比的人生经验长谈后,确定他的舅舅绝对是喝醉了,然后又被一群喋喋不休的贵妇人众星拱月般地围住,他暴躁地觉得母亲家这边的亲戚们为什么都如此眼拙,丝毫不会看人脸色。舞会过半,盖勒特终于从让他脑袋乱哄哄的噪音中脱身,走出大厅,进入花园。

      索菲亚正在和阿不思愉快地聊着什么,远远看见盖勒特疾行而来,朝阿不思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看,果然出来找了!那我先告辞了,愿你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索菲亚与盖勒特擦肩而过的时候,不忘记调侃一下:“我会替你保密的,殿下。还有,结束曲开始的时候记得要回来哦。”

      盖勒特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走向站在花架下的阿不思,提出邀请:“阿不思,久等了,陪我走走吧。”阿不思自然应允。两人渐渐漫步到花园深处,一片疏朗开阔的花圃围绕出一小片空地,远处隐约飘荡来舞曲的乐声,又是一曲悠扬的华尔兹,华尔兹怎么也不够跳。盖勒特眨了眨眼睛,款款倾身向阿不思邀舞,双眸熠熠生辉,目光柔情且诚挚:“阿不思·邓布利多殿下,可否赏脸与我跳一支舞?”昏暗的夜色掩盖了阿不思面颊上的红晕,只听到他轻轻地咳嗽了下,回答道:“这是我的荣幸,盖勒特·格林德沃殿下。”

      盖勒特牵起阿不思的手,走到花圃中央,两人相视而笑,互相欠身致意,同时伸出双手互相交握。盖勒特牵引起阿不思,舞步远离,再靠近,交织两拍后,将一手搭上阿不思的细腰,一手维持相握的姿势,开始转圈。阿不思显然充当了女伴的角色,他的舞步轻盈而优美,将一手轻轻搭在盖勒特的肩头,随着他的步子,时而前移,时而后退,被盖勒特扬起的手牵引着旋转,每一个舞步都准确地踏在节拍上。两个人都是舞技如此精湛,月光倾洒在少年们的礼服上,金发华贵飘逸,红发柔情动人,时光仿佛停滞在此刻,但愿这一首华尔兹永不结束,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最后一个乐符终止,盖勒特紧揽着阿不思的腰将他向下倾斜,注视着那双清澈透亮的蓝色眼眸,一瞬间觉得意乱情迷,他呼吸微乱,仍然勉强维持最后的绅士承诺:“阿尔,我可以吻你吗?”阿不思的心脏砰砰砰地开始狂跳,他听到脑内有一根弦绷断的破空之声,在大脑开始思考前,身体却坦率地开始回应,阿不思闭上了眼睛。这简直就是一个无声的邀请,盖勒特毫不迟疑的将自己的嘴唇覆盖了上去。

      等阿不思回过神来的时候,盖勒特已经将他扑倒在花圃的地上,他的嘴唇是那么滚烫,执拗地吮吸着自己的唇瓣。柔软的舌头早已经按耐不住,破开咬的不紧的齿关,长驱直入,挑起阿不思的舌尖与之交缠,软肉来回扫过口腔与牙龈,翻搅出水声。阿不思只能凭着本能,青涩地回应着,双臂缠住盖勒特的脖子,将他更深的压向自己。阿不思此刻心底有个声音在低低地说着‘你今后再也无法拒绝他了’。盖勒特一边啃噬着阿不思饱满的下唇,一边用手轻轻解开阿不思外服的扣子,将手伸进里面游走,隔着棉质的贴身衣物仍然能感受到那柔软的胸脯,胸腔因为呼吸急促而微微起伏着,盖勒特明白他的玫瑰情动了。盖勒特自己也没有好多少,下身的欲望涨到发疼,他开始伸手去解阿不思的腰带,却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给按住了,阿不思阻止了他。盖勒特抬起脸看着身下的人,阿不思喘着气请求道:“我们溜出来太久了,回去吧,盖尔,我听到加洛普(注3)的乐声响起来了。”盖勒特明白花园的确不是继续的好地方,再耽误一会儿他真正的贴身男仆就要来寻人了,更何况明日一早就要赶回纽蒙迦德堡。盖勒特利索地起身,将阿不思拉起来,为他掸去身上沾到的欧石楠花茎,意犹未尽地捏住红发恋人的下巴再吻了吻他的唇。

      舞会的终末一曲,盖勒特完全心不在焉,完全不知道对面的不知道哪家的女伴喋喋不休了些什么,他脑子里只有阿不思那对温柔湿润的蓝眼睛,和那双绵软香甜的红嘴唇,还有那些让人血脉贲张的轻喘声。在盖勒特忍不住又去凝视着远处的阿不思的时候,周围的嘈杂声响仿佛在此刻戛然而止,偌大的宴会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夜已深,舞会终于结束。在无人的长廊尽头,盖勒特与阿不思交换了一个轻轻的晚安吻,像每一对陷入爱情的恋人一样。望着阿不思远去的背影,盖勒特知道自己今夜大概无法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