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梅溪湖混乱歌谣 3

Work Text:

剧场里的人依旧不多,阿云嘎坐在第四排,等到戏快开场了剧场里连一半都没坐满。小剧场里的戏一般尺度都会比较大,这次也是,郑云龙的角色是个毒舌,倒是满符合他爱怼人的性格,中间也有很多放得开的桥段,整体来说是个傻白甜剧,看男女主谈恋爱能看到阿云嘎被甜得牙疼。
剧结束了以后阿云嘎去了门口等SD,一会儿主演们出来了,旁边一群小姑娘嗷嗷乱叫着冲了上去,阿云嘎就站在墙根边看着,郑云龙周围围了好多女孩儿,有的还拿着好多他演过剧的票根让他签名,说自己是特意从上海飞来看他的。
上海的大明星就是不一样,连去演话剧都有人追场。
阿云嘎撇撇嘴,等那群小姑娘都散的差不多了,才慢悠悠走过去,拿出票根路过郑云龙,走到于晓璘面前说道:“帅哥,给签个名呗。”
阿云嘎高出于晓璘好多,两人站在一起视觉冲击力那是真的强。两个女主演看到阿云嘎突然冒出来都愣了,于晓璘更是吃了一惊,抬头一看眼前的人是自己师弟直接笑了,拿过票根刷刷刷大笔一挥,问道:“你怎么不让大明星给你签名?”
去年于晓璘和阿云嘎带着遗愿清单去踢馆变身怪医的时候,阿云嘎现场讲出了大明星和小歌手的单口相声,所以于晓璘以后见到他俩就叫大明星和小歌手,玩梗玩了一年都不觉得腻。
“那可不行,我没从上海特地飞来看大明星的剧,够不上让他签名的资格。”阿云嘎收了票根,感觉被人从背后狠狠抱住,大明星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惊喜地问道:“你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不是说要晚几天吗?”
夏天的晚上还是挺热的,两个人都穿了短袖,薄薄的一次,郑云龙一抱上来阿云嘎感觉浑身温度都高了一度,郑云龙刚演出完,一身的汗这么一抱就蹭了阿云嘎一身,黏黏腻腻的。
“今天来了也好,正好晚上和我们一起吃饭。”于晓璘热情地把两个女主角介绍给阿云嘎,阿云嘎背着一个大型挂件跟两个女演员打了招呼,郑云龙一把抓住阿云嘎的手,对于晓璘说道:“行了,介绍完了我俩就先走了,今晚就不一起吃了,我有事儿跟嘎子商量。”
于晓璘知道郑云龙最近在烦恼要不要上综艺的事情,昨天他俩一起喝酒的时候郑云龙还在说不想去,但是节目组一直在劝他,说芒果台的平台很好,让他慎重考虑。
于晓璘摆摆手让两人赶紧走,这俩人大学时候就跟连体婴一样,没想到毕业这么多年了郑云龙的依赖病还没治好,还能跟没骨头样的挂在他班长的身上走路。

两人回了家,阿云嘎刚把房门关上,等还没来得及开灯就被人一下子顶到门上。郑云龙伸手护住了阿云嘎的后脑勺,怕他的头磕在门上,但是右腿毫不客气地挤进了老班长的两腿之间,强迫他张开双腿,脸也迫不及待地凑上去,舌头直接钻进阿云嘎的嘴里,像采蜜的蜂狠狠吮吸老班长的嘴唇。
两人好久都没见了,阿云嘎被这么一勾性致也起来了,他用手绕过郑云龙的脖子,开始慢慢摩擦他后颈的皮肤。郑云龙的头发有些长,阿云嘎的手指绕着发丝开始做一些挑逗的小动作,故意划过他耳后的敏感点,引得正在热吻他的人呼吸陡然急促。
阿云嘎微微扬起脖子,用手压了一下郑云龙的肩膀,郑云龙会意,松开了他的嘴唇,沿着他的脖颈一路向后吻去,阿云嘎的耳垂很敏感,郑云龙最喜欢伸出舌头舔舐他的耳垂,色情又绵长的逗弄和轻咬张力十足,阿云嘎的下腹早就涨得不行,他伸手想要解开郑云龙的裤扣,却突然被郑云龙向后一躲扑了个空,还没来得及疑惑,郑云龙迅速矮下身跪在了地板上,直接上手解开了阿云嘎的裤子,将他的阴茎含在了自己的口中。
阿云嘎的脑子轰一下就炸开了花,电流自下而上直冲他的脑海,四肢百骸都酥麻成一片。自己的极乐之地陷在了一个温热潮湿的环境里,他甚至不敢低头去看郑云龙给自己口交的画面,觉得只要看一眼说不定就会射出来了。
郑云龙一只手扶住阿云嘎的腰,另一只手开始向下摸索,开始玩弄班长的双球,又捏又揉,他将刚才含着的柱头吐了出来,然后像舔冰激凌一般,用舌头从柱体的根部开始,一点点划过暴涨的青筋,最终抵达塔顶的尖处,他就这么一圈圈舔班长的阴茎,舔到它硬的像烙铁一样,然后他一口含住了整个柱身,用了深喉和灵巧的舌头,玩得阿云嘎欲仙欲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狠狠把手抓进郑云龙的头发里,失控地开始顶弄,没过多久他就射进了郑云龙的嘴里。
高潮过后的阿云嘎精神恍惚,腰上也没了力气,郑云龙站起身来一把托住了班长,他的眼角微红,嘴里还含着浓白的精液,坏笑着按住阿云嘎就是一个深吻,把他自己刚才射出来的东西又全都渡了回去,呛得阿云嘎咳嗽起来。
“你自己的东西还嫌弃?”郑云龙这两年虽然瘦了不少,但抱起一个比大学时候没胖多少的阿云嘎还是没问题的,阿云嘎上身穿着短袖衬衣,下半身直接就光着被郑云龙抱了起来,朝卧室走过去。
“不是我嫌弃……你从哪学得这些花样?”阿云嘎精神虚脱后话都快说不清楚了,在他怀里软的跟个兔子一样,郑云龙把他放在床上,解开自己的裤子,让憋了好久的东西跳了出来。
“你别管从哪学的,反正只用在你身上就行了。”郑云龙低头吻上阿云嘎的嘴唇,堵住他接下来的话,一只手开始玩弄他的乳头,用指甲轻轻刮过,引起身下人一阵战栗,另一只手伸进床头柜里摸东西,但是摸了半天发现里面只剩一个套了。
郑云龙心下遗憾,不过觉得一个套也没问题,他决定用这一个套玩久一点,毕竟在上海学了那么多,不用在自己男朋友身上就太可惜了。
阿云嘎的腰不好,所以郑云龙平时都特别注意,玩也不会玩得很疯。这次也是一样,他虽然想得很好,但是进入的时候还是采取了对腰负担最小的后入,他让阿云嘎转身爬过去,在他的肚子下面垫了两个枕头,自己则整个人覆盖到他的后背上,右手抹了润滑剂小心滑入穴口,左手绕道前面去挑逗他已经开始微微翘起的阴茎,舌头也不停舔弄他后颈和背上的敏感点。就这么前后夹击的情况下阿云嘎很快来了感觉,后穴一张一合间像是在邀请。两人性事上一向合拍,对方的点在哪里全都记得一清二楚,郑云龙手下也灵巧,很快摩擦着穴道内的高潮点,刺激地阿云嘎无意识地发出低哑的呻吟声。
阿云嘎做爱的时候一向不喜欢叫床,郑云龙一开始把逼得他叫出声来为目标,所以在床上搞得格外激烈,搞得像打架一样。两人这样虽然爽,但是对腰实在是不好,后来郑云龙敛了脾气,床上改走温柔路线,阿云嘎也渐渐放开了自己,两人慢慢契合到了一个点。
郑云龙进入阿云嘎的时候,既像是披荆斩棘,又像是深海游弋,他用手轻轻抬起一点阿云嘎的腰,调好角度让他不要受太多的力,自己则缓缓顶入,用柱头慢慢摩擦内壁,像是点火一样一路带着火光劈开黑暗,而内壁也紧紧吸附在这个外来入侵者上,但是很快感觉到了熟悉的形状和体温,于是紧张的肌肉开始放松,不再阻碍提枪的骑士前进。
郑云龙的长度不错,等到阿云嘎把它完全吃进去的时候感觉内里全被填满了,内里肿胀得发烫,一个多月没见这东西的尺寸好像又大了不少,又硬又热的贴着自己高潮点,烧得阿云嘎脑子都快恍惚了。郑云龙就这么趴在他的身上,在他体内照着那一点慢慢来回蹭,每次都是退到一半就狠狠重新顶进来,不像以前一样大开大合地操弄,这种磨人的方式让他被搞得浑身都痒,饥渴到恨不得郑云龙能爱抚他每一寸皮肤。
轻拢慢捻抹复挑,这是郑云龙这次新跟徐丽东学会的招数,这种慢热温吞的做爱方式他以前一向是嗤之以鼻,但是徐丽东跟他详细讲解完以后推荐他试试,说她的很多国外友人试过以后都说能提高兴奋度和敏感度,持续时间也能更久,很有情趣。
于是郑云龙就这么后入式顶弄了好久,最后逼得阿云嘎用几乎干哑的嗓音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就不能……快点吗?”
郑云龙的下体又胀大了几分,惹得阿云嘎惊呼了一声,他双手扶住阿云嘎的腰,就着连体的姿势将他在床上缓缓转过了身换成了正入,他抬起阿云嘎的一条腿,抬高了他的腰,趴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我这不是怕好好搞你受不了嘛。”
接下来阿云嘎就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受不了,郑云龙这次搞得时间格外久,久到阿云嘎的腰都快没了知觉,嗓子都快喊哑了,这才肯射出来结束。

结束以后两人浑身都是汗,刚才弄得急房间里也没开空调,一场性事下来两人都跟被水泡过了一样。阿云嘎爱干净,坚持扶着腰起来也要洗澡,郑云龙没办法,只好把他扶进浴室,跟他一起洗了个鸳鸳澡,本来还想中途来一个浴室play,但是因为心疼自己男朋友的腰只好作罢,只用手给两人解决了完事。
两人回到床上以后都累得不行,阿云嘎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想着要吹头发,郑云龙没办法只好让他趴在自己腿上,用吹风机吹干了完事。幸好平时给胖子吹毛也算是熟练工种,没费多少时间,不过阿云嘎还是就这么趴在他腿上睡着了。郑云龙关了吹风机,把人抱到床的一侧,自己的头发也不吹了,怕声音大把人吵醒,就用毛巾赖好擦干,爬上床把人搂在自己的怀里,很快也一起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