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高天鹤红了眼眶。他脱了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只著一条内裤,就这样赤裸裸地跪在床上。

 

“那你这里……没有套子。”高天鹤小心翼翼开口。看到简弘亦眼神,他急忙解释道:“我怕你嫌我……”

 

嫌我脏。这话还没说出口便被堵了回去。简弘亦脱下身上衣物露出布料下成熟的男性身躯,带着力量与无限的美感。高天鹤着迷地摸了上去,与他在梦里时的触感一模一样。

 

简弘亦的吻带上了些许惩罚的力道。他不能忍受高天鹤妄自菲薄,也不能忍受他自暴自弃将自己贬低。“你值得最好的。”而我还不够好。那句话还没说出口,高天鹤的手便带着高热的温度摸上了他的内裤。

 

“我要你。”高天鹤说道。他摸着那里,像摸着生命诞生时的意义。他渴望那里,无比的,坚持的。

 

于是高天鹤脱下自己的灰色纯棉内裤,露出圆润挺翘的屁股。他拉着简弘亦的手摸了上去,那手掌微微冰凉,像是一块没有感情的石头。

 

“你手好凉。”高天鹤抱怨着,却一边引领着他到自己的屁股里面去探索。刚摸到洞口的边缘,简弘亦便摸到了一手的湿滑黏腻,他只觉得一把火冲上他的下腹,他几乎立刻勃发了。

 

“鹤儿……”他叫着他的名字,他伸手在他的身上流连。他几乎感受不到空气存在,仿佛这世界上,只剩下两人的距离。

 

“进来吧。”高天鹤低着声音恳求道。他的手还在他的内裤里动作,那里大得吓人,几乎比他的所有男朋友都要大,又粗长着,诱惑着他。

 

简弘亦却心生了胆怯。他心里突然有个声音在斥责他,指责他这样不对,然而另一个声音却叫喊着:你爱他!他爱你!这就足够了!

 

简弘亦不再犹豫。他扶着自己火热的东西挺到高天鹤屁股上,然后慢慢地伸了进去。

 

里面是他想象不到的高热和紧致。“一次两个男人看来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吗,鹤儿。”简弘亦笑着,不顾高天鹤的羞耻表情。

 

“不要再提这件事了!”高天鹤忍不住夹紧了屁股,意料之中得到了一丝吸气声。

 

上床时候可不适合开玩笑。高天鹤想着,翘着屁股迎接简弘亦的行进。他就像国王巡视着领土一样,在他身体里游走,跟随着他的步伐。

 

“你动动。”高天鹤摇摇屁股,向他展示自己的美丽。

 

于是简弘亦遵命。他忍着想要射出来的冲动在他的身体里进出,又不得其法地碾磨着。他似乎找到了什么,高天鹤一声呻吟将他带回了现实世界。

 

“那里……”高天鹤空空抓着什么,却毫无力气,手指颤抖着,显示着他现在难过的境遇。“那里……那里……”他突然伸手向后,准确无误地抓住了简弘亦的手指。

 

“就是那里……”他带着哭腔说道。于是简弘亦明白了什么,他捏着高天鹤一只手,一边向着那个地方浅浅伸入。

 

高天鹤叫到几乎魂儿都快飞了。太爽了——太刺激了——

 

他想转过头去看着简弘亦一双眼,却受制于他,总也拗不过身子。于是他睁着一双眼睛,将简弘亦吸到几乎魂飞魄散。

 

“鹤儿,你……”简弘亦实在无法,只好狠狠惩罚了下他的屁股,却没料到一巴掌下去后高天鹤扭得更欢更动情了。他眨着一双带水光的眼睛回头去瞅简弘亦,像一只无助的小狗。

 

“简简……”高天鹤笑道,别扭地伸出手去摸他的脸,欲要与他接吻。

 

“简简。”他终于得以转过身去,捧住高天鹤一张脸,将他捧在自己手心里,又与他额头、鼻尖、灵魂相贴。

 

已经抱得太紧,已经忘掉体温。高天鹤脑海中突然浮现起这句歌词。他忍不住泪水,又想要哭出来。

 

“想哭就哭吧。”简弘亦抱紧他一副赤躯,将他拥入怀中。两人上下半身都紧紧相贴,毫无隔绝,就像每一个拥抱一样勇敢,像所有吻一样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