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次方】云次方漂流记01

Work Text:

*你们要的荒岛
*NC20
*嘎龙,星期五嘎X鲁滨逊龙

郑云龙努力压低身子,让自己尽量在草丛中藏好,摸了摸腰上挎着的滑膛枪。

离他不到30码的地方,一群野蛮人正围着篝火兴高采烈地跳舞,篝火上架着半副人骨架的残骸,旁边捆着一个还没来得及处理的俘虏。油脂的焦糊味混着血腥气传来,让他干呕了好几次。

他已经在这里潜伏了快2个小时,腿都蹲麻了,但他不敢太大动作,一旦被发现的话估计自己的下场会和那个烤肉架上的可怜虫一样。

有几个野蛮人跳得累了,好像终于想起了还有一个“食物”,正当其中一个走向那个俘虏伸手要拉他时,一阵呼啸的弹音擦过,他几乎没有吭声就一头倒了下去。

发现异动的野蛮人们跳了起来,用听不懂的语言大声呼号着,随着另一声巨响,又有一个人嚎叫着抱住了溅血的大腿,但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可怕的责罚来自哪里,除了抓起石头做的武器向空气中挥舞并继续吼叫,他们束手无策。

谢天谢地,子弹还能用,郑云龙在心中想着。自己从沉船上抢救回来的弹药大部分受了潮,只有很小的一部分还保存完好,他一直把它们藏在洞穴的最深处,荒岛上除了野山羊没有大型野兽,这宝贵的枪弹终于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野蛮人咒骂着拖起受伤的人,彼此招呼着向海滩边的独木舟撤退,很快就划远看不见影子了。郑云龙等他们消失在海平线的另一边,又躲了一会儿,这才从树后走了出来。

这个海滩在他活动范围的另一侧,如果不是几个月前在沙滩上发现了一个令他魂飞魄散的脚印,他也不会警觉到每次出门都要带上枪支,随时准备把自己藏好。

恢复平静的沙滩就像是一个屠宰现场,篝火依然在噼啪作响,熏烤着剩下的肢体。郑云龙强忍着胃里的不适靠过去,发现那个俘虏似乎还活着。

那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手脚都被绳子捆住,几近全裸,双眼紧闭,头发打结,脸上脏污得几乎看不清容貌,但还有呼吸。

郑云龙蹲下去推了推他,年轻人受惊吓般的弹跳起来,手脚并用地向后爬去,脸上的表情仿佛见到了魔鬼。

郑云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想着他应该不懂自己的语言,于是跟他打手势表明自己没有恶意,还强忍恶心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他指了指年轻人手上捆着的绳子,做了一个解开的动作,年轻人似乎依然不相信他,眼角的余光不停地瞥着他手中的滑膛枪,似乎明白了刚才那些火光和巨响是这个东西造成的。

郑云龙把枪放在背后,跟他摊开手,又指了指刚才被他射杀的那几个野蛮人,努力想告诉自己并不想伤害他,反而是来救他的。

年轻人半信半疑地转动脑袋,最终好像终于被说服了,朝着郑云龙伸出手脚。很快,郑云龙就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割开了绳索,看到这锋利的白刃,年轻人的眼睛瞪大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巫师。

他站起来的时候郑云龙才发现他跟自己差不多高,虽然浑身脏兮兮的但是似乎没有受什么伤。他指了指旁边那个可怕的现场,示意年轻人帮他一起把尸体和火堆掩埋掉,年轻人都顺从地照做了。

他带着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那是一个背靠洞穴、半圈用削尖的木桩围成的院子,院子里还圈养的山羊、种植着麦子、放着一圈手工烧制的陶器和木头凳子……年轻人几乎陷入了极大的震惊之中,转过来看向他的表情已经不再是惊奇,而是近乎崇拜了。

郑云龙拍拍他的肩膀,拿出粗制面包、热羊奶和甘蔗酒款待新的客人,他的慷慨感动了语言不通的异族人,原本像小兽一样防备着支棱起来的气场这一次彻底被收回,而看上去他被当成备用粮的日子里也并没有得到好好的对待,狼吞虎咽地把食物席卷一空。

看他吃饱以后郑云龙又带着他去后坡的小溪洗了澡,终于见到了他原本的面貌,果然是一个长相非常英俊的男人,骨骼结构看上去也比他更深邃一些,尤其是那双眼睛的双眼皮一直延伸到眼角外面,不经意地看上去还让人以为是皱纹。

只是在他拿出自己宝贵的羊皮衣服给年轻人穿时遭到了激烈抵抗,似乎他完全不愿意把身体遮盖起来,这让郑云龙有点犯难,自己虽然也赤身裸体在岛上晃荡过很久,但有两个人在的时候他还是不太能接受这种完全违背文明世界的做法。只是他完全执拗不过年轻人,加上天色也渐渐黑了,他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一放松下来,困倦也随之席卷而来,关于要不要穿衣服这个问题,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他把洞穴里侧一个舒适的角落清理出来,示意年轻人可以在那里过夜,而他自己则去储藏库里翻出了备用的毛皮,不管是食物还是用品都变成了双倍的消耗,接下来他要精打细算一下才行。

郑云龙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被黑暗中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出于多年来时刻防备危险的本能,他忽地坐起来,借着洞口照射进来的月光,发现声音来自于躺在旁边的那具身体。

年轻人面朝着他交叠着双脚,虽然黑暗中看不出全貌,但是四肢排成的姿势很明显是在自渎。

郑云龙的呼吸急促起来。在长久的孤岛生活中他也不是没有抚慰过自己,但是直接目睹另一个人在眼前做这样的事还是强烈地刺激到了他。几乎被遗忘的欲望不知不觉地抬头,等他发现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性器涨得生疼。

异族人毫不顾忌地呻吟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很快到达了顶点,喷溅而出的白色液体洒在郑云龙脚面上,使他一阵眩晕。

他喘息着睁开眼睛,而看到像个柱子一样杵在他面前的郑云龙时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羞赧,而是坐起来在大腿外侧毫不在意地擦了擦手掌,转向郑云龙。

黑暗中那双漂亮的眼睛似乎发现了郑云龙的异样,他笑嘻嘻地伸手过来一把握住了他的坚挺,四处透风的兽皮衣服完全没办法完全覆盖住郑云龙的身体,他就这样狼狈地被牵制住了要害,而接触部分的皮肤似乎还能够感受到依然温湿的液体。

有点,要糟啊。

他心里想着。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