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发城衍生】【李志超x李嘉华】私人空间

Work Text:

  “喂,喂,你开门咯,我不是坏人的。”

  卫生间的门板脆弱,年久失修,被人一敲就连着隔板都在颤。小驻唱被这声响吓得要命,抱着膝盖缩在马桶上不敢动弹,眼眶里盛着一汪咸水,但还没等上面的水流下来,紧贴着胯部的内裤就已经被潺潺外流的蜜液浸湿了一块,黏糊糊的包着下体,又怪异又难受。

  他是怕极了,一出声就是意义不明的呜咽,细细弱弱的含在嘴里,兔牙硌得下唇失了血色,活像只雪白柔软的家兔,不会咬人,只会伤自己。

  门外的人见他怎么都不回应,好似叹了口气,李嘉华把头埋进臂弯里缩成一团,正发热发颤时门板下的空档突然被扔进了什么,方方正正的,就落在嘉华脚下。

  那个声音还在,声音刻意放柔试图营造出安全氛围,指节还在门板上一下下地轻敲。

  他说:"我是阿sir的啦,你看,证件啊,你好好看看。乖啦,你出来,我送你回家啊。"

  男人说坏人都被他赶跑了,小驻唱现在很安全。李嘉华就真的信了,他抹蹭了一把眼泪,晕乎乎的从马桶盖上挪下来,抖着腿蹲下去捡证件。松垮的西装裤箍紧了两瓣浑圆软绵的臀部,在腿间勒出痕迹,一道水渍就自然而言晕染开了,好似失禁一般难堪。

  男人又等了一阵,他耐心十足,手臂撑在一旁的间隔板上,直到门锁"喀嚓"一声滑落,一个眼红红的男孩子顶着乖顺的发型探出头来时,他才舒展眉心弯了眼睛。

  小驻唱在台上唱歌的时候李志超就这么觉得他又甜又乖。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可能还是学生仔或是刚毕业不久,身上不问世事的烂漫不用揉捏就能浸出水来,被人不怀好意送上饮料也照喝不误,直到头昏昏身软软后才惊觉要逃,结果一头撞进了封闭的厕所,将自己反锁起来等着坏人将他拆吃入腹。

  慌不择路的傻仔眼睛红红的——哪里都红,在白腻的软肉上淡淡晕染开,整个人都泡在粉红色的蜜罐里,湿淋淋的透着甜。手里还攥着男人的证件,李志超,真人比照片更英俊,身形高大到要李嘉华仰起头来看。

  "李、李sir啊?"

  "是啊,是啊。"

  李sir等着小驻唱一点点从门缝里挪出来,瞧见肥大的裤子裹着双抖得似筛糠的腿,还别扭地夹着,腿间的布料都挤在一处,又被突兀地顶出一团,折出引人遐想的褶皱,和暧昧水痕。

  男孩子靠着门框走不动路,李志超要去扶他,他就乖乖把身体送过去,结果没走几步就呼吸急促,水似的就要从李sir臂弯里滑下去,不得已李志超只好让他贴着水池站好,小驻唱反映不过来,睁着大眼睛愣愣地瞧,迟钝又傻气,嘴里还在嘟囔,热啊李sir。

  他倒还记得眼前的阿sir姓什么。李志超盯着小驻唱皱起眉头,让他洗脸清醒清醒清醒,男孩就听话照做,结果手上没力气,还要靠男人帮他拧开水龙头。

  谢谢阿sir。李嘉华道谢慢半拍,直到弯下腰将冷水扑上发烫的脸,才含糊着把话说出来。

  嘉华的腿和他身上的肉一样都软绵绵的,洗脸时上半身几乎是压在洗手池上的,腰带勒着皮肉箍出紧实柔韧的腰身,屁股自然上撅,只要用手掐着腰往后一带,那软绵挺翘的臀部就能把人带进某处湿热紧致的温柔乡。

  李志超手指在裤袋里碾了碾,暗啧一声,见男孩直把头往水池里探,生怕他把自己给淹死,便上前关了水龙头,扳住对方圆润的肩头将人翻过来。

  "好啦,我送你回家啊,你家哪里来的?"

  但小驻唱看起来像是被凉水把脑仁都泡木了,非但没能清醒,反而更加晕头转向,嘴里颠三倒四,扭着腰不见安分,也不知是想往后挪,还是要往前凑,被困在洗手池和李志超之间无助地蹭动。西装裤上有几处深色湿痕,分不清是洗脸时溅上去的还是怎样。

  这个样子是没法出门了。李志超也很无奈,男孩叫他一声阿 sir,他也无意占人家便宜,但现在对方软乎乎的一团,又让他很难放开手。

  放不开手便开始解裤带,解的不是自己的,而是小驻唱的。李志超把对方的裤子往下脱,为了方便干脆把人抱到洗手台上坐着,抽出夹掖在裤子里皱巴巴的衬衫下摆,往上推出一截紧实柔软的小腹。

  小驻唱身上的肉生得均匀得当,该紧的地方线条优美,摸着又软绵滑腻,腰侧敏感,李志超不过是用指腹揉捏几下,男孩唇齿间就溢出低低娇娇的呻吟。

  "我帮帮你啊,不要告我性骚扰哦。"

  李志超握住小驻唱已经勃起的性器,那里明显没被使用过,手淫次数估计也不多,柱身还是漂亮的粉红色,稍微一抚弄顶端就溢出腺液来,把男孩的低喘爱抚得愈发急促。

  这行为于嘉华来说不异于偷尝禁果,他头晕,又热,男人手温温凉凉,性器被套弄撸动的快感冲刷着嘉华每一寸神经,作为支撑的手臂都软了下来。

  于是当李志超隔着内裤摸下去时,他还毫无警觉心,不知自己小心隐藏的怪异的小秘密已被窥见端倪,直到男人的手指包着湿透的布料,陷入两瓣湿软蚌肉间的缝隙时,嘉华的声才倏地惊慌起来,被异样的快感冲击得发愣茫然,一脸惶惶。

  "别、别……"

  小驻唱试图并起双腿,被李志超轻松按住了腿根,凑过去惊奇道:"哇,怎么搞的,你是女仔来的呀?"

  嘉华又羞又懵又委屈,但还是磕巴着坚持道:"男的,我是男孩子啊……"

  "男仔怎么会长这个,只有妹妹仔才有的嘛,不要骗阿sir哦。"

  李志超一边说一边勾着内裤边沿往下扯,将小驻唱湿乎乎的小秘密完全暴露出来,那里还闭合着,但肉阜之间的缝隙里还溢着水,被李sir用手指轻轻一揉,就颤巍巍的向他绽开,露出隐秘的穴口,一处浸着温热蜜液的快乐乡。

  那处颜色粉嫩的肉穴不该属于男孩子,但生在小驻唱腿间又那么合宜,是一样的易羞柔软,在微凉的空气中无措地张合着,汁水充沛,等待着被擒获,被进入,被填满。

  "和你一样可爱啊。"

  李志超的指尖刮过嘉华敏感的尿道口,在深粉色的穴口外来回蹭动,只是缓慢按揉又不进入,像是不带淫欲的玩弄,又透着黏糊糊的色情。嘉华被撩拨得喘起热气,眉头苦闷的耷下来,又不敢动弹,只能用湿润的眼睛注视着李sir,顺从即是应允,是可以被尽情开发的邀约。

  把小驻唱抱起来还是有那么点吃力,男孩子看着瘦瘦弱弱,实则揉捏起来都是紧实的肉,光裸的大腿夹着李志超的腰,在男人腰腹上又蹭下水迹。李sir托着他的屁股把他抱进刚刚的隔间,让男孩坐在狭窄的水箱上——这有些困难,小驻唱的屁股又湿又滑,坐不稳就要往下掉,全靠李志超托住他腿弯撑住他,又往上折成m形,压着鼓胀饱满的乳肉,把隐藏着甜腻秘密的下体完全暴露出来。

  双腿大敞四开的面对男人,嘉华从没做过这样过头的事情,心中羞耻异常,腿根的肉都绷紧了,男人的手指陷进绵软的肉里,像是被凝固的奶糕裹住,柔韧细腻,让他忍不住倾下身亲咬起来,把那处甜味儿的皮肉吮得发红,涂满唾液,和中间那片湿泞秘处一样淌下水来。

  嘉华显然受不得这样的刺激,他嘴里溢出细碎的呻吟,不敢大声,但娇嫩蚌肉间的花穴却收缩得厉害,每一下都有透明的汁液从紧致的穴口挤出来,将下身搞得愈发狼藉。

  "别咬,痛……好怪,呜不舒服。"

  男孩小声求饶,他现在完全落入男人掌控,是只被迫露出粉嫩私处的雪白兔子,没有力量的双手软绵绵地护在胸前,什么都挡不住,只能细着声音任人亵玩,任人宰割。

  "乖啦,不要乱动,让你舒服好不好?"

  李志超柔声劝诱,这时倒摆出了谈判专家的派头,是敬职的阿sir。他哄着小驻唱不要乱动,嘉华就又咬住下唇,紧张兮兮的屏主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sir看。

  李志超被他看得发笑,曲起的手指从那根贴在小腹上的肉棒往下,不经意似的碾过下面悄悄藏着的花蒂,男孩顿时惊得一颤,从脚趾到睫毛都发起颤来,声音里也带起了哭腔,好像难受得要命,又像舒服得承受不住。

  “好敏感啊小弟弟。”李志超也讶异于小驻唱的脆弱敏感,想来也有药物催情的原因。他一边揉着那处微硬的肉粒,一边隔着衬衫用舌尖拨弄下面的奶头,将挺起来的乳粒吸进嘴里舔,连乳晕都含进嘴里,灵活发热的舌头绕着那处转圈,故意发出吸吮的水声,把那处衬衫舔出圆形的湿印。

  "胸也跟妹妹仔一样大哦。"

  嘉华被李sir玩得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整个人看起来脆弱又诱人,分明在害怕着从未体会过的情欲刺激,但仍敞着双腿,将哭泣与呻吟都压在口腔里,把自己完全交到另一个男人手里。

  “你好乖啊。”李志超亲他的嘴角,把他被咬破了皮的唇瓣含进嘴里抚慰,“你叫什么名啊?”

  小驻唱脑袋浑浑噩噩,迟钝极了,被李 sir亲了好久才哑着声音回答说叫嘉华。

  “好名啊,和本人一样漂亮啊。”李sir夸他,男人的吻很细碎,鼻息交缠像时亲不够一样,从嘉华的嘴角一直亲到沾着眼泪的眼角,一边亲还要一边问问题,以前都没有摸过自己吗?会不会偷偷摸着奶头自慰啊,嘉华?

  嘉华都混乱着摇头说没有,嘴里像含着牛奶一样,吐出来的声音都带着奶气。好一把靓声,让李志超想起不久前他在台上献唱,捧着话筒蹦蹦跳跳,灯光都是陪衬,都比不得这一颗星闪亮。

而现在这颗星就落在他手里,远观漂亮,含进嘴里才知更是香软甜蜜。

  李志超故意在嘉华大腿痉挛临近高潮的时候撤开了手,等着对方难耐地发出不满的春叫时,毫无征兆地将手指挤进被冷落的花穴,惹来嘉华一声被堵在喉咙里的细小尖叫,和着内里泛滥的蜜液抽插起来。

  “不、别呜……好怪、好胀……”

  嘉华的雌穴发育得不是很完善,窄窄的肉穴又紧又热,手指甫一进入就被肉壁裹住,往出抽时还会带出一小截深红色的穴肉,在穴口翻卷出小小一圈,真的像朵被肏开的花。

  “嘉华水好多啊,乖乖的,阿sir帮你堵上啦。”

  李志超让嘉华低头,于是从未仔细看过自己下体的男孩便被迫直视自己的身体是如何被挤压出汁水,那根手指又是怎样挤入那处湿泞发红的肉穴,在自己腿间来回进出,将紧窄的花穴插至松软的。

  嘉华的脸颊热得滚烫,违逆正常生理的雌穴轻易被搅弄到酸麻,那股胀涩感也渐渐演变成倒错的快感,虽然没有直接揉弄阴蒂那么强烈,但却让嘉华产生了种微妙的被填充的满足感。

  李志超的手法很老练,三浅一深像正常性交一样用手指肏着嘉华的穴,溢出来的蜜液流了他一掌心,等到对方差不多适应后才又挤进一根,两指在花穴里弯曲扩张,透明湿腻的淫水顺着指间的缝隙潺潺下流,说不尽的温软旖旎。

  嘉华在李sir的肏弄下呼吸愈发急促,不断地打着哆嗦,沉溺在陌生的欢愉中难以自拔,嘴唇也不自觉地开合,露出鲜红软腻的舌尖,被李志超夹着拨弄,拟着手指肏穴的节奏,在他的口腔里进进出出,像挤压肉穴里的淫水一样,让嘉华来不及吞咽的涎水顺着嘴角直往下流。

  手指在身下的进出始终缓慢,李志超掌握着节奏,将嘉华肏得神智昏沉,于是高潮也来得缓慢而持久,那根属于男性的阴茎没有受过任何爱抚就射出精液,雌穴更是从内里泌出大量的爱液,被李sir的手指堵住一部分,剩下的淅淅沥沥把臀缝都浸透了,等李志超将手指从还在痉挛抽搐的肉道里抽出来时,嘉华便好似失禁一般排出一股又一股透明的水来,溅湿了两人的裤子和衣袖。

  将虚软着身体滑坐下来的嘉华搂进怀里,李志超将手指上的淫水涂抹在小驻唱嘴唇上,让嫣红的唇瓣看起来更加水润亮泽。

  他耐心的等,等待初尝情欲高潮的嘉华逐渐平静下来,才亲着男孩的耳侧,发出一个正式的、又不太正经的邀约。

  "警局好远的,不如去我家,请你喝椰汁好不好啊,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