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绝对有猫腻

Work Text:

X公司技术总监江澄因为连轴转了一个月每天加班到半夜没有双休日,终于再产品上线后松了口气,行尸走肉一样晃到了距离办公桌五步远的沙发上,哐当一下倒了下去。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七点多了,江总监浑身像散架了一样……连续一个月坐在电脑面前没有去健身房,没有做除了走路吃饭和上厕所以外的任何运动,他已经是个废澄了……

江澄生无可恋地躺在沙发上,然后就瞄到了桌子上一张画风清奇的泰式马杀鸡折扣券。

这是他的头号损友销售部总监魏无羡一个月前给他的,魏无羡把这家店说得神乎其神,什么被按一次仿佛接受了天神洗礼浑身清透舒爽宛若新生,又如身处天堂周围一片圣光,圣洁的天使正在向你招手……澄澄你一定要去体验一次啊!

当时江澄还朝魏无羡翻了个白眼吐槽,你怕不是被下药了吧?

奈何自打收到按摩券开始江澄就忙得飞起,现下终于能缓一缓了,浑身僵硬的江丧尸觉得,不如去试一下?

江澄拿起这张五折优惠券看了下截止日期,我去就是今天啊!

于是匆匆忙忙取了车查了下定位,去往“云深深深不知处泰式按摩”店。

江澄边开车边吐槽,什么鬼名字。

等找了个停车位把车停好,又弯弯绕绕,终于找到了这家“云深深深不知处泰式按摩”。

 

招牌很小,只有“云深不知处”这几个颇有古意的字,压根儿就和按摩店搭不上边……江澄狐疑似地推门进去,眼前一排白衣人,额头上还绑了根意义不明的白色带子,见他进门立马齐刷刷喊道:
“以拉虾一嘛噻——”

这日语是什么鬼!
说好的泰式按摩店呢?!

江澄直觉这家店不太靠谱,回头就想走,结果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磁性的男声,“不好意思啊这位先生,因为今天来的都是日本客人,一时没改过来……不然我们再来一次?”

然后江澄身后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欢迎光~临”。那个“光”字还转了好几个弯儿。

江澄回头,想看看负责人到底是怎样一个奇葩。

只见那一排齐刷刷的白衣人前面,站着一个身材挺拔长相非凡的俊美男子,正笑语盈盈地看着他,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在拍古装戏的男演员……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江澄来来回回打量了一下这人,皱着眉怀疑道,“你们……不会是在录什么整蛊节目吧?”

那人听闻眉眼更弯了,“这位先生真是太幽默了,我们就是一家普通的按摩店,我是这里的老板,你可以叫我蓝波湾(NO.1),先生是第一次来吧?不知道怎么称呼呢?今天来是想体验下什么服务呢?我们这里有全身按摩,泰式按摩,精油按摩……”

江澄一边听着一边不知不觉就被带到了一个小隔间,又云里雾里地瞎点了个套餐,拿了套浴衣也不知道什么鬼的就被带去洗了个澡。

洗澡的时候江澄捋了捋思路,这里的人清一色长那么好看,尤其是那个老板,长这么好看竟然做按摩?谁信啊……这家店肯定不对劲……快点洗完回去吧。

江澄匆匆洗完澡,一开门就见蓝波湾面带微笑地在门口等接他,还递给了他一杯柠檬水,说是补充盐分,江澄接过道了声“谢了”,就咕嘟咕嘟喝了起来,喝着还觉得这家店的柠檬水特别好喝……

但是他一喝完就后悔了!柠檬水补充什么个盐分啊!怕不是下了迷药吧?!现在吐出来还来得及吗?!或者假装肚子痛回家靠谱吗!

而且他越看蓝波湾越觉得好看,越好看就越让江澄感到心慌,这家店肯定不对劲啊,长这么好看还来搞按摩的,肯定不是正经人啊!

江澄还没来得及说自己肚子痛,就被蓝波湾领到了小隔间的床垫上笔笔直躺好了……

“江先生需要我带上眼带吗?”蓝波湾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上方响起,江澄抬眼看了看,唔,蓝波湾的眼睛真好看,带上眼带就可惜了……“别带了吧。”

“好的,江先生。”

不对啊江澄!这个剧情发展不对啊!你应该赶紧爬起来滚回家啊!

但江澄没有滚回家,只是被蓝波湾翻了个面儿脸朝下地趴在了床垫上……

蓝波湾温和有磁性的声音又响起,“那下面我们开始了哦。”

“嗯……”

然后,蓝波湾解开了江澄的浴袍,在手上挤了些精油,揉搓了几下,双手放到了他的背上。

接着,一双带着薄茧的大手开始在江澄背部游走开来……随即在他肩胛骨处是重重一摁。

“啊!”江澄痛得大叫一声。
“江先生您这边(的肌肉)很紧呢。”
“嗯……我知道……啊!”
“没关系,我一定好好给您松一松。”
“好……啊……那里!再用力一点……”
“这里吗?”
“嗯……啊!爽!”
“蓝师傅你……好……厉害……啊!”
“……谢谢江先生。”
……

咳,于是就有了开头那幕。

对,江总监就是这么被蓝师傅摁着干了个爽的。

一套流程下来,被拗出各种造型的江澄趴在床上又痛又舒坦。

而和气喘吁吁的江总监比起来,持续动作了近四十分钟的蓝波湾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见江澄虚得不行,于是俯下身轻柔地说道,“接下来给江先生进行放松哦,不会像刚刚那么疼,江先生累的话可以睡一会儿。”

江澄哼哼唧唧地“嗯……”了一声。

蓝波湾的指间轻轻地在他脖颈处滑过柔和地按压,复又来到肩部,腰部,一路向下……

说不出的舒适酥麻感涌上来,江澄舒坦的不禁眯起了眼,脑中昏昏沉沉。

这时候的江澄已经被蓝波湾高超的按摩技巧征服了,这么靠谱的按摩技术也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再说,这环境清幽古朴雅致清新脱俗一尘不染,跟外面的妖艳【哔——】货完全不一样,况且,魏无羡那怂货也来过,魏无羡都不怕老子怕什么……

于是,持续加班了一个月的江澄,在蓝波湾一双温暖润滑的大手持续抚慰下,安心地睡了过去。

然而,机智的江总监忘了至关重要的一点,他发小魏无羡是个基佬……

江澄睡得迷迷糊糊,又觉得有人在叫他,“江先生?江先生?”

江澄掀了掀眼皮,“嗯?”

“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体验下泰国古法按摩Kasai呢?”(Kasai按摩中文翻译“抓龙筋”,就是那个意思嗯~)

江总监见蓝波湾的按摩技术这么好,按了肯定不吃亏,于是点点头应了,“好啊。”

“那我们开始了哦。”蓝波湾标志性的磁性嗓音响起。

江总监点了点头,愉悦地趴在床垫上,等蓝波湾带给他新的体验。

忽然,江澄觉得PP凉凉的,本来附在PP上的毛巾被取走了,而且他感觉自己的内裤也在不知什么时候被脱下了……

草!老子的内裤呢!刚刚不是还穿着的吗?!

江澄猛地一机灵,瞬间睡意全无,只觉蓝波湾的指间不断在不可言说的地方游走按压……

江澄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捂着自己裤裆连忙喊停。

“停!停停停!”

蓝波湾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江先生怎么了吗?”

你还好意思还问我怎么了?江澄气炸了“我不想做这个项目了!钱我照付,老子不做了!”

“可是……如果不做完,很容易造成不好的影响……”蓝波湾一脸为难的说道。

江总监一脸惊恐,“什么影响?!”

蓝波湾支支吾吾,“……勃……起困难……”

“我日!那是不是只能做完才行啊!”江澄怒目而视。

“不好意思啊江先生,是这样的。”

我日,就说这个按摩馆有猫腻吧!这种色晴服务肯定开价爆高,看着都人魔狗样的,搞不好还有什么黑色会后台……

江澄气不打一处来,啊他为什么想不开要来这里啊!为什么不马上跑人啊!

不过理智告诉江总监,这么跑了怕是要惹麻烦,而他一不想结下什么梁子二真的不想自己下半辈子的性福毁在这个鬼地方,便咬咬牙道,“那做做做!做!”

于是又气哼哼地趴了回去。

“江先生放心,不疼的。”蓝波湾用他温润低沉的声线安抚道。

“哼。”声音也这么好听,这家伙肯定不简单。

回头一定让公安局的姐夫好好查查这按摩店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待江澄重新调整好姿势,蓝波湾带着指套的手指沾取了些许精油,在他的绘阴部揉搓起来。

未等江澄从这种被一个男人摸私密处的怪异感中回神,蓝波湾便轻柔地扶住了他的腰,让他屈膝,抬高臀部。

事情都到这份儿上了,不做还能怎样!

江澄自暴自弃地跪好,脸死死地埋在毛巾里。

而江总监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一副景象……

跪趴的姿势让江小菊暴露在氤氲的空气中,又因为紧张的关系,肉色的江小菊轻微地来回收缩着。

蓝波湾眸色一暗,但凭着过人的意志力和职业操守,尽量从容的用带着指套蘸取了少许精油,划过江先生的股缝,在江小菊的周围来来回回按压。

一瞬间,江澄感觉一阵微弱的电流从下腹流而过窜,难以言喻,而受到刺激的江小菊却收缩得越发厉害。

蓝波湾矜矜业业地动作着,试图让江小菊放松,这显然颇具成效,渐渐地,江小菊不像原先那么紧闭,蓝波湾的指间可以慢慢地进去了。

突然被捅入手指的江澄一个紧绷,卧槽!居然捅老子菊花!老子回头不砍死你……

随即又自欺欺人地想,没事儿,体检检查痔疮还捅菊花呢……比这还深呢……于是身体又放松了下来……

正在此时!蓝波湾在江小菊里塞入了半个手指,江澄一个闷哼。

“唔!”

虽然后面有强烈的异物感,可江澄根本没觉得痛,反而有点爽……这不科学啊!!江澄内心咆哮。

随着蓝波湾在江小菊的入口进进出出,并不断按压着传说中令男人快乐的隐藏副本——前列腺,江总监再也忍不住,发出了难耐的喘息声。

“哈……嗯……”

这声音完全不似刚开始肌肉骨骼被按压的痛呼,而是一种酥软撩人的嘤咛。

不仅江澄自己情难自制,也撩得蓝波湾心痒难耐。

但优秀按摩师蓝老板不断告诉自己,他不能越矩,他是个有营业执照的好按摩师,他还背负了蓝氏上上下下十几个人的饭碗,虽然今天是第一次进行Kasai按摩,也不知道手法对不对……

但十数年前,蓝老板还没出师的时候,他那和蔼可亲的印度师父(喂这不是泰式按摩吗?!)曾摸着他的头说过,孩砸,Kasai是种很高深的按摩技法,靠学是很难学会的,但当你见到那个你命中注定的人时,你就无师自通了……

蓝波湾确信,他见到江先生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他的命中注定,宇宙的力量推行着他,他想为江先生做Kasai,做这泰式按摩的终极奥义,抓龙筋!!

蓝波湾虔诚地跪在床边,手指进进出出,虽然小腹烧地难受,但他努力做到心无杂念,平心静气,专注地关注着江小菊和江先生的反应……

而此时的江总监,纵然他抓着床垫上的毛巾,牙关紧咬,也止不住微弱地呻吟声从唇齿间逸出。

“啊……哈……”

这到底是什么!传说竟然是真的!这是一种怎样的神秘的力量啊!

江澄仿佛重新认识了自我,原来人体是这么的神奇……“啊……啊!”

一瞬间,江总监腰线一弯,拗出了个半弧,那一瞬,他仿佛真的看到了天堂!!圣光之中有天使在向他微笑!

而那天使却是蓝波湾的模样……

 

江澄不敢多想,回过神看了下自己身下,本该凌乱的下体早已被蓝波湾清理干净。

而此时的蓝波湾却已经走出了隔间,只留下一个声音,“江先生,我在外边等您。”

江澄穿好衣服,面色红润地拉开了隔间的门,外头蓝波湾正挂着标志性的笑脸……一场整整持续了三小时旷日持久的按摩就这么结束了。

二人并肩走去收银台,微妙的气氛在期间流转……

虽然两人都没开口说什么,但是大家都知道,两方都突破了自我,得到了升华,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现在的蓝波湾,已经是实践过Kasai力量的按摩师了。
而现在的江澄,能回去debug一百回合。(重点偏了啊!你应该觉得有猫腻啊喂)

 

江澄来到收银台,蓝波湾在一旁站定。

收银小哥一边啪叽啪叽打着账单,一边说道,“江先生您好,您本次消费总额为……”

江澄已经做好被高价威胁的心理准备了。

“两百元。”

哈?两百块?不是两千块吗?!
小哥你没看错吗?蓝波湾给老子按了整整三个小时,只要两百块?
这真的合适吗?你们不是黑色会来的吗?

江澄一脸懵逼地出钱包,不小心掉出那张折扣券……

收银小哥拿起折扣券检查了下,说道,“哦原来江先生有五折券啊,那江先生本次的消费只要一百元哦。”

我去!越来越低了啊!这不科学啊!
那接下去一定是要推销办卡了是吧?好的,来吧,办就办!老子豁出去了!

然而直到江澄结完账,收营小哥给了他收据微笑地说了声“欢迎下次再来”,都没有任何办卡推销。

这怎么回事?这家店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喂!

江澄心虚地瞟了站在旁边的蓝波湾,蓝波湾正笑盈盈地看着他,朝他比了出门的手势,江澄跟着蓝波湾出了门,忍不住问,“你们,这样,真的不会亏本吗?”

蓝波湾嘴角噙笑,“那还请江先生多照顾照顾我们生意啊,不知道江先生可以加个微信吗?方便联络。”

江澄看着蓝波湾真挚的眼神真的无法拒绝,于是掏出手机,加上了蓝波湾。
微信推销是吧,行吧,你尽管放马过来!

江澄通过了蓝波湾的好友请求。

蓝波湾的真实姓名叫“蓝曦臣。”

加上微信后,二人道了别。

江澄翻着蓝曦臣的朋友圈,等着他的推销,蓝曦臣的朋友圈是清一色的猫猫狗狗花花草草山山水水,根本就没什么广告……而他预想中的推销也迟迟没有来,蓝曦臣根本一次都没找过他。

于是江澄忍不住了。

憋了一个礼拜的江总监终于又去了一次“云深深深不知处泰式按摩”店……还是跟前一次一样爽……蓝曦臣的服务还是那么贴心周到又白菜,还是熟悉的三小时一百块……

而等到江澄地三次去按摩店的时候,蓝曦臣向他提出了上门按摩服务。

江澄喜极而泣,看吧!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老子到底要看看你打什么主意……于是高高兴兴地接受了蓝曦臣的提议。

然而蓝老板每次上门只是乖乖地拿着工具按摩,按摩完又乖乖回去了,价格还是这么的白菜,服务还是这么的周到。

甚至有几次,蓝老板按摩完还在江澄家给他做了晚饭……

不得不说蓝曦臣手艺是真的好,不管是按摩还是做饭。

这么两个月快过去了,江总监等着等着,蓝老板还是没露出什么马脚。
而在蓝老板上门服务的第十次,江澄终于忍不住了,“蓝曦臣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儿呢?我问过了,你都不给别人按,专给我按,专给我按也就算了,还三小时一百块?点个披萨都比你贵,现在还附带给我做晚饭,你不至于吧?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蓝老板看着江总监,一脸诚恳地答道,“我想要你……”
江总监思索了三秒钟,“……行吧。”

到此,蓝老板终于露出了邪恶的本质,趁江总监意乱情迷之际,把江总监里里外外从头到脚都吃抹了个干净。

而后知后觉菊花隐隐酸胀的江总监和蓝老板搂在一起快要睡着时,迷迷蒙蒙的想:就说蓝曦臣一定有猫腻吧!看吧!龙筋居然这么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