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猴软】车如流水

Work Text:

语言问题令人头秃。

来回绕了好几圈后终于看到了目的地大门的加雷斯•贝尔如此想着。

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的异国他乡,没有代步工具的话,怕是要一路从马德里迷路到巴塞罗那去。幸好,在磕磕绊绊的西语配合着手忙脚乱的比划之后,唯一一个耐心听他说完的小哥露出灿烂的微笑,掏出张名片写了几个字。

“承蒙惠顾,进门的时候请报我的名字。”大天使长【1】用标准的牛津腔回复了他。

沿着名片上的地图,接下来的行程还是相当顺利的——除了看不懂路牌多走的冤枉路以外。此时此刻,看着院子里满满的新车和忙前忙后的工作人员,就算看不懂门口挂着的条幅,也能确定自己并没有再次迷路。

大门口,某个满是纹身、一看就十分可疑的家伙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叽里呱啦说了几句。

贝尔继续露出一路上友善的微笑,将手中的名片递了上去,那人扫了一眼后,随即挥了挥手,冲门里吼了几句。

半分钟后,一辆蓝色的奥迪稳稳当当开出了场地,停在了门口。

车门打开,开车的人轻巧地从驾驶座跳了下来,半蹲在车前,略略扬起脸,半长的金发在阳光里闪闪发亮,他露出一个笑容,轻轻舔了舔嘴唇。

贝尔顿时觉得,今天的阳光实在是过于强烈了。

“很好,很好。”他努力压榨着脑内为数不多的词汇量,“可以,可以。”

“那您想现在就试驾吗?”阳光里的精灵向他伸出手,声音低沉,带着一点硬朗的味道,像大提琴流淌出的旋律,“不用担心,我会一些英语。”

“好的。”完全没看清车是什么样子的贝尔对着眼前人的笑容,认真地点了点头,“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不是见过你?”

“卢卡。”当事人微一愣,他的头发被吹起,几乎挡住了半张脸去,“那请您先去刷卡,稍后移步19号区提车。”

轻捷的脚步与蓝色的车身一道,又风一般消失在视野里,贝尔愣愣地看过去,直到旁边的家伙毫不客气地走过来,狠狠地拍了他一记,指了指某个方向。

“交钱。”他终于蹦出了个贝尔能听懂的单词出来。

所以,车钥匙呢?

——一直到他走到19号区,贝尔才反应过来,那个结实如一堵墙、也不知到底从他卡上扣走了多少钱的收银员,似乎并没有给他钥匙。

那辆蓝色的车安静地停在那里,从外面完全看不到车里的样子。贝尔尝试着拉了下车门,谢天谢地,门没有锁。

那就该在车里?贝尔下意识地看去,下一秒,他觉得自己几乎快要晕过去。

五分钟前尚且在他面前笑着的人,此刻身上穿的东西,只有汽车的安全带。

具体而言,整个副驾驶座被放平了大半,车里的人全身赤裸,白皙的肌肤上黑色的安全带巧妙地摩擦着某些关键的部位,阳光照过去甚至能看到可疑的水迹。身体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栗
着,唇间溢出的喘息在密闭的空间里回荡,低沉的音色,依旧如此动人心脾。

一瞬间,贝尔可耻地发现,自己的血液,怕是已经全部涌到了下半身。

他硬得发疼。

“卢卡,卢卡。”他一遍又一遍唤着这个名字,似乎里面有着神奇的魔力,能让他平静下去,“我这就把你解开。”

他颤抖着钻进驾驶座,长长的手臂试图绕过去按下安全带的接口。于是,左脚绊右脚的情况下,他成功地把自己摔在了卢卡的身上。

炎热的夏天里,隔着薄薄的衣裤,他的状况暴露无遗。

卢卡似乎短促地笑了一声,带着莫名的……宠溺?他吐了吐舌尖,舔了口加雷斯的嘴唇,火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脸颊上,“你猜,钥匙在哪里?”

就在这一刻,不知是不是碰到了什么开关,卢卡的身体又是一抖,整个脚尖都绷直了起来,轻微的振动声从他的身体里传出,带出湿漉漉的水迹。

加雷斯就是再迟钝,此刻都已经明白了些许。

“卢卡,你忍住,我帮你拿出来。”跪坐在他身体的两侧,颤抖的手指探向身下的入口,又湿又热的肠壁一下子包裹上来,贪婪地含住他的指尖,而身下不安分的人,舌尖正在他的胸肌上
跳着舞,一点点吃过去。

一瞬间,贝尔觉得自己的定力简直可以立地成佛。

“卢卡,放松,难受咬我。”指尖勾到某个小小的东西,湿滑的甬道恋恋不舍地小口吞吐着,贝尔咬紧牙关,一点点往外拉去。

身下的人一口咬到了他的肩头,轻微的疼痛后,软软的舌尖安慰般舔上去。

最后抽出“钥匙”的那一瞬,卢卡全身颤抖着,高潮的韵律烧得他全身泛红,唇色却又淡淡苍白。他的手指狠命搂住加雷斯的腰,近乎勒到发白的地步。

“加雷斯,进来。”他低声陈述,如命令,又更像叹息。

更加硕大的器官挤进卢卡的身体,湿润不堪的甬道被填得满满当当,卢卡缓缓放松了指尖,顺着男人律动的频率收缩着身体,放任自己被卷进这一波甜蜜的浪潮里。

刚释放过一波的器官再次挺立,蹭着加雷斯硬邦邦的腹肌。意识到这一点的人主动留出一只手来,一边帮卢卡纾解着,一边轻吻着他的脸颊。

他自己的脸,甚至比身下人的还要滚烫。

卢卡伸出手去,抚上他的脸颊,无声叹息。

前后的慰藉里,卢卡很快迎来了第二次的高潮,肠壁绵密地吮吸着,将加雷斯也送上欲望的顶点。贝尔抱住他的身体,一下一下,近乎虔诚地吻着他,有滚烫的液体滑落,落到卢卡的唇
里。

“对不起,我现在才找到你。”

END

番外 故人天际去

加雷斯一直觉得,自己在找一个人。

可笑的是,他想不起这个人的名字、年纪、相貌、声音,似乎寻觅本身就是为了寻觅,根本没有什么固定的结局。

他决绝地斩断了与白鹿巷的联系,跨过沧海,走过欧陆,在陌生的地域里操持着生涩的词句。

他遇见形形色色的人,可每一个,都不是他要找的那一个。

直到这一次莫名的缠绵邂逅,唤起昔年的光景与青涩的回忆:

白鹿巷里做出决断的那个人,不仅仅是他自己。那个和他厮磨缠绵的爱人,其实比他更为决绝与坚毅。

对人,更对己。

而那个愤怒的诅咒,要的是:他们彼此相忘,直到之后再有过情事缠绵,才有可以想起曾经的你。

所爱隔山海,故人天际去,都已经江湖相忘,又何来机会再遇见你?

而那样的情况下,若到了新人在侧想起故人,又有何颜面再次寻觅?

明明是算计好的一切,偏偏被某个就算忘记,还在寻觅的人打破了结局。

忽忆故人天际去,所惊身在古梁州。

【1】大天使长:拉斐尔•瓦拉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