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鬼白小剧场VI: 喝酒

Work Text:

花街。

某个居酒屋的箱房里,地狱第一的辅佐官·鬼灯·正在静静地喝着酒。

可正确地来说应该是鬼灯正企图试着安静地喝着酒,因为自己的背上多出了一个让他厌烦的异物。

白泽正趴在鬼灯的背上,而且还很不客气般地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放在了对方的身上。

“呐,恶鬼。一个人喝酒你不觉得很逊吗?”

“滚开,您这只醉鬼。”

微微地皱眉,对方的一身的酒气让自己很不舒服。鬼灯喜欢喝酒可是他并不喜欢被酒精缠绕住的味道。

“呵呵,恶鬼喝糊涂啦?我才不是鬼咧!我可是神兽, 神— 兽 —!而且我才没有醉呢!”

“标准的醉鬼会说的话。怎么要我带您去叫唤地狱去醒酒吗?” 要不是看在手里的美酒的份上, 早就一拳过去了,否则怎么会让你这只白猪说这么多话?

白泽努了努嘴,酒精的催化下润红的双颊因为不满更加地红韵了。

“什么嘛?” 气鼓鼓地起身,白泽一脸不满地绕到了鬼灯的面前然后似堵气般地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我可是好心纠正你的错误喔,竟然不感激我反而威胁我。。。哼!恶鬼就是恶鬼,烂透了!”

就在鬼灯终于忍不住要挥出拳头来个神兽全擂打时, 白泽却忽然一个利落的翻身背靠着背地倒在他的身后。

“我说。。。恶鬼啊。。。勤于职守是不错,但总是紧崩着神经对身体可不好喔。偶尔还是放松一下吧。” 上次累到差点晕了过去(注:请看小剧场VII),还没吸取教训吗?

夹着酒气却罕有认真的语气难得地让鬼灯收住了本来已经挥出的手势,甚至还放下了手上的酒杯静静地继续听着白泽说话。

“还有很长的时间不是吗?恶鬼的可恶不是永无休止的吗?”

“。。。。。。”

“您这是经验之谈吗,老爷爷?”

活了几万年的你是否也有曾有如此挫败的感觉呢?

“呵呵。。。” 摇了摇手中的酒壶,白泽神秘地笑着。“这个嘛~ 我可没像你这只恶鬼有过如此失败的经验喔。”

“成天浸在女人之中不务正业的淫兽当然不可能会失败啊。” 几乎是反射性地立即回了一句但毒辣的损语却意外地没有听到任何反驳的回音。

好奇地回过头看了一下,原来—

白泽睡着了。

青筋瞬间暴出,鬼灯的俊脸立即换上了厌恶的表情。竟然挑衅到一半就睡着,这只半途而废的白猪!

不爽地侧身捏了捏对方的脸颊以示惩罚,可惜已经醉死的白泽却无法享受,只是本能地痛吟了几声后就继续睡着他的舒服大觉。

“切~真重。该减肥了,白豚先生。”

嘴上虽然说着恶毒的话,双手却把睡死在他背上的神兽拽住翻转,然后以白泽的头枕在自己的的大腿上的姿势按置于自己的身侧让对方睡得舒服一点。握着酒杯的右手则是塔在另一支曲起的腿上。

“永无休止。。。吗?”

低头看了眼似乎已经完全睡死的白泽,鬼灯喝了一口酒,嘴角微微地仰起。

那么我和你也是如此吗?

轻轻地抚摸着白泽的脸颊,双眼露出了一股隐约的期望。

拿起了白泽手中滑下的酒壶喝了一口,这几天一直压在身上的不舒服感随之彻底地消失了。

明天就叫大王进行选拔赛吧。

是时候培养出下一代的辅佐官了,虽然离上任的时间还远得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