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鬼白小剧场VII: 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

Work Text:

鬼灯已经连续加班工作了两个星期。

也就是说他已有整整14天,336个小时,20160分钟没有好好地休息过了。

----------------------

[鬼灯大人,这是已经重新分配好的报告。]

[谢谢。请继续着手处理这些刚整理好的名单。]比平常还低沉的声音夹带着浓浓的涙气,鬼灯示意狱卒A君把报告书放下再拿走已被他审视过的亡者名单。

嗯,照这个进度继续的话,再加班个俩三天,应该就可以全部都解决了。才刚有种快要结束的念头,身体的不适感又涌了上来。

强忍着想干呕的感觉,鬼灯揉了揉酸疼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是要到极限了吗?头好像也比昨天更加昏沉。可虽是如此,手上的笔却从没停过。

鬼灯已经连续加班工作了两个星期。

在身心极度疲惫下却仍然逼着自己紧绷着神经批改那些推积如山的文案名单,就算是号称地狱最强的鬼神的鬼灯身体当然也会吃不消。虽然办工效率是丝毫没受有到影响,但谁都看得出最近的鬼灯身体状况真的很不好,尤其是布满血丝的双眼和大大的黑眼圈更是让原本俊秀严谨的脸面变得阴暗恐怖。

可是无论是一子二子的[撒娇] 请求、小白的可爱攻势、青梅竹马阿香的温柔劝说抑或是上司的威严命令(虽然也威严不到哪里去), 全部都被他利落地一一回绝了。当然回绝的方式是因’人’而异。

每晚照样还是看得到鬼灯房间里的灯是彻夜明亮着的。

阿香终是看不下去了就决定打个电话给白泽,希望他可以过来地狱一趟帮鬼灯开几服安神药。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能劝服他去休息是最好的。就算是用激将法也无妨。(这才是重点。)

[ 彻,干嘛要为那个工作狂特意到地狱去啊?]放下与阿香的电话后,白泽一脸不情不愿地开始碎碎念道。

[ 不过。。。既然是小香香~的请求,我就好心地去一趟吧!]

[ 真是口是心非的上司。]看着白泽一边认真思考着一边开始张罗店里的一些药剂和药材放进自己的随身药箱,桃太郎在心里低咕着。

明明从前几天过来拿药的小白听到地狱现在的状况就操心得要死,现在却要装着一脸抱怨麻烦的样子,骗谁啊? 还有这几天一直往门外发呆然后看到是自己后就一副失落的样子的又是谁?也不想想每次看到你那种失落的神情,受伤的可是我咧。

[ 那么桃太郎君,我先走了。]完全不知道自己下属的受伤心情,白泽把店里再度交给了可靠的桃太郎。

[ 好,慢走喔!] 望着一脸洋洋得意哼着歌离去的背影,桃太郎其实真正想说的是‘走好’。鬼灯大人的下床气是何等的恐怖自己曾经听小白他们说过,所以已经熬夜超过两个星期—绝对是睡眠不足的鬼灯—脾气会是怎么样的坏可想而知。若再遇上总是喜欢作些多余的事情的白泽。。。

桃太郎决定提早为自己的上司默哀一分钟。

当然聪明的桃太郎绝对不会与自己的饭碗过不去,所以这些先见之明都成了心里话,没有告诉白泽。

----------------------

就在白泽终于备好药箱前往地狱的途中时,阎魔厅却发生了一件前所未有的紧急事件!

鬼灯·地狱的第一辅佐官·竟然体力透支晕倒在他的工桌上了!

[ 谁说我晕了?] 一拳打飞了正大声向全厅的狱卒宣布此事的狱卒A君,鬼灯凶神恶煞地瞪着停了手上的工作看着他的其他阎魔厅里的员工严厉地呵道。[ 继续工作!]

[ 呣~我说鬼灯君,还是去小歇一下吧?] 同情地看着被那声令下吓得全身发抖的下属们,阎魔大王再一次地鼓起勇气向鬼灯提议去休息。

[ 厚~休息?] 鬼灯转过身盯着竟然敢停下手上的工作说些无谓的话的上司。在日以继夜累积的劳累下,鬼灯散发出的黑色气压几乎可以用肉眼看见了。

[ 您以为造成这个情形发生的是谁?]若再赶不上进度把混淆的名单处理好,地狱的秩序就会完全乱掉。彻,他能休息吗!

[ 。。。] 缩着巨大的身体,阎魔大王露出了愧疚的神色。

这件事追根究底他应该是要负起最大的责任。那天要不是因为想趁鬼灯到现世视察不在厅里和宝贝孙子玩耍,一时大意,没有注意到孙子竟趁自己出去拿冰吃的时候把这个月审批好的亡者名单弄乱。

等鬼灯发现到这严重的疏忽的时候却为时已晚,本该下地狱接受惩罚的亡灵浩浩荡荡地步入了天国开始为所欲为,把天国闹得个天翻地覆不说,最糟的是原本应该在天国的好人全部都误进了各个地狱接受无枉之灾。

在狠狠教训了一顿溺爱孙子的上司后,鬼灯和十王召开了紧急会议来应付这前所未有的危机。最终一致得到的结果就是尽快纠正这个错误,无论用什么方法。

于是日本地狱自新制度开始以来破天荒地停止了各个地狱的惩罚,直到所有受到影响的亡者回到应去的地方。而身为地狱第一辅佐官的鬼灯就把重新整理错乱的名单的责任一个人全承担了(毕竟不能再出差错),这也就是为什么鬼灯会连续加班工作了两个星期。

[ 对不起。] 重复了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的道歉语,阎魔大王真心地为因为自己的过失而连累了鬼灯的事情感到难过。

[ 知道就好。我现在已经有种干脆按下Restart毁灭世界再重新来过或许会比较好的冲动, 所以请您不要再说。。。啊,痛!] 头忽然一阵巨痛,鬼灯立即用手捂住了额角。虽然已尽量压低自己的痛吟声,但剧烈的疼痛还是让他扭曲了脸面,也因此被迫停止了对自己上司的训话。

[ 鬼灯君!] 看到鬼灯突然一脸痛苦的样子,阎魔大王操心地站了起来。

[ 没事。] 挥了挥手,鬼灯示意自己已经没事了后便重新开始审视眼前的亡者名单。[ 不用大惊小怪。继续工作吧。]

可尽管鬼灯表面上已恢复成平时那目无表情的样子,但实际上身体却是愈来愈辛苦, 视线也开始模糊了。

咬了咬牙,鬼灯对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地气恼。自己怎么会沦落到需要上司担心他的地步啊?可恶,只不过是睡眠少了又不是第一次熬夜加班,这次怎么会。。。?这窝囊的样子最好不要被那只白猪看—

[ 呐,真是难看啊~~]

才刚那么想,一道自己非常熟悉却极度讨厌的声音传入了耳里。抬起头,果然进入眼帘的是一个让他非常厌烦的身影。

斜靠在大厅里的一根柱子上,白泽怀抱着双手眯起双眼看着他,浑然一副调侃看好戏的样子。

真令人不爽。鬼灯微微地皱眉,手下的笔力不自觉地加重了不少。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喔?是我眼花了吗?怎么好像看到有一只猪正趴着柱子乱叫啊?]

面带微笑的脸抽畜了两下,白泽故意轻笑了几声后才回道:[也好过一只像精力被榨干的无能鬼趴在桌子上来得好看。]

[ 哼, 老爷爷 是在说自己吗?纵欲过度终于导致神智错乱了吗?]

[ 怎么,嫉妒啊?啊啊~知道了,原来你这只恶鬼竟然是个处男?难怪老看我不爽。]

[白猪先生是。。。啊,该死!] 正骂的起劲,头却很不适宜地又痛了起来。

尽管鬼灯极度不想在白泽面前示弱,但这一次的疼痛却非比寻常,并不像先前一样只痛了一瞬就过去了。头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持续敲打着自己的神经,越敲就越痛。不过,意识到自己没出息地痛吟出一声后,倔强的鬼灯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坚决不让自己在白泽面前再度地出臭。

好不容易熬过了那阵痛楚,再次抬起头时—

白泽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 白猪先生您。。。] 话还没全说出口,自己就被贴在额头的一支白熙的手打断了话语。

[ 果然有点发烧,身体也有发热的迹象。] 完全不理会鬼灯那可以杀死人的眼神正死瞪着他,白泽开始上下打量着对方并且自言自语了一番。[ 呣~手脚好像也很沉重。]

[ 大王,这家伙可以请病假吗?] 转过头,白泽询问了下从刚才就一脸操心的看着鬼灯的阎魔大王的意见。

[ 哈?您说什么?不要擅自给我做决定!] 用力地拍了下桌子,鬼灯烦躁地站了起来。这算什么?无视他吗?

[ 喔!当然可以!] 故意装做没有听到鬼灯的抗议声,阎魔大王微笑地回答道。

[ 那我就带他回房休息了。顺便也开个药给他。] 得到阎魔大王的口头答应,白泽利落地说出自己的意愿。

[ 喔,就拜托你了白泽君。] 知道有人会(敢)带鬼灯去休息后,阎魔大王松了一口气。无论过了多久,他还是不希望看到勉强自己的鬼灯。这孩子总是为了地狱而到处奔波忙碌,看了就让他心疼。

[ 不要当我是透明的,混帐东西!] 鬼灯生气地大声嚷道。拿起了桌上的笔准备砸向那竟敢无视他还擅作主张的白猪,却因为这轻微的举动突然一阵晕眩,身体的摇晃竟让他顿时失去了重心。幸好自己及时用手抓住了桌角,稳住了身体才不至于跌倒在地上。

[ 你他马的给我安分一点!] 看到鬼灯因为头晕而险些失足,白泽不耐烦地揪起了鬼灯的衣领粗暴把他拉近自己正眼对视着。脸上早已没有了平常的轻浮玩味表情,取而代之的是身为医者的认真和严肃。

就这样,两个样貌相似的男人终于在几百年后的今天再度地直视着彼此的眼睛。

先退缩的是—

鬼灯。

彻。撇过头,鬼灯微微地垂着双眼,暗自骂了自己一声。对于自己的软弱,鬼灯真的觉得非常窝囊。

但没办法,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白泽这样认真的眼神。因为从以前到现在他就无法正视那双深沉得似乎能看透一切事物—

令人畏惧、无法贴近,类似神明般的漂亮眼睛。

趁着鬼灯一时的失神,白泽二话不说就拉起了他的右手强行地把对方拖走。 两人就这样真的一前一后地离开了,留下了一片鸦雀无声的阎魔厅。

一直到俩人的身影消失在后门的走廊里,阎魔大王才搔了搔头,说出了此刻大家都在纳闷的事情。

[ 这个。。。白泽君几时有如此魄力的?]

----------------------

 

[ 放手。谁准您这只白猪碰我的手的?]

回过神的鬼灯理所当然地第一时间就说出了自己的不满并且试着挣脱出白泽握住他的手。可是白泽握住他的力道却罕见地强,让已经体力透支的鬼灯一时间也无法轻易挣脱,只能眼睁睁地跟着对方的脚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奇怪,这白猪平常的力道有这么强吗?鬼灯疑惑地打量着眼前异常安静的白泽。

进入鬼灯的房间后,白泽完全不顾虑对方是病人的身份,一把扔在了地上就不再理会他了。 驾轻就熟地着手把厨房里的锅和碗碟全找了出来后,白泽抓起了带来的几种药材便有条不紊地开始熬药。

原本就有点晕头转向的鬼灯在被一连串的震动和摇晃弄得更加不舒服,只能无力地坐在地上,心里诅咒着白泽的多管闲事。

不久后,一阵中药香弥漫着整个房间。

[ 把这个喝了。] 递了个装满着又黑又浓稠、一看就知道是非常苦的液体的碗给他,白泽示意鬼灯把它全喝完。[ 这药可以舒缓你的头痛。]

[ 加了很多黄连和龙胆草喔~ ] 不再是之前那副冷淡严肃的表情,白泽露出了自己平时恶作剧得程的坏笑加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泽似乎已恢复成自己所熟悉的欠打样子而安心,还是真的因为头痛难耐,鬼灯难得地照着白泽的话乖乖地接过碗把药喝了。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确是汉药的权威,几口喝下后,头果真不这么痛了,身体也似乎没有那么沉重了。不过体内的不适感还是那么地强烈。当然这些事鬼灯是绝对不会告诉那只白猪的。

[ 真是的,都这样了还死要面子。]

看到鬼灯喝了药似乎还是很难受的样子却继续强忍着不说出口, 白泽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清楚得很,此时无论拿什么药给对方都只是治标不治本的。鬼灯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地补个眠,把失去的元气补上。

可大概是因为对方强制地让自己醒着的时间太久,紧绷的神经反而无法一时间松懈下来。这样子就算想睡也很难让他入睡,除非—

[ 便宜你了。]

在鬼灯把喝干净的碗放在地上时,白泽忽然把鬼灯拉进自己的怀里,一手抱住了他的腰,另一支手则将他的头安置在自己的肩膀上。动作之快,让鬼灯还没能反应过来就以半侧躺的姿势靠在了白泽的怀里。

[ 您在作什么?] 平静的语气显示着鬼灯的从容不迫,但也不难听得出其中被如此对待的嫌恶和不解。只是在那之下似乎还有一丝摸不着、道不明的复杂情感被俩人忽略掉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其实在鬼灯被白泽突然拉入怀里时心里着实地漏了一拍。

[ 动物治疗。] 有一次无意间从阿香那里听说这只恶鬼好像能在动物中得到元量似的,总是与可爱的动物相处一会儿后就整个人似乎清爽了许多。

真是个变态。不过—

[ 放心好了,我一会儿就会变回原形的,就当作是和帅气的龙猫一起休息吧。你应该也比较希望那样吧?]

[ 哼。。。竟然饥渴到对男人出手,您果然是个淫兽。]

强忍住想捶死他的冲动,白泽翻着白眼有点烦躁地回道。[ 随你怎么说。]

[ 好了,快给我睡觉去,本大爷的时间可是非常的宝贵的喔!花街的漂亮姐姐们正在等着我啊!]

预想中的反驳或身体攻击意外地都没发生。

好奇地低下头看个究竟,白泽却看到鬼灯正一脸认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眉头忽然微微地紧缩着,一阵不甘和难过在眼眸中一闪而过。

这样子的鬼灯让白泽莫名地揪心了一下。

果真是动物才行吗?确实在记忆里,那鬼好像真的从来没有向是神兽形态的自己动过手。看来是真的无法接受被人身姿态的自己抱着的事啊。唉~算了,白泽一脸没办法地叹了口气,就好人做到底吧。

[ 知道了啦,我现在马上就变—]

鬼灯的嘴动了一下。

[ 嗯?你说了什么吗?]

[ 不用了。这样就好了。]

说罢,鬼灯就闭上了眼睛,很快地安稳的呼吸声便随之响起。

惊讶地眨了眨眼睛,白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虽然说这动物治疗是他提议的,但见效如此之快也是他史料不及的,而且现在的他可不是动物啊?

果然是累坏了吧,所以精神稍微放松后就能入睡。不过—

不用了。这样就好了?

呐, 恶鬼。。。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再次低头凝视着正躺在自己怀里睡着的鬼灯,白泽开始思索着那句话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一种感觉,如果再继续思索下去的话,好像有什么被自己一直刻意忽略的事情会浮上来,彻底地改变自己的世界。

嗯?等等!我在想什么啊?白泽惊恐地回过神,大力地抓了抓头试图将那奇怪的念头打散。

恶狠狠地瞪着怀里的罪魁祸首,白泽在心里开始暗骂他一番。都是这只恶鬼害的,让自己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果然这只恶鬼睡着了也能欺负人,真是恶劣!

本来想拉拉他脸颊出气的,但又担心这么做会让好不容易睡着的鬼灯吵醒只好作罢。正在气恼着该怎么让这只鬼报答自己的恩情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在完全意识到此刻的鬼灯竟然正躺在男人的怀里安稳地睡着,白泽浑然像一只偷了腥的猫似的坏笑着。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当然是要~~拍照!然后再传给花街的妹妹们看,哈哈哈,她们对那只恶鬼的评价一定会下降!嘿嘿,我果然是个天才!想着想着,心情就愉悦了起来的白泽开始寻找着自己的手机。

嗯。。。手机呢?手机—

就在他好不容易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怀里的鬼灯却忽然挪了挪身体。似乎是本能地在寻找着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身体动了一会儿后,结果是双手抱住了白泽的腰, 脸也往对方的劲窝里蹭了蹭后才终于又安定了下来。

鬼灯那几乎孩子气的举动让白泽看呆了,竟然觉得有种窝心的感觉。

[ 嘛~~] 关上了握在手里的手机,白泽歪着头一边摸着挂在他耳上的中国结吊饰一边注视着这个总是与他做对、自以为是、对他使用暴力却完全不知道如何让自己‘活’得轻松的笨鬼。[ 还是算了 ] 。

[你应该庆幸今天本大爷大发慈悲地放你一马。]

回应他的是轻微的鼾鼻声。

竟然舒服到打鼾啊?白泽轻轻地抿嘴笑了,随之就附在鬼灯的耳边细语。

说的是中文。

[ 祝你睡个好觉,恶鬼。]

 

<完>